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08年5月28日星期三

报生纸VS死亡证书


报生纸
VS死亡证书



爸爸离世的前一天,妈妈家外面拍到的照片。



爸爸替我拿报生纸, 我为爸爸领死亡证书。这一刻终于成真,虽有心理准备但震撼力还是很强。

            手指不断地在他发际间游走,心里清楚知道棺木一盖下,我再也不会有这种触觉。爸爸的头发细又软,我们两父女的发质很相似。小时最喜欢他抚摸我的头,感觉被宠被爱。和弟弟在灵堂守夜,他突然说,“你知道我最爱爸爸什么?”我看着他,他接下去说,“他可以让孩子摸他的头,不象别人的爸爸只要一动到头即刻破口大骂。”

            这几天里我和弟弟被逼‘长大’,我们一起处理很多事务,一起面对很多未知数。葬礼上他千交代我不可掉泪,让爸爸走得安心。我们还有妈妈要照顾,我们的情绪牵扯着妈妈的心,俩姐弟一条心把大小事务处理好,不让妈妈操心。多亏那么多的堂表姐妹、表兄嫂们,尽量抽空轮流到殡仪馆陪我们,还在必要时施援手,帮了我们很多忙。

            爸爸走了,我需要一段沉淀期。可以的话我想闭关,谁都不见,那里都不去。家里在装修,爸爸身后事还有很多东西要办,我们这几天到处奔走我的心脏已负荷不了,开始不规律性地跳动。小弟尽量不烦我,可是很多事还是要我去解决,他没开工一个多星期,很多工要赶。公司里的人没必要也不会来吵我,她们能替我解决的都自己动手做,即使打电话给我也很小心说话,怕骚扰我。

            大女儿一向帮手照顾她公公。爸爸走后,她还习惯性地做着日常的动作。妈妈也一样难受,常常偷偷哭。我非但要处理自己的情绪,也要开解她们,这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掏尽人的心。看着爸爸的遗照,看到镜片反射的我,我们父女俩真的有80-90%相似,难怪我走到那人家都说我是爸爸的女儿,我这一张脸摆出来绝对有爸爸的影子。

            脑里一片空白,想写下对爸爸的记忆可是却写得一团糟。此时此刻我只想大声疾呼,“爸爸!爸爸!”

2008年5月19日星期一

你回来帮我顶天地

你回来帮我顶天地



        你离家几天我所受的精神折磨真的让我像过了一世纪。星期六晚上在添油站被巴士撞时,我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又尖又急, 像个疯婆子。明明看到它从后面撞过来划到前面,可是就在我那刺耳的叫声划破油站的宁静后,车子奇迹地只是望后镜被扳,也没损坏。我就像灵魂出窍地大声疾呼可是周遭的人却若无其事照常操作,无视我的存在。发着抖的我在那一番嘶喊后把心里的压力释放出来。一向来我不会喊叫,即使在危急时也能很镇定,这一叫,叫出了蕴藏在心底的慌乱。



        今天凌晨起来祈福,再回床睡,妈妈打电话来说爸爸的情况不太好,我手脚都软了。幸亏今早你公干回来,在妈妈家休息。你把医生请到家里看爸爸,给我打了一支定心针。我含着泪驾车去妈妈家,心里充满感激。在印度片里妻子常亲吻丈夫的脚以示尊敬,在华人社会里这根本不可能,可是老公,这是我第二次想这么做,第一次是你哭着驾了几百里路回家为我漏夜翻书抗癌,这一次是你让我深深觉得嫁给你是我做得最对的事。



        在房间看到你,我再也忍不住哭得像个孩子,这几天真的受够了。亲吻你的脚,把你吓得不知所措,可是那是我心里的感觉,只有这样做才能表达我对你的尊敬、感激。你听着我把这些日子憋在心中的压力说完后,拭去我的泪水,要我闭上眼。你拿出一个好漂亮的手提袋,那是你知道我正在用的那一个已开始损坏,这个手提袋的价钱我绝对不会舍得买,可是我真的没心情去欣赏。接着打开一包包让我装食物的碗和碟,那是给我玩部落格拍照用的,再下去还有两个手提袋!那么多东西都是给我,但我只是敷衍地过目。这些东西我都喜欢,可是再喜欢也比不上你回来替我顶天立地,让我的心能靠岸,不再随浪起伏不定。嫁个丈夫如你实在是我最大的福报,在我漂浮在茫茫大海中急需捉住浮板时,你及时出现,让快沉下海的我可以靠着你的肩膀把头抬起好好喘一口气。我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有时有那么一点点的大女人主义,却在慌了手脚后表现的小女人心态。



