Nuffang Ads

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香肠花包

香肠花包




        用包有乳酪碎的香肠做个香肠花瓣的面包,给孩子们带上学很方便。

香酥芋头鸡

香酥芋头鸡




        这是什么?烧鸡吗?那天做佛钵飘香,突来的灵感, 想玩一玩。
往下看图片就知道我葫芦里卖什么膏药。




        瞧!答案揭晓了,简单扼要的说,是芋泥裹上一层带皮的鸡肉。

当然鸡要腌至入味,芋泥也要加适当调味品。很简单的一道菜但香脆可口。



        今天刚从家公家婆的墓地回来,累了,暂时先上传这些。

MADELEINE 小蛋糕

MADELEINE 小蛋糕





        这个用酵母的小蛋糕本身不太甜,我淋上金黄糖酱配草莓。



        小时在三姐姐的食谱里常看到涂满果酱,沾上椰屑的MADELEINE 小蛋糕。做了给她送去一些,她一看就叫出名字, 可能我们姐妹俩对食谱书里的图片印象深刻。她问我用什么食谱?我哈哈大笑, “姐,这是乱来却无意撞正的产品,来源跟你有很大关系。”

2008年3月28日星期五

椰浆鸡--AYAM PERCIK

椰浆鸡--AYAM PERCIK



        这是去扫墓前一天做的,太多东西要上传,时间又不够用。



        我们家喜欢吃AYAM PERCIK, 一向来都是在外面买回来。吃得多了,味蕾也认出酱料里的材料。AYAM PERCIK要烤, 接着慢慢把酱淋在上, 我把繁冗的程序简化,以自己的方式烹调。



        我家小孩非常捧场,一直赞好。妈妈也说那酱汁太对她胃口,她悄悄告诉我老二对她说,“没想到我妈还会煮这么好吃的AYAM PERCIK。” 小弟要出门,我叫他尝一尝, 免得他成日唱我只会收集食谱不会煮给他吃。他应酬我吃了一口后,拉开椅子坐下来继续吃, 边吃边说,“这种东西吃了会泻肚子,根本不是人吃的。” “那你又吃个不停!” “我是怕我那几个外甥吃了泻肚子,所以帮你吃多一些。”



        隔天扫墓回来,看到我在吃饭,趋前来说,“姐,那吃了会泻肚子的东西你不要吃光, 留一些给我。” “ 哦!我不舍得你泻肚子,就让我牺牲小我,把它吃光吧!” “不行!。。。。”

2008年3月27日星期四

清明时节雨纷纷

清明时节雨纷纷 












        自嫁为人妇后,我没机会上义山扫我自家祖宗的墓。两年怀孕一次,孩子年幼, 祖宗的墓是小弟、爸爸和妈妈去扫。后来爸爸不能去就由外子去。孩子长大后爸爸又需要人看顾, 算来有十四年没去扫墓,除了祖母在庙里的灵牌。



        今年妈妈不方便上墓地,和小弟一早商量好我们俩上山, 外子抽不出空,今年人手不足, 老的老了, 小的要上课。我家有十多个坟墓,包括移民的邻居。一次扫墓要准备的工夫不少,虽然我们一切已经从简。早在两星期前我已列一张清单, 怕忙得漏掉要买的物品。



        上山的前一天外子说他把工作交代好, 可以和我们一起扫墓。当时松了一口气, 多一双手好办事。 虽然多年没上山,从小跟随爸爸的我倒还记得每一个墓。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家在装袋时, 妈妈走入厨房愣了一下说,“我的女儿长大了, 我没想过她会办这些事,我老了。”是的,我从不理这一些, 一向来都不必我操心,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现在我被逼‘长大’,不懂也必须懂。



        赶回家做番薯发糕和一盒盒的萝卜糕, 这一些都入袋封好, 没时间拍照。 清早六点就出发,小弟的车装满要用的物品,多得怕人。到了第一个坟墓,在忙搬东西,我那摄影发烧友的弟弟呶呶嘴,“姐,你看!”“好美的景色!”这点我们姐弟俩很像, 正经事不干, 先拿相机拍照。欣赏几分钟后,我发号施令,“快点, 还有十多个墓,太阳出来后我们会被晒晕!”



