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0年4月30日星期五

好玩的积木布丁

好玩的积木布丁






    儿子看到我买了一大条面包,问清楚是要做面包布丁,忍住不睡觉,要看我如何做。其实这面包布丁还真有点像我小时候玩的积木游戏,一层层地叠,要吃什么放什么。


    儿子不肯上楼睡觉,半夜陪着我,记录着材料的次序。根据汎汎的的笔记,积木布丁的层次如下:


马铃薯片


大葱


牛油


面包


灯笼椒


面包


香肠


面包


辣味金枪鱼


面包


番茄片


牛油


面包


   


    香肠撒上胡椒粉,马铃薯用盐腌后撒上Oregano,如果不是面包已经高出烤盘,我可能还会多叠几层。这一次用了六个蛋加3/4杯奶,蛋奶里加些盐。布丁熟后摊凉,天亮后还带微温,给孩子切块,在上巴士前先塞入口。

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麻辣豆豉鸡

麻辣豆豉鸡






    厨房现在归妈妈管,工作日我很少下厨做饭。 妈妈煮得不懂要如何再变,难得我显两手,她可高兴得很。一说要煮鸡,她马上拿一大包冻鸡出来。妈妈家的食材很多,下起厨来得心应手,不像在我家,脑袋明明想做某种东西,做出来的又是另一回事。


    煮一道麻辣豆豉鸡,此麻辣非彼麻辣也;麻即是麻油,辣是辣椒,菜色反映我的心情。简单的一道菜,好吃得让人舔手指,(借用家乡鸡的广告)。 今天放工回家路途山,看到的都是满树的花,感觉美好。马来西亚的市政局真的要考虑在路旁大量种一排排会开花的树,让驾车人士看了心情不急躁。





这道菜是我家每个人都喜欢的,吃了包你添饭。

材料:


鸡块


(A)



胡椒粉


小茴香粉


(B)



灯笼椒


蒜碎


香葱


(C)


豆豉


麻油



酸柑汁


做法:


1. 鸡块用(A)料盐好。


2. 鸡烤至出油、皮酥。


3. 所有(B)材料切碎和(C)料搅和。


4. 烤鸡的鸡汁下锅煮滚,加入酱料煮至5分钟。


5. 把酱料淋在烤鸡上即可。


材料可以打出来,份量就要靠大家自己斟酌。煮菜嘛!爱怎么吃就怎么煮,别人写的份量未必适合你,你的味觉才是标准。

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我家的椰浆鸡

我家的椰浆鸡




    看到妈妈的冰箱堆满三姐姐送来的冷冻椰浆,是时候煮椰浆鸡了。这一次打算煮一道与外面卖的不一样的椰浆鸡。翻看一些食谱,有吉兰丹式、柔佛式、彭亨和登加楼式,各有不同的材料和做法。这些“式”放入脑里和我惯常吃的口味揉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我要的谱。


    趁周末去买鸡,腌上一天再烤熟。隔天放工在妈妈的厨房大显身手,老妈很有兴趣地在旁假假不经心地看我煮。煮了一大锅的酱汁,淋在鸡肉上,再用妈妈的“血滴子”烤熟。那香味薰遍整栋房子,让人受不了。鸡肉烤熟后,叫妈妈吃饭,难得的是她即刻盛饭。妈妈吃得很满意,要我把食谱写下来。怎样写?这酱料靠的是舌头,一定要够味,我边煮边尝,连孩子的味觉也派上场,帮我试味。这道鸡如果味道不对,材料再完整也煮不出那味道。外面卖的不是每档都好吃,味道也很单调。


    外子吃后的评语是跟外面卖的非常不同,妈买回来的他吃一块就腻,这个吃了还想吃。调皮地问他好不好让我改行卖椰浆鸡去?妈妈赶紧把多余的酱料当宝收起来,口里喃喃地说要再煮。


    今天放工回家,看到她腌好一大盘的鸡块,准备用剩下的酱料再煮一轮。我的妈呀!她可真是言出必行。


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十四层水果面包布丁

十四层水果面包布丁







    买了一条面包,本来想给孩子当茶点,却因为太多东西吃而作罢。眼看周末已过,一但回到学校,没有人有时间吃下午茶。


    放工回妈家,累得睡着,听到妈妈在念整十一点多了还不回家,明天还要上班。吓醒后,真的快午夜了。回到家看到一整条面包,再不处理就得喂垃圾桶。赶忙把家里所有能用上的材料搬出来,做了这个十四层水果面包布丁。


