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0年3月31日星期三

家还是最舒服的

家还是最舒服的






    在外出差,有时候一入住酒店到退房我的脚才踏到马路上的地,这一次就是这样。很多时候离家在外身体又不适,感情特别脆弱。职场上当你得到比人家多的利益,人家就会对你另眼相看,认为你剥夺了他们的权益。这样一来,有意无意,喜不喜欢听的话都会钻入耳里。一向来对这些话一笑置之,足以免疫。这一次觉得特别刺耳,怎么这些人到处都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应该得到?


    一大早醒来先把垃圾情绪短讯给远方的朋友,忙着要上工的朋友即刻拨电过来,长篇大论地给我洗脑,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只为了要解我心结。对有些朋友你可以任性,他们可以包容你,偏袒你。对有些朋友你可千万不要,小事反而会化大。这样的一个朋友常常都是我在钻牛角尖时上天派来搭救我的,她开始用佛学和我讲道理,不断把热量从电话的另一端传过来。上天待我不薄,当我需要被拉一把时,她总是适时出现。只记得说了一句此时最想拥抱她,电话也在吵杂中断线。


    这一天下午的会议临时取消,我多了一个休闲的下午。 把窗帘拉起来,泡个热水澡,睡一个舒服的午觉。给自己冲杯咖啡,不去喝下午茶,好好地读报纸、看电视。朋友又打电话来问候,感觉上她知道我还受困扰。






    晚餐时间选了个冷门的时间,独自对着街边的景色,自己享用一顿晚餐。这里的食物很多,但我没把相机拿出来,没那个心情。一个人的晚餐,心情突然好起来。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何必吸纳别人的垃圾情绪?


    朋友半夜短讯问我住什么酒店,不在意地告诉她。 舒服的床让心情舒畅起来,住了几天连酒店大门一步也没踏出。短讯外子说床比外面的吸引力更大。


   凌晨六点手机响起,朋友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她说已在酒店电梯,安全措施的缘故等着我带她上来。睡意全消,套一件衣马上下楼。电梯门一开看到我熟悉的脸孔,紧紧抱住她,像哄小孩般地拍着我的背开始给我洗脑。这样好的一个朋友,虽然工作忙碌,但为了慈善工作请假,从几百里外前来解决他人问题。腾空在百忙中转来看我,给我打气,给我加油,这样的一个朋友那里找?她的话很有分量、很有说服力,我全听得进。无论什么时候当我需要她,从不吝啬给我援手。这样一个好人,一路走来并不顺。她常叫我看她,问我会比她碰到的还要糟吗?很积极的一个人,不低的收入却过着极其俭朴的生活,她一生都在帮人,从我第一天认识她到现在还是没变。


    给我正面的开导后,冲个凉就告辞了。这一去是要替慈善团体处理文件,然后赶回家,隔天还要上班。我总觉得她是为他人而活,自己的薪水有一大部分是捐出去做慈善工作的,个人的衣食住行很简单,她的人生只有给于。





    好好地找张桌子,一个人用早餐,在这里这么多天,这还是第一次拍我吃的早餐。是的要怎么过日子是由我们决定,何必在乎他人怎么说?我的朋友问我,疯狗对着山吠,山会不会因而崩塌?她说要凝集好的能量,这样才有好事发生。意外往往发生在坏能量充斥的地方。半杯的水在于你如何看它, 消极的人说只剩半杯了,积极的人说还有半杯。


    用过早点,收拾好行李,在还没回家前,准备去做我想做的事。 在爱别人之前不要忘了好好爱自己。家还是最舒服的,我要回家了!

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这就是人生!

这就是人生!





