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08年12月30日星期二

可丽面包

可丽面包






        我这几天很不想下厨,再来个半成品杰作。把土司面包铺上辣金枪鱼,盖上一片面包;涂上乳酪,放些生菜,再盖上一片面包,煎几片可丽饼包起来即可。



        这面包的颜色很悦目,连外子也赞几句。孩子从楼上下来,不敢吵要吃早餐,乖乖拿着面包自己涂。冷眼旁观后,知道要表达的讯息已被接收。那样的举动意即明白妈妈不喜欢某种行为,收敛一些不得体的动作。我和外子拿了几片可丽面包,其余的全给他们吃。我常说不要以为我们所拥有的是理所当然该拥有的,早上一张开眼睛就有早餐在眼前等着。习惯了就开始挑剔,有面吃要面包,有面包要炒饭,不懂得感激替你准备早餐的人,还以为本来就该这样。这一餐过后,举止行为才像样些。

粟米蛋奶甜品

粟米蛋奶甜品



        我用一个蛋,半罐淡奶加少许水和糖搅和,再加些蛋黄粉和燕菜粉煮浓,最后加了半罐多的粟米茸。把剩下的蛋糕卷切好排在上就是我的半成品,蛋糕冷透后才来切片。

2008年12月29日星期一

圣诞甜品

圣诞甜品



        妈妈家对面近几年刚搬来的邻居非常友善。他们两夫妇待人处事很得体,住大洋房、驾大车,但一点架子也没有。一年有几次开放门户,把所有附近的居民都请到家里用餐。这对中年夫妇是教会的活跃份子,圣诞节前几个星期,他家已开始排练舞蹈、戏剧。圣诞节那一天,妈妈说他们一家一家派礼物。那一袋礼物里有我家三个小孩的礼物、几盒巧克力、蛋糕卷。妈妈一收到礼物即刻打电话给我要我做几盒饼干在新年前送过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是这样缩短的,有来有往,好去好来。越老越能体会那种交流,也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送礼这种礼仪。


        孩子们连我的蛋糕都不肯吃,对着一个蛋糕卷,我在想如何清货。不想把蛋糕转送他人,因为那是邻居的一番心意。人家可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那一份心意是真诚的。我把蛋糕分成两份,一份做了这甜品,果然孩子们都不抗拒地吃了。这样既没辜负邻居的心意,也多了一样点心。

香肠乳酪土司

香肠乳酪土司





        这土司我共做了两条,一个上午就吃光了。把乳酪片和香肠片、OREGANO卷入土司里,上面再撒些乳酪粉、香肠丝和OREGANO。这样的东西孩子就很捧场,还说天天吃都吃不厌,糟就糟在你老妈我喜欢玩面包以外的东西,再不识相的话,以后连面包都没得吃!

乳酪花包

乳酪花包




        朋友安排的家庭聚会,做了个厝叶甜品,巧克力蛋糕和这乳酪花包。老实说这几天对烘焙和烹饪的热情下至零点,可以的话连早餐也不想弄。



        朋友觉得我很没劲,一脸疲惫,好像几个晚上没睡觉。不知道为什么,满桌的食物我也没啥胃口。这一次是那一班朋友问,“照片拍了没有?”每一次都兴致勃勃拍照的我这一次连相机也没拿出来。外子好意安慰我,“正常的,人的情绪有起有落,再过一阵子就没事。”我也自嘲,“大概受月亮影响,星座预测不是常那么说吗?”



        聚会里有沙爹、菜粿、炒面、炸鸡块、沙律加上我的三样和各种水果。朋友还为了我特地做配沙爹的白米块,我却只动一两块。是不是年终将至,我的患得患失症又发作?



        今天外子一连几次问,“拍照了没有?”我点点头,他放下心。在一起相处那么久,对着这大情大性的老婆他已心中有数,如果他问一句我答一句,那就是我的精神不集中,有事困扰。如果他问一句,我答十句,那表示心情很好。如果煮了食物,在厨房进进出出拍照,那快乐指数非常高。如果只拍几张照,那心情不是很好。完全不拍照的话,这老婆不正常。这几天他常问的一句话是,“拍照了吗?”那是一句关心的话,就像情人之间的嘘寒问暖。



        这面包是什么味道,我一口也没尝。连我都对自己烤出来的东西没兴趣,更何况是他人?