        墓场很大, 小弟边走边画地图,每个墓碑也拍照。我们都担心有一天像爸爸那样什么都记不起。虽然这些先人我多数没见过,可是没有他们就没有我。很多东西可以改革,扫墓对我来说不行。 小弟说整百年, 魂都不在了。我说这不是迷信, 是我对祖先的一种尊敬与纪念,无关宗教,只是一种仪式。



        扫二姑的墓最难过, 这姑姑自小从楼上跌下来, 注定终生驼背, 我三年级时都长得比她还高。姑姑一生没嫁人,子侄外甥众多,但嫁的嫁,出国的出国,剩下的也不年轻,要找上墓地不容易。小弟出世前三个月姑姑就往生,所以他没感觉,而我小时姑姑常带我去看戏、吃面,在家挨藤鞭也是她救命,故此感触良深。



        扫祖父的墓时脑里想着爸爸和叔伯们常说起他的英勇事迹,战争年代,我们家胶园收留十多户人家,每天吃就是一个大问题。有一天来了个探子,爸爸说是土匪,来探虚实,夜晚要来打抢。他前来讨饭,祖父拿出烧焦的饭粑,他吃后默默离去。爸爸说那是江湖术语,意即主人家吃软不吃硬,若你摆明来抢,我们一定硬拼,不会让你得逞。三姑常说祖父在世,女眷们不得独自出门,连看场电影也一定要有司机接送,那像我们那么野,到处趴趴溜。当时我觉得生不逢时,若有个司机每天接送,就不必在烈日下踩脚车赶上课、赶课外活动。现在我反而庆幸没来得及参与那时代,爱上哪儿就驾车去,上山下海随我意。



        扫妈妈的祖母的坟墓时,我悄悄说,“我是您当年唯一的曾孙女,您每一次买糕给我吃,现在我会做糕,你已不在。”当年妈妈每一次随爸爸扫墓都会像逃难似的来扫她祖父母的坟。爸爸很大男人主义,不会帮妈妈,还拼命催妈妈。只有我尾随妈妈,快手快脚把祭品摆好。妈妈知道我也把她祖父母的坟列为该扫的墓之一,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什么外孙内孙,对我来说只要是祖先,爸爸的或妈妈的都是我祖先。 外公外婆同一穴, 当年出殡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们一生清贫,子女众多,一辈子都在做牛做马。我是最大的孙女,外婆过年过节给我的糕饼就像给子女们的份量一样多,表弟妹常说她偏心。外公外婆, 安息!


 


人参果-BUAH CIKU



BEKOI 叶



                                                                 TERUNG MANGGOR
        离开义山到曾祖父的坟墓,这坟墓是在清朝光绪年代建的,就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顾坟墓的人不知道我们提早扫墓,没来得及清理,结果外子和小弟要披荆斩棘。坟墓就像睡公主的古堡,被荆棘埋没,没仔细找还找不到。这里有棵人参果树,我小时常采,这一次也不例外。附近还有外子爱吃的BEKOI 叶和小茄子TERUNG MANGGOR,也采了一大袋。



        驱车到放祖母骨灰的庙,这里有大姑、大伯、泉表哥和我们多位邻居。妈妈家隔壁的黄老伯全家移民到加拿大,我们每年都没忘记来祭拜他。当年他的独生子取了个媳妇,为了要得到公民权,三年内不能离开加拿大。黄伯伯病重,黄伯母打电话叫他回来也不肯,一夜之间丧失说话的能力,过了一年多才恢复说话的能力。她当时拜托妈妈有一天她不在了, 要妈妈帮她给黄伯伯上支香。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依照她的吩咐去办,那是她唯一放不下的事。



        扫墓回到家已是黄昏,我一冲好凉,塞些东西下肚,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列祖列宗,今年扫墓了我十四年的心愿,虽然妈妈说在某些地方女儿是不必去扫墓的,言谈下好像委屈了我。我哈哈大笑,“我不同嘛!那些人财产没留给女儿,我们家财产分给女儿,所以该去。” 其实自小我就清楚有一天扫墓的责任会落在我肩上,其他人身在国外, 没理由要他们回来,何来委屈之说?