    度假回来把所有照片整理好,设定日期连续上传一整个星期的文章。当我在做着这些东西时,心里是惆怅的。一直喃喃地对外子说假期过去了,要开始工作。依依不舍快乐时光那么快过去,不情愿收拾心情出门公干。


    外子忙收拾行李,我却无意识地做着不重要的事。刚刚回家又要出门,家里的花草迟早枯死。给孩子们留下足够的零用钱,交代好他们的接送行程表,太远的叫舅舅送,附近的自己走路去。先送外子出门,心里很不舍。虽说我们时常出差,但刚共同度过周年纪念就马上要各分东西,有点牛郎织女的感觉。


    清晨出门,半夜才收拾行李,我和外子抱着病还要旅途奔波,真的是在为五斗米折腰。孩子们这几天暂时变成孤儿,自己要解决交通问题和一些不可预见的事故。太过受保护会变成草莓一族,就放手让他们学会如何处理自身问题,我用电话追踪。


    拖着一身疲惫的身子,什么也没吃只喝水。希望这样的断食法能够让消化系统休息,病早日好。到达旅店正是晚餐时间,匆匆吃几口算数,最重要是洗个澡。





    推开房门一看,哇!这可真的是意外。酒店住多了,能让我一看到床就想躺下去的却不多。 这房间和床单是看都让人想把身子甩在软软的枕褥里。





    这一夜无梦,一觉到天明,实在舒服,体力也恢复不少。

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桑葚司康饼

桑葚司康饼







    用杂莓酸奶加上自家种的桑葚,做一个司康饼。小小一个饼,涂上奶油和果酱,配一杯茶。 这样的下午茶不必等一家之主,省下口舌辩驳。


   我和两个孩子还把新鲜桑葚夹入奶油和果酱中和司康饼一起吃。那微酸的果味给闷热的下午带来一丝清凉。


2010年3月28日星期日

金枪鱼蛋杯

金枪鱼蛋杯(AKOK BERINTI TUNA)









    友族卖的是放牛肉,我不吃,我放金枪鱼。这糕的中文名叫什么我也不知,反正马来西亚的人都知道它是什么就行了。懒得煮饭,就用懒人招当一餐。外子在它出炉后问我几时下手做的?瞧!他在我身后都没发觉我在准备,可见得这东西有多简单。




    我没有时间生火慢慢烤,也懒得拿出家传之宝,那是铜制模型。用懒人招,不到半小时就可吃。


    趁热吃的外子连声说好吃,老二吃了三个也赞不绝口。老幺、甚至夜晚才回家的老大摊凉后吃都说好吃。那么简单的东西比起蛋糕还受欢迎,何必做他们不爱吃的?

2010年3月27日星期六

番茄香肠煎饼

番茄香肠煎饼





    回到家的第一个清晨,有什么就煮什么。孩子说不要炒饭不要面,那煮这个好吗?当然好,大大小小都把煎饼吃得一片不剩,看来我还可以自己整理一本《百变煎饼》。


   材料是蛋、面粉和水,一点糖和盐,没量没秤,随手下料。面糊倒下去时即刻下香肠和番茄,还有山佬叶。熟后淋上番茄酱或辣椒酱。简简单单是一餐。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国家公园的水路入口处

国家公园的水路入口处





        外子一直想带孩子们到国家公园。这个国家公园我已到过三次,可是时日已久,很多东西都在变,我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

        到达Kuala Tembeling 昔日的印象完全不同。我两次用水路进去,一次用山路。现在所谓的山路已经成为康庄大路。车子可以直接驶入。





   

        大学最后一年,我们考完试,五个女的,八个男的,不知天高地厚,提着背包在国家公园里过了一星期左右,每天在森林里走,不见人烟。有时扎营,有时睡在树上的屋子。最长的路程是一天走16小时,每天喝的是河水、吃的是快熟面和简单的包菜炒蛋。那是最难忘的一段经历,虽然之后我还有类似几次的行程。提着煮饭的用具、帐幕、鸡蛋、干粮、罐头和米,我们就像《生存者》里那些人像野人般地过生活。不同的是我们有火柴和食物,不必挨饿受冷。