南乳子姜蒸鸡饭

南乳子姜蒸鸡饭



        这些鸡腌过后,香米用蒜和姜炒过,排上处理过的香菇和鸡肉蒸熟就行。以前独居时这是常煮的“一锅熟”,现在把它增值,替味道加分。

2008年12月28日星期日

双巧克力蛋糕

双巧克力蛋糕

Photobucket

        自从孩子很客气地跟我洽商,“妈妈,你可不可以不再做戚风蛋糕?”我觉得什么推动力都没有了。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做这类蛋糕,玩得非常尽兴。这一年做了25个左右,平均一个月做两个,孩子们吃厌了但我还没玩腻。鸡蛋那么贵,每一次做了还要到处央求人家帮我清货,真的没意思。爸爸在的时候我常做蛋糕因为他喜欢吃,他走了蛋糕在我家成了不受欢迎的食物。喜欢烘焙的人怎能不做蛋糕?趁着和朋友们有个家庭聚会,赶紧做个蛋糕。

大葱披萨

大葱披萨



        做了个大大的方型披萨,放了很多的大葱和香肠及大量的OREGANO,这香料一撒,我的脑袋就特别清醒。既然孩子不爱吃蛋糕,那就做这些当早点吧!

厝叶饭

厝叶饭



        外子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原汁原味的天然食物。从后院采了他喜欢的野生茄子,用香蕉叶包着鱼下锅煎,再给他煮一锅厝叶饭。他最爱吃马来友族的这种简单菜式,谁当他老婆都可胜任愉快,只要会开炉火把一切蒸熟再煮一锅饭就大工告成。他这一把年纪去检验血液,胆固醇竟然符合标准可说全拜他一路来的饮食习惯所至。

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

爱的心意

爱的心意

Photobucket






        家公是个木匠,他的手工木制品是我家里的宝。外子说小时常在一旁看他父亲做了一栋又一栋的木屋,一件又一件的家私,可是自己从来没动手做。爸爸手工太好,儿子反而有压力。



        他当初追我时看我拿着锯子和铁槌钉我的书桌(木箱改造的),做我自己的小凳子和吃饭席地而坐的木板,自告奋勇在我还没搬入的屋子里帮我把那屋子布置得更舒服。为了投我所好,用木做了一盏枱灯,让桌灯夜夜陪着我。还把我DIY的衣橱修改得更实用,并做了一些垫碗碟的木垫。我独居的家因为这些市场买不到的用具变得很有味道,也因为这他摸清我不爱市面家私的脾性,把我带回家见他那木匠爸爸。到了谈婚论嫁,走了几间家私店买不到心仪的新娘房家具时,外子叹了一口气,“我有个提议,我们去买木,叫爸爸做你要的款式。” 我开心得直点头。家公因为我这个怪僻,摸着头一直笑道,“这时代那还有人喜欢这种用手做的老古董,外面用机器做的美观又多样化。”因为我欣赏他的手工,每一次看到新家具出来,开心得跳起来那神情,把我和他的距离拉得很近,我觉得他疼我比疼小姑更甚。他用木给我刻了很多心型,贴在新娘房的墙上,惹来我那班姐妹的“啧啧”声。最爱那个梳妆桌的抽屉,两个小小的手把就像小球,是他用手削的。当初我看到时开心得团团转,也因为我的大情大性,家公更有动力为我做了一件又一件的家具。



        嫁给外子后,他一有空就做些木制小用具给我,回娘家几天,就时不时有个惊喜。我不在时他把思念化成木制品,只为博我一笑。那些小用具的材料全是检来的木箱子,没用钱买。



        有几年时间他实在太忙,忙得喘不过气来,那一阵子我不再看到木制作品。曾经发出怨言说最怀念刚结婚那段时期,常有他亲手做的意外惊喜。买来的我不稀罕,有钱谁都可以买,我喜欢的是他全心全意为我做的那份心意和专注。



