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

花肉猪油饭

花肉猪油饭






   


   妈妈入院一个多星期,转移眼角膜手术虽然成功,可是之间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我的情绪崩溃。妈妈看不见,我只能不出声地哭泣。妈妈沿着我的发髻摸到眼角的泪珠,她心里有数情况不妙。医院里的病友都是友族,每天关心慰问,在我无声哭泣的时候,给我手腕上套上一条水晶手链。在医院的几天,我和女儿轮班,我轮早班,女儿轮晚班。我们常给有需要的人施以援手, 周遭的人看我们每天那么积极逗人开心,突然反常地暗自哭泣,都前来安慰。那一天开始我只懂得祈祷,无时无刻地为妈妈祈福。宗教抚平我烦躁的心情,哭泣不是解决的方法。我开始一连串的行动,从此以后我会将妈妈扛在肩上,我就是妈妈的眼睛。


 

    每天赶着回家煮饭,还要给妈妈煮她能吃的东西,我的世界已翻转过来。幸亏孩子们都长大了,肚子饿时也可以自己煮简餐,炒饭、炒面包也是一餐。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很友善,连扫地的Amah都对我特别好。妈妈出院时她陪我去办手续,理应可以转身走,但她执意等我,要不我没有通行证回病房要绕冤枉路。她说看到我那样照顾妈妈很感动,我说周遭的女儿们也还不是一样照顾她们的妈妈。她说她看到我的心,很不一样。当然不一样,我妈什么也看不到,其他人至少还有一只眼睛可用。别人有很多个女儿,我妈只有一个。其实说穿了还是因为我每天看到她都问她手痛好些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关心才是让她对我特别好的原因。


    妈妈对面床的马来妇女,常要求我和女儿替她帮她,从不说一声谢谢。可是她女儿一到来,又是糕点又是食物往我们这里送。还特地买两条水晶手链坚持送给我和女儿。出院时也给我们带来一盒黄姜饭,不会道谢的人却以行动道出心中的谢意。


    在医院里的那段日子,我常把妈妈的饭菜分给他人,妈都不吃,无须浪费。有一天来不及煮粥,只把配料带到医院,隔壁床有个老婆婆刚入院,一个清晨都没食物下肚。医院派粥时,分了她一半,事后她不停地告诉来探望她的孩子们,还替妈妈祷告。我常在医院里得到很多启示,只有在落难时,人与人之间才能建立那么真纯的情谊。她担心手术后没人照顾她,我拍拍胸口说我在。病房里没有人理你是什么种族和宗教,只要有需要,大家都不会袖手旁观。大家打得要死要活,分宗分派的时候多数是在安乐日子,无所事事的时候。


    妈妈出院后,我把她接回我的家,每个小时都要滴药,夜晚也不例外。一天24小时要滴三种药,整三十多次以上。我断绝一切外来的讯息,不让妈妈跟亲友接触,担心细菌感染,也不让任何人来探望她,以免影响她的情绪。家已不成家,孩子要帮忙照顾外婆家和三条狗,我专心照顾妈。外子成了我们的桥梁,帮忙带食物给孩子,出外买东西。看我累得抬不起眼皮时,自动请缨帮妈妈放药,带妈妈上厕所。妈妈自己说的,当你病时才知道谁对你最好,这样一个女婿丈母娘看在眼里,越看越欢喜。连我都要不断地重复感激他对妈妈的照顾,还陪妈妈聊天。妈妈一回到我们家,他第一件事就把所有障碍物搬开,方便妈妈走动。嫁这样一个老公,今世无悔。


    妈妈出院整十多天,我24小时都陪着她。工作、开会都不重要,扣薪、不能升职谁在乎?带妈妈去复诊,医生说妈妈康复得很快,是最快的一个,还跟其它医生说我照顾得很好,要他们也这样照顾他们的妈妈。妈妈只有一个,大半辈子都在为夫家和孩子做牛做马,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我们一家人都很努力,精神上、实际上,只要能让妈妈看得到,什么事我们都愿意去做。这之间三姐姐给与最大的支持,她每天煮早餐到医院去,一天几通电话询问进展。


    我已经三个多星期没见到初生的小侄女,几个星期没上网。除了预先上传的文章,什么也没拍,什么也没做。妈妈的情况开始有点好转,家里没得上网,趁机整理照片和写一些文章抒发情绪与压力。这些文章什么时候会面世,我也不知道。


    妈妈吃粥吃得腻了,给她煮一道先炸后炒的花肉,炸好的油拿去炒米,加调味料,煮成一锅猪油饭。虽然好吃妈妈只吃那么一点点, 但那已经比平常分量多了。反而是老二一直呱呱叫我把他害惨了,怎么煮这样一道好吃的花肉,连不爱肥猪肉的他也迷上了,日后怎么办?