    几年的同学感情就在那几天拉近。男生每天砍材、扎营、提水;女生煮食。清晨有咖啡喝,走到中午有快熟面吃,晚上有饭吃。森林里捡到香蕉肚子饿顾不了那么多,大家分来吃。柔佛的朋友有本事在一夜之间将采来的芒果腌熟,隔天被我们吃个清光。这之间我们曾经因为沿途休息太久,到达目的地天已黑,找不到水源,就那样在雨中冲凉、洗头。

        小溪是我们冲洗的地方,有水的地方就是扎营的地点。有时没有小溪就在河流旁扎营,那河水经过消毒和煮沸后我还是要加一些果子盐才喝得下。曾经在河里游泳被小鱼咬脚趾,也看到刚冲好凉的朋友一上岸摔得一身泥泞。

        每一次经过长途跋涉,看到美丽的景色,什么苦也值得。朋友曾经捧着蛋托在山坡上对我说他最想做的事是把一个个蛋甩烂。每一天要经过几个山头,上山、下山。年轻就是本钱,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最怀念最后一天在森林里,我提议男生和女生交换职务,我们扎营、砍柴、提水、生火,他们煮食。生好火的我们到Lubok Simpon忘怀地捡石头,男生们煮好饭后发现女生全都不见,吓得找我们去。结果他们看到的是几个女生在认真地研究石头,视他们而不见。负责来找人的男生啼笑皆非,看着被我们当宝的石头,只差没拿石头往我们头上砸。

        对外子说着往年旧事,本以为听的只有他,忘了有个小听众。故事打住后小蔚不断地催,“妈妈再讲、再讲,不能停!”孩子对妈妈的过去很好奇,他们看到的是现在的我,听到的是以前的我,两者相差太远。好吧! 就让爸爸和妈妈计划一次让你们体会野外生活的旅行。

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黑岩石沙滩

黑岩石沙滩






    这里曾经有一大片的黑岩石,很有特色。可能是涨潮的缘故,我只看到一小部分的黑岩石。这里的海浪很高,狠狠地打在岸上,不适合游泳。




    不知何时沙滩上竟然摆上一列木椅,让你能坐在那儿对着大海遐思。坐在木椅上,像个披头散发的魔发女郎,看到照片还真吓人。小蔚在此玩风筝,狂吹的海风把他的风筝挺得笔直。

    这里的海滩不理想,接近渔村,可想而知。岸边建立起一座度假村,把美好的景色遮盖着,驾车路过再也看不到那一片黑岩石。

    喜欢岸上孤单的木椅,它孤独地遥望大海,天天对着大海诉说心情故事。突然觉得我很像它,那种孤独感让人无奈。





2010年3月24日星期三

不同的心情写照

不同的心情写照

It's the mood, not the food. 






   独自出门公干的时候,一天六餐在酒店吃,早、午、晚三餐外加上下午茶和夜宵,看到酒店的食物都倒胃。尽管美食在眼前但心情记挂着工作和会议,通常只顾吞下肚,没有好好品尝。以前我公干时连相机也没拿出来,后来把工作当半假期,近期才偶尔拍一拍照,那还是要看心情。




    安抚小蔚继续睡觉,爸爸妈妈要去海滩晨运,留一个电话给他以防万一。清晨的海是宁静的,带点灰色。迷蒙的海湾披上一层薄纱,若隐若现。一道阳光从云层中射下来,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让整个海滩弥漫着一股诡异的神秘美。





    半睡半醒的海湾没有人群,少了喧哗声,让你更能清楚地听到海的呼吸。难得的假期,和家人在一起叫度假,半公干半度假的心情绝对不同。我有时候到一个地方除了房间、会议室和餐厅,其他地方都没到,酒店大门更是没踏出一步。珍惜这一段时间,心里清楚知道回家后我们俩各有各忙,最少一星期见不到面。

    带着小蔚到餐厅用早餐,爸爸妈妈吃惯了这类早餐,对小蔚来说这可是很新鲜。教他烤面包、餐桌礼仪,让他记得曾经和爸爸妈妈共进一个愉快的早餐。我和外子相视发出会心微笑,这一次回去,他和我将在不同的地方吃这类早餐吃到怕。


