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08年11月30日星期日

没有空手而回

没有空手而回

Photobucket

        外子飞车到柔佛的亚依淡只为了到Clay Tan。据他说我曾透露想到Clay Tan 看陶器。自己都忘了什么时候说过,但的确有说过。小时在当园丘经理的亲戚家住过;英式的房子构造,主人夫妇像小说里的人物,家里的摆设和幽雅的布置让我难忘。在他们家我度过一个很愉快的假期。他们带我去陶器厂,那里有间用碎磁片堆砌的厕所,还曾上报。可惜Clay Tan当天不开放,接下来的一天也关门大吉。看着失望的外子,我能理解他的懊恼。当我们真心策划要给一个人惊喜而发生能力以外所能控制的突发事件会很感到丧气。安慰他无所谓,反正这一次都有了那么多惊喜,已经超乎意料。
Photobucket

        车子驶到山路,路边还有一大片菜园,像小型金马仑,远处依稀看到海。路的尽头是一个海滩Pantai Minyak Beku, 这里有个石井,据说曾经被暹罗人劈破。来到这里正是黄昏,垂钓的人三两个,看风景的人也不多。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回程路上无意发现一个美丽的景点,猛按快门。这里很美,黄昏更美,昏暗的景色让你看不到退潮所遗留的垃圾。



        在附近的城市找间旅馆,随便吃餐饭。驾了几天车的外子真的很累,为了不让孩子影响他休息,问好路线后,带三个孩子在黑漆漆的夜晚在这陌生的城市驾车到大众书局,一直消磨到人家关店,每个人也买了书才离去。单行道的原因不能走回头路,辛亏孩子们方向感不错,一起认路慢慢回酒店。这一段小插曲爸爸缺席,只有妈妈和三个小瓜拥有那种有点冒险的经历。
Photobucket

        隔天一早开车,突然想到麻坡的otak-otak,上一次入宝山空手而回,这一次该不会吧!这里是dd的地头,不是她推荐麻坡的otak-otak,我还不知道来这儿要找这东西。她说过那里有得买好吃的otak-otak,但我没想到此行会到这地方,所以没了线索。仿佛记得她说过有两个摊子摆在一起,有一档很多人,一档没什么人,不懂我有没记错?



        到了麻坡看到我上一回来的河畔,要找otak-otak还摸没门路。孩子们肚子饿了,随便找一间老咖啡店,祭五脏。这间店卖的东西多样化,咖哩饭比面食好吃。店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要到四马路才买得到otak-otak。好不容易找到四马路,没有什么otak-otak,连咖啡店也没看到。开口问人,很热心地叫我向左转,看我弃车走路还特意走来说车子可以驶入。拐了弯还是没看到什么otak-otak,跑到咖啡店问人,好心的伯伯指点迷津,还帮我出来看开档了没有。这里很有人情味,我曾经向一个理大生问路,话都不愿跟我多说一句,大概妈妈教的不能跟陌生人讲话,所以起防心。



        正在等着买otak-otak,有个中年人下车,满口英语问档主那东西是不是已经弄热,可不可以以即刻吃?还说他要50支。档主人没架子就是没答他,我也不以为意。买好后正准备走,那档主问我,“他要多少支?”这时才会过意,这个人一定跟我先生一样不会讲华语,可能也不会方言。放几天假了,不必对人解释什么,就当上几分钟的班吧!于是告诉他这个有鱼肉和虾肉之分,鱼的四十仙一支,虾的五十仙一支。他反问我是不是该买全部虾肉的?我失笑道,“随你喜欢。”“那你呢?什么好吃?”“这也是我第一次买,不然你试10支鱼肉,40支虾肉,那就可以做比较。”他好像很庆幸有人帮他做决定,连忙点头。翻译给档主听,一个顾客一个档主对我谢了又谢。肯定他们的交易做成后我也挥手离开,心里充满欢喜。物理的相对论实在没错,用在生活态度上绝对可行;你帮人,人家帮你,希望下一次我先生碰上这种情形也有人帮他解围。到附近的食店买了不同的大小包子、生肉烧包、叉烧角还有福洲包点。特地跑到咖啡店跟指路的伯伯道谢,他看着我手上提的袋子,“哇!你买那么多。”上了车还不甘心再多买几样,馋嘴的我宁可杀错不愿放过。



