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0年1月31日星期日

梦幻江鱼仔糯米饭

梦幻江鱼仔糯米饭









    上一回做了Pulut Tai Tai,那感觉很快乐,就像一个画匠,可以随意把食物当成画画素材。这几天老想重温那种快乐,这一回不要温和的快乐,要刺激的快乐。


    从妈妈厨房拿了一包糯米,临睡前把糯米浸水。记挂着玩,周末很早起身到院子采蓝花。我家园丁也跟着起身到园子里干活,听到今天吃糯米饭,有点不以为然,我信心满满地打包票这糯米饭绝对好吃。


    话说回头,昨天载两个儿子回家时,他们吵着要我去巨人买椰浆饭,二十四孝的老妈把车驾到巨人面前却连个泊车位也没有。爱子心切的妈妈虽然记挂要做年饼,还是开口说要下厨煮,两个儿子连连说好。 一回到家,两兄弟蛮合作的,马上到院子里找来香兰、香茅,还帮手洗米。椰浆饭很快就煮熟了,一大碗的辣江鱼仔就在他们不断添饭中只剩1/3。心里早有打算,忙把它收起来,要不连渣也没剩。


    今天的糯米饭就是配辣辣的江鱼仔。老二在我从院子走进来时马上拔头筹,老大也不客气地直扫两团。外子说这比外面卖的还要好吃多了,当然外面只用加椰糖的椰丝或者咖椰,那有人卖这口味的。我说不然做了拿到外面卖,一零吉一个,他猛点头。哈哈!很多事情,开心发一发美梦就好,当兴趣变成赚钱的工具,一切都不再好玩。


    拿两团给妈妈,如往常般她会说不想吃,吃了之后说非常好吃。摸清妈妈的口味,辣辣东西她最爱。


    整理照片时,快乐增倍,感觉很梦幻。我这人即使活到八十岁,小女孩心态还是没变,小时对爸爸撒娇,长大后多了一个老公可撒娇。现在更妙,生命里有了两个儿子可撒娇,难怪儿子说妈妈像大BABY。活了一大把年纪,还真的没觉得自己老,带梦幻的色彩让我看了很舒服。







2010年1月30日星期六

现代化的古老情书

现代化的古老情书







    我之所以爱烘焙都是被家里那些堂哥堂姐影响的。自懂事开始他们就常在厨房里烤蛋糕,小小年纪的我已经被烘焙食谱书里那些图片深深吸引,每隔几天就翻开来看。记得家里常做的牛油蛋糕,一大个蛋糕出炉不必几分钟就消失无踪。喜欢的是家里热闹的情景,享受的是扑鼻的蛋糕香。


    厨房是我们几个姐妹的游乐场所,到了后来嫁的嫁,工作的工作,每个星期六就是我们在老家厨房见面的机会。大姐老远带着她的孙女赶来和我们见面,弄一两样吃的。自从老家散后,这情景在五姑家上演了几年,后来姑姑身体不好,不能回来,她的家也大门深锁。


    只不过随口说找那一天我们在三姐姐家再重温旧梦,让几个姐妹再一起下厨。不到几分钟,那比我还性急的人就定下日期要和我一起下厨。趁着孩子去上跆拳道那段时间,我和三姐姐做了一些KUIH KAPIT 我们这些现代厨娘没那个能耐蹲在地上用火炭慢慢烤,只用电烤炉。拿起她剪掉的‘情书’边缘,想起以前在老家烤时,这些是拿去喂鸡的,现在人都不够吃。她的印尼工人告诉我最喜欢吃这些,看来她回家乡可以自己开店卖kuih kapit。她如果学到我姐三成手艺,回老家开一间食店维持生活绝不是问题。


    吃饱太空闲如我姐的人竟然可以一口气做了五、六个不同的食谱,有纯面粉、纯粘米粉、混合粉、加芝麻、加香兰汁。。。。。单是年饼,这几天已经吃了好多。今年的年初一是西方的情人节,做‘情书’最贴切主题。