    带着小蔚到花园里玩,看到泳池记起老二以前来这里被爸爸罚不能下水游泳,那么一段有趣的回忆我们竟然记不起他为什么被罚。(回家问起他原来妈妈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觉得很乱,捉起来就往床上甩。)我只记得他偷偷地把脚伸进泳池里不断地向我求情,然后慈母多败儿的妈妈又向爸爸求情,这才解禁。

    无论多忙的妈妈不要忘了和孩子共度假期,小小的回忆日后就是支持你在人生旅途上不断前进的推动力。



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慢节奏的假期

慢节奏的假期



    昨天外子的手机响起,他打回去没人接,那电话号码让我们不敢怠慢。我打开电话也有一个没接的来电,心里有点疑惑。打回去询问原来是找我的,通过各种管道,连外子的手机也用上。那是任务!这意味着我提着行李回到家休息两天后又要提着行李出门。当你在读这篇文章时,我正在某个地方公干。幸亏不是叫我即刻执行任务,否则会跳起来杀人!最讨厌是度假时接到来电叫你回去工作,一肚子火还要心平气和地说好。时间上没有冲突勉强还能接受,只是这样一来外子出差的时候,我也同时公干,三个孩子的问题又要头疼了。这样的电话说实在有点影响度假的心情,无奈家里的经济还不允许我回归厨房,三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单想教育费就让人心惊胆跳。



    近来学会转换心态,先度假,其他的回去再说。给外子和我泡了一杯咖啡,两个人在度假屋外喝咖啡。这里长满树林,氧气充足,精神很好。我们的度假屋后有一条河,夜里是萤火虫的世界。



    啜一口咖啡,吃一下风景,那就是我们的早餐。不打算花时间去吃早餐,外子的主要目的是去看东海岸大道。他这人对新开的大道很有兴趣,常带着我老远走就是要体验新的大道。

    车子往彭亨的首府驶去,这是一个还没入过我部落格的城市,已经有三四年没踏足这地方。关丹的河岸很美,第一次跟学校的狮子会来这个城市时就被它的河岸吸引。当时我才上中学,第一次随团出游,很兴奋。

    很久没看这城市,外子应小蔚要求,带他到购物中心,给他买很多食物。再不宠他,以后没人好宠了。孩子长大后,就算你要带他们出门,他们也未必肯跟。

    东海岸大道没什么看头,我们一路驾到淡马鲁,转一个圈,再回关丹市。脑袋只想吃海鲜火锅,没想到有食神相随的我无意转头竟然看到火锅自由餐的招牌。这商店在几年前肯定不存在,是刚刚冒起来的。店还没开,也不知道会不会开。




    找到憩息处,一踏入房门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外子闭目养神,我和小蔚往沙滩走去。外子不久前才在这里公干,我们之前也入住过,可是没有今天的兴奋感。经过泳池想起随身带的泳衣,想下水但太多人,作罢!还是沙滩的吸引力大一些,这里是个海湾,浪涛不高,适合戏浪。母子俩在沙滩上走,海浪打来一个球,小蔚捞起来自顾自玩,垂钓的大哥哥也陪他玩一阵。天色渐黑,肚子开始饿了,小蔚把球让给沙滩上的小女孩,他说玩了就好,反正球也不知道是谁的。


    心里捉不定主意,不懂要往市区吃火锅还是要在海边吃海鲜。外子看这贪吃的老婆建议说先吃火锅,迟一点再回来海鲜店吃一些海鲜小食。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对不对,万一到了市区火锅店没开,大家都饿了怎办?倒回头可是一段路途。