          

        

甜菜根萝卜糕

甜菜根萝卜糕




        这个构思在我脑海里很久了,每一次煮甜菜根(BEETROOT)汤就想用它做糕点。这几天不吃荤,就做一道用甜菜根和萝卜的糕点。糕里只用冰糖、盐、五香粉和胡椒粉调味。熟后再用生抽炒冬菇丁撒在上,外加一些葱粒。吃斋的朋友可以不放葱。

2008年5月18日星期日

白糖糕

白糖糕



        爸爸也被病毒感染,发高烧。我干脆在妈妈家住,回家会坐立不安,睡也不安稳。虽是周末还是要处理一些文件,这一个星期真的没时间下厨。



        玩惯的人突然没得玩还真的浑身不自在。想起这几天来我家的朋友说的白糖糕,老实说我这一辈子还没吃过这种糕, 白白一个洞一个洞,用料简单,会好吃吗?在妈妈家的烘焙器材全被我搬回家,妈妈家在装修,家里乱糟糟。那就做这种不必用多少材料的糕点。



        网上说的发酵时间要8-12小时, 这里天气那么热,我又用快速酵母,不停地观察面浆变化,两个半小时面浆已变轻,很多小泡泡冒出来,就把它给蒸了。没想到原来这种糕的风味是香甜且带一股椰花酒味。天色已暗,没心情要帮它装扮拍照,就这样站在后门靠着余晖拍几张算数。



        这怀旧糕妈妈很喜欢吃,我的孩子只应酬似地放一块入口;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呀!



材料:



粘米粉一杯半

糖3/4杯

水一杯半

快速酵母3/4茶匙



做法:

1. 粘米粉、糖和水拌勻成米漿.

2. 用小火煮至稍微浓稠,呈白色不透明。

3. 待稍冷后过滤。

4. 加入酵母搅匀盖好,让米浆发酵2- 3小时(我觉得较适合马来西

      亚的热气候)

5. 大火煮开水把容器蒸热,倒下米浆,蒸半小时。

6. 冷后切块。

2008年5月17日星期六

香蕉双层糕

香蕉双层糕




        我该叫这个什么蛋糕?又香蕉蛋糕又鸡蛋糕,最妙的是又蒸又烤!

那晚蒸了个香蕉糕,想在上面倒鸡蛋糕面糊蒸但太靠近蒸笼的盖,只好开烤箱把上面那层烤熟。接着忙送蔚蔚去医院,没有好好摊凉。隔天太阳刚升上要赶出门就随便拍几张,光线不足。



        这蛋糕我还真的没放入口,全部送到妈妈家和让外子带去公干吃。

2008年5月16日星期五

蜂巢糕-DUNLOP CAKE

蜂巢糕-DUNLOP CAKE




     这是上星期做的,病恹恹的连自己做什么也不记得了。

中学时代第一次看到这糕觉得很像我们睡觉的枕褥,所以我们把它叫Dunlop cake。现在这蛋糕已退热,可是它独特的组织是不是很有趣?