2008年3月26日星期三

草莓窝芙饼

草莓窝芙饼





        三姐姐给我的食谱做了两次后, 再试一个有酵母的WAFFLE,这个用同样的时间烤外皮却呈褐色,是酵母的原因吗?我的老毛病又犯,把她的食谱改了又改。这一次的成品效果比没用酵母的更松软更轻盈,我忙着给孩子们烤几片当早点。

       

        送回三姐姐的电烤炉, 下一次借她KUIH KAPIT 的电炉来玩玩。给她带上一些,还要向她报告那一个食谱好吃。我嘻皮笑脸告诉她两个都给我修改过,但最好吃还是这一次。

2008年3月25日星期二

生命无常

生命无常



        同事丽娜在感情路上不如意,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眼看爱人结婚, 新娘不是我,心痛如绞。她在我面前哭, 我只能默默祝福她早日找到一个爱她的人。感情的事外人很难了解,说变就变可能有很多因素,糟就糟在三人都是同事。站在男方的立场上左看右看也觉得他在未婚前的确可以做更好的选择。三人的关系就那么僵着,同事们心照不宣不会在他们面前提起这段关系。不久男方离职, 剩下两个女人在过招。彼此都不多交谈,心病在日常言语中让旁人一览无遗。

        

        丽娜在他们婚后多年还独身,一见到我会真情流露地说她在舔伤口,而每一次见到前情人的妻子就像在伤口上撒一把盐。听后内心隐隐作痛,除了开解和安慰, 我实在无法帮到她。

        

        去年她碰上了生命里的真命天子,当她兴高采烈告诉我这好消息时, 我很残忍地问一句,“是逃避还是真情?”她迷惘地看着我。我以一个大姐姐的身份说,“不要为了逃避一个问题而堕入无数个问题中。”她给自己一段不长的思考时间后告诉我从没一个男人那么在乎她,那么疼她。不久捎来好消息, 发请帖。婚后的她一脸幸福样, 羡煞旁人。我常取笑她早知道让她早点结婚,早点那么快乐。

        

        大选过后不久,手机短讯传来他们两夫妇发生车祸, 丈夫离世,留下半生不死的她。 远在关丹的医院,没一个人能去探望, 只互通信息。

        

        今天我们几个同事到她家去, 那么巧我搭的车就是她前男友的妻子雅妮驾的。车上只有我们两人,路途遥远, 一路上我们谈得很多。谈话间我发现她们俩心病已除, 还能相互讨论婚姻和家婆的问题。我其实很喜欢
雅妮,她文静不多话,有礼貌也很勤快,说老实话是男人我都以她为首选。



        在
丽娜家看到的是没有人样的她, 脸上侭是伤痕,门牙掉了四颗,左胳膊断了。腋下一道手术刀疤,医生从这里活生生割一刀插管子抽出肺里的淤血。脚肿得好大也不能动。有气无力的她看到我们还生动地述说她从车子被抛下河的经过, 尽管我们一再阻止但她不理,或者那是一种发泄的方法, 只好由得她去。丽娜身上披着丈夫留下的纱笼, 没人可以拿去清洗,那是她的精神支柱, 让她在绝望中嗅到熟悉的体味而延续生命。老实说我不忍心听她重复事发经过, 每说一次就像在她伤口上割一刀, 这种痛比当年她所面对的还要痛上千百倍。她告诉我医生不打麻醉针替她动手术时她并不感觉痛, 丧夫之痛麻痹了她的感觉。



        临走时我第一个先向她道别,告诉她要坚强,我们与她同在。她的脸突然变色,泪水开始成串地掉下, 紧捉住我不放。接下去的场面是每个人强颜欢笑地说再见,一走出屋外,任由泪流满面。



        我的心到现在还很沉重,她那一句,“我庆幸和他一起遭遇车祸而不是让他一人独自面对死亡,虽然受伤但无憾。”



        回到家亲一亲外子告诉他我们今天还能这样在一起是上天赏赐的恩典。尽管我不是个好妻子但我还蛮称职, 不要丢下我一人。


日本地瓜披萨

日本地瓜披萨   




        维护正统披萨的人看来要向我丢臭鸡蛋了。家里剩下那一条日本地瓜给我蒸熟后一度想做地瓜塔,偏偏家里的植物油缺货,孩子也对塔类的西式点心失去兴趣,就变通一下用普通面粉加酵母和适量的水揉成团。把日本地瓜加一条红萝卜和糖搅成泥,还没做已经知道孩子不会喜欢这种口味,甜甜的很单调。怎么办?头都洗湿了。灵机一动,撒了很多乳酪粉再加多一把乳酪丝。   



        孩子在楼上冲下来问,“妈妈,好香,是披萨吗?”“是...番薯...披萨。”

一出炉两兄弟已在虎视眈眈地等,妈妈说,“可以动了!”, 老实不客气地马上张大口吃。我有点心虚地看着两个瓜的吃相, 忍不住问,“好吃吗?”  “好吃!”“真的吗?” “真的!不信妈妈吃一口。”“不要!”那种甜甜的东西我一定不爱。两兄弟吃掉三份之二, 剩下的留给姐姐。我呼了一口气:那番薯终于清货了,HOORAY!”