        本来还想替小食拍照,漫长旅途,孩子肚子饿,包点和糕点都吃光了。老实说比较之下我觉得福洲的大包更有风味,酒和姜的香味让我想起红糟酒。个人认为那口感和味道在我昨天吃过的包子之上。

探望老朋友

探望老朋友

Photobucket



        C知道我出来旅行,短讯问我有没计划去探访他。问过外子,他神秘地笑说,“很有可能。”既然人家要给我惊喜,干脆装傻,做个迷糊的妻子,什么也不问,到站下车。



        到花城不跟地头蛇打招呼,于情于理实在说不过去,但这旅程充满变数,叫我如何说?

Photobucket



        一觉醒来实在不知道外子葫芦里卖什么膏药,我想去的地方都去了,接下去的剧情捉摸不到。短讯朋友说我很可能会经过他地头,他那边马上回讯叫我们去见他。看到离开他地头还有六公里,我说很可能会路过顺便打声招呼。他沉不住气了,马上打电话来要我们去见他,还用厝叶当饵引我上钓。

Photobucket



        要见这个忙得不可开交的朋友还真要三思,怕耽误人家的工作,让人为难。守卫的问我有没预约?心里想我需要经过这程序吗?人家公事公办,我也得做个守规则的好好公民。



        直闯老朋友的办公室,还碰上他的下属黄小姐。那热情接待让我的不安稍减些,毕竟这不是休闲时间,是我放假,别人可要工作。本来打算打声招呼就走,老朋友却说他把约会都推了,一定要和我们一家人吃午餐。搞到人家家犬不宁非我所愿,黄小姐边招待我,边处理她工作,很过意不去。若不是C悄悄说,“有人陪我吃饭,我高兴都来不及。”我还要继续使太极。



下午要出外坡开会的C,行李都还没收拾,竟然为了老朋友,正事推一边,连黄小姐也一起带上陪我们。两辆车一起出发,儿子说的,男生一辆车,女生一辆车。



        车子开到知知港,这一次有备而来,知道要买什么东西吃。心里产生一股兴奋感,那么短的时间,又旧地重游。黄小姐惊讶我对知知港那么熟悉,她说她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外子说,“我老婆连你上司在那里停车,要去那里吃东西,要坐那一张桌子都比你还清楚。”我还可以把叔婆太的历史说给她听,我这个人要记的东西会记得很牢,不想记的东西会快快把它忘掉,是选择性健忘,哈哈!有时侯一件事人家对我说了几次,不上心就是不上心,怎么记也记不了;偏偏这种跟工作无关,考试不会出的问题记得特别清楚。



        我很快消失在街头,买一些糕点回去餐馆。卖弄地看着我朋友说,“这个给你吃,华人披萨,用木瓜丝做的。这个只有知知港才有种的香蕉。”黄小姐看着我问,“你怎么知道?”顽皮地对她眨眨眼,“我做了功课的,你上司想必吃都没吃过。”转头一看我的老朋友正在吃着这些小食,“这香蕉比你什么披萨还好吃”“老天!你拿香蕉沾辣酱吃?”“好吃嘛!”是我少见多怪,柔佛的朋友告诉我在那个洲他们是那样吃炸香蕉的。