一个妈妈的心

一个妈妈的心



        放工回来读到灾区报道我的泪水不停地掉,很多人也一样在哭。哭是把自己放在哪个处境设身处地地想,哭是看到渺小的人类在天灾下那么无助。哭也因为感动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亲身到现场赈灾、捐血、筹款、祈福。这些报道里有很多用身躯像母鸡保护小鸡的父母,张开四肢救了四个学生的老师,看着孩子在废墟里但无能为力的妈妈。撕心裂肺的画面和文字,相信全世界的人都陪着他们一起哭泣,也尽量施以援手。再看缅甸的风暴,那么多天了,大马人筹得那么多钱买那么多救济品却无法送到灾民的手上。他们泪已干,心已冷,我们在外面的只能祈祷,希望当权者的心肠被软化,实现我们的心愿,让灾民们喝一瓶水,吃一盘饭。



        那么多天灾,心情很沉重。孩子一直吵着说耳朵痛,我还以为他撒娇,帮他呼呼气,用棉棒清理一番。晚上近十二点外子在忙整理行李,我在做蛋糕。整个星期没下厨,爸爸和孩子们都没点心吃,难为妈妈每天要想法子填饱他们的肚子。突然听到小儿在房里哭,忙去查看,不是普通的哭,是因痛而哭,还发着抖。越哭越不对劲,我把蛋糕从烤炉拿出来,换件衣就准备把他送去医院。和外子临出门前想到还在睡觉的老二,外子说让他睡,别吵醒他。我想了一下没说出口但坚持把他带出门。我这牛儿子睡熟了是不会醒的,何况还发着烧。我心里那句没说出口的是:万一发生火灾怎么办?



        把老二送到妈妈家,妈妈一脸愕然地说,“吓死我,那么迟还来干嘛?” 到口的话一时说不出,只能胡乱扯,“我忘了拿文件,汎汎就留在妈家。” 拿了小儿的报生纸往医院冲去,一路上那些无助妈妈的照片呈现在我脑海,我也是一个母亲,我的心在孩子这么一丁点事已慌乱,那些在灾区的妈妈们,你们的心该已被撕成碎片,淌着血。



        在医院急救部门,医院助理很熟练地帮孩子清理耳朵,还风趣地逗着他,连带我这紧张的妈妈也放松下来。真的很感激他,在一个妈妈的心里,能减轻孩子痛楚的人就是天使,就是神。我不知道孩子耳朵里的东西是什么,他也说不出,但孩子破涕为笑,我悬着的一颗心可以放下了。



        近两点才回到家,睡不了几小时又要送外子出门。外子要出发时小儿又喊痛了,老天!我检查一下发现他颈部靠近耳朵处肿,像上星期的我,足足痛了一星期。这一下好了又要送去看医生,这样被折腾了一夜还有续集?我告诉外子在公司厕所我因吃了药有点晕旋,不小心一只脚踩入沟渠,高跟鞋折断,人跌坐在地上,幸亏同事把我扶起来,还把她的鞋借给我。车子的电池那天被我一而再再而三糊涂没关灯那样折腾,也在这星期闹别扭不能启动。然后家里五个成员有四个因病倒下,蔚蔚还要连夜送院,我有点不可置信什么事都发生在这一周。转一转头再想比起中国和缅甸的灾民,这些都不足以挂齿,只要孩子们健康成长,妈妈的心真的可以面对一切挑战。有个回教徒的朋友说,“我愿意接受任何考验,但是上天请不要用孩子来考验我,我承受不了!”我也是那么想。

2008年5月15日星期四

蔬菜干捞面

蔬菜干捞面



   单单用不同的蔬菜也可以做一道美味的干捞面.木耳、冬菇、草菇、青菜只是用水烫过,酱料有麻油、生抽、很少的老抽、斋蚝油和一点点的胡椒粉。



   今天放工后读了星洲日报心情很沉重,这是一份好报纸,救灾筹款它先发动,办报不忘道义。让我们一起为缅甸和中国天灾罹难者与他们的家人祈祷,愿更多的生命会被获救。愿上天保佑正在参与拯救工作的好心人。

2008年5月14日星期三

雪花粟米--儿时味道

 雪花粟米--儿时味道




      
  我小时候常吃一种用老粟米蒸得爆开的粟米,加上椰屑、糖和盐混合。

那种老粟米是卖不完的粟米晒干后用大量水蒸熟的。 我不知道马来小贩叫这小食什么名,更不清楚现在还有没人在卖?



        就用我能买到的粟米煮一煮后,用刀刮出颗粒,加上椰屑、糖和盐。

2008年5月10日星期六

妈妈,母亲节快乐!

祝天下的妈妈



  母亲节快乐,身体健康!


