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0年7月31日星期六

寂寞的妈妈与无奈的我

寂寞的妈妈与无奈的我


                以往一到周末就一早栽入厨房里,弄个十样八样,一直到太阳下山才能自拔。近来心境不同了,上网可有可无,上传更是难得。厨房很久没开伙,除了那不必用火的冷冻乳酪蛋糕,似乎整个多月没有开伙,实际上可能更久。


           每个周末忙着在厨房玩,寂寞的妈妈一个人上菜市场。虽然身在这个城市,但一年有时都没到菜市场一次,买菜都是去霸市。托孩子的福,几乎每个周末都到外面用餐,反正现在的周末没人会待在家吃早餐,煮了自己一个人吃,多没有意思。


                外子出差,我连家也懒得回,名正言顺做妈妈的女儿。天一亮妈妈就起身做家务,送孩子出门时带着妈妈上菜市场。视觉不好的妈妈一到菜市场走得比我还快,精神奕奕的,跟我日常看到的妈妈非常不一样。走在妈妈身后,仔细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原来上一次市场不只是买菜,是社交。妈妈说是去买东西,袋子里却装了一些食物,到菜市场送给她常光顾的摊子。摊子的主人除了与她有交易,还建立了另一种情谊。看到妈妈敏捷的行动,我不禁怀疑那每踏出一步都要我牵的又是谁?


                在菜市场里见到我的阿姨们都会特地跑上前来跟我说妈妈很壮,每天上菜市场扛一大堆食物;小弟为了此事发很大的脾气。妈妈脾气很怪,她不喜欢弟弟载她去买菜,坚持要走,弟弟每次在街上看到她大包小包地提,心疼得不得了,说妈妈在精神虐待他,俩母子常常为了吃早餐和买菜斗气。 孝顺的小弟买了早餐回家给妈吃一定被骂,要载她上菜市场她也不肯,他都不知如何是好。有一天我在开会,他特地打电话来问为什么妈妈肯跟我去吃早餐?要怎样才能把妈妈载去买菜?小弟没有小题大做,这些都是我们两姐弟担心的事,她眼睛不好,要走一大段路还要扛那么重的东西,可是无论怎么说她都我行我素。


                上个星期我特地不回家,一早说好要送孩子,“顺便”带她去买菜。送了孩子后告诉她我肚子饿了,叫她陪我吃早餐。她不但把我叫的食物吃光,吃得比我还多。接着我们去买菜,她不让我下车,我趁她走后下去转一圈。那天买了一车的水果,妈妈心情很好。


                这个周末我又使出同样的一招,原来她怕麻烦我们,所以不能说特地载她去买菜,要不经意地说顺便带她去。这一次我跟着她下去,顺便看看菜市场。这不孝的女儿每天吃妈妈煮的饭菜却很少陪妈妈买菜。其实买菜很有趣,只是我没有那份闲情和时间。菜市场里的小弟很无厘头在大声叫:‘三零吉两公斤的酸柑,快来买,买回去冲凉,冲得脱皮。’我忍不住发笑,他竟然把矛头转到我身上,‘你今天笑得很美。’去你的,今天?你什么时候在菜市场见过我?


                妈妈买了我喜欢吃的厚肉龙眼、便宜到让你笑的火龙果、duku、榴莲。我们俩没有一只手是空的。突然记起小姑这一生永远不会完成的心愿,那就是买了车后要载她妈妈我家婆去买菜。 感激上天我今天还能为妈妈打伞一起上菜市场。很容易满足的妈妈看到我买一些材料回家做甜品,笑得像小孩一样。好几次想拿相机出来拍在菜市场的她,却有点顾忌,搞不好她下次去买菜时人家问,‘你那连买菜都拍照的女儿怎么没来?’所以说没人认识自己最自由自在。


                妈妈好意提醒我孩子们在背后偷偷说怀念妈妈煮的食物,妈妈已经很久没有为他们下厨了。这一句话击中我的心,工作上的忙碌和情绪低落让我远离厨房,我不再是哪个连半夜厨房也不打烊的妈妈。近来某些让我伤神伤心的事占据大部分的时间和精神,莫说没时间理部落格,连实际的家也没心机打理。这之间我上了一次法庭处理遗产问题,上了一次律师楼,然后无数的谈判。感激友爱的堂兄姐们,长途电话不断拨,慰问和支持温暖我的心。那性格像他生肖的牛弟弟所表现的比我这当事人还激烈,他说姐姐我输在注重人情,人家才不吃这一套。无所谓,至少我还是个人,不会利益当前什么也忘了。外子随时守候带我去散心,等我一开声就走。只希望这一段日子快点过去,让我的生活回复正常。我这个人胸无大志,也不想赚大钱,只想逍遥过日子。


                妈妈的话让我记得孩子们的确提起几次想吃我煮的东西,把车拐入霸市再血拼一番。两母女从早买到中午才回家,再一起开心地入厨。听到妈妈对孩子们说,‘你妈今天心情很好,花了不少钱。’心情和钱,突然记起没有钱的时候我的世界很单纯、很开心。今天的我虽不富有但要买的东西都有能力买,为什么却没有以前那么快乐?