    隔天清晨切块让老幺带上学,老大和老二上了中学后避免带便当,被抓到罚款五零吉,几次学乖后,不再带便当。听妈妈说那么一整大盘布丁,在他们临上巴士时已经吃得只剩一小块。我也带一些当早点,还真好吃。


    放工回家一踏入门孩子说面包布丁实在太好吃, 妈妈可以再做吗?老幺还很自豪地向外婆报告说妈妈只买一块钱一条的面包也可以做出这么美味的东西,他不知道我所用的配料已经超过十块钱。





    何来的十四层?说穿了就像十层的披萨广告,连酱料也算在内,这样算法当然有十层。请听我慢慢细说:


    最上一层:盐腌马铃薯片(4个)


    2 :牛油


    3 面包


    4 乳酪片(4 )


    5 咖椰


    6 面包


    7 葡萄干


    8 香蕉片加1/4个柠檬汁(5条)


    9  面包


    10:葡萄干


    11:咖椰


    12:牛油


    13:面包


    那还有一层呢?上面那个草莓咯!我用了五个AA蛋和一杯酸奶,没有加任何糖,均匀地倒在面包上,烤盘用牛油涂过,以180摄氏度烤25分钟。这布丁的甜度和湿度恰到好处,带点咸的马铃薯片让这布丁的味道更加美味。

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红萝卜葡萄干蛋糕

红萝卜葡萄干蛋糕







    这是Mimi's Cafe Carrot Raisin Bread. 的食谱。近来想吃蛋糕,想要吃一些平常很少吃的口感。一向来对有豆类的蛋糕敬而远之,更不必说下手做。这几天反常,希望不是回光返照,连口味都会改变。


   这蛋糕熟后马上切一块放入口,那种急切就像几年没见到蛋糕。蛋糕很软,不会太甜,我事先把糖分减掉,以下是我用的分量。


材料:


A


面粉 1 杯半


肉桂粉 1 茶匙


泡打粉 1 茶匙


小苏打粉 1 茶匙



B.


植物油 1


1


3


黑糖漿 1/4


1 茶匙 


 



C.


 紅萝卜絲 1 杯(满满)


葡萄干 1


核桃 3/4  


 


做法:


1A  筛过,核桃用平底锅炒过(无油)。


2.打发B 后倒入C


3.拌入 A


4.倒入烤盘里,以160摄氏度烤55 分钟。

2010年4月25日星期日

茶燻鸡

茶燻鸡






    Lisa 家看到她的茶香燻土鸡,突然很想做。下手做的时候只记得她如何燻鸡却忘了她如何腌鸡。我有个老毛病,真的研究某种食谱时却碰不上做的时机,反而是随便看的会上心。


    我用的鸡只有一公斤多一些,腌料也随自己口味。谢谢Lisa, 她把步骤写得很清楚,不明白我的懒人步骤写法的人请到她家。


材料:


鸡一只(1.3kg


1 大匙


胡椒粉少许


很少的五香粉


姜约拇指大


蒜头 4


燻料:


3 大匙茶叶


1大匙黑糖


1 大匙白糖


 2大匙面粉


 


做法:


1. 鸡腌约7-8小时。蒜和姜塞在鸡肚子内。


2. 用大火蒸鸡15分钟。


3. 把燻料放在铝泊纸上,置于镬里。


4. 放上架子,蒸盘里的汁倒掉一些(收起来煮菜用)。


5. 蒸盘放在架子上,用中火燻鸡约15 分钟。


 


做这燻鸡时,心里很不安,担心我的镬会寿终正寝,也担心厨房的墙壁太热会爆裂。 接着外子又问什么东西烧焦了?两个孩子从楼上奔下来直喊臭。我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在火炉旁守着,注意着白烟几时转黄。等得不耐烦后偷偷打开一个隙缝,看到白秃秃的鸡已经转成褐色,即刻熄火。这鸡带到妈妈家当晚餐,不到一会儿,桌上只剩下鸡骨架。 刚才的忧虑换来的是满足感。


2010年4月24日星期六

玩意儿的笔录

番茄酵素




   答应儿子做酵素给他吃,这一拖就好几个月。番茄便宜,顺便做个番茄酵素,味道如何,两个星期后开盅。

三酱鸡

三酱鸡







    近来很懒,常常跟着外子送孩子去课外活动,然后我俩就去吃早餐、采购。 以前是他送孩子,我在厨房准备餐点。实在不会享福,一个星期工作五-六天,连周末也不放假;人家菲佣星期天都能享有假期。外子虽然不爱到外边吃,却也顺我意。


