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09年5月31日星期日

甜点、甜点,甜到梦里也会笑

甜点、甜点,甜到梦里也会笑





        小女孩大概都喜欢这种东西,连我这老女孩也喜欢。享受准备过程中,单是看着冰箱里那一列红色的杯都让我开心。这是用果汁加草莓果酱调出来的色彩,红白分明,看了连阴沉的天也开始晴朗。

奇异果冷冻乳酪蛋糕

奇异果冷冻乳酪蛋糕



        我家的雪糕是这类蛋糕,一吃完就做新口味,每一次用不同手法。这一次用了金黄色的奇异果,一半搅拦,一半切丁。除了奶油乳酪还用了酸奶油和奇异果口味的酸奶,吃了眼睛一亮,酸得让人兴奋。女儿稍微算一下说原料本钱不便宜,妈妈为什么一做再做?妈妈趁机洗脑,不让他们吃外面含色素及一大堆添加素的零食不是舍不得花钱,是为他们好。

        这‘蛋糕’真好吃,好吃得每个人都要求再做。其实这么一个小蛋糕,我们一人只分得一片,一星期吃一片所以到现在还想吃。

海南炒面

海南炒面






        午餐有时在一间小食店吃,常叫的就是这种海南面。老板娘一看到我就会加一大把小辣椒,宾至如归。这间小店生意很好,主要是店主非常亲切,能记住顾客的口味。



        上两星期煮这面,下手放了很多辣椒,外子边吃边冒汗,还担心带去课外活动的老二不能吃。那一顿早餐心情低落,有点犯罪感,连照片也没拍。老二回来还说,“妈!辣死人了。”我内疚地问“那你吃什么?”“吃面咯!虽然辣但很好吃,还有吗?”这一次记住了,下手不要太重,煮大众化口味的,要吃时去后院采新鲜小辣椒,一口一颗,连切也免,这样的吃法,爽!

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湮远的年代

湮远的年代

Photobucket

        我是活在古代中的现代人,喜欢到有悠久历史背景的国家,喜欢看古老的服装和器具,喜欢听再也回不去的年代之故事。



        外子的大姑嫁孙女,吃了喜酒后拿着相机到处拍照去,惹了不少注目,在乡下出土相。很多人对着我呵呵笑,这样的东西也好拍!无所谓,我很懂得自得其乐,闷的时候相机就是最好的玩具。央着外子要他替我点燃煤油灯,表姐还好意要生火让我拍炊烟,人家忙招待客人都来不及,不好意思麻烦表姐,作罢!很怀念这样的‘灶脚’,家婆在世时就是这样烧饭,在厨房的我们会被薰得一身烟味。很多画面,逝去了再也找不回来,很多人走了再也见不到。



        走出村口,几辆铲泥机在大动工程,扩充路面。为了发展,树林要让路,村民的橡树也遭殃。外子感叹地说,“绝对想不到我的家乡会有这么的一天,如果以前有相机,我一定把古老的村庄样貌拍摄下来收藏。”他的心情我了解,我这外来的媳妇也喜欢村子原本的面貌。刚刚和他拖手的时候,常坐在河岸看竹林,一片片苍翠的竹林美得那么凄迷,美得让人醉。曾几何时我忘了那幅美丽的景色,那段悠闲的日子似乎离我好远好远。。。。。。。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棒棒火腿包

棒棒火腿包



        给孩子们带上学的爱心面包,用了蒜头味的火腿,卷入面包里,什么也不必加就是一个棒棒火腿包。

迟到的生日蛋糕

迟到的生日蛋糕









        弟弟的生日过了两天,我才有时间给他做个过时的蛋糕。这是一个用乳酪块做的蛋糕,没有鲜奶油,没有美丽的装饰,只用仅有的水果替她装扮。



        小小一个蛋糕只够小弟和三个外甥塞牙缝,我吃了一口,领教了特轻乳酪蛋糕的特色。那乳酪味淡得没细细品尝还吃不出,我还特地用当零食吃的软乳酪,不是奶油乳酪。这一个蛋糕我并不喜欢,还是喜欢中乳酪蛋糕。



        

2009年5月29日星期五

人生有多少个1000天?