   病魔到我家来拜访,我们一个个倒了。头疼欲裂的感觉让我很难受。睡一觉后还撑得住,赶紧上传这篇文字。

      

        去年的母亲节我还能给妈妈戴上老花眼镜读我写给她的母亲节礼物。只不过短短一年,妈妈的视力已大不如前,没有可能再读我写的东西。趁妈妈还与我同在,我必须珍惜这些日子。

        






        赶去给妈妈买了两副黑眼镜,一个让她放在客厅,一个放在厨房,原本那个放在房间。妈妈听了呵呵大笑,知道我在开她玩笑。有时看她到处找她的黑眼镜,找得很焦急,怕她忧郁症又发,所以决定多买几副以防万一。妈妈是个单纯的女人,她的一生为丈夫、为儿女,从不为自己。十只手指磨损了也像个小媳妇般默默地为家庭贡献。妈妈一天不劳动就会不舒服,所以她若卧床不起,饭也不煮,那就是我家的世界末日。那一阵妈妈为了她的眼睛有点自暴自弃,她像放弃了生命就那么躺在床上不动。我在公司几乎每一小时就要打电话回家探消息,还到处打电话给亲友请她们帮忙去看妈妈。那一段日子职场上又多事,我一人要面对很多突发事件,还要赶回家煮饭,精神很恍惚,也出了几次小意外。那阵子我告诉自己要坚强,要撑住这个家,我倒大家也倒;所以烘焙照玩,工照做,只为了让日子过得正常,也不让小瓜瓜们洞悉家里不寻常的气氛。

      

        今天妈妈的眼疾还没康复,但心理上她开始能接受,也懂得放开。我心里深深感激那个为我们点灯的朋友,妈妈最大的问题不在眼睛,在心。目前她可以为我们准备简单的饭菜,开始她正常的生活,分散她对眼睛的注意力。这一两个星期,我不必再赶回家准备晚餐,回到家也有热饭菜吃,这实在是个美妙的转变。

      

        回到家看到电脑桌上有包礼物,是苡苡给我的母亲节礼物。这孩子上了中学后反而懂得省钱,看她所储的零用钱,我想我可以放手让她全权处理自己的零用钱。(老二就不行,有多少花多少,还蛮头疼。)她要我耐心地读完那份礼物,我架上老花眼镜,翻开第一面。眼镜开始被水气弥漫,再继续阅读下去,心里一搐一搐的,女儿长大了,她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这是一本能让一个妈妈心动的书,我会把它摆在办公桌上,往后在工作上有什么不如意,女儿的心意是妈妈的推动力。



        我今天一直想到一个朋友,一个单亲妈妈LINDA,她和女儿相依唯命。自从瘫痪的养母去世后,就只剩一个女儿。每次要出门都会交代孩子,“你要有心理准备,妈妈可能不再回家,你要独立。”她是个铁娘子,在我生命里唯一个我看过不曾对生活抱怨的人。我累起来还会叨叨念,她不会,只默默地做。她对社会的贡献和对朋友的关爱让我觉得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像一个循循善诱的大姐姐,在必要时拉你一把,给你说道理,解你惑。曾经跟她一起生活一段日子的我常在忙得不可开交,累垮时脑海里就呈现LINDA的脸,一副从容不迫,东奔西跑,工作量比我多几倍的人却从不喊累,不喊辛苦。这一个母亲节把我最深的祝福和敬意献给LINDA



        


      蔚蔚:  妈妈喜欢海,妈妈喜欢贝壳,妈妈喜欢灯,所以我给妈妈送上这盏贝

                 壳灯,让妈妈在家能听到海的讯息.