    吃完早餐后,加入像嘉年华会的早市采购,哇!市镇上的人也赶到这儿来,该见的人都见到了。亲切的招呼,几乎每一句都是我买得好多。干脆自嘲说再见我要等下个月。 蛮享受这样的早晨,买一大堆新鲜食材,回家可以即刻煮。


    就先来个三酱鸡给大家当午餐,还有一道简单的大葱马铃薯没有入镜。随便煮一餐对家人来说已是很特别的一餐,都说了在我家有时间才可以吃饭,可悲吗?老二永远是妈妈的忠实支持者,看他把饭倒入镬里捞汁,省了我洗刷的功夫。


    懒人招永远最好用,所谓三酱是泰式辣椒酱、番茄酱和东方BBQ酱。 在镬前随便一起一落,三两下子就好了。不必削皮的马铃薯还真好吃,连不爱把马铃薯当菜肴吃的我也吃了不少。

2010年4月21日星期三

香料烤鸡葱油饼

香料烤鸡葱油饼









    孩子和外子都喜欢吃葱油饼,我做了很多次就不再上传。同样的东西看了多次已没有记录的必要,就像快熟面。


    老二在数落妈妈上个星期做葱油饼给姐姐吃,他没份。部落格就是我犯罪的记录档案,孩子以部落格里的食物衡量妈妈的心偏向谁。一看到上传自己没吃到的东西,从老大到老幺都说着同样的话,“我没回家就故意做这个来吃。”,酸溜溜的语气和受委屈的样子是一个模型出来的。妈妈的心是偏的,谁叫你们不回家?


    听老二那么说,赶紧打开冰箱,还有一块面团,切葱花做葱油饼给他吃,顺手烤一碟香鸡配葱油饼吃。看到爸爸下楼,叫爸爸也来吃。外子的眼睛瞪的是鸡肉下面的葱油饼,眼尖的他对食物很迟钝,对这个可敏感。 对不起了,儿子比老公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唯一的葱油饼只给儿子吃。这下轮到老爸吃儿子的醋,说妈妈偏心。话说有一天我们在咖啡店喝咖啡,卖印度煎饼的老兄做了各种不同的煎饼,我看得入神,嘴里喃喃说找一天去吃Roti tissue。话还没说完,外子就打断说印度煎饼再好吃也没有我做的葱油饼好吃,那一刻开始家里没东西吃,就随手做葱油饼当一餐。可怕的是早餐吃了后,午餐还想吃,前世大概有个卖葱油饼的情人。再看老二,他可是用身体保护着唯一一片的油饼,这个时候谁是爸爸已经不重要了。


    这样一顿香料烤鸡葱油饼换来全套按摩服务、抹完楼下的地面,从客厅到厨房,还有房间和我的角落。洗完所有我今天玩耍用的道具、晒衣。物有所值。汎汎乖,妈妈下星期再煮好料哦!


 

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黄梨杯子蛋糕

黄梨杯子蛋糕













    昨天接孩子的时候到烘焙行走一趟,看到这个带有英式风味的纸杯,很喜欢,不加考虑买下来。抽屉里还有很多纸杯,以我做蛋糕的速度要消耗掉还真不容易。


    这一阵子忙得晕头转向,身边的人一个个又生病,我怀疑我的身体在跟病毒对抗,很累。想吃充满牛油味的蛋糕,这念头一闪,本来想休息也不行了。


    蛋糕还热乎乎,我已急不及待拿一个来吃。浓郁的牛油香配上酸酸的黄梨片,蛋糕组织很细密,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对我来说想要吃某种东西能即刻吃到就是幸福。这样好吃的蛋糕,就和大家一起分享,希望你们喜欢。


材料:


80 g 特细面粉


很少的发粉(一小撮)


100 g 牛油


2个蛋


50 g 细糖



1 小匙奶粉


少许盐


 


做法:


1. 蛋和糖、盐打至浓稠(像要融化的雪糕)。


2. 牛油加粉类搅至无颗粒。


3. 把(2)倒入(1)内拌匀。


4. 面糊舀入杯子,以罐头黄梨片装饰。


5. 180摄氏度烤25分钟。





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酥皮鸡肉派

酥皮鸡肉派





    这个想做很久了,有没做过记不起。看来不久我快要患上老人痴呆症,翻看旧网志,有些东西竟然不太有印象,没记录的话绝对不知道自己曾做过。部落格就像我的记事簿,做过的东西一旦上传后就不放在心上,就像把数码照片从相机收录在电脑里,放下心后不去在意。