2010年1月28日星期四

花生酥的故事

花生酥的故事


            这是我家花生酥的典故,一直以来都不敢写出来,怕冒犯花生酥食谱的主人。

           
女儿未足一岁,姑姑的屋子建好;刚刚卖掉祖屋,姑姑家自然地成为我们的集中地。我们的屋子也刚建好,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新年都在姑姑家过。一大班人很热闹,大家把年糕都搬到姑姑家,吃、住在哪儿,自己的家关门大吉。

           
一天表哥从外面带了一桶酥饼回来,说是人家送的。还没过年就叫我们吃,一大桶饼在各人手中传来传去竟然传到空。家里很多女眷,对烘焙很有兴趣,几个人围住表哥逼供,问他去那里找这么好吃的饼,其中包括表嫂在内。男女老少说好吃的东西一定好吃,连不爱吃曲奇饼的外子都说喜欢吃。表哥看我们这些女子兵的反应,大拍胸口说既然好吃,叫哪个人再做咯。我们不是要吃,我们要食谱。表哥夸下海口说没问题,那是他好朋友的太太做的;开面包店的好朋友周转不灵时都会找他,一个食谱是小事,包在他身上,隔天就给我们带回来。
         
我们几乎每天逼着他,最后他带回来另一大桶饼。朋友的太太说要吃尽管开口,食谱就欠奉。表哥为了安抚我们说会再跟朋友商量,他的好朋友K天天都在姑姑家出现,可是烘焙是老婆的事,他也爱莫能助。

           
之后的每一年都会吃到这个很好吃的酥饼,我们连用什么豆做的都搞不清。我、三姐姐和表嫂展开了搜寻食谱之旅。那几年里我试了无数个版本,然后给每一个吃过这饼干的人打分,每一次都摇头。三姐姐和表嫂也试了几次叫我尝,我也摇头。不是那么一回事,口感完全不符合。表嫂和三姐姐更妙的是到人家家作客,吃到这类饼干,特地拿回来给我试。邻居有送一盒口感很像的饼干,也是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我们一直都没放弃,每年还是有饼干吃,食谱依然没到手。
           
有一天三姐姐打电话给我问起这K的面包店开在那里?就在大姐夫隔几间的店面。三姐姐有点犹豫地问是不是他年年送我们吃酥饼?没错。她压抑着那股兴奋说手上可能有我们寻找许久的方子。我才不信,以她丈夫跟表哥的交情都拿不到,会给你?K太太原来是大姐小学同学,交情很好,有一天她教大姐姐花生酥和黄梨塔的食谱,那是她去新加坡学的,新年时期做来卖,连店里的工人也不授秘。三姐姐不肯定是不是我们在找的,我自告奋勇试食谱。这一次每个人吃了都点头,对了!那就是我们寻找已久的味道和口感。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敢张扬地做,新年桌上不以这道饼招待客人,免得给大姐惹麻烦。大姐到现在还不知道两个小妹像捡到宝,几乎要抱她亲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最妙的是新年期间新加坡堂哥来访,拿出私藏的饼干孝敬他,嘴刁得可以把每样东西批评得一文不值的他也说好吃。
           
去年年尾面包店经营不当,收盘了。我想K太太不可能乖乖呆在家无所事事,她一定在住家卖新年饼。虽然这食谱是我间接得来的,可是心里还是很感激她,这个在我收藏本里画上几个星星,将来退休后就卖花生酥好了。(又在发梦!)做一些给妈妈吃,她一口气吃了半罐,这是她最喜欢吃的饼干。我把每个看过的花生酥版本做个比较,没有一个跟这个一样,非常特别的比率。11的食谱我不爱!



 

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

新年礼饼

 新年礼饼







   


    孩子看到我做好饼干要送出去,叫妈妈快点拍照,饼干一去不回头。是的,比这更壮观的都没拍下留恋,现在想起来有点可惜。至少日后重看这些照片知道我一个人用双手做那么多饼。这是4-5小时里的杰作,真要凭一双手在这行找饭吃早就饿死了。

 


    妈妈看到这些饼干很开心,她要开始送礼了。上星期要做她嫌早,周末未到又直催,工作日我那有时间和精神?