        这个应该是蔚蔚选爸爸出钱的母亲节礼物吧!他把家里的灯全关了,给我点亮这盏灯。老二发烧得不理天塌下来,画好的母亲节卡到现在还没送给妈妈。

不是蛋糕的生日蛋糕

不是蛋糕的生日蛋糕




        每年你的生日我总会为你烤一个蛋糕,一个简单不花俏的蛋糕。提醒你在这一天虽然家公家婆已不在,你还有我们;一个你亲手建立的家与家人。你常说在这世界上你的至亲就是我跟孩子们,一旦病倒卧床照顾你的就只有我们。是的,弟弟妹妹已成家,纵然有心也无力,他们有事我们也一样不能照顾周全。我们从来不大事庆足,毕竟这是自家事,但我们一定有个小小的仪式,让你记得在这世上有人关爱你,同时缅怀已逝的父母。



        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这是你第一次在生日前病得不能起床。看着没有胃口的你,我想尽法子让你吃一餐好,可是无论我煮什么你只动两口就回房睡。昨晚我带回你爱吃的水果,你终于肯吃一些,让我放下心中一块大石。近日的操劳拖垮了你的身子,天天挨夜真不是办法。我明白工作做不完要连夜赶的那种无奈,既然无法分担你的工作也不能陪你熬夜,我只希望必要时为你泡杯咖啡,让你知道你并不孤单,正如妈妈小时在客厅睡陪我开通宵夜车。


        一大早醒来脑袋一转,就给你做个不是蛋糕的生日蛋糕,用果冻做成一层层,放上很多水果。孩子把你从房里请出来不让你张开眼睛,我明白你只想躺着,所以快速地唱完生日歌,许个愿你早日康复的愿望就礼成。切了一块“蛋糕”,你很合作地吃光,至少有些东西下肚让我比较放心。


        女儿还没回家见爸爸,她问我,“爸爸可以喝咖啡吗?我用零用钱买了个大咖啡杯,要亲手泡咖啡给他喝。”“不能,爸爸病了。”她一脸失望嘟嘴说,“那爸爸不能用这新杯了。” 一会又问,“爸爸可以喝果汁吗?”“果汁当然可以。”这下她眉开眼笑地说,“我可以挤新鲜果汁放入这杯子给爸爸喝,好也!”


        正在打这篇文字时,手机传来短讯,是远嫁又刚丧子的外甥女传来的母亲节祝福,这外甥女是三姐姐的女儿,有事不会跟妈妈讲,会跟阿姨讲。问她为什么不直接跟妈妈说,她不好意思地说,“不习惯。”所以这个阿姨也像她妈妈,从哺乳到育婴都是找阿姨。她的孩子突然离世时她还在哺乳其间,孩子没了,乳房又胀乳,那种心情想着都心酸。我回讯祝她母亲节快乐,要保持好心情因为她还有个儿子要照顾。

2008年5月9日星期五

草莓果冻乳酪蛋糕


草莓果冻乳酪蛋糕





        外子看到我做这个的反应是,“老婆,你不是很忙吗,这样一层层的糕你还有时间做?” 是的,有时间做没时间打食谱。



简单的叙述:



第一层是果冻

第二层是鲜草莓

第三层是卡士达酱

第四层是鲜草莓做的乳酪蛋糕

第五层是乳酪饼屑



谁吃得最多?那工作至深夜的一家之主。

2008年5月8日星期四

草莓果酱饼

草莓果酱饼




        同事买了新模, 拿一些给我用, 这饼原本也是新年饼的计划之一但最后放弃。这几个月各忙各的,都忘了这模型。要还给她却不肯收,说让我玩过后再还。她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我们很多食谱和烘焙器材都一起分享。



        不想再留住这模型,随便做个饼干给她看后物归原主。

让我心悸的事

让我心悸的事


  


            我的办公室外面是一个草坡, 每当工人用机器除草时我就开始坐立不安。那不是普通的不安,是极度困扰。曾经乘坐同事的车上工,一个小石子飞过来击中镜子,镜子慢慢变成蜘蛛网般的裂痕,到最后什么也看不到。碎镜接着慢慢掉下来,成了一堆碎玻璃。 我们要仔细敲掉它才能继续前进,那破裂的声音到现在我还不能忘记。就因为这样,驾驶时若有人在路边除草,我就像惊弓之鸟,全身打战。若在车里有个石子飞过来我更是不知所措。今天工人又再除草,把我的神经线拉得紧紧的,真担心会爆血管。不能逃离办公室因为太多工作待完成。