    幸亏一到火锅店,老远就看到门庭若市,挤满爱吃海鲜的人。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看到价格表,大人RM20,小孩RM12,吃不完的每100克要还RM6。自由餐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任你吃。那么多东西吃,最受欢迎的是花蟹,每一桌的人都是吃它,看一看店里的顾客,三大民族都有,华人和马来人同座的也有。外子说这才是1 Malaysia。太多我爱吃的东西,从八点吃到九点半,慢慢享受。小蔚提醒妈妈还没拍照,妈妈这一次不拍了,双手腥味如何拿相机?贪吃的妈妈这一回吃第一,有蟹又有虾,谁还顾得了拍照?想起家里的老大和老二,还有妈妈,有一天一定要带他们来吃。这一餐值回票价,跟外子说以后要特地绕来关丹吃海鲜火锅。这样一间价钱公道服务周到的餐厅,我不在意替他打广告。付账时和收银员聊两句,顺便拿一张名片。有渔村的地方做得过这种生意,他们每天可以获取新鲜的海鲜。难得的是它的酱料很好吃,服务亲切。你有吃过火锅,每加一次酱料都要算钱的吗?这样一间任你吃任你拿只要不浪费的餐厅,我一定会再倒回来。





2010年3月22日星期一

蓝色的假期

蓝色的假期




   一路沿海,眼帘所收的都是蓝色的天和海。在Cherating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新建又干净。这里远离人群,让你能够好好度假。那么热的天气,走在沙滩上不消半小时一定变成又干又黑的咸鱼。我们选择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

    午觉醒来,精神特别好,是时候去沙滩漫步了。沙滩上有人在打排球,海里载浮载沉的人群,还有在岸上筑沙城的小孩。退潮时刻,沙滩显得特别平坦宽阔,情侣们拖着手在散步,还有人在放风筝。



    我哼着《外婆的澎湖湾》享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这样悠闲的假期才是假期,赶鸭式的旅行叫人累。到了这种年龄,只喜欢有几天什么也不必做,什么也不必想,让脑袋放假去,整个人像个笨蛋白痴就很满足。

    海滩旁有一间蛮有个性的咖啡厅,由几个种族经营。带着绿意和自然美的咖啡厅顾客也来自不同种族,而且是同枱共欢。有人拿着一本书卷曲着身子躺在长椅上沉醉在书里的境界,外面的一切事物不关他的事。有几个穿着沙滩裤的男士悠闲地在山苏吊棚下聊天,还有舒服地躺在懒人椅上的我们。外子喝他的白咖啡,我和小蔚贪婪地吸啜沁甜的香椰。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椰子,尤其是这种炎热的气候,一口喝下去,整个喉咙舒畅凉快。



    夕阳西下,和外子手牵手,小蔚挤到我们中间左手拖爸爸,右手拉妈妈,这就是我们的三人蜜月旅行。如果有人在背后拍一张照,那画面该有多美。

    这里是外国游客的天地,入夜后小餐馆就会以灯饰吸引游客到来用餐。天一黑你就可以看到单身的、成双的的外国游客在这里喝两杯,他们的欢乐时光开始了。

    有一间在海旁边的餐厅是我们新婚时无意中发现的,后来怀了老大,旅行时还是会到来吃,接着老大出世依然来吃了几次。外子对它却一点印象也没有,算一算有整十年没来了。对这地方的食物我蛮喜欢,它打的是泰国招牌,泰国餐一向是我的首选。不打算试其它餐厅,看人气这间餐厅最好。



    刚刚还和外子说我怀念正宗泰国餐,有生胡椒粒,一口咬下去让你眼睛一亮。没想到这里的瓦煲螃蟹冬粉就有我想吃的生胡椒粒,吃第一口让我惊喜交加。不顾仪表地大吃特吃,幸亏餐室里的灯光昏暗,没有人会看你怎么吃。边吃边吹海风,食量不大的小蔚也吃了不少。

    饭后混入人群里,散步在那仅有的一条街,街边两排店屋卖的都是纪念品和沙滩用具,玲珑满目,增添不少气氛。这样的日子叫人留恋,可惜一生人中有几天是那么逍遥过日子?