Photobucket



        吃饱后我连来知知港的目的是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老朋友说要带外子去看风景,我和黄小姐的车跟在他们后面。来到一个路口,两个大男人突然停车开门。我不解地问,“你上司做什么,为什么停在这地方?他不是赶时间要去开会的吗?”她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两个男人用嘴呶着路旁,我还一头雾水,转头一看,这一次是我在车里欢呼,“厝叶!我的天,那么多。”几乎是飞奔向厝叶,这一次轮到车里哪个女司机在叫,“你们在做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没空理她,已经伸手去拔厝叶。C,那一刻你和我先生真的一条心,带我到这儿只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车里那个还在喊,“这是什么叶子,谁来告诉我做什么的?”疯狂过后忙向她解释,她也下车替我找来纸袋。外子使力连根拔,我贪心地说,“要有根的,连叶子我也要!”老朋友拿着相机拍我那难得一见的真情流露。说真的很想拥住这两个男人,两个绕那么多路只为了让我开心的男人。



        要见的人已经见到,想拿的也拿了,肚子填饱后人家还要继续工作,我们也需赶路。这一走真的不知何时再见,再见也是人事全非。相信下一次再来,我的朋友已另谋高就。他有这个本事,也有哪个能力,这里不重人才,他处已伸出触角,这就是为什么他坚持要我在他走之前见一面。



        看到我的孩子让老朋友想起他的孩子,一阵伤感,我心里很沉重。日子再难过也是要过,不要让任何人影响我们过好日子的权力。



        车子离开花城整几百公里后,收到黄小姐的短讯,“你是个幸运的女人。。。。。”我是的,有一个不会上天摘星星但在能力许可之内肯让我实现我的梦的丈夫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老朋友不久也来了个短讯,“很高兴见到你们一家人,你做了最对的选择,嫁给你先生。。。。。”如果幸运和福气可以像香水一样洒向他人,朋友,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是祸是福尚言之过早。把握每一天,对人好一些,对自己好一些,让每一天活得就像我们在世上的最后一天。只有经过撕心裂肺日子的人才知道平安是福,简单就是幸福。



        能够见见老朋友,感觉很舒服。朋友像酒越老越醇,即使我们已不在同一条线上,我还是会找机会叙旧。孩子们说整个旅途所见过的人,他们最难忘的是C叔叔黄阿姨

丹绒士拔-Tanjung Sepat

丹绒士拔-Tanjung Sepa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个靠近森美兰但属于雪兰莪的渔村是从Chenyulian鱼鱼家看来的。这一次的旅行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去哪儿?外子神神秘秘的什么也不肯说。我只是眼睛瞪着路牌,边走边猜。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到了丹绒士拔,没看到什么情人桥。车驶在道路上看不到海,只好叫外子拐进一家海鲜餐馆,跑到海岸看桥在那里。看到了,可是跟Chenyulian 鱼鱼拍的很不一样,还自我安慰说,“大概还没退潮,所以看不到桥的原本面貌。”话还没说完,外子指着远远一道桥,我猛点头,“对了,就是那座情人桥。”



三个孩子真的到乡下出土相,一个个喊,“妈!我怕。”“我有畏高症,不敢快快走。”当地村民还在桥上驾电单车,几个小瓜却只敢像乌龟慢慢走,只差没伏在地上爬。太受保护的孩子以后会失去谋生的本能,不理他们,很快走到尽头,等了好久他们才到来,老二嘴吧不认输地说,“妈妈你当然不怕,你会游水,跌下去也可以游到岸边,我不行,脚软。”看着桥底下的水,“游水?我看走路差不多,退潮退得快见底了还游什么水?”回程中他们不怕了,开始走得很快。瞧!不受保护就会自己保护自己。
Photobucket






海鲜时间到!老二是最开心的,只要一说到吃,他比谁都快。这一刻是在桥上跑入餐厅,反而我和外子在情人桥上慢慢散步。外子念念不忘度蜜月吃的竹滩,感觉到西马和东马的有点不同,西马的竹滩像长型的蛤,东马的像根竹,而且当地老板娘还告诉我那东西叫竹虫。