   这个酥皮也是一个随手乱来的杰作。书上通常只折三次左右,我这个折了整十次,面团乱揉,油脂随意加,烤出来的酥皮还是有层次感。老二今天在家帮我清理屋子,很理所当然地吃了两个,还把撒上五香粉的几个酥皮也一并扫掉,连照片也来不及拍,清理的用意是帮妈妈清除家里的杂物,包括食物!


    吃了一个,很合胃口,上面的皮是酥的,下面的馅是烫的,烘烤时汤汁还溢出来。




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粉肠蝴蝶结

粉肠蝴蝶结





   
孩子一个星期七天都要早起,周末也有各种课外活动和学校补习。可怜的孩子(歇后语:可怜的老爸老妈。)想起同事对我说他的孩子在国小,早也补,晚也补,长假也补,短假也补,他接送孩子接送得想到学校揍老师,当然那是夸张的形容词。一早就表明态度,孩子今天的课外活动不归我理,要好好和周公聊天。


    起床后发现外子还没回家,难怪没人吵我醒。拨电话问才知道他的电单车又爆胎了。不知道要煮什么,睡眼惺忪打开冰箱,有什么就拿什么。看一看好像可以煮简单的虾面,可是上那儿找新鲜面条?我家干粮存货不少,远离市区只好储存足够粮食以免有不备之需,就以蝴蝶结替代。


    用虾米、蒜头、葱头做出虾面的灵魂,那就是辣椒酱。很快准备好,盛入碗。随便在窗口拍张照,转身看到两父子已静悄悄的吃掉大半碗蝴蝶结,只顾吃连话也懒得多说。


    老二问我有没意思卖虾面,他说妈妈的虾面绝对可以开一间又一间分行。嗯。。。。。老爸也搭腔,两父子一唱一和还煞有其事。巴不得肩膀上的担子快点拿下来,周游四国,游山玩水,看书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卖面?不要咒我。


 

2010年4月17日星期六

平和感恩的一天

平和感恩的一天





  这几天虽然忙、累但每晚还是抽空听师傅弘法、打坐。每一天要工作无法参与供养师傅,靠着其他教友轮流值班,在忙着载送孩子和参与弘法之间寻找平衡点。师傅看到在生活线上挣扎的我们,很怜悯地说她这一次前来发现我们很累。虽然如此,一入夜还是自然而然地拖着疲累的身子到场。打坐后脑子清晰,一天睡不到四小时,依然支撑得了。看着师傅耐心地教导我们的孩子礼拜、念经,一股热流涌上眼眶。 师傅在为我祈福时问我是否在想着前途,很自然地我说不。只要妈妈身体健康,前途不是首要。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比平常更早起身,专心炒了一锅素米粉带去供养师傅。在大厦楼下等门的师姐给我开了门,毫无怨言的她比我更尽心尽力。她准备了一锅的牛奶饭,我负责捏成饭团,吃时淋上蜜糖。天色渐亮,除了师傅的弟子们,其他闻法而来的人也陆续到达,一桌的食物是大家充满法喜的心意。 阳光从师傅身后的窗口照进来,一群信徒在供养师傅,听师傅解释供养的意义。







      孩子们一个参加越野赛跑,一个参加跆拳道考试,一个去上佛学班。我和外子在布施会后,找了一间咖啡店用早点。这是马来西亚人民熟悉的早餐,简单的生活和食物让人心生一股踏实感。外子每次取笑我即使有一天当上了百万富翁,以我的性格必然还过着平实的生活,出外穿T-shirt 牛仔裤,回家穿旧衣操裤。我自嘲地加多几句:驾着比女儿还老的小房车,用着整近十年的手机,身边伴的是哪个逐渐贬值的老公。哈哈!他说得实在不以为过, 有些性格不是环境和时间能改变的。



 


      从咖啡店出来,突然看到带田园风味的街景,竟然有人在屋旁堆了那么多木头,是否要在这里建座露天的木头咖啡厅?放眼看着附近的店屋,起码有五间各有特色的kopitiam, 多一间也不稀奇。