2008年3月24日星期一

佛钵飘香

佛钵飘香





这是一道好吃的素菜,酥脆的外皮加上松软的芋头,口感丰富。我以我喜欢的菜类如扁豆、鲍杏菇、椰菜花、冬菇和红萝卜用冬菇蚝油加胡椒粉炒熟即可。



        这道菜用了最简单的方法,芋头是粉的一倍,这种公式我认为最恰到好处。做了这道菜后脑里又有个新灵感, 等扫完墓后再试做。

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

红萝卜戚风蛋糕

  
红萝卜戚风蛋糕 




        这一次的红萝卜戚风蛋糕我大胆地用水浴法。蛋糕出炉时一翻转就自动脱模。这蛋糕口感很像乳酪蛋糕,比普通的戚风蛋糕还湿润。



        我家很多红萝卜、马铃薯、苹果渣, 不花点心思废物利用,有点暴殄天物。这玩出来的产品还相当可口,戚风蛋糕, 我越做越欢喜。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

鲜奶油乳酪蛋糕

鲜奶油乳酪蛋糕 





        一直想要做个鲜奶油配草莓的蛋糕, 可是一想到打鲜奶油弄得满手油油, 只好打消念头。草莓的价钱越来越大众化,每一次到霸市总忍不住买一盒。



        做了一个乳酪蛋糕,这蛋糕每一次做都吃不够。买了一公升的鲜奶油,不管三七二十一, 倒一半入搅拌机打发。这个牌子的鲜奶油有很浓的牛油味, 比我平常买的香。把它冷却后, 两个孩子就吃了四份之一个蛋糕,我切一小块慢慢吃, 再切一小块,再........哈!我也吃掉了不少。原来乳酪蛋糕加鲜奶油并没有想象中的腻,只会让人一口又一口地吃个不停。待要停口时才发现下肚的蛋糕要做一星期的运动才能消耗那卡路里。

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

白土司

白土司 





        不懂为什么我喜欢做土司多过做小面包。 做土司就像在赌博,没开盖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那个面团是不是端端正正的长方体。这还不包括出炉后会不会突然折腰、变形。切开后要有心理准备里面有生面团。全都过关了,还要等一天过后才知道面包的保软性有多好。 大概这些挑战所以我觉得做土司比较有趣。



        孩子们说爱吃面包, 其实他们是爱吃面包馅,面包好不好吃决定性在馅。乳酪、肉松、吐拿鱼当馅面包一定是一级棒;空面包或甜馅看了就瘪瘪嘴。每一次都会问,“面包要涂什么?”,尽管那面团里有牛油有鲜奶油。这就是为什么我近来很少做土司,小面包省却很多麻烦。



        冰箱里还有冷冻的咖哩, 就做简单的白土司, 用朋友给我的食谱。这个原始配方简单又方便,我怕不够吃,多做,所以多了半条。这种面包沾咖哩汁最好吃, 可是汁很快被吸干。

2008年3月20日星期四

MOCHA 乳酪蛋糕


MOCHA 乳酪蛋糕 






        今天是假期,做了好多食物。下星期早出晚归,不懂还有精神下厨吗?无所谓反正今天做的都够我贴足一星期。



        这个MOCHA是我用巧克力饮品加咖啡调成的,做个好久没吃的乳酪蛋糕。我曾经在一间咖啡馆吃过很好吃的MOCHA 乳酪蛋糕,好吃得不舍得吃完。这几天突然想到那蛋糕的香味和口感, 待我那一天有空再慢慢研究。