Photobucket



用黄色素炸的鱿鱼,有点失望。老二本来斩钉截铁地说,“妈妈,是黄姜啦!”吃了一口后,“真的是色素,没有黄姜味。”很新鲜的奶油明虾,其他的味道还蛮不错。



走到卖海产和小食的商店,老板很有礼貌,慢条斯理,好脾气地介绍产品。说话文縐縐,我连价也不好意思出,买了两大袋当手信。



车子是没有方向性地乱驶,突然看到海南包子的广告,随口说,“如果找到这间店,请停下来,买些包子给孩子们。”话才说完,车子就经过包子店,门已半掩,外面有个妇女在算包子。问她有没包子卖,她指着里面叫我去问印尼女工。这包子是早上卖的还是晚上卖的?我该问,“请问包子卖完了吗?”还是“请问包子蒸好了吗?”等了一会才见印尼女工出来,想到的问题都没派上用场,我问,“Ada jual pau? ”她指着墙壁上的价格表说全卖光了,只剩三种。看一看,辛亏卖光的都是甜口味的包。等着她去拿包子时,眼睛东张西望,吓!食神从香港带团来这里吃包!我今天真有口福,随便乱点秋香不但没进到黑店,还进到有来头的包点店。赶快跟女工讲每种包再加多几个。



笑眯眯提着两袋包子上车,外子瞄了一眼道,“好像才吃饱饭,你买那么多吃得下?”贪吃的猪猪一族在后座喊,“吃得下!”“今晚没有晚餐,我们刚吃那餐已经接近晚餐时间。”后座的猪猪一族没异议,有异议才怪,那么多包。
Photobucket




这包子是属于QQ性质,梅菜包子较特别,可能是因为我从没吃过梅菜的关系。一向来妈妈煮梅菜我只看而不动。包子一定不是用直接法做成的,只有老面法才有那风味。



2008年11月29日星期六

Carey Island

Carey Island

Photobucket




谢谢Chenboon,没有读到她那篇文章,我可能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这几天的旅游让我一直想到蕾妮,只要一看到美丽的风景而我那水皮技术拍不出它的精髓时,心里就想若蕾妮有在多好,蕾妮以她的相机拍摄她生长的那片土地,引来多少人共鸣。每当看到她的作品,心里就想这样一个女人不只用眼睛看景色,还用心和大自然打交道,一根不起眼的草在她镜头下都那么美。蕾妮,有机会我们一起游山玩水去。
Photobucket


这里住着18族原住民之一的Mahmeri 族,政府提供他们水电和住所,把他们留在这个隔着一条像河多过像海的水流,让他们以手工雕艺术品,送到商场卖以维生,同时也为游客提供一个观光景点。向他们学几句Mahmeri的语言,让我可以现学现用。始终相信语言是拉近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工具。一是MAI,二是MA,三是EMPIT,欢迎是SELAMAT TIBAK,谢谢是TERIMAK。这里的村民多数靠雕刻为生,也有一些在附近的园丘工作。妇女们多数留在家照顾小孩,也以人工织席子出售帮补家用。村内鲜少看到妇女走动,干活是男人的事,女人就留在屋内烧饭做家务。其实这就是原始人类的社会构造,为什么我们这些现代女性搞到要去干男人的活,和男人分一碗羹?他们平均会生七到十五个孩子,我有三个已精疲力竭。好奇地问他们Mahmeri 族的妇女漂亮吗?废话,各花入各眼,那有说得准。一些Mahmeri 族民已和马来民族通婚,信奉回教。坚持和原族民结婚的还保留着原本的风俗习惯和文化,他们没有宗教信仰。红树林里的树桐如NIRIH BATU 和NIRIH BUNGA是雕刻的木料,NIRIH BUNGA有着美丽的纹线,NIRIH BATU比较坚固。问他们砍伐红树林里的木桐后有没重新种植,他们摇头说没有,但会悉心照顾刚生长的小树,不会乱砍,有些木桐是自己倒下的。



根据这里的村民所说,他们没有本身的文字却有已经和马来语纠缠不清的语言,我还听到当地语言的电台。问他们有没把民族的历史和风俗文化记录下来,个个摇头。忍不住问,“那有一天忘记了自己的根怎么办?”其中较年长的一愣,“也许有些村民有记载,但只供他本身用,基本上还没人真正去写,我也只受过小学六年教育。”“政府有没提供援助?”“有,孩子上课有一些津贴,学校也不必交费。”“那快点找个认字的人把族群的文化和历史记录起来。”