 


       妈妈说反正我闲不下,不做饼干会生病,索性叫我做多一点卖给她。我妈很可爱,这些饼干是她向自己的女儿买的,若不收钱的话她要去外面买。她以自己定下的价钱还,只付认为该付的价额。我没好气地问她她的钱是谁给的?妈妈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坚持给是给,买是买,她固执起来你最好不要逆她意。所以我做好饼干后再以自己的钱买回来,赚的也是自己的钱;肥水不落外人田。最妙的是她说等我赚了钱后要给她钱再另外给,这一堆印度帐怎么算?



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

鸡仔饼之争

鸡仔饼之争








    喜欢吃鸡仔饼,看到不同品牌的一定要试。最近试了几种,结果吃得让我一片接着一片直到罐子被掏空的是母系表妹送来的。曾经以为我做的鸡仔饼很好吃,吃了表妹做的才知道有天渊之别。表妹的鸡仔饼像下了迷药, 让人欲罢不能。


 


    打电话问她下什么功夫烤出那么优质的鸡仔饼?她一听开心得不得了,说我是第一个肯定她的人,有我一句话,她才有信心推出市场。实话实说,我没有表妹的功力,差得远了。吃了她的一定不会掉头找我的,那是事实。如果我在太平买的那档说人家特地搭飞机来买他的鸡仔饼,那我相信人家愿意搭火箭来买表妹的产品。当然那是夸张的形容词,只不过连爱吃鸡仔饼的老大都不愿意吃我买回来的,没告诉她我也吃不下。


 


    几个姐妹谈的都是跟年饼有关,忘形地告诉三姐姐说表妹的鸡仔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这一下好了,犯忌!那么一个好胜的人那能被人比下去?死逼着要我给她表妹的食谱,约法三章,人家要卖的,自己在厨房做做就好,不要断了人家的生意。我那三姐姐还真的吓人,一拿到食谱,不久就发短讯说鸡仔饼已经在烤箱里。不一会又发短讯把表妹的食谱弹得一文不值,人家说文人相轻,没想到烘焙的人也相轻,拿了人家的东西还批评得体无完肤。表妹把同样的食谱给阿姨,阿姨做不成也把罪怪在她头上,难怪她委屈地说以后不再教人。我相信表妹,这种东西看似容易,手法很重要,我自认没有那个能耐。那一天她连烦了我好几次,影响我工作的集中力,有点冒火叫她自己去烤一碟来给我吃。看,不必工作的她就是那么空闲,闲得打扰需要工作买饭吃的人还不自知。输不得人的她下午即刻把两个版本的鸡仔饼送到妈家,打开电话已经有几个短讯询问谁的比较好吃,懒得理她。


 


    带着鸡仔饼上班,准备肚子饿时才来评高低,怎知道一忙起来什么也忘了。这下可惨,回到家要休息时电话响,关手机,家里电话响,短讯都是与鸡仔饼有关,我快要患上鸡仔饼恐惧症了。今天上班时短讯又来了,老天!不屈不挠的精神用在这方面还叫人心生畏。


 


    倒了一杯水,开始认真的品尝。先从表妹版本的开始,好吃,不过口感比表妹亲手做的差了一点点。再吃她做的,口味较重,吃第一片还不觉得,第二、三片时吃出了高低,表妹的带一股淡淡的香味,吃出芝麻和蒜香,让你的舌头急于寻找下一片。 三姐姐的吃到第三片吃出一些酸味和苦味,令你点到为止。不是什么材料加倍放就会够味,物极必反。


 


    短讯报告品尝结果,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无法想象。糟糕!手机短讯又响起了。一个人的蜜糖是另一个人的毒药,不要再来烦我了。




4/2/2010 : 我没有说错,表妹已经在市场上打出一片春天,很多人买了她的饼干都回头找她。短短的时间内她打响了自己的招牌。

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新风味酥饼

新风味酥饼



 








   


     老实说这饼干是私生子。怎么说? 话说回来,做了小蚌蛤,揉出一大块面团,清楚知道自己的个性,叫我把那一大块面团整型我会抓狂,到时游戏变成负担,一点都不好玩, 恐怕还会骂自己自作孽不可恕。看到那份量的面团赶紧把一大半收起来,这样游戏才能继续下去。