人生有多少个1000天?

Photobucket

        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上,拿不起放不下的时候,天就会帮我做决定。一向来天做的决定绝对没错,回顾以往走过的路,感叹若不是天帮我,一定不会那么理智地做选择。



        朋友说我是‘叻女’,宁可不要一切的名和利也不愿承受压力。看着身居高职的你们头发渐渐掉,我很庆幸自己不是其中之一。当一大群人决定要争取出线的机会,我弃权。冷眼看着人群拥挤地往前冲,我毅然抽身而出。以为没有参加竞选的我正在逍遥地过日子,不知何时竟被挤到了终点,被掌声和欢呼声包围着。有点愕然、吃惊,却不能再走回起点然后向同一个终点冲。不自觉中胜出了羊肠小径的越野赛跑,摆在眼前的是康庄大道。走在这条大道上可以去得更快、更远,却更寂寞。我怀念羊肠小径的风景与事物但没有回头的理由。感性的我一直往后看,理性的我要向前冲,无论前方有任何荆棘,都决定要披荆斩棘。



        今天看到厨房部落格不知不觉中存在了1000天,人生有多少个1000天?另一个1000天以后我身在何处?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麦片奶油虾

麦片奶油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儿子课外活动回来还没入门已在马路上喊,“奶油虾!我要吃奶油虾。”这家伙记得上学时我对他许下的诺言。没有忘记他要很多蛋屑,所以把份量加多两倍,这一次加了一些麦片。



        满身臭汗的儿子一入门就问,“妈!奶油虾煮好了没有?”“没煮,很累。”失望之极。逗了他一会叫他去开锅盖,开心得连凉也不冲,马上盛饭吃。他扮鬼扮马做出好吃到顶点的表情,还很夸张地说,“妈!即使有一丁点屑掉在地上,我也一定会捡起来吃。”这道菜的主角并不出色,配角才是菜的重心。



        这是上星期做的菜肴,这一个星期没有爱心早餐,没有蛋糕、饼干和面包。上传完手上仅有的几篇文章后,不知道还有没东西上传。我真的很累!

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

鸡丝皮蛋粥

鸡丝皮蛋粥







        早餐就吃这个,吃饱了轮到我做接送工作,外子假日也忙工作。儿子是两个人的,可是他每个周末都单独接送孩子们,让我在家享受玩面团的乐趣。刚过的周末良心发现,厨房关门大吉,当司机去也!

2009年5月26日星期二

戏剧性的一生

戏剧性的一生



        我这一生充满戏剧性,说了自己都不相信。我的大喜通常尾随着大悲,悲伤过后又往往有惊喜。有时泪水未干,已开始笑。有时笑声未尽,心已沉。过往的经历让我时常在欢乐中警惕自己悲伤就快到来,伤心时又安慰自己快乐不远了。好朋友和先生陪我度过无数次的戏剧变化,好朋友说,“我不知该陪你笑还是该陪你哭?”

        

        那几天我陷入悲哀的深渊中,清楚知道自己走到了一个无法前进、后退,动弹不得的地步。感觉自己在坐以待毙,职场上已没有我发展的空间。刚刚和一个同事谈起,我们是被制度边沿化,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不能怪任何人,只能自叹生不逢时,前面是此路不通。



        我这人好在有能力开导自己,什么事情发生后,就让脑袋和心开始对话。从激荡的对立到平静的认同,那就是恢复正常的时刻,只不过这一段时间不短,脑袋和心灵的谈判让人很累,累得什么也不能做。



        时常在经历不如意时回想乳癌疑云那段时光,没有什么会比那段日子更惨。这样一想,就可接受所不能面对的事。只要继续活着,睁开眼睛可以看到美丽的花草树木,听到鸟叫声,吸进鼻子的是新鲜空气,不是黄土,已经是最好的。开始认命,接受事实,时不予己,岂能强求?