Photobucket



有个Mahmeri 族的小孩走出来,女儿很喜欢他卷曲的头发。从车上拿了一些自制的饼干给他,看都不看我,至到我把他双手合拢,将饼干用纸巾包住放在他手上,他才拿着转身走回屋里。



木雕的艺术品我没兴趣,不想让他们失望,买了一些五彩缤纷的草织书签,女儿可以送给同学,我也可以当纪念品。

Photobucket


文化活动会所正在建筑中,这间由亚答叶做屋顶的建筑物外国游客最爱看,希望到时候能给他们带来多些生计,过比较好的日子。


渔米之乡-适耕莊

渔米之乡-适耕莊
Photobucket


在外子耳边念了几次要看稻海,他失笑地说,“那个市镇我们不是已经经过好多次了吗?”“不算,那是过路,我要去哪儿住。”



他把车驾到写着Sekinchan路牌的地方停了下来说,“哪!这是你要来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好看?”我知道这里是渔米之乡,有稻田有渔村,有海鲜吃,有稻田看。那一间店好吃,那一个角落好看我不知。我相信随缘,没有太大的期望快乐来的时候是加倍的。



车子转到Jalan Tepi Padi,不只是我,小瓜们也急不及待打开车门冲向稻田。一家人手舞足蹈地在泥路上散步,不相信每天吃的稻米竟然可以用手摸。

这一夜就让我们拥着稻田入梦。



镇上有人办喜事,出名的海鲜馆接一单大生意,所以不做小生意。镇上的居民大概也喝喜酒去,很多都关店。好不容易找到一间看来还有点人气的海鲜小吃档,标榜着虾蛄和火炭面;所谓火炭面原来是黑黑的福建面。这里就是虾蛄出名,点了个奶油虾蛄和酥炸小苏冬。火炭面还不错,奶油虾蛄竟然是麦片虾蛄,每一个顾客都点同样的东西。店主竟然分不请奶油虾和麦片虾。那两碟海鲜大得惊人,我家几个大食客吃不完要打包。店里的光线太暗,没一张照片拍得好,换句话说是我技不如人。三个小瓜很喜欢那挂奶油名卖麦片的虾蛄,反而是我只动了半只就停筷。口味是很奇怪的一回事,我还真没吃过那么甜的做法,连辣椒酱也是甜的。酥炸小苏冬蛮不错,坏在沾酱太甜。
Photobucket


一大早起身看渔村和稻田,走到一条乡村小路上,天下着毛毛雨,突然看到一幅摄住我心的风景,冒着雨大拍特拍。驾着电单车的老伯伯微笑地看着我,大概他一天经过这里几次都不觉得它美,看到我在拍照,转头多望了两眼。
Photobucket


早餐时阴差阳错给我选了一间有头衔的海鲜店。这间店一大早只卖饭或者粥,没有面和粿条之类的食物。觉得有点怪,差点走出店门,但一家五口已坐下,起身走未免太不给店主面子。这间店很有文艺味,仔细读着那贴在墙上的词句时,店主养着的可爱小狗跑出来和孩子们玩。视线跟着狗儿突然发现原来这间店大有来头,外面摆着一张美食节目人物的大照,庆幸没有走宝。



上菜后,顾客一车一车地来,吃了一餐没吃过的家乡菜肴。这里的居民多是潮洲人,卖的是潮洲菜,辣酱小虾是她们的传统菜肴。金鲨是店的招牌菜,金鲨缺货,我们只吃到黑鲨。根据老板娘,黑鲨肉质较细,金鲨的皮却另有风味。她这一道黑鲨独领风骚,把小虾给比下去。炸鲨鱼片是店主的儿子坚持我一定要试的,他没介绍错,果然很好吃。付帐后给老板打个招呼,告诉他这里的菜很好吃,他开心地说,“我老婆才是这里的总师令,我们只听她指挥。”老板娘放下手上的工夫跟我聊起来,再一次告诉她那道黑鲨很特别,希望今天她会开心点,把菜煮得更好吃。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离开适耕莊之前当然要去找小食,买了糕点带上车,几张嘴很快就会像小鸟般叫,“妈妈,我肚子饿,有什么可以吃吗?”