今天一打开部落格看到网友的留言,谢谢大家的留言与祝福,我正在摸索着如何适应现在的日子。

蜜糖泡芙

蜜糖泡芙




    加了蜜糖的馅本来是要做蜂蜜蛋糕的面糊,无奈怎么打都打不发,归咎于蛋不新鲜。试了很久宣布放弃,改做酥皮的蛋黄馅。这样的面糊如果做蜂蜜蛋糕肯定变成马来糕,一点洞孔也看不到。


    加入奇异果的蜜糖泡芙给人一种清新的口感,整百个泡芙一下就被抢光了。





这些都是妈妈未入院前做的,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奶皇面包

奶皇面包









    酒酿米加入面粉做成酵种,一听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赶紧塞入冰箱。这一塞整十天后才有机会见天地, 心情全无,随便加入面粉揉成团。这样甜甜的东西一定不讨喜,盖上四分之一片乳酪。


    这个包我没吃,心情之差到了谷底。

姜丝蕉叶草鱼

姜丝蕉叶草鱼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鱼,每个鱼鳞有20仙硬币大,肉滑又细,二舅送来的。蒸了一大尾,个个都问是什么鱼。 外形很像金龙鱼,可是我想二舅再富有也不可能把金龙鱼送给我们下饭。


    大尾的煮来吃了,我可是跟足老师傅教的蒸鱼法。这小尾的就用懒人法,全部配料放上去蒸一蒸佐饭吃。我的懒人法是在鱼上放上姜丝、蒜碎、麻油加蚝油。

2010年12月2日星期四

印度烤饼

印度烤饼




    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在一个小小的餐厅里,你可以同时享用三大民族和其他种族的食物。姐姐刚从香港回来,说还是吉隆坡的食物好吃。她买了一盒老婆饼,外加一大堆小食,最好吃的是杏仁饼。问她是不是在香港买,她卖关子叫我猜,结果如我所料,那一堆食物中,最好吃的来自本地。可能是习惯使然,对我们来说,还是本土的食物合胃口。我喜欢尝试不同的食物,可是很多时候吃到的都是让我反胃的东西,除了泰国餐。新加坡的沙爹米粉到现在还让我怕怕,西餐更不必说。不是食物不好吃,是我嘴笨。


    家里的中式煎饼不断上桌,吃的人不腻,做的人已厌。看到我揉面团,一厢情愿以为又是葱油饼,看到是印度烤饼,竟然吃得很开心。印度煎饼比较健康,完全没用油。我只是用Atta 粉加面粉和少许盐,加水揉成团即可,简单得让你偷笑。擀开面团后放在平地锅上烤至熟就好。看它膨胀的过程是一种乐趣。熟后用剪刀剪开,塞入一些馅即可食用。用冷冻格里剩下的椰浆饭江鱼仔加上一罐吞拿鱼,就这样配烤饼吃。如果有到郊外露营,这个烤饼可是一种可以即做即食的简单食物。我几时才能有机会带孩子到郊外露营?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南乳红糟鸡

南乳红糟鸡



    红色的南乳,红色的红糟,两种材料一起下,红上加红。发酵的大豆和发酵的米加入鸡肉里腌,撒上大把姜葱,那味道真是一家炒菜三家香。妈妈爱那种味道,所以稍做变化煮给她吃。


    似乎重回到刚刚毕业的那段日子,每天自告奋勇入厨煮一桌饭菜。 祖屋的厨房很大,火炉旁是一个架子,每个格子排满香料和调味品,共有三格。香料装在玻璃瓶里,我煮菜是边煮边打开这些瓶瓶罐罐,随意捉一把。 那样的游戏只持续几个月,找到工作后,游戏结束。妈妈可以入厨时还不稀罕吃我煮的东西,在她心中我的烹饪技术是小孩玩masak-masak(扮家家酒的意思),根本入不了口。她最讨厌我在食物里加糖,每一次总会加重语气强调那几粒糖;而我坚持她妈妈我外婆的煮法,甜咸平衡法。有时候我也会呱呱叫为什么她跟糖有仇,就不能在食物中放少许糖中和那‘死咸’味, 母女俩在食物上永远对糖的用法不能达至共识。有时候她良心发现会煮一道加了糖自己不吃, 只煮给女儿吃的食物。那时候轮到我皱眉头,我不是要把食物变甜,我只是要中和咸的程度,我妈永远搞不懂这一点。外婆生前懒得对她说教,说了还是照旧,反倒是我这孙女听教。煮菜时放糖那个过程总会悄悄对女儿说,“别告诉你外婆我放糖。”结果她还不是吃得津津有味, 还对我说这几天的饭菜对她胃口,吃得很饱。


    这一道南乳红糟鸡我没下糖,可能也是良心发现,最主要的还是我不吃这道料理,嘿嘿!