2010年7月23日星期五

美丽色彩的魅力与梦魇

美丽色彩的魅力与梦魇








    多年前当我还在求学,国大医学系举办了一个以人造色素为主题的展览会。其中最让我难忘的是染黄色的豆干,用上了‘日落黄’(sunset yellow)。 展览会上还放着一罐罐人体器官,都是和癌症有关。当时医学系的学生很落力地讲解,图文并茂,让我印象深刻。从展览会走出来,我一个星期吃的杂饭都不敢点肉,连睡觉也看到那些图片。


    感激那一届的医学生,之后我渐渐不再碰人造色素,虽不是完全但已是90%以上。投入工作后我更是不断地影响所接触到的层面,尽量把所看到的传播出去。我自小就跟孩子洗脑,在选择糕粿前训练他们选无色素的。孩子小时候常会拿着糕点前来问是不是天然色素,妈妈点头他才开心地放入口。当然我们吃的牛油、香肠、饼干里还是会有这些添加素,但至少孩子从小没有抱着有色素的东西才是好吃的观念。


    开了部落格之后依然朝着这个方向走,尽可能不在食物中加人造色素。家里起初还有收藏一些人造色素以防不备之用,前几年罐装色素全部给我丢掉,包括香精。没有香精和人造色素的烘焙更能吃出食物的原味,我已经到了不能忍受香精的‘假’味。嗅到Essence,化学名词是ester就开始反胃,还会作呕,身体自然排斥这类添加物。在买雪糕、糖果、饮料之前我都会仔细地读说明,很多便宜货都是来自人造香精和色素。


    朋友好几年前说他开一个色素展览会,反应很好,至少提供消费者另一个比较健康的选择。这个心愿在心里藏了很多年,有那么一天我也要开一个类似的展览,把讯息传达出去。


    三个星期前朋友说起要开个展览会,问我愿不愿意参与。刚度假回来的我还迷迷糊糊,一口答应了。假放完后工作如山倒海堆来,忙得连孩子都抗议很久没吃妈妈煮的东西,还问我是不是江郎才尽,以后再也没点子煮食了?






    用了几天时间搜寻资料、构思,脑袋突然变灵光,想到了要展览的手法。首先我把日常吃的食物排列出来,其中有孩子最喜欢的零食、糖果和汽水等等。展出我在蛋糕工厂拍的照片,面糊就像粉刷屋子的漆!然后我放上人造色素的名称和颜色对照,让群众在食物里找寻色素。之后放上一列的人造色素,再放上一排的天然色素。接着我用不同的色彩染饭,让人们学习分辨天然与人工色素的分别。我没有医学系的人体器官,幸好有个热心人士一口答应给我送来他写硕士论文用的资料,才让展览会增添警惕性。然后我用天然色彩做了一些糕点,让人们知道不用人造色素,糕点依然不失色。展览会上有水果和各种容易取得的天然材料,让人们知道如何摄取色素。最后展出我做过的糕点照片,全来自天然色素,当然没忘记苦口婆心地加以劝告一番。










    展览会过后有些人写了一些感想,有人说看了那色彩饭产生恐惧感,有人询问如何从材料中取色素。人们更有兴趣的是我做过的糕点,要如何制作?让我感动的是有人看到我的心,说声谢谢!这几天的疲累化为泪水流下来。如果这个展览会能够影响一群人,这一群人再去影响好几群人,那我的目的达到了。






 

有兴趣看以天然食材取色素的人请点这里:谈颜说色

后记:

有人问我有没有面子书,我说删掉了因为没有隐私。他们说很可惜为什么不上传让他们可以随时来看。对不起我隐瞒了一个事实,没有把部落格公开。低调如我的人如果让人们把部落格和真实的我用同一个眼睛来看,会有一丝不挂的感觉,从此消失。喜欢没有人认识我的感觉,这样才自在。若连开个部落格也不自在,那还开来干吗?我是谁,从事什么职业,住在那里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意义,我就是Linnh,你只要认识Linnh就好了。








 

2010年7月19日星期一

粟米冷藏乳酪蛋糕

粟米冷藏乳酪蛋糕



    我喜欢吃粟米,常把罐头粟米当一餐。冰箱里有一条奶油乳酪,有酸奶油、甜奶油。懒人出招了,做一个不必烤箱的蛋糕,一做好就可以出门,不必等它熟。


    这一次我改食谱,参考了其他乳酪蛋糕的食谱,配合家里材料的分量,做一个不必放在冷冻格也能凝结的蛋糕。瞧!放入口里,滑溜溜的口感实在太好了。忘了说一声,家里那些吃了大半年的谷粮也让我一并消耗了。一个蛋糕让冰箱空出很多地方,有人想要食谱时我再上传。孩子一直在找这蛋糕,说穿了简直是在干吃乳酪,为什么叫蛋糕,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