如诗如画的沙白安南-SABAK BERNAM

如诗如画的沙白安南-SABAK BERNAM

Photobucket


    沙白安南我到过但只限于经过它的市镇,每一次经过就会想到以前的一个同事,他叫Abu Bakar,大家叫他Burn。他曾经在我不小心把自己反锁在屋内不得其门而出,没去上工,唯一担心我的人。还没到放工时间已经跑到我住的屋子看我是不是好活着。没有他我可能饿死也没人知。
Photobucket


外子特地给我一个惊喜,把车驾进一片红树林,遍地都是被列为国宝之一的Pucuk Midin,从没到过这地方,很奇怪这么多免费的国宝竟无人采摘。不必到东马去,雪兰莪这一带几公里路程都是褐红色的Pucuk Midin。
Photobucket


车子驶入马路两边都是稻田的马来乡村时,我兴奋地不断下车拍照。这是一个相机拍不出它十份之一美的地方。通常照片经过剪辑和拍摄的角度会比原来的景色美,在沙白安南,相机显得笨措无用,只有用双眼才能放肆尽情地把美景收入眼帘。



我又开始发梦了,“如果能在稻田中间摆上一张桌子,铺上白色的桌布坐在青翠的稻田中吃早餐喝咖啡该有多好!”外子笑望着我说,“老婆,那里有很多烂泥的。”“谁说一定要坐在烂泥里?只要花点心思就可以做得到。”一个地方能够吸引游客不断地重游旧地,除了它的风景以外,人情味是因数之一。曾经跟几个外国游客谈过,他们不断回到那个国家是因为那里的民情。当时我人还在飞机上,不能体会。



踏入那一片国土,有一晚随口说,“明晚不要点油灯,最好来个烛光晚餐。” 隔天晚上果然点满蜡烛。当时不以为然,以为是凑巧。朋友不小心地说,“如果有苹果吃多好。”下一餐马上有苹果出现。最难忘的是我说,“明天早餐我希望在屋外的雪地上吃。”醒来时雪地上摆了一张桌子,铺上红格子布,面包、咖啡已经排列整齐,让我享用了一顿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早餐。我国的旅店通常泳池只开放到晚上七点,过后所有的灯都会熄灭。有一个游客如云的海岛,当我问他的侍者泳池开放的时间,他很有礼貌地回答我,“只要顾客需要,泳池随时开放,没有时间限制。”还有一个地方,晚上九点之前,穿着传统服装的女侍者,用竹筒敲房门,给你放蚊帐,递上一条热毛巾,再在你枕头上放一朵花。宾至如归的感觉是我国所欠缺的。



这一片稻海让我的思绪飘得好远,从没看过那么美的稻田。感激它在我生长的土地,想念它时可以随时来看它。

Photobucket



普腾之市

普腾之市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们其实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是好奇地跟着指示牌拐弯,没想到这一拐,花了数小时在这里。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里的居民很有福气,良好的居住环境,有山又有水,连鸭群都那么快乐地在水上游,从远处看还以为是天鹅。

Photobucket




这个湖畔有专人照料,很干净。每天一推开窗口就看到湖光山色,好写意。

Photobucket





2008年11月22日星期六

开心果巧克力饼

开心果巧克力饼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昨天带小儿去三姐姐家,她捧一罐饼干要我试,应酬地放一片入口。老实说农历新年做饼干,一整年就不想再做,看了都腻。我的部落格很少上饼干,对这些东西不太喜欢。没注意小儿坐在那一罐饼干前吃了几片。回家前,走出铁门,他忍不住拉我衣角,“妈妈,我要吃那饼干。”他很少会讨东西吃,想必饼干的诱惑力对他很大。跟三姐姐拿了几片塞给他,开心得当宝。三姐姐笑道,“妈妈不做这些饼干的是吗?这个当然好吃,有合桃,又有葡萄干,还有巧克力。”我还是没放在心,饼干对我来说绝对不是首选。