   


吃过了小蚌蛤,想要给饼干注入另一种新生命,让感觉更突出, 令吃过的人一吃难忘。外子和孩子到现在还找绿豆沙脆饼,可惜我不是很喜欢在近期内重复相同的东西。 下手更狠,把较多香料和调味品加入剩余的面团里,期望得到新风味口感的酥饼。 单是触摸面团就知道这饼干入口即化,加上独特的风味,应该是一个很特别的口味。


   


    小弟看到我在拍照,走过来说我盗用他的草场,充公一块饼放入口,眉头一皱说什么怪口味,只有我才做这种怪饼干。妈妈白了一眼骂他笨蛋,这样都叫怪。孩子们可能习惯了我的怪饼干,捧场得很。吃了一块觉得还真不错,这样的口味让我不想动甜饼干,可是世界上有很多人象我小弟,接受不了新口味。


 


    坐在电视机前陪老妈,我们母女俩一人轮流抓一把,饼干罐快要见底时她舍不得吃完要留一些。这饼干一定得再做,这一次要好好地把食谱记录下来。











2010年1月24日星期日

年代久远的小蚌蛤

年代久远的小蚌蛤







   
记不起自己有没做过这类小蚌蛤,这毫不起眼的东西,简直无法登大雅之堂。前几天和三姐姐聊天,说起大姐对裹糖的技巧是我们几个无法媲比的。 当年她以千金大小姐身份放弃留学海外的医生男友,下嫁死缠烂打,天天报到的姐夫。那是一个家道中落却不肯脚踏实地的家庭,为了面子和维持风光的门面,把大姐的嫁妆全卖掉,还逼她到处举债。大伯父心疼女儿遇人不淑,一直到吞下最后一口气还放不下心。大姐在我们家是那种啃苹果读小说的千金小姐,虽不至于十指不沾阳春水,但也不必怎样做家务。 她长得非常漂亮,追她的人多得我也认不清,总之小时候常有人带我去吃沙爹。现在看她以前的相片也不会觉得她衣着落伍,气质外貌样样好,旧照片不输给现在的明星。 每次这么说她都会笑着堕入回忆里,嘴里喃喃说小妹在取笑她。


 


    大姐姐在我六岁时就出嫁,夫家和娘家隔一座巴刹。想念她时就会偷偷跑过去,几乎每天都去。知道她嫁了个二十四孝的丈夫,逼着老婆到处借钱给自己的父亲无限度地赌和喝酒。大姐有什么委屈都不会对大伯母说,反而找三婶那就是我妈。 妈妈脾气不是很好,可是奇怪的是爸爸的子侄甥女有什么事都会找她。妈妈做人最成功之处是她不记仇,而且爱屋及乌,不只爱自己的弟妹,还爱爸爸家的每个人,所以我们家的孩子也得他人宠爱。大姐满腹苦水只会对妈妈吐,她想到要做小蚌蛤去寄卖却找不到买家,妈妈陪着她在烈日下到附近的学校食堂、小商店去问。 她每隔几天就会送新货源到各处去,一包卖十仙,能卖多少我也不清楚。有时她在娘家做,我帮手整型。学校食堂里有大姐的小蚌蛤,分甜咸两种。 卖不完的她也会留给我吃,对这东西我不是很喜欢。


 


    与三姐姐的对话勾起了回忆,突然想下手做这个小蚌蛤。妈妈看到久没入她厨房的我一放工回来就樁材料还以为我要煮食。听到要做小蚌蛤,马上提起大姐。看我三两下就整好形,好意提醒做这东西要放蛋,不然口感会硬。我有自己的一套,都说了不会跟着传统的方式走。下锅炸了一大碟,叫老妈吃了打分数。妈妈惊讶地说,为什么那么酥?你都没放蛋,比你姐姐做的好吃多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蚌蛤。哈哈!我就是不爱姐姐做的那种硬梆梆又平淡的口感,我为了满足食欲而做,姐姐为了要维持生计而做,不可一概而论。我可下了重本,虾米、香料。。。。。。不以传统的方式做,用自己想出来的撇步,要证明那一招行得通。这种不用食谱又可以随便加加减减的做饼方式最让我入迷,是谁规定什么都要照着食谱走?外婆和其他人的婆婆字都不识一个,她们煮东西那有用什么食谱?手就是她们的秤,经验是她们的食谱,舌头是她们的标准!