        一星期前,情绪非常低落,晚上老睡不着觉。他看我很少往厨房里钻,没有把煮好的食物搬到院子里拍照,提了几次也无动于衷。我开始听到阳台有人在刨木、锯木。要去阳台要经过他的角落,那是我很少踏足的地方。始终认为夫妇再亲密也是个别户,个人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家里唯一我不会去整理的角落就是他的书房。我常打趣他如果想偷藏情人的照片和情书,那书房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理所当然把阳台当他的工作室,我也很识趣不会窥探。

前几天他做了个小凳子,看到垂头丧气的老婆笑了,又再接再历做多一个木箱式的凳子。两父子今天在我煮早餐时偷偷放在我身后,给我另一个惊喜。我真的觉得我被这个男人捧在手心,尽管结婚那么久,他还肯为我花那么多时间和心思做出我心中的无价之宝。朋友说得好, 这些东西不难做,但肯做和容易做是两回事;对这肯花心思在我身上的老公,我深深感动。阳台陆陆续续传出声音,下一个又会是什么呢?

蜂蜜蛋糕

蜂蜜蛋糕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蜂蜜蛋糕


            两年前做了一个蜂蜜蛋糕,后来买了一本中点的食谱,书上有一个木框的图片,我指给外子看,他二话不说即刻用捡来的葡萄木箱子,不用任何钉子给我做了一个木框。看着那木框,两年来我都不舍得用,第一担心放入烘炉,不用钉子的木框会因热度而损坏,第二那蜂蜜蛋糕不是那么好吃,比它好吃的蛋糕多得很。


            再次做蜂蜜蛋糕,对这蛋糕有点改观。三种不同的蜂蜜蛋糕,有经典式、SP式、磅蛋糕式,等我做了不同的才来做比较。


           


豆豉南姜鸡

豆豉南姜鸡

Photobucket



这种不用怎样顾火的菜肴在我家出现得越来越频,烹饪和烘焙已到了瓶颈,我已没有心思好好在厨房玩。

2008年12月25日星期四

辣酱鱿鱼椰浆饭

辣酱鱿鱼椰浆饭






        厨房封锁了一星期,忙完我的工作,去了想去的地方,见了想见的朋友。



        外子知道我情绪低落,成日逗我开心。他在三个月里失去双亲,当然能理解我想什么。轻轻拍着我的背说,“Learn to accept。”这是一句每个人都知道的话,做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知道我们一班朋友有咖啡之约,二话不说,要我开心赴约。昨晚和一群朋友在其中一个新买的公寓里喝咖啡,深夜都不想离去。像个单身女郞,我们就那么嘻嘻哈哈了一整夜。回到家,平安夜已变成圣诞节,开门迎接我的外子满脸期待地问,“老婆,你回来了,开心吗?”陆陆续续说了些片段给他听,他松一口气说,“你终于释放了那些垃圾情绪,可以开怀笑。”知妻莫若夫,婚后的他真的给我比一百巴仙更多的自由,不只如此,我情绪波动都在他观察中。这几天他在阳台偷偷锯木,给我做了一个小凳子,让我开心得团团转。今天又一大早醒来做木工,神秘兮兮不让我接近阳台。



        这椰浆饭是一星期前的作品,我开始想在厨房玩了。

妈妈的臭豆炒鸡肉

妈妈的臭豆炒鸡肉

Photobucket

        妈妈常用花腩肉炒这道菜,偏偏我很怕肥肉,每一次都呱呱叫。表嫂从她曾祖母哪儿学来的臭豆炒肉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她用了一些特别的材料。这一次妈妈出奇地用鸡肉煮这道菜给我吃,这还是我家第一次出现不是猪肉的臭豆炒肉。

全马最大的坐佛

全马最大的坐佛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坐落在东海岸北部暹庙寺的佛像是全马最大的坐佛,遥望着几十公里以外丹洲首府-哥打巴汝。这里附近有很多庙宇,居民多是暹罗人。暹罗人的皮肤黝黑,不小心看会把他们错当马来人。



        丹洲有马来文化摇篮之称,浓厚的种族色彩使它跟其它洲有别。这里的建筑物还保留着古老的马来风味,就像森美兰、马六甲般有着本身的特色。哥打巴汝有较多的华人在市内经商,其它小城市几乎清一色是马来民族。