            另一件让我心悸的是闪电打雷。当初一人独居,那一带一闪电打雷是一连串的,保险箱也马上自动切断电流。雷声尖锐又大声,很接近我屋顶。闪电钻入屋里我无处可逃,一人担惊受怕,这种情形一个月上映好几次,虽然如此我还是能面对它。直到有一次朋友托我放工帮她买花盆,把车驾到空广放花盆的场地,一开车门走没几步,突然刮起大风,飞沙走石,接着闪电打雷。正要跑进车子,只见一道白光向我冲来;当时我在那片土地上是最高的物体,吓得只会傻傻地看着,空地太大,不懂要往东或往西跑?突然看到闪电白光的尾尖从我右脚最后两只脚指隙缝穿进地底,脚一阵刺痛,被闪电尾端击中。当时穿着很多带子的凉鞋,脚指少部分被电击,其他的让带子给挡了。过后在车上一直发抖,脚指皮被烧焦。


            

        这几天又闪电又打雷,很多街边的指示牌倒下,每天都过得心惊胆跳。一路上回家的路途也有很多工人在除草,简直是要我命!

2008年5月7日星期三

洞洞乳酪包

洞洞乳酪包





        这面包很可爱,切开一看全是洞洞,就像被虫蛀,那是因为我把乳酪切成细条卷在面团里。

2008年5月6日星期二

轻盈乳酪蛋糕

轻盈乳酪蛋糕




        这样一个蛋糕在我家出现了很多次,还是不停地做。虽然每一次都用不同的谱,其实来来去去都没什么两样。



        个人比较喜欢轻盈的乳酪蛋糕,重乳酪蛋糕在我家没那么受欢迎,吃一小块就腻。泡一壶红茶配一块蛋糕慢慢读报纸是一种享受,可惜这几个月我真的没那份闲情逸致。

2008年5月5日星期一

草莓乳酪塔


草莓乳酪塔




        我记得表妹们曾说我做的乳酪塔比外面卖的还好吃。当然外面的不新鲜,甜度高,自己做的可以调到味蕾喜爱的标准。好久没吃乳酪塔,加上外子采购时为了博老婆欢心,买了很大一盒草莓,我笑得眼眯眯之余就要想法消耗它。



        随手弄几个乳酪塔,没用食谱,凭感觉做,那口感真的很好。

皮是酥脆的,浓郁的乳酪馅配上酸酸冷冷的草莓很提味。

最重要是那淋下去的草莓酱把整个塔的口感提升,让我吃了很满足。

2008年5月4日星期日

乳酪土司

乳酪土司




        二伯父和四叔每次从新加坡回来探望我们一定会给妈妈带上两条带有乳酪香味的土司。别小看这些面包,当时在新加坡刚刚推出市场时要排队买的,妈妈每次和我慢慢分享,不舍得一口气吃完。在物质缺乏的那个时代马来西亚还买不到这样好吃的面包。



        几十年过去,我的长辈们年老多病,要回来也要等儿女们有空随行才能回。他们心中还是念着这片土地,所以没有放弃公民权。



        妈妈很久没提到这一类面包,常常吃着我玩出来的产品,想必她也忘了叔伯们常买的面包。做了妃娟家的乳酪土司, 给妈妈带上没有边皮的部分,她一放入口就满眶泪水说,“我好久没吃这面包,你二伯和四叔常买给我吃,他们好久没回来了。”在妈妈心中这里就是爸爸兄弟的家,所以她用《回来》,尽管他们已在新洲建立自己的家园超过半世纪。她突然像小孩般说,“我还想吃!”



        这一条面包给了老大四份之一,我撕一点试吃,其他的全进了妈妈肚里。这面包真的好吃,好吃到惯常说,“又是空面包!”的人这一回也乖乖不作声,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入口吃。

腐皮包鸡

腐皮包鸡



    小时好像很流行纸包鸡,那时三姐姐的烹饪技术已经很了得,炸了整百包请全家人吃。全家意即几个家庭的成员,最少也接近三十人。还记得大伯、爸爸和四叔都竖起大拇指赞她的厨艺。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吃纸包鸡的盛况,三姐姐的功夫至今我还甘拜下风。