        参加上司的感恩宴,添了一大盘饭。其他同事诧异地说,“你平常都吃不多,今天怎么了?”我也奇怪为什么那么反常。走回办公室,查看桌上的手机竟然有上司的短讯留言,什么话在感恩宴上不说,要特地留言?打开一看是恭喜我,一头雾水,打开房门冲出外,自言自语,“恭喜我,恭什么喜?按错号码,寄错人。”一个同事正好进来听到我在嘀咕,也恭喜我,昏了头。一路走出去都有人在向我道贺,为什么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去问秘书,他一付淡然地说不知情,但神秘兮兮地笑。资深的同事打电话来道贺我才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开心,心里反而难过到顶点。很茫然地给上司回言说我很意外、震惊、不知所措。上司下令即刻面圣,亲眼看MEMO。



        在声声道贺中,我哭丧着脸。你有看过升职加薪的人这么一副嘴脸吗?到现在还没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在接受与不接受之间我衡量了好处与坏处,列出13个好处,6个坏处。这几天我睡不着,吃不下。给所有能给我忠告的朋友拨电话,要听他们的意见。接受书一签下去真的前途光明,同时会失去很多东西。今天能够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理出了一个头绪,只不过在张开双掌要攀爬得更高时,一些我非常在乎的东西从掌心掉了出来。

红油白灼肉

红油白灼肉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个是做给妈妈吃的,我用眼睛吃好了。白灼的肥肉切片,淋上辣油、爆香的蒜碎和姜丝。

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四姑的MALA 虾

四姑的MALA 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小时候去新加坡一定住四姑家,MALA是四姑的印度邻居,两个人煮了东西就是从篱笆传过来传过去。我的每个姑姑厨艺都很好,除了最小的五姑,她自认只会煮番薯。四姑自嫁去新洲后把家乡菜和新洲菜贯会融通,自创自己的一套煮法,在新加坡的叔伯和姑姑常去她家吃饭解乡愁。



        MALA
和四姑切磋了不少中、西、马、泰和印度菜,这道虾就是她教四姑的。四姑上了年纪,很多年都没回来看我们,这是她常在新年做给我们吃的,当时她口述,我记录,这一次老实说我煮不出她的味道。感觉上她煮的好吃多了,我连皮毛也没学到。



        我妈吃了一口,“都不像你姑姑煮的!”泄气!那几个小瓜没吃过四姑婆煮的就在一旁开心地扒了一大盘饭。妈没说错,我的确没达到那水准,要打电话越堤讨教了。

2009年5月24日星期日

生命因为有了你而完整

生命因为有了你而完整

Photobucket

        周末是我在厨房的欢乐时光,闹情绪病时什么也提不起劲。孩子们上完课外活动都往外婆家去,家里只剩下我和外子。应该可以大玩特玩,但心生病了,什么也不想做。睡了一个下午还是没把好情绪睡回来,头反而沉重。傍晚时分仍然没意思下厨,随便烫个面充肚。



        外子看我闷闷不乐,用电单车带我去兜风,四处找吃。揽着他的腰,紧贴着他的背,已经好久没骑他电单车了。爸爸以前什么都可以答应我,就是不准我骑电单车,他说女孩子无论如何行动上都比不上男生敏捷,万一发生什么事,我的身体就是车身。车身可以换,身体的零件不能换。虽然我偷偷考上执照,但很奇怪,考上后反而不骑电单车。和外子拖手时,爸爸只要看到我们骑电单车,总是很不高兴,辛亏他当时的未来女婿从来没让他宝贝女儿受损。今晚把头埋在外子的背上,让他带我风驰。不会讲华语的他用华语问了一句,“冷不冷?”在寒风中我的心是暖的。



        到了一间装饰得很原始的半开放泰式餐馆,点几样菜,慢慢享受一顿快是夜宵的晚餐。虽然我还是没把所有的负面情绪解放,但心里充满感恩。有一个在乎你情绪起落的伴侣是我这一生的福气。有一个在你无理取闹却不介怀的丈夫是我今世的福报。