2010年3月21日星期日

东海岸风情

东海岸风情



   东海岸的热情就像沙滩上的阳光,炽热得让你窒息。我们在黑暗的临晨绕过山路,到达登加楼已经是清晨。阳光普照大地,一天才开始,热浪已开始侵人。

    外子建议随便停下来找一摊登州出名的nasi dagang。我没意见,反正出门旅行就是要尝试当地的食物。脑袋里闪过闹上法庭的RM45一个鱼头,曾经问过我的同事,她说靠近Kuala Ibai。对那地方不熟悉,只知道那档口很有口碑,被贸易法庭宣判有罪后生意反而蒸蒸日上,连罚款都是顾客帮他还。跟外子提起这件事,他也记得,但不知道往哪里找。傻人有傻福的我通常出门都会无心插柳柳成荫,一看到Taman Rekreasi Kuala Ibai,就说那档子在附近。外子取笑我那是公园的名字,跟我要找的档口扯不上关系。车子驶过一排店屋,排列在店前的车辆就像在赴宴会那么多,好奇地往上一看,给我看到印象里在电视画面看到的店面,开心地叫外子停车。



    店里坐满顾客,打领带穿西装的华裔人士也不少。一些穿高跟鞋和整齐工作服的华裔妇女也一群群到来。满怀期待的我看着捧来的分量,还想多叫一份。工作人员不少,上饭的速度却很慢,因为打包的人很多。

    好不容易等到饭捧来,吃一口,奇怪,为什么没有我吃惯的味道。吃了一半,问外子好不好吃?他摇头。太单调的味道,鱼肉略嫌淡,同事的太太煮的都比他好。每个地方的人吃的食物口味有别,在当地这是最好吃的,我却吃过很多档比他好得多的nasi dagang,唯一可取的地方是饭虽软,却一颗颗像沙子一样没有粘在一起。没尝试哪能作比较?



    登加楼沿海一带卖的都是鱼条,吃过很多档只不过如此。这一回在Merang附近看到鱼条,买了几条试试,还不错,比起之前那几档出名的,一口咬下去都是鱼骨和鱼刺,这一档合我胃口。鱼条要趁热吃,留下的那几条冷却后很硬。通常吃鱼条都不会沾酱,这样才吃得出鱼的鲜味。

    在海龟上岸的海滩附近逛逛,这里还保留渔村原本的面貌,没被商业化。我们顺便到附近几个小镇看看,喝杯咖啡。这样不必赶路的旅行才叫旅行。


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阳光、沙滩、海浪

阳光、沙滩、海浪



    结婚周年纪念一转眼就到来,我们计划到远离市区的小岛过二人世界。计划归计划,工作上的行程表往往是假期的致命伤。到最后一分钟还在和同事研究方案,看怎么调整假期,其他人也要带着孩子回乡。三个人互相调换各得其所,尽量配合外子的工作表,不然还是不能成行。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比原本计划迟一天出发,小岛也因为学校假期处于饱满状态,退而求之,行程和日期都要改。这就是工作人士的悲哀,不能好好计划长假。孩子们很识趣,知道三月的旅行,他们没份跟,自己安排好节目。临出门的前一晚,老幺有点发烧,不放心把他留给妈妈,决定带他一起去。因祸得福的他很快自己收拾行李,兴奋得很。说好了是爸爸妈妈去度假,不是他度假,所以性质跟平常的旅行不同。

    孩子小时候东海岸的海岸线是我们最爱到的,喜欢看那蓝色的海,从登加楼到彭亨,只要沿着海边的路线走,视觉的享受是我所追求的。看一看东海岸的风情,蓝色的天与海,心情就会宽敞,快乐指数也会不断升高。