        河岸的皇家码头集聚很多游客,此时正刮东北季候风,河岸热闹得很,游客不理棉棉细雨,都挤到这里喝咖啡。马来西亚近来在每个洲的河岸开始摆设露天咖啡座以吸引游客,这已不再是古晋的专利。



        在一家Biker’s Café叫Cappuccino,咖啡还未端来天已开始下雨,只好躲到店内贪婪地看着外面的风景。咖啡杯跟盛汤的碗一样大,有人自愿示范,以他的头和杯子作个比较。

 
Photobucket

        历史悠久的老厝虽保留完好的外貌但居民不是人类是燕子。Photobucket

        看到街边的Putu Halba,问了材料,看了作法,心有点蠢蠢欲动。

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冬至将至

冬至将至



        我不爱吃汤圆,也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这节日的意义。上星期妈妈提醒我今年我们家不能搓汤圆,因为我们家刚缺了一个角。



        冬至越来越近我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多数的时间都是消磨在私人空间的摇椅上。没有预期中在厨房玩个不停,即使煮了饭菜,很多时候也没心情拍照。最糟的是连一向不离身的相机也留在妈妈家,煮了个 MEE SIAM 准备拍照时才发现相机不见了。



        再过一小时就是冬至,珍姐刚刚传来祝福的短讯,再也忍不住,眼泪像缺了堤般流出来。告诉她我好怀念以往我们在祖屋搓汤圆的岁月,好怀念可以毫无顾忌搓汤圆的日子。当家家户户正在忙着煮糖水、搓粉团,独有我家不会飘着香兰香,不会有热呼呼的汤圆喝,只有那一室冷清和落寞。



        原来连节日都不是你理所当然可以过的,当家不再圆时,当家里那熟悉的身影不再出现时,连一个冬至也变得那么奢侈。



        
2008年我失去了爸爸,这一年我的日历里没有冬至!

虾面的故事

虾面的故事




        这是一碗不是虾面的虾面。呵呵!我到底在说什么?因为里面有一半以上的材料不符合虾面的标准。理他呢!最主要是要做哪个虾面的灵魂--辣椒酱。

        我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和先生上电视台玩游戏,主持人问他,“你太太最喜欢吃什么食物?”他会答什么?于是我先做一个试验,“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他还没答,三个孩子先抢着答,“虾面!”“第二呢?”“沙爹!”哈哈!不愧是一家人。

        小弟、阿姨、表姑常会给我买一包虾面,我几乎吃遍了城镇里面档的虾面,也知道那一档好吃,那一档较逊色。外子在我没胃口时也会出外给我打包。吃了那么多,最怀念的还是儿时吃的那一档。那时我还在小学,每天有一档卖虾面的摊子经过我家,才卖马币50仙一碗,档主天天风雨不改在下午三点左右经过我家门前。大姑第一次买给我吃后,像上了瘾,只要一听到那声音,就期盼能吃到一碗热辣辣浓郁的虾面。我和大姑在无数个下午吃了好多碗面,有一回打破人家的碗还要用家里的八角碗抵偿。两姑姪像做错事的小孩不敢跟祖母讲拿八角碗的事。那档虾面后来在一家咖啡店开挡,不再四处叫卖。爸爸和妈妈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我和弟弟出门吃早餐,一直吃到档主变老,由儿子接手。



        前一阵子外子又带着我到处去吃虾面,找到一档也是小时常和爸爸一起去吃的面档。老档主已不在,由女婿接手,味道已失。我以前吃那档还有粉肠和猪肝的。










还记得以前要排着队等座位才有得吃这虾面,现在连辣椒酱也不符合标准,太酸。粉肠、猪肝全不见了,只有猪肉。
这是近来我最爱吃的一摊,汤够鲜够浓。

2008年12月19日星期五

鸡扒

鸡扒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是很多人都喜欢的鸡扒,偏偏我不爱。每次吃西餐,人家叫猪扒、鸡扒、牛扒,我想都不必想一定叫鱼柳。我去采购不会买鸡胸肉,那是我最不喜欢吃的部分,除非特别处理。这些鸡胸肉是妈妈特地为她孙子买的,就拿来做我不吃的鸡扒。