 

2010年1月23日星期六

姜葱冬菇

姜葱冬菇



  冬菇是素食里的鸡肉,口感很像肉类。儿子那天吃素,我们俩陪着他,就炒一大碟的姜葱冬菇配白饭当一餐。我家先生和孩子适应能力很强,有什么吃什么,多年来没有给我添不必要的麻烦。


  人家说忙碌的妈妈调教出独立的孩子,孩子很多事情都能独当一面,肚子饿了自己找吃,妈妈忙起来时饼干面包也可以当一餐。能够调养出这样的性格是因为妈妈本身没有规定一定要把饭当正餐,只要营养均匀,有什么就吃什么。吃饭是看情形而定,别家的小孩比我家小孩好命,至少他们有个会煮正餐的妈妈。

2010年1月21日星期四

寻找昔日的影子

寻找昔日的影子



















            回到外子家乡赴喜筵,一张张熟悉的脸孔让我开始感到兴奋。虽叫不出谁是谁,但依然一一打招呼。坐下来吃第一口饭时,眼睛一亮,那么好吃的味道,转身寻找熟悉的厨师身影。从厨房走出来的厨师看到我在招手,在我身旁坐下来。喜欢吃他煮的菜,说吃饱后要去厨房偷功夫。厨师是外子的表姐夫,年龄比我们长很多,更像我们的叔字辈。当年在婆家,他掌厨,我则是那个一直拿着小簿子跟在他身边团团转的跟班。厨师对我可好,虽然一直拿我开玩笑,却很认真地教。









        快快扒完饭就钻入厨房拜师。大厨师在忙,我像讨糖吃的孩子,拉着他袖子缠着不放。旁人边笑边教,最后不只拜一个为师,是一连拜了几个,连撇步也一并告知。乡下人单纯善良,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混进他们的圈子。表姐夫一直谦虚地说乡下东西会好吃到哪里?那道PAPRIK鱿鱼却真的好吃。享受这段时光,人与人好的互动让人感到温馨,不但如此还获赠一袋特制酱料带回家。在长辈面前我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们都很卖我的帐,有求必应。询问几时可以再吃到他的拿手好菜,他说小叔家不久要办事,叫我记得回去,他一定去帮忙。开心地直点头,到时会拿着纸和笔在他身边烦个不休。


        上了车一脸兴奋地向外子报告,说好到时要在小叔家拜师。外子看到我这副长不大的样子,一脸笑容说难怪他们那么喜欢我。是的,回到村子我说话是不经大脑,自由自在,把他们逗得很开心。









        回家途中,外子向我们以前的橡胶园驶去,这里是他上学必经之地,是我小时爸爸常带我来的地方。路过他小学母校,下车拍照留恋;学校不久要搬迁,只能留在记忆里。一路驶去心开始缩起来,偷偷取出爸爸的照片,让他面向窗外,小小声告诉他以前是他带我来,现在我带他来。车里一片寂静,眼泪潺潺流下。 小时像个跟屁虫尾随爸爸到胶园发薪水,月初爸爸走一步我跟一步,怕他开溜。他有时跟我玩捉迷藏故意绕着屋子团团转,让我急得直跺脚。多数时候爸爸都会把我带在身边,除了非常时期。车里一定带上一把长枪,那长枪就放在我和爸爸之间。在胶园里爸爸还让我开枪射树叶。长大后才知道爸爸其实不是故意刁难我,他心里也在挣扎。带着那么多钱入胶园,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他不愿意宝贝女儿有丝毫损伤。那逝去的日子是我们父女俩的快乐时光。

    