        在车里看到小儿很开心地吃着饼干,忍不住问他,“饼干很好吃啊?”他忙点头。“明天妈妈做饼干给你吃要不要?”“要!要!要cookies。”我还真忽略孩子喜欢吃什么。



        翻开收藏饼干的文件夹,看到马来食谱有一个用巧克力和合桃的饼干食谱,如果跟着那食谱成果一定甜得不能入口,而且一大堆材料要上哪儿找?就用那食谱修改成我要的味道,除了面粉和牛油的成分,其它已经风马牛不相干。外子买回来的苦味巧克力没人要吃,家里剩下的开心果正好派上用场。为我家里那些要清货的食材设身打造这个食谱。出炉时香得令那贪吃的女儿顾不得烫,马上丢一块入口,饼干还未冷不会酥,她才不理。甜度刚好,不油不腻。



材料:



¾ 杯牛油

¾ 杯黄糖





2杯面粉

½ 小匙发粉

½ 小匙梳打粉



1个蛋





½ 杯苦味巧克力(剁碎)

1杯开心果(剁碎后炒至香)



做法:



1. 牛油煮融,加入黄糖搅匀。

2. 蛋加入牛油拌匀后加入筛过的A。

3. 加入B拌匀。

4. 揉成小丸子,用叉压扁,以160摄氏度烤17-20分钟。

粗黍米粉饼干

粗黍米粉饼干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买了一包粗黍米粉当然要想法子用完。 粗黍米的香味让我想把它制成饼干,一定香上加香。



        我们明天要出门,就做这些饼干带上车,车里的欢乐时光可以慢慢吃。

红糟酒姜丝炒山猪肉

红糟酒姜丝炒山猪肉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们要出门几天,给妈妈做几样菜,让她可以慢慢吃。这一道菜我故意把肉切得小块些,用红糟酒腌过,加麻油炒得香香带给妈妈。

Oregano香肠蛋炒饭

Oregano香肠蛋炒饭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爱Oregano几乎是到了痴迷的地步,一嗅到那味道心情即刻好起来。用了蒜头香肠和蜜糖辣味香肠炒饭,那么多香味,当然好吃啦!

虾米马来盏炒四角豆-KACANG BOTOL

-虾米马来盏炒四角豆-KACANG BOTOL

Photobucket

        这是阿姨刚采下来的“瓶子豆”(直接翻译),马上炒一碟让每个人嗅了都不断打喷涕的虾米马来盏炒瓶子豆。女儿不客气地盛好饭等我拍照,一声OK, 马上扒饭。



        原来它的华文名叫四棱豆,别名翼豆、杨桃豆、四角豆,亏我从小到大都随着婆婆叫它海浪豆.

礼貌与涵养

礼貌与涵养




        我的同学卖糕,碰到难惹没礼貌的顾客,有气只能往肚子吞。赚他几毫钱,却被他一副得理不饶人地数落一顿,这种要看人脸色的日子不是人人受得了的。她在学校可是优秀生,成绩顶呱呱。原本有一份好差事,为了接送女儿上学、放学、补习,干脆辞职,自己开档卖糕。这样一来时间方面较有伸缩性,可以更注意孩子的成长。对她的抉择我很惊讶也很佩服,要面对这些嘴脸的顾客我做不到。


            

        另一个朋友小时家里开档卖鸡丝粥,父母去世后兄嫂接手。她虽是专业人士但没忘本,常在假期或周末到哥哥的档口帮手。她告诉我那些带孩子来吃东西的父母,常常以为她听不懂英语,以半咸不淡的英语跟孩子说,“If you don’t study hard, then you’ve to work like her.”她每次一听就会笑笑地用那带有外国腔调,一口标准的英语问他们要吃什么?肚子有料的人是不会狗眼看人低,只有半桶水才以为自己处处比他人好。