天大的事我也不理,度假去也!当我在享受假期时,让我尽情的享受。

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咸蛋黄山佬叶煎蛋

咸蛋黄山佬叶煎蛋







    自从嫁为人妇后,外子从来没有在伙食上为难我。以前没有孩子,一放工回家有什么煮什么,简单方便能饱肚的就对。吃饱后他会帮我洗碗碟、抹地。后来怀孕了,不能入厨,一放工就吐个不停,连饭也不想吃,更不必说煮饭。那一阵子他每个晚上都去外面买饭吃,我连听到他说要去吃饭都会吐。周末时他煮给我吃,都是一些酸酸辣辣的开胃菜。怀孕时期我完全没有尽到做妻子的本分。


    孩子生完了,生产工厂也停工;理应可以好好为家人烧一顿饭。每天要工作,周末忙清理屋子,有时要回去做工。带回家的工作很花精神,一投入就不能停,还有半放假性的工作,人在家但更多工。这样的生活完全反映在我家饭桌上。当你看到有三菜一汤那表示我心情很轻松,没有为工作烦。若餐桌上出现1 meal dish 那是我人在家但手上有一些工作要完成。若孩子们餐餐吃外面买的面包擦牛油,那是说妈妈忙得天昏地暗。若孩子们要啃饼干,那是爸爸妈妈连买面包的时间也没有。



   
这样简单的煎蛋可以很好吃,这一餐绝对营养均匀。孩子们不在家,我们两夫妇各有各忙,肚子饿了煮个香叶饭,煎一个蛋就是一餐。 蛋里有番茄、咸蛋、大量的山佬叶,边皮煎得香脆,配一碗白饭,非常好吃。我公司附近的餐厅,一碗饭和一个热乎乎的煎蛋要卖RM7.90,这一餐三块钱都不到,还是两人份呢!这样的妻子在非三菜一汤不可的家庭里老早叫老公给休了,幸亏我那个很容易养。


2010年3月18日星期四

绿茶红豆包

绿茶红豆包






    家里每次煲一大锅红豆时,总想拿来玩烘焙。慢煲锅煮出来的红豆香软又颗颗完整,这一次把它卷入面团里。


    很久没上食谱,这一个容易操作的食谱就送给没有面包机象我一样的手揉一族。这面包里所用的绿茶粉是我泡茶喝的,不是市场卖的抹茶粉,颜色暗淡不亮丽。收了三天的面包保软性很好,洗手揉面团去吧!


 




材料:


500 g 高筋面粉


100 g 普通面粉


 8 g  快速酵母


  20 g  奶粉


 1茶匙


 1  


280 g


     6g  绿茶粉


 


50 g牛油


 


适量甜红豆(红豆汤里的红豆)


 


做法:


1. 所有材料揉匀后加入牛油揉至光滑。


2. 第一次发酵40分钟(我通常看它发至双倍大即可)。


3. 切割、包入红豆、卷好。


4. 面团发至双倍大(约35分钟),以170摄氏度烤20分钟即可。


 


如果你要求不高,这面包可以成为隔日的早餐。我在面包上涂一层厚厚的乳酪,配浓浓的黑咖啡,乳酪和红豆还真搭配!


 


 

2010年3月17日星期三

绿茶三馅包

绿茶三馅包







    我以前常被糕饼和糖果里的绿茶味呛得作呕,从此对加了绿茶口味的食物敬而远之。我爱喝绿茶但不爱市场上绿茶的烘焙产品,后来自己磨了一些绿茶末放入糕饼内觉得那味道很清新,当然烘焙用的抹茶粉跟我自己磨的是两回事。


    刚刚买来泡茶喝的绿茶粉,第一次放入面包内觉得清香,没有那种被香精污染的浊味。今天再把它揉入面团里,揉好面团的手都带一股香味。若绿茶产品是这种味道我能接受,为什么我每一次吃到的都不是这种清香味,那包括日本进口的绿茶糖。


    我本来想做个色彩分明的面包,所以把白色的乳酪用香兰豆蓉包住,外面再裹上一层豆沙,然后再以绿茶面团包好。面包烤好后颜色变得污浊不堪,层次不分明,好难看!


    家里有‘食物清道夫’,谁在乎层次分不分明,他们在乎里面有没有乳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