        晚餐过后已接近午夜,这个男人还没回家的意思,继续在郊外的路上奔驰,让他心爱的妻子享受Wind SPA;风中按摩。家中的电脑在开着,他堆积的工作未完成,为了博妻子一笑把一切置之不理。在渐寒的深夜中,一个女人依偎在让她感到安全的男人背上,随他继续在生命旅途上冲刺。一切的不开心、不如意渐渐淡化,生命因为有了这男人而完整。

蛋糕之王--Sivakinah蛋糕(多年以来我依然钟情于这蛋糕)

蛋糕之王--Sivakinah蛋糕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蛋糕用了接近二十种材料做出来,是我心中的蛋糕之王。

2009年5月23日星期六

云石火腿香葱包

云石火腿香葱包




        喜欢看云石火腿的花纹,还有那还没用完的香葱。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出来的。


        馅是大量不必本钱的香葱加一小片火腿。面包体是我为了迁就时间而改变材料的。以前刚刚开始做面包时,什么都紧跟着份量和步骤,那时做面包就象大战,一丝不苟,做得很辛苦。有一次揉好面团有紧急事非要出门,算好一去要三、四小时,情急之下把整个面团塞入冰箱,那就是我第一次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冷藏发酵面包。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故意在前一夜揉好面团,方便隔天用,于是做面包不再受拘于时间,什么时候要做都可以。





        今天算好要出门6-7小时,把酵母减至非常少。如果有上过基本的生物课,了解酵母生长的环境和因素,可以对发酵过程控制自如。做面包的同时也可以传授孩子生物、化学、物理的知识,这样一来孩子以后接触这些科目时会把理论和妈妈的面包联想。同样的在秤材料时我用的是加减方式,也训练孩子们读容器上的单位,如何运用分数。把厨房变成有趣的课室,把理论生活化,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享受不同的乐趣。


2009年5月21日星期四

蓝莓冷冻乳酪蛋糕

蓝莓冷冻乳酪蛋糕





左看右看都像蛋糕嘛!



舀一匙入口,咦!怎么是雪糕?


你在用眼睛吃蛋糕,用嘴巴吃雪糕



        这个好吃吗?好!不然的话那会做了又做?换了几个口味,做了不同的调整,当然我还是不用鲜奶油。



        这个给我一种用眼睛吃蛋糕,用嘴巴吃雪糕的感觉。为了要吃没有鲜奶油的冷冻乳酪蛋糕,我只有自己随手乱来,把鲜奶油换成酸奶油,改至最简单。乳酪泥没有颗粒,不必过滤,省了很多工夫,这也许是因为酸奶油和乳酪较易混合。如果你跟我一样不爱鲜奶油,这个适合你。



材料:

A

250 g 奶油乳酪

250 g 酸奶油

60 g 细糖





B

2t 鱼胶粉

100ml 热水



底层:

1 包长的OREO 饼干

50 g 牛油(懒得量的话就用两大匙)



表面装饰:

1大匙蓝莓酱



1.饼干用木棍敲碎,加入融化奶油,在模型里压实,冷冻.(时间长短就是你准备馅的时间)

2.所有材料A打至混合光滑,B溶化后倒入A内一起打.

3.模型旁边排满OREO饼,倒入馅料,倒一些蓝莓酱在上,用竹枝画成花纹,冷冻至少四小时以上。

腐乳豆瓣酒香鸡

腐乳豆瓣酒香鸡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实在不知道要拿这样一只瘦巴巴的土鸡煮什么?于是拿了一块南乳,一匙豆瓣往鸡身上涂,为了要去除那味道,倒了自制的红糟酒。腌了一个晚上后,把它放入慢煲锅,倒些麻油、生抽,再往鸡肚子塞入几块姜和蒜头。最后放入半个八角、一点糖和一杯水。几个小时后鸡熟了,丢入两段葱再煲一会。



        妈说很好吃,她喝掉所有的鸡汤,看了很开心。老实说我喜欢看人家吃我的食物多过自己吃.