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坚果饼干

坚果饼干





    孩子放长假还要回校补习两星期,我开始质疑放假的意义。都说了放假,为什么还要孩子去上课?现在的校长不好当,学校成绩退步,就要想尽法子迎头赶上。能够理解校方的难处,却不能认同如此做法。无论如何,我还是个合作的好家长,把孩子准时送到校门。当你要孩子守纪律,遵从校规,首先你就不可以和学校唱反调,否则懂得看风转舵的孩子会变本加厉。学校有时实施对我来说不可理喻的政策,虽然对外子发牢骚,对着孩子我还是告诉他那是学校的规矩,规矩一定下来,身为学生你唯有服从。学校不鼓励带便当,在抽屉里搜到便当,一律罚RM5。所有便当要放在书包里,倘若在抽屉里找到空盒,还是照罚。学校列了一张清单,学生如果犯错,就被罚款。孩子后来不肯再带便当是因为教室在四楼,下课时老师迟出,剩下十分钟,刚拿出便当还来不及走出教室,巡察员就来查班,一律抓。


    做了一个简单无油的坚果饼干,原本食谱用的是杏仁,我家杏仁不够用,就以一些开心豆取代。没有奶油香只有坚果和面粉味,妈妈喜欢,孩子不爱。这样的饼干在网上蛮受欢迎,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天然果香包

天然果香包



    用水果加面糊发酵一夜后发现有泡泡。 本来想养天然菌,但自己这样的情形,搞不好天然菌没养成,面糊流泻整个厨房那才吃惊。由于面糊发得很无力,所以我还是加入酵母, 混合糖和面粉,加入多一些水果,随便揉成团。


    这样一个不用谱的面包发得很高很大,撕开一看是松软的。当你相信自己的感觉,烘焙是不必食谱的,只不过要有心理准备有时候会死得很惨!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姜酒豆签

姜酒豆签





    学生时代就喜欢豆签,家里常备有这类干粮。读书到半夜肚子饿, 我那有求必应的妈妈就赶紧烧水煮一碗热豆签给我吃。妈说我最简单,只要有虾,下个豆签就是一餐。


    上一回带妈妈出门吃伊面,那味道和口感让她大失所望。感觉上妈妈很渴望再吃一碗她记忆里的伊面,赶紧买一包回来煮。五片伊面够我们八个人吃,妈妈终于找到她记忆里的味道。因胃痛几十年不吃面的表姑吃了我煮的伊面还添多半盘,烹饪对我来说比工作还有满足感。知道妈妈年轻时和兰姨共事,兰姨对烹饪很有一手,她在调味过程决不掉以轻心,能让妈妈回味无穷的食物一定要在调味下功夫。煮伊面的肉我用姜和酒腌过,以新鲜的虾和鱼片当配料,汤汁不太稀也不太浓。当时煮好后大家肚子饿,天色也已黑,所以没有拍照。


    煮伊面剩下的配料隔天肚子饿时给我用来煮豆签,配一碟小辣椒点生抽,这一碗吃得很满意。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酒渍葡萄蛋糕

酒渍葡萄蛋糕




    只想做些快速可以填肚的下午茶点心,翻开外国食谱看到苹果蛋糕。 家里没有苹果,只有酒渍葡萄和一些酸乳酪。食谱里还有很多我不喜欢吃的东西和添加物,都不放。做一个简单的奶油蛋糕,香喷喷、湿润可口。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螺旋包

螺旋包



    趁佳节假期,把烘焙的工具全拿出来重新整理归类。近来家里多了不少碗碟,必须腾出一些空位。前一阵子为了要采购年尾收工宴的礼物,我们找上一家新开张的家庭用品店,载了一货车的物品,自己也提了两大袋。随行的同事笑我买那些她们看不入眼的杯盘,我对她们买的仿制Vantage则一点兴趣都没有。马来同事家里餐桌上的用具讲究一套套,我不喜欢这些,打破一个就不成套。外子看着那一格的碗碟,打趣地说我像家里几个小瓜,有一大堆玩具玩赏。把不同的碗碟组合成套套,告诉他任意的搭配能产生更多的套套,我乐此不疲。其实一大半的收藏品都是他带回来的,每一次出差带回三、四个,长久下来还不少。