        外子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住郊外,我住城市。小时候我们却在同一个地方拥有不同的回忆。他出去绕了一大圈,我也几乎嫁为他人妇;命运注定我们要回来原地相见。我们在同一间中学和大学读书,他还在我家对面搭伙食,二十多年来没有见过对方。现在我们回到彼此熟悉的地方,他记忆里没有我,我的过去也没有他。是上天要我们成为夫妇,好让多年后的今天外子会在我想念童年时带我回到这里寻找昔日的影子。我可没本事在迷宫似的胶园里找出路,更不可能独自到这荒山野岭。胶园已变成油棕园,他在感叹旧日不再,我在缅怀胶园太子女的身份。交待他要在我熟悉的小溪旁`停下来,话刚说完就见到小溪,桥还是没变。垂钓的几个人诧异地望着不懂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一身上班服在这里拍不怎么样的景色。他们不知道这里有我许多回忆,有我熟悉的影子。开始相信命运,人再怎么策划,天决定一切。我和外子冥冥中有安排,在外面闯荡了那么久,最后有一股力量把我们拉回来成为夫妇。珍惜今生的缘分,好好过着每一天。






 




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绿豆沙脆饼

绿豆沙脆饼







    这几天脑袋一天18小时不停在转,工作时挤出一本又一本的计划书,回到家想的是新口味的饼干,看来近期还不会患上老人痴呆症。深夜十二点灵感突然降临,还真想下手做年饼。外子看我滑稽的模样,警告说隔天要早起上班,别玩得过火。周末快点来,让我试验脑袋里的构思。


    上个星期,老二叫我准备素菜,说要补回忘记吃素的那一天。妈妈我很民主,做什么都好,自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初他自愿要吃素我由得他去,初一十五忘了实现诺言,我也不理,良心发现后要补吃素妈妈也会陪太子读书。吃完素菜后看到我下手做饼干,好声好气地洽商可不可以不在饼里加蛋,让他也可以一试。没问题,我是二十四孝的老妈。


    喜欢吃槟城豆沙饼的我很想做出那种味道的饼干,有甜、咸还有胡椒的辣。如果把豆沙饼做成脆饼,那会是怎么一回事?忍了几天才碰上周末,于是把这构思付诸行动。做了两个版本,以不同的形状区分,U形的少油,叶形的较多油。


    饼干熟后,放一片入口,普通之至,没什么特别。老二下楼来扫了一整排,还不断地吃。有点怀疑他饥不择食,这样的饼干勉强可得60分。把饼装入罐内,隔一天,老大不停口地吃,还说这饼干拿去卖一定很畅销。老幺和他们的爸爸异口同声说同样的话,有点不可置信,再放一片入口,味道果然不同了。原来我又犯了老毛病,刚出炉的饼干实在不是很好吃,怎么这一次忘了?细细地吃,再问那四只白老鼠,大家都喜欢少油较硬的口感,我也认为硬的那个好吃。外子说做这个给弟弟的顾客吃,相信很多人都会下订。不行,它还有改进的空间,再试验多两次才能写出正确的食谱。


    如果有一天我出版一本搞怪的饼干食谱,你说会有人来这里丢臭鸭蛋吗?嘿嘿!还是保持低调好,免得被人弹。


    清晨六点要去搭巴士时,我的孩子们很不寻常地直拿饼干往嘴里塞,这段时间刚睡醒通常都没有食欲,看来这饼干很得他们心。



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

红彤彤的番茄香草饼

红彤彤的番茄香草饼

 









        今年的年初一与情人节撞上,喜上加喜。就做一个红彤彤的番茄香草饼。这是孩子喜欢的饼干之一,相信热恋中的情人也乐于多吃几块。不再迷恋甜饼干的我今年豁出去了,一直尝试制作咸口味的饼干,这样新年期间有甜有咸吃了才不腻。 



        上了红彤彤的番茄香草饼,觉得喜气洋洋,新年还有三星期以上,感觉上却很近。人的情绪牵扯每天的生活,女儿说妈妈心情很好,要不那会那么早做饼干?