        厚厚一片肉被我捶得变成扁扁的,加了简单调味品和OREGANO(我走火入魔,很喜欢那味道。)沾些蛋汁再沾自制炸粉下锅炸。酱也很随意地乱加乱煮,反正我都不吃



        拍好照让先生和孩子吃,他们有点喜出望外。我这女主人吃什么?喝咖啡吃牛耳饼。外子一直游说我说,“来,吃一点,很好吃的,当厨师的那里可以不吃自己煮的东西?”看我无动于衷后恍然大悟道,“哦!这是鸡胸肉,你不喜欢吃的。”“我虽不吃,看着你们吃已经很开心。”

特辣披萨

特辣披萨




        那天带孩子去吃普通店面卖的披萨,孩子们说材料简单但很好吃。那么小小一个都要整十块钱,两个孩子一人吃一半还不饱。

        趁他们还没睡醒,给他们准备一个大大的披萨,涂上两种酱料,用上辣辣的金枪鱼,撒上多多的OREGANO,盖上满满拔丝乳酪,让孩子们即刻从床上爬起来的披萨出炉了。

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感恩的一餐

感恩的一餐

Photobucket




        冬至快到,家家户户正准备搓汤圆。我们家今年不圆,少了一个成员所以不会搓汤圆。年终将至,今年的感触特别深。回想一整年所发生的事,转眼已成云烟。



        妈妈手术过后康复得不错,要她静静坐着什么也不做实在太为难,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为孩子和孙子们准备一顿又一顿的午餐。太过无所事事对一个老年人并不是好事,他会认为责任已了而失去精神寄托。我不希望妈妈有一天连我都不认得,所以没有阻止她做一些轻便的工作。妈妈今天下厨煮了我爱吃的菜肴,吃着饭时心里充满感恩。曾经有一度她不吃不眠,担心那眼睛,结果眼睛还没事,她已被送入院吊了六瓶水,差一点送命。



        近来妈妈吃得下睡得着,开始烧饭煮菜。看来我的厨房也可以关门大吉,趁机偷懒。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这句话说得真好,能天天吃妈妈亲手煮的饭菜就是幸福。

煎馔鱼

煎馔鱼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今天是我妈的女儿,她下厨,我拍照,把她逗得很开心。这道一鱼三吃,要吃豆豉的吃左边这条,要吃姜丝的右边那一条,两者都要的左右都吃。传统的福建菜,有浓浓的福建妈妈味。这些伴着我长大的菜肴吃在别人口里只是普普通通,吃在我嘴里就是佳肴。

泰式香辣虾

泰式香辣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是三姑丈的拿手好菜。三姑丈年轻时从唐山到南洋,在泰国住过,也曾在槟城求学。战争时期祖母把三姑嫁给他,又怕女儿受苦,所以把他们一家都招回祖屋住。姑丈很多兄姐还留在泰国和唐山,所以他的饮食习惯被这两个地方影响。自小我就爱吃他这道非常特别的香辣虾,他一煮这道菜,全家人会不停地打喷嚏。妈妈看我那么爱吃,久了也学上手。小时的我就不爱肉类,天天无虾不欢,无辣不欢,所以这道菜是我的最爱。妈妈只要看我没胃口,隔天放学回家,这个就是我的私房菜。



        这一道菜我从来没煮过,也不曾去注意怎么煮。近来开始怀念常吃的菜肴,妈妈听在耳里,今天给我准备这道我的最爱。女儿吃到这么大都没吃过,她出世以来妈妈虽煮了很多次,但她还小吃不了这么辣。这一次她要分一碗羹了,在一旁说,“妈!我要吃。”我看着她,“不行!这是我妈煮给我吃的,你要吃叫你妈煮给你吃,我妈会煮,你妈不会所以没得吃。”妈妈在一旁听得呵呵笑。我今天扒了两大碗饭。

2008年12月17日星期三

三香烤鸡

三香烤鸡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原本以为今天会在厨房大玩特玩,做了一个披萨、一个咸切酥后已经觉得不好玩,想小憩。