      转去看参加跆拳道考试的老二,正在做最后一份钟的练习。看了一阵,不想让他分心,悄悄地走。孩子知道爸妈到场来支持他,信心大增,那就足够了。绕道去看参加越野赛跑的老幺,这几天病倒了,劝他弃权却拗不过,孩子大了自己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事,随他意吧!回到母校,景物已变,人事全非,归宿感依然很强。寻找熟悉的脸孔,一个也不认识。人那么多,穿着同样的衣服,要到那里找老幺?台上正抽着幸运奖,心里在想刚刚供养师傅时,师傅说累积好的功德,日子会过得更好更顺。一个念头突然冒起,但愿台上抽到老幺的名字,让我能够轻易找出他在那里。这念头一闪,隔了两个名字,突然听到XX小学,五橙班(我毛发开始站起来)XX蔚。接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上台领奖。过后和外子说起,他哈哈大笑。跟我住久了知道很多巧合的事常发生在我身上,有些又玄又妙的,只敢对深知我的人说,要不人家一定怀疑我脑袋有问题。


      老二还没考完试,收到一则短讯,用英文写着:妈妈,谢谢你关心我,我爱你。当时没戴眼镜,叫女儿帮我念,她反应很大地说,“妈,一定是寄错了,你肯定是寄给你的?”“你弟弟啊!他在考试中,看到妈妈去看他,心生感激。”“他都没有手机,还会用手机短讯的简语,不可能!”我这妈妈大概开心过度,还替儿子说话,“他不可以借朋友的手机吗?老是看扁弟弟。”孩子回来后证实不是他传给我的,可怜的妈妈空欢喜一场(瞧!一个贴心的短讯都会让人开心)。 无所谓反正那短讯让我开心了几个小时。


      不久接到一通电话,有个男孩打来告诉我他考取大学了,第一个想通知的是我,那掩不住兴奋的声音感染了我。 在这时刻想到打电话与我分享喜悦,让我心生感动。他毫不掩饰地说,“因为你对我好。”这一通电话让我一天的快乐指数直升。


      累透的我手握报纸睡着了。睡醒后的脑袋很清醒, 知道是谁传来的短讯,是一个叫我妈妈的少女,她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康复了。幸亏那短讯没被删掉,赶紧给她回复。


      前几天收到网友寄来的书,赶紧查看她有没收到我的留言。寄物件的人若一天没肯定东西安全无误送到收信人手中,心里一定不安。第一时间通知好让她放心,看到她的回复,自己也松一口气。 谢谢这位网友,一出书就给我寄来,能够在网上结这种善缘,我很珍惜。马来西亚买不到她的书,邮费不便宜,可是她一连几本的寄来;除了感激实在不懂说什么,只希望她的书大畅销,一版再版。(自己没有本事出书,看人家出书,感染一份欢喜。)还是要鸡蛋里挑骨头地说:这一次怎么忘了签上大名?


      短短的一天,没什么大事发生,心情却很愉快。平凡如我的人要求的只不过是这种生活。但愿大家也度过美好的一天。

2010年4月16日星期五

猪肉碎锅贴

猪肉碎锅贴




   几年前做过加了虾肉的锅贴,孩子们都喜欢吃。到底我有多久没做锅贴?根据老二夸张的形容词大约有六、七年没做。这孩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幸亏我的部落格记录着06年曾经做给他吃。这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再做?因为太多好玩的食谱在列队,太少的时间去实践。


    这一次做了满满一大锅,不知道多少个锅贴下他肚子,只知道老幺封他为锅贴大王。姐姐和弟弟对他爱吃锅贴的程度甘拜下风。如果有一天我们到郊外露营,弄一锅锅贴吃也不失为好主意。露营的诺言几时才能实现?

2010年4月15日星期四

葡萄干司康饼

葡萄干司康饼







    目前正在研究这个我喜欢吃,外子不喜欢的东西。孩子受妈妈影响,爱上这东西,可以毫无忌惮地做,反正有人帮忙清货。


   刚刚在霸市拿起一盒司康饼,又放回去。为什么要买?要吃自己做。这一次加些葡萄干,下一次要加乳酪。我吃了两个,其他的儿子帮我善后。喜欢和不喜欢是很难说的,这样不起眼的东西我百吃不厌,外子看了借故溜开;深怕走慢一步被我捉来当白老鼠。

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

田园乳酪蛋糕

田园乳酪蛋糕







    浓郁的乳酪蛋糕才是我心中所爱。酸奶油是不可缺的材料。短短几个字是在向自己交待,这几天实在忙得写不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