2010年1月18日星期一

葱蒜酥饼

葱蒜酥饼











        把煮菜用的材料放入饼内是我目前喜欢做的事。很多东西凭空想象很容易,做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曾经以番薯蓉加入葱酥和调味品做成咸口味的馅,产品难以入口,味道毫不搭配;番薯跟葱水火不容。创新是要付出代价的,成就感、挫折感,开心与失望相互交替,那才是烘焙过程有趣的部分。


        葱蒜酥饼是一个我不断研究改良的食谱,务必把味道和口感提升,让食者一吃难忘。我家小孩对这可是趋之若鹜,外人的反应还不知。来拜年的客人通常当白老鼠;犹记得自创的麻辣片,不到几分钟就见底。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趁着新年到来,可以多创几种口味,为自己找寻另一条出路!(又开始发梦。)


        这是一个松脆的口感,有着强烈的葱蒜味,属于中式口味的饼干。


















P/S:很开心收到新知旧雨通过面子书FACEBOOK 寄来的讯息,可是哪儿我不打算上了。面子书不适合我,感觉上没什么隐私权,所以近来要求加入成为朋友的要求我都没反应。不是不愿意和大家交流而是不喜欢在那里交流,想来看我的朋友就请在这里的GUESTBOOK留言,既然常上我家,就在这里聊聊吧!很多来找我的朋友只是想要纾解心情和听取不同的意见,Linnh欢迎你们








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

杏仁小饼

杏仁小饼






               新年饼干热潮还未到来,先随意玩玩,玩一些未做过的味道。试一试刚工作时一个漂亮同事给的食谱,好吃可是很容易受潮软化。这一次试验,把这毛病克服,看看放上一段日子还会不会那么脆?



               饼干是新年的点缀品,没有它不像样。每一次拜年吃年饼不会有什么惊喜,除了在三姐姐家。喜欢看这胡乱挤的花式,给我带来一种很快乐的感觉。今年很早就有想做饼干的推动力,反而是三姐姐,她说什么也不做,没劲,却做了一个我吃过最好吃的麻花卷。有时间的话要做她那个非常好吃的麻花卷。



               今天就请大家吃杏仁小饼,配一杯伯爵红茶。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百年蛋饼-100- year egg cookies

百年蛋饼-100- year egg cookies








        那一天老大和老幺突然说起这饼干,感觉既陌生又熟悉,原来多年前我因为爱吃咸蛋而自己创一个咸蛋饼。咸蛋在外国人眼里是百年蛋,皮蛋是千年蛋,好玩地把它称为百年蛋饼。既然孩子印象那么深,可见这饼干还不错,再次下手做,继续改良,希望它有一天成为我的招牌饼。饼干烤好后孩子是我最诚实的品尝顾问,他们的反应决定这饼干的去向。古灵精怪的老二做出一副很难看的脸孔,然后换上满脸笑容,伸手再拿第二片,妈妈心情已七上八落。老幺和老大也猛点头,讨多几片。老二调皮地训我,“妈妈,你不是教我做人要有信心?为什么你对自己的饼干没信心?这几天你像要去参加大学考试,每样饼干都要我们重复多次说好不好吃。妈!做人要有信心,谁敢说我妈做的饼干不好吃是鸡蛋里挑骨头。”看!儿子教训老妈,世界反了。



        还没入烤炉时单看就很开心,熟后更是香喷喷。不想用市场上卖的食谱,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自己慢慢研究,慢慢摸索才好玩。

2010年的新年饼

2010年的新年饼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醒来第一件事是把要用的工具拿出来洗,等了一星期才有得玩。每天一大早上班,迟迟才回家,除了累想不出其他形容词。期待周末就像小孩般只想玩。



        我不爱花俏的饼干,加上糖霜和色素的更没兴趣。对于饼干我有自己的那一套,还是喜欢简简单单,没有香精能吃出材料原味的那种。很久很久以前家里的香精全被我丢掉,人造香精把食物的精华全遮盖,突出一种很 “假”的化学味。读书时代我们常在试验室里制造各种口味的香精,大概从那一刻开始,香精和化学品被我画上等号。从此我对这一种‘人造味道’特别敏感。外甥出国带回来的高级黄梨酥,那时的价钱一片等于马币三零吉,吃了一口再也吞不下去,满口很假的味道。还是喜欢吃自家做的,完完全全是原汁原味的黄梨香。