            

        从没跟团旅行,只有那么一次。那一次已经让我对团体旅行患上恐惧症。一大群不认识的人要在一起那么多天,下不为例。很少会回想那一次的旅行,谈都不想谈。一些团员给我的印象是花了RM100,要拿回RM200的价值。吃东西怕输,上车怕输,对司机和接待人员大呼小叫。要人家帮他做事像理所当然地大声喊,“喂!你。。。。”那几天对我来说是文化冲击,不敢相信我国的华人竟然那么不注重礼貌。外子现在只要一说起随团旅行,我会跳起来说,“不想花钱买罪受,不去!”惯了和三朋两友出门,大家互相关照,彼此迁就,开心出门,快乐回家。我还真的不能忍受没有礼貌,咄咄逼人的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建立在互相尊重,没有了那一层基本的尊重交情就要写上句号。


            上个星期见到我们胶园管工的儿子。记得小时候,他们一家有六兄弟和一个女儿,家里就靠管工和太太割胶维生。以前的胶价要维持一家九口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几兄弟穿的是补了又补的破衣,吃的是自家种的菜和河里捉来的鱼。爸爸去胶园发薪水时常买白米和糖送给他们,我是个跟屁虫一定跟到底。坐在办公厅里,我就像个小公主,干净的衣裙和他们破烂的衫裤成了强烈的对比。他们只敢偷偷在门口偷看我这城里来的女孩,一步也不敢踏进办公厅,除了爸爸招手叫他们,给他们一些零用钱。我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孩,只要我开口,那些哥哥们就会去帮我找橡胶仔、拾榴莲、采蛤蟆果。他们乐于为我服务却从来不敢走近和我说话,只会腼婰地把东西交到我手上,然后跑掉,我的名字是《老板的女儿》。后来他们一个接一个到城里上学、出外读书,很少再见到他们除了假期。最后全都离家除了比我小的,他比较大胆,敢接近我,陪我说话。再后来他们有的上大学读书,有的当园丘经理,有的开店,有的当老板。那么多年过去只要一想到他们就记得管工夫妇把他们教得很有礼貌,不卑不亢。胶园卖了,管工夫妇去世多年,爸爸也走了。多年前见到,他还记得我,把我给认出来。之后只要我家有事,他和兄姐都会到访,让我再次感到管工夫妇虽然没受教育,却把孩子们调教得那么好。就因为他们的高EQ和有礼貌,所以每个都成材。在餐馆里帮我付帐,我对外子说,“瞧!当年老板的女儿现在要管工儿子请客!”


 


 

泰式香辣鲜鱼汤-Keng Phek

泰式香辣鲜鱼汤-Keng Phek

Photobucket

        用淡水鱼煮这道美味的汤是我们家几个厨师的拿手好菜,结合了几个厨师的经验,加上家婆和表嫂的手法,我把它发扬光大。



        妈妈在一边督促,女儿准备材料,我这大厨师只管煮。拍好照后还高声说,“妈,你还不趁热吃。”只听她说,“我不要吃!”我妈又发什么脾气?走到厨房一看,她津津有味在吃着,还跟我的老大说,“你妈煮的汤一流,我老了以后不怕没人煮给我吃。”老大答她,“婆婆,你现在就已经老了。”我哈哈大笑道,“好吃是我的功劳,你们准备东西的苦劳都不算数,一个好厨师调出来的味道最重要。”其实这些料都是妈妈抓的,我只是画蛇添足而已。

韭菜粿

韭菜粿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冷冷的天,孩子们很容易肚子饿,打开冰箱有阿姨给的韭菜,做个韭菜粿。简单的中点,不是很好吃的皮,尚在寻寻觅觅儿时的味道。还要再做几次试验才找到那熟悉的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