2009年5月20日星期三

面包家族

面包家族






        今天天气很好,面包家族出游了。面包爸爸与面包妈妈带着面包姐姐、面包哥哥和面包弟弟在草地上野餐。爱美的面包姐姐头上系着红色的彩带,面包兄弟俩象往日般不停地拌嘴。面包爸爸望着面包妈妈笑说,“不吵不闹就不是面包家族。”





后记:

        
本来要点上眼睛和嘴巴,结上领结,怕画蛇添足,作罢!我一直想要在那草地上和一家人野餐,可是热情的马来西亚气候不允许,只能先让面包家族帮我完成心愿。谢谢HIPPOMUM的点子(那面包棒棒糖),让我想到不必容器就可把面包放在草地上的方法。

蓝莓酸奶煎饼

蓝莓酸奶煎饼






        儿子要去参加跆拳道考试,一大早把我叫醒。老天!周末假期连多睡一阵也不行。两张嘴一起问,“妈,早餐吃什么?”“炒饭。”“不行!Miss说不可以吃饭。”“那要吃什么?”“Pancake!”家里正好买了很多蓝莓酸奶,淋在煎饼上,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冬菇红萝卜鱼丸

冬菇红萝卜鱼丸

Photobucket

        这一碟普通菜色炒出来的东西却有不同的风味,秘诀在于放几片姜。姜带出食物的美味。

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

咸香明虾

咸香明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心情很好的我给大家来个像刚刚在餐馆里吃过的菜肴。用妈妈腌的咸蛋,小心翼翼地煮这道菜。家人给我的评语是有餐馆的水准,那好,过几天再弄一次。



        老大和老二拿着汤匙不断偷吃蛋屑,老三到处去游说老爸和舅舅让出一些他们的份。这几个家伙过后跟外婆讨价还价,要她买更多的虾,让每人可分到四尾,宠孙子的外婆忙不迭地答应。这边才答应,老幺马上使出他讨价还价的本色,“一人八尾可以吗?”天啊!这样吃法,月尾大家要以生抽捞白饭。



        晚饭过后,老二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停地说,“妈,吃不够,以后你做多一些好吗?要很多很多的蛋屑。”接着自言自语地道,“不知道嬷嬷会不会copy and paste妈妈这道虾?”我听了哈哈大笑,他这形容词可以去登记版权。现在孩童用词方面之丰富和趣怪是我们哪个年代始料不及的,自认对形容词的运用功力有限,及不上这馋嘴的儿子。



        妈妈在外面问帮手下厨的女儿,“你妈妈如何做蛋屑?”女儿帮一点不帮一点,妈妈了解一些不了解一些,一老一少,有问必答,答非所问;两祖孙在玩接故事比赛,接得文不对题。妈妈问咸蛋如何弄成蛋屑?女儿述说鲜蛋汁要用筛子筛过。妈妈奇怪地问蛋黄是硬的如何筛?女儿说蛋黄是“水水”的,两人连什么蛋都分不清,七嘴八舌在凑食谱。

妈妈的咸鸭蛋

妈妈的咸鸭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儿子说外婆改被封厨神,连咸鸭蛋也会做。我听了失笑,这小子天天吃外婆煮的饭比吃妈妈煮的还频,他心中可能认为咸鸭蛋很难做。他还不知道我的三姑丈会做皮蛋,我和外甥女吃他皮蛋吃大的。外甥女叫那蛋是黑蛋,福建话是'ONUI',咸蛋只是小儿科。



        大舅送来自家鸭子下的新鲜蛋,妈妈四月尾开始腌,简单的手法连我看了都好笑,什么也没量,就是用舌头试味,不够咸再加盐。只有一个禁忌:不可让生水滴入内。妈妈说两个星期就可吃,这个比两个星期多了几天,你瞧!那蛋黄是不是引起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