    用了少女时代定制的圆锥体做螺旋包,这东西几十年来还用不上5次,当初为什么非拥有它不可?人的拥有欲是无止境的,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有一阵子已经很少买烘焙用品,家里的东西却似乎越来越多。我有一个习惯,新的到来旧的就要让位,我爱空间多过一切。这一次被丢弃的是整个格子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小瓶子。喜欢收藏不同的瓶子,旅店供应的小庄梳洗用品是我收藏的对象,现在只收一些特别的,样子普通的瓶子只好丢弃了。


    这个螺旋包烤熟后塞一些吞拿鱼就是一餐。我不知道孩子还塞些什么, 爱吃什么就塞什么吧!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青柠叶香辣肉片

青柠叶香辣肉片


    自从开始监督妈妈吃饭之后,妈妈家又归我掌厨了。独居的表姑每天来陪妈妈吃饭,妈妈胃口开始恢复正常。每一天都煮不同的菜式,整个多星期了,妈妈和表姑对我煮的菜都吃得津津有味,为她们煮一餐变成我至今最大的乐趣。


    晚餐煮好后我通常都没时间拍照,只想要两个老人家吃到热乎乎的饭菜。这一次女儿说这么好吃的东西妈妈为什么不拍照?勉强盛入碗内拍几张当记录。我不喜欢买菜肴食谱因为我不会乖乖跟着食谱走,家里有什么就煮什么。


    在妈妈的小菜园走一圈,取一些香菜,就这样随意煮一餐。隔天表姑和妈为我打广告,连表姨也来拜师。怎么教?我就是这样东抓一把西抓一把, 凭着感觉和味蕾走。下一次你叫我煮,即使记得材料也绝不会乖乖跟着自己的食谱走。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葱酥葱花包

葱酥葱花包


    孩子们放假,我必须准备一些面包和糕点,发育中的孩子总是吃不饱。


    这几天赶着煮饭烧菜,没有多少心思放在烘焙上。这些面包是孩子们的下午茶点,吃得饱就好。

酒酿糯米

 酒酿糯米




 


    老二等我开盅等得不耐烦。今早醒来看到一碗碗的酒酿糯米,只想舀入口。故意吊他瘾,让他嗅香味,眼看手不动。


    知道拍完照就有得吃,勤快地帮我把东西搬到院子里,眼睛紧盯着碗里的酒酿糯米。吃了一碗又一碗,还担心吃完后没得吃。餐桌上只剩我俩母子,问他以后要娶个怎样的太太, 答案是像妈妈一样会煮饭做家务,最重要还是要会做酒酿糯米。说完后再加一句,“不过不要像妈妈那样会骂人。”我帮他加个条件:还得会煮客家面。他跳起来说不要,还是要找一个会煮福建菜的。原来妈妈是他择偶的标准,除了骂人。


    外子下来看到这个也眉开眼笑,我只爱做并不喜欢吃。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发酵一日

发酵一日





    看到妈妈把红糟鸡当宝,我得再酿一瓶新红糟酒。顺便做外子和老二喜欢的酒酿糯米,再顺便做酒酿米,那是发糕的必须品。


    厨房多出这些东西后隔天就开始飘香,老二急不及待要吃了,哪里可以,再过一天吧!叫外子去替我找橡胶叶以包酒酿糯米,他瞪我一眼,好像听到我要他上天去采月亮。方圆十里那来的橡胶树,我在强人所难嘛!

葱酥香葱卷

葱酥香葱卷



    怀念咸口味的包点,咬着葱酥的当儿还不能把面粉香盖下去,就来个简简单单的葱酥香葱卷。


    做了几个馒头当早餐吃,随随便便又一餐。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子姜麻油红糟鸡

子姜麻油红糟鸡


    家里的红糟收成,正好给妈妈煮一道她喜欢吃的红糟鸡。凭感觉煮的菜肴最没压力,只要不断试味,一定煮出好味道。


    妈妈和表姑吃得很尽兴,给我带来满足感。妈妈说她本来以为要撒手而去了,没想到天天吃我煮的饭菜,开始有力气;难得的是她竟然可以摸索着帮我在厨房做简单的工作。不要以为让老人家呆在家什么都不做是孝顺,那只会让他们更快老化。妈妈开始爬起来活动的这几天,我感觉到她的生命力又回来了。谢谢帮我祷告的朋友们,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那份心,Linnh永远记得。愿大家安好。


材料:


老鸡一只(才有嚼劲)


姜片半饭碗
姜丝1/4 饭碗


麻油3大匙


红糟酒1饭碗


红糟半饭碗


生抽1/4饭碗


2


糖、盐适量


蒜碎3大匙


 


做法:


1. 鸡切小块,用红糟、糖、盐和麻油腌1小时。


2. 爆香蒜碎,倒入鸡块,大火炒至半熟。


3. 加入水和红糟酒,煮滚后转笑火,焖至鸡肉稍软,水分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