        把鸡腌好后以腐皮包了炸,皮要炸至脆。记忆里好像也曾做过登在部落格,吃饱后翻开记录发现是两种不同的风味。这一个有生抽、麻油、姜片、糖、酒。



        很容易做的一道菜而且属于大众化口味,家里大小都喜欢。

2008年5月3日星期六

薯片乳酪饼

薯片乳酪饼




        这本来新年前要做的饼干,买了材料,拖了又拖还是没做。

过了年想到这饼干,好多材料好麻烦,又搁一旁了。大概今年新年饼干做得不多,没有患上年饼恐惧症,突然想吃饼干。



        这饼干初吃时不甜,吃久了才慢慢感觉到有一些糖份。

嗜甜的人一定不喜欢它,它是属于那种慢慢嚼后才渐渐发现它好吃的饼干。

田园风光

田园风光



        我很喜欢看绿色的东西,看了心情开朗。那天野餐回来大概被晒得头晕晕,连采购也懒,在霸市的停车场等外子去帮我买。没想到他会带一个奶油包菜给我,还真好用。



        今早就来个田园风光早餐。简单叙述一下,饭是以鸡饭手法处理蒸熟,上面排满杏鲍菇。鸡柳用姜蒜加调味品炒熟,切一些皮蛋,以奶油包菜垫底。老二吃了好多菜,我也一片片放入口,享受那新鲜清脆的蔬菜。

2008年5月2日星期五

椰水果冻

椰水果冻



        有一天外子买了一杯COCONUT JELLY,我吃了一口还蛮好吃,请甜可口。他期待地看着我说,“做给我吃。”“应该不难。”



        那天送孩子去考试,蔚蔚也买了同样的东西,舀一口喂我,还真好吃。

        院子里很多椰子,取其水和燕菜一起煮,加少许糖即可。放一些椰肉,不放也可以,再入冰箱冷却。冰冰冷冷的很适合现在闷热的天气。

秃顶小面包

秃顶小面包




        做几个小面包,微甜但带着浓浓的奶油香。孩子们的反应和平常一样,“又是空面包!”看来这些小瓜要被重新教育,吃面包不是吃馅料。现代孩童太好命了,吃东西诸多挑剔,赶明儿放映非洲儿童没饭吃的记录片给他们看。

2008年5月1日星期四

红白相映

红白相映



        从海滩回来已经中午,过度热情的阳光把我身上的水份蒸发掉。
没有力气下厨,就做个消暑甜品给大家清除热气,清凉清凉一番。

     把西瓜挖成球,开罐龙眼,西瓜水、龙眼水也一起加入。准备一些碎冰倒在上面,好好吃!

松林野餐记










        全国公共假期,不想到人挤人的旅游热点,选个较冷门的。
带一些食物、零食和水就出门。

        果然如我们所料,这么热的天气还没几个人会到海滩玩。在密密不见阳光的松林里铺上布摆食物,孩子们已跑到海边捡贝壳、戏水去。给外子准备个可以席地而‘睡’的特别位,让他养神。孩子们一见到水连早餐也不吃,就我们两个老的边吃边聊,把这几天忙碌的步骤放慢,让心情放松。孩子日益长大,生活开销也不断增加。在物质上也许我无法满足他们每一个要求,但这样一起出来野餐,
如果不是太累的话就尽量抽空吧!



        走到海滨看孩子,正玩得开心,像赶小牛般把他们赶回去吃早餐。哇!还真能吃,又米粉又面包,都饿坏了。兴奋之情喜形于色,不断地说,“ 妈妈, 有水母。” “妈妈, 我捡到好多贝壳,还有很多。”,满头满脸都是沙却一点都不在乎。
简直是狼吞虎咽地吃,心里只想去玩。



        外子还真的睡着了,近来他没睡过一顿好觉。不吵他,拿着相机独自走开。到处拍照自得其乐,只是忍受不了那热浪。


        这样消磨了大半天,孩子还是觉得玩的不够尽兴,不要回家。回想小时候的我还不是和他们一样?每一次爸爸说,“回家了!”我就越去越远说,“再玩一会。“


        能跟孩子共渡童年是一个妈妈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