蒜香辣味鸡

蒜香辣味鸡 



        把鸡肉腌一夜后沾粉炸,大量的蒜碎炒香后加辣椒酱和番茄碎炒至烂, 倒下鸡肉炒干就行。这几天照着大家喜爱的口味煮,每天都看到一张张开心的脸。

2008年3月19日星期三

三瓣花包

三瓣花包 





        这个简单的面包就是把奶油涂在三叉中, 烤熟。 孩子嘟起嘴说都没看到奶油, 妈妈骗人的。孩子,奶油都融入面包里变成香香小面包了。

惹味鸡柳

惹味鸡柳 




这是我妈妈家的小坏蛋POOPY, 他最爱咬人脚指。 

看我在拍照以为有得吃,在一旁痴痴等。 这坏蛋不像他爸妈那么善解人意。 






        妈妈从来不事先处理鸡胸肉, 所以我自小对那粗糙的肉质没好感,干干涩涩很难下嚥。



        刚毕业, 成为无业游民, 自动请缨煮一家的午餐。伯母负责买菜, 她买什么回来我就煮什么。那种可以任意发挥的煮法让我享受烹饪的乐趣。三个家庭吃的饭, 每天要煮约十多二十人的份量, 天天换花样。我这新厨师还胜任愉快, 煮的人开心, 吃的人也欢喜。那时开始研究小时不爱吃的菜肴, 开始改良,才发现处理得好鸡胸肉会变佳肴。看到每天被扫清光的饭菜, 我煮得更落力。难为伯母, 那几个月厨房开销多了,妈妈说我这新厨师用葱头、蒜头煮一餐,她可以用一星期。



        来个惹味的鸡柳。我都说了, 单单一味, 每个人都添饭,我则只煮清汤面裹腹。

2008年3月18日星期二

脆皮披萨

脆皮披萨 




        朋友的女儿在我们聚会那天就弄了这种脆皮披萨给我们吃。 答应孩子们要烤一些让他们吃。



        脆皮披萨不适合放蔬果,否则那皮不脆。 我只用辣味吞拿鱼、乳酪香肠及大量的Mozarella Cheese及Oregano。 一口咬下去真的卜卜响, 很脆, 跟平时常做的披萨有很不同的口感。

2008年3月17日星期一

芒果戚风蛋糕


芒果戚风蛋糕 







        我又向我一百个戚风蛋糕的目标朝进一步。 芒果季节来临, 用我最爱吃的“黑金芒” 做个蛋糕,再给它披上芒果衣, 入冰箱待完全冷却后才来慢慢享受。



        Yummy。。。。。yummy, 原来芒果和蛋搭配出来的蛋糕是这样好吃的。

酱蒸斗底金鲳

酱蒸斗底金鲳




        我没吃过这种鱼, 有点像斗底鲳却写着BAWAL EMAS。看了几次后狠下心买回家。



        妈妈不方便入厨, 晚餐就交给我煮。 懒人脑里想的都是简单惹味的菜肴,好让大家只看一道菜就有胃口吃饭。这个酱蒸斗底金鲳一蒸好就让妈妈和爸爸先吃饭, 只听她在唤孙子孙女, “快来吃饭, 这鱼肉幼滑, 很好吃。”我累得闭上双眼。



        起身打开锅盖, 剩下鱼骨在对我笑。

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

Kugelhopf-德国面包

Kugelhopf-德国面包 




        这个有点像Brioche的面包口感介予面包和蛋糕之间。 奶油成份很高,不可多吃, 会胖哦!原本该放杏仁, 我没有就不放了。

鲜虾贝壳粉汤

鲜虾贝壳粉汤



        用鲜虾壳熬汤, 加入冬菇、草菇、鱼丸煮成我最爱吃的东方口味意大利粉。



        以前我一人独居, 放工回来最喜欢吃这一道。 我在外用餐很少叫清汤粉, 区区几样料, 全都是“粉”,那比得上自己煮。

2008年3月15日星期六

WAFFLE

WAFFLE 




        这几天正事不做, 整天关心大选过后的动向。 累积的工作好多, 看了不得不加把劲。工作时电脑还是开着, 和住在槟城的朋友网上聊天,了解槟洲最新动向。



        三姐姐突然到访, 扛来她的WAFFLE烘焙机, 连食谱也一并带来, 还有不同版本的。我都没开口借, 大概一人玩得闷了, 要我陪她, 不然自说自话很没瘾。



        今早迟起身, 没头绪要做什么当早餐, 想到那WAFFLE, 正好可以玩玩。 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开工了, 那一头传来很兴奋的声音, 大概这小妹妹加入游戏后, 她可以多一个人讨论。



        我的两个儿子一听到妈妈要做WAFFLE,开心地守候着。 好玩, 很快就有十多片出炉,涂上乳酪和不太甜的果酱真好吃。 这个玩具可以考虑,一向来都喜欢WAFFLE, 没想到还能把热呼呼刚出炉的《窝芙》当早餐 ,感觉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