        睡了好久,把这一段日子的睡眠都补回来。醒来时看到儿子一副委屈样,肚子饿了。就来个三香烤鸡,有麻油香、汽水香和南乳香。睡一觉后精神好多,给烤鸡绑个香兰结增加香味。以这个下饭,见者有份。

咸切酥

咸切酥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搜寻了几个食谱,要下手做咸切酥。昨晚细细分析买来的咸切酥,吃到食谱里没提到的两种材料,马上修改。



        幼稚园的我几乎每天都会在放学后买一片大大的咸切酥,有成人巴掌那么大的一块饼才卖五分钱。那是很硬的饼干,我独爱里面褐色部分,比较脆。每吃完一片饼干,妈妈就会出现在校门口,牵着我的手回家。这个饼干叫什么名我从来不知道,妈妈知道我爱吃,可是她也叫不出名字。随着我长大,这个饼的体积越来越小,变成半个巴掌那么大,到后来只有20仙硬币那么大,我还是叫不出那名字。现在不是妈妈买给我吃,是外子。我不在家的一段时间,他不断地买这饼干,孩子们抗议说看到都腻。咸切酥这名字我还是今年在槟城买到有包装盒的才认识它。



        这个网上找来的食谱女儿很喜欢,我吃两片咸切酥她吃一罐。虽经过修改还是觉得有改进的空间,可能我习惯吃口味较重的味道,也可能一炸好就即刻吃,还吃不出味道。



        今天进来部落格看到远方的网友给我留言,替我找来她的港式牛耳饼,跟我们的咸切酥很相似。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我一定会再试。谢谢你朋友,还有哪个我做了好几次都失败的甜品,看到你为我而做,感动万分。

2008年12月16日星期二

肉桂香鸡

肉桂香鸡

Photobucket



        近来忙得头昏脑胀,为了要出门公干,没法子日夜把该处理的工作提前一星期赶完。这边赶完工,那边公干也取消。无形中像多出了一星期假期。正在高兴之际,电话响,要我出远门去办一些事。这一回我很坚决地说不,再多的酬劳也不要。都说了犯贱,有钱不要赚,宁愿在家烹烹煮煮。打电话跟外子说公干取消,有钱赚的也推掉。他不解地道,“你不失望吗?你不是准备公干完顺便度假?”“不!不!不!一点也不!那里都不想去,只想呆呆地坐着,什么也不做。”



        回家后手提没电,连电话也不开。晚上打开电话时看到被我推掉的工作负责人打了几次电话,跟外子说起,他问,“你不考虑一下吗?”“不!拿一叠的钱放在我面前叫我这几天去绞尽脑汁,我不干,脑袋要爆了,只想放几天假!”



        今天回去医院复诊,看了人生百态。有人喜悦地带初生婴儿回家、有人失掉一条腿、有人昏迷不醒被送入院、有人焦虑地四处奔跑,更多的是茫然的表情。每一次回来医院我的眼眶就一片朦胧,整颗心充满感恩。是这里教会我以另一个角度看人生,也是这里让我看到顺境里看不到的小节。医生读完我的报告后,很开心地说,“什么事也没有,连小小的瘤都没有,一切正常。”把脸埋进双掌中欢呼一声,在心里跟我的守护神道谢,也没有忘记和我分享快乐的医生。他说每六个月我都要复诊一次,我说那正是我所要的。今天不知明天事,今天还能好好活着已该庆幸。



        碰上四舅,一年前被铲泥机压到双腿,断了几截。有糖尿病的他连脚板也断了,还是很积极。或许他也在想能保住一条老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医院等弟弟来载我,什么也不做就那么观察身边的人与事。等了好久心不烦气也不躁,跟我以前的性格差很远。想到同样带先生去复诊的网友,希望他也无大碍。回到家看到先生,开心地揽着他,在医院走一回,更珍惜身边的人与事。



        这是前天的肉桂香鸡,放工回来匆匆煮一顿香兰饭,配上这个连骨头都想啃下肚的鸡。这几天很多食物煮了没拍照,外子知道我忙,还好心提醒,“拍了照没有?”他知道拍照是我减压的方式,看到我摇头只顾吃就知道老婆过不正常的日子了。明天开始我要开始入厨房玩了!HOO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