        为十多年以后的我铺路。那时应该已经退休,最喜欢做的是烘焙,希望一年卖一次糕饼让自己开心。依然坚持没有人造色素和香精,人家喜不喜欢是人家的事,不想卖一些连自己都不肯吃的东西。这几天其实是在试探市场,在烘焙象牙塔的我一直以为人家的口味和我一样,爱吃牛油饼干。没想到市场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们爱的是不那么西化的口味。反正在家都闲不下来,不做几样玩玩浑身不舒服,就从身边的朋友开始,有订单才做,保证新鲜。要我出去推销自己招徕顾客则免。我这种人是爸爸口中的“百万”,福建话的百万不是指你富有而是说你象百万富翁一样不肯委屈求全,不能够低声下气去促销自己的产品,你要就来,不要就算。靠的都是小弟,凭我这脸皮薄的,一罐也卖不掉!还特地交待他不要把我电话号码给人,姐姐不接订单,只喜欢在厨房玩。











一天玩出来的东西,好好玩!


2010年1月12日星期二

梦想中的新年饼铺开张了!

梦想中的新年饼铺开张了!









      自小就爱玩烘焙的我常常以此为消遣,从早可以玩到晚,再累也开心。周末是我的欢乐时光,似乎只有从烘焙中才能找到自己。在职场上跟人打交道打得不开心、被刁难、不如意时最想做的事是回归厨房。在厨房里无须看人脸色,你就是自己的主子,有谁规定烘焙一定要死板板地跟着食谱走?在自己的烘焙世界里你可以加也可以减,可以标新立异,把骨子里那不愿受传统规则束缚的野性借题发挥得淋漓尽至。烘焙带给我这种满足感,让我在繁忙的工作里找到一个呼吸的空间。




            新年离开现在还有一个月左右,做年饼送人嫌太早。家里招待客人的饼干通常都在除夕前一两天才做,但我有做饼干的冲动。去年的农历年来得太快,一年才开始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就要过年,让人有点措手不及透不过气的感觉。今年的新年又来得特别迟,工作上很多东西都上轨道了,年迟迟不来。




      手痒痒忍不住想做年饼时,有人想买。连心理准备都没有,只下手做有现成材料的饼干,一做好就给小弟的顾客买掉了。那一天心情好得很,开始幻想开一间饼铺,然后打辞职信回归厨房。很多人不知道发白日梦可以纾解情绪上的压力,我就是那种从白日梦得到好处的人。心情好的那一刻,开始列出饼铺所要出售的饼干种类,越玩越开心。女儿把那单子交给她的补习老师,没想到她很有兴趣,大方的选了半数的饼干。贪吃的老二还提起妈妈做的咖喱饼干,老师在单子上找不到,问那是什么饼?女儿信口开河说农历新年不做这些,等印度人的屠妖节才下订吧!看到订单开始头皮发痒,每种一罐,我是不是拿石头往自己脚上砸?哪有时间做那么多种类,每天还要上班的。幸亏她说几时交货都无所谓,那等有空时才来做吧!(这样的店主,顾客迟早移情别恋,投入他人怀抱里。)












            披星戴夜是形容一个人迟到夜晚才回家,今天上班打开车门时,月亮和星星还在头上,感觉上那才是真正的披星戴月。回到家已是傍晚,累得胃口全无。同事说我吃素所以瘦了,她们不知道累积几个月的睡眠不足才是主要原因。感激上天我虽然睡眠不足但精神很好,至少不像以前死气沉沉。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会老?连女儿都说她的老师我的同学看来比妈妈老了整十多岁。心境很重要,心情愉快让一个人走起路来都显得特别轻盈。是什么让我保持快乐的心情?是梦。我坚持一个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梦,能不能达到不是重点,发梦的过程已足以治疗颓丧的心情。


    我的饼铺开张了!衷心地希望我做的饼干能给他们带来一丁点快乐,就像我从做饼干中找到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