2010年7月18日星期日

鲍鱼海带沙律

鲍鱼海带沙律








从沙巴带回来的鲍鱼我没有时间下厨,请妈妈帮我想法子烹调。妈妈也不知要做什么,就这样在冷藏格里躺着。随口说不然做泰式沙律,妈妈马上变出来,还加了海带。

这鲍鱼口感跟我们吃的罐头鲍鱼不同,可能那已经过加工,味道和肉质方面起变化。这一种冷冻的还真形容不出,我只吃了两口,都给小瓜瓜们吃完了。又酸又辣的东西不会在桌上久留的。


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悲欢离合,人生本无常

悲欢离合,人生本无常





    开心之后都会有心理准备,不知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不必看命,自己都算得出,我的人生充满戏剧性。旅途回来用很短的时间把所有的照片和文章整理好,读书时代若有那么勤,今天的我不该是现在的我。女儿假期里要在两个星期赶完多篇文章,我两天内不眠不休即可把十五篇文章上传,预设日期后全神投入工作,不再浪费时间。


    正忙着开会,收到短讯,爸爸的姐姐去世了。从此家乡不再有爸爸的兄姐,其他兄弟姐妹都在海岸的另一边。新年未必每个人回来团圆,一有丧事,堂兄姐妹全飞回来。爸爸兄弟的手足之情至今仍然深深影响我们这第一代,虽不是亲兄妹,但我们以排行称呼。大伯的大女儿是大姐,如此类推。连带孩子都是三舅、二舅地叫这些堂舅们。身体里流着的血把我们紧紧联系起来,多年不见,却有说不完的话。说着已经去世的叔伯、祖母、姑姑生前事迹,从小时聊到大,把彼此所知的片段拼凑连接起来。在短短的几天里,我们一起用餐、争取难得的相聚的时光,这一离去不知几时再见。


    堂妹手脚并用地描述她接到恶讯后订机票的经历,像在参加Explore race 短时间要做决定,还要买那么多人的票,然后在最短时间内赶回家收拾行李再赶到机场。其他人行李更是超重,因为临时放假,手上的工作要带着上路,电脑不能离身。


    吃早餐时发现各自在不同地方长大的人身上竟然流着同样的咖啡血,一大早喝咖啡不约而同先拿到鼻子前嗅一嗅,我们竟然用咖啡干杯。奇异地发现没有那杯咖啡一天的工作不能顺利进行。堂哥说有一个清晨老板叫他开会,时间紧迫来不及喝咖啡。会议进行了一小时,他坦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老板搁下会议赶他出去喝咖啡。原来老板也是同道中人,没有那杯‘黑油’不能开工。这该归咎于我家的传统习惯,大伯母一大早起身一定先烧开水泡一壶黑咖啡,清晨的早点大家就是以喝咖啡开始。咖啡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单是这话题已能谈上整小时。


    姑姑出殡后,忙拉着好不容易相聚一堂的兄姐们拍照。拍了不少难得的照片,不知情的人还真难以理解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祖母去世时我们曾经这么团聚过,之后各有各忙。姑姑葬礼过后我们到餐馆用餐,对着盘里的鱼头互相推让。很少见面的堂哥哥奇怪我几时开始爱吃鱼头,小时家里的鱼头都留给他。这都是他惹的祸,每一次在我面前有步骤津津有味地吃着鱼头,连带我也被影响。吃鱼头先从鱼眼珠开始,接着吃腮,最后吸鱼脑。说完吃鱼头的步骤时,在座的都笑起来,原来大家都是那么吃法。


    爸爸很疼这些侄子女,我酸溜溜地说小时候爸爸常带堂哥出海钓鱼、打猎就是不带我。他笑说那是我们家的遗传,重男但不至于轻女。即使到现在伯父对男孙也比对女孙宽容些。五堂妹说她例外,我爸常带着她。这堂妹被我称为千年老妖,一大把年纪还像学院生。她在纽西兰旅行时外国佬问她,“Are you a student?”她笑着说,“No but thank you。”


    临上飞机,大家说着要建立一个家庭树,把所有成员归队,好让在世界不同角落的我们能相聚。最小的堂妹把重任扛上身,要我们无时无刻在网上相聚。我真心希望下一次再见面时不是在葬礼上。


   两天后小堂妹传来短讯,家族的Family Tree 已建好,她还上传了不少家庭照。进入一看,多年未见的四姑、四叔和爸爸长得越来越像。我好想念他们,看到他们就像看到爸爸。 整三十年没见的表哥,如今已是大学教授,头顶开始发亮,肚子向前凸;难以把他和小时那不能安静坐着的瘦皮猴相比。步入中年的他沉着稳重,唯一不变的是那笑容,在街上碰面也不敢相认。还有一个十多年不见的老表,随便穿一件衣依然星味十足,俊俏的脸蛋和气质连我这表妹看了都动心。岁月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不少女人被他迷死,却偏偏眼生于顶,东挑西选,从香港挑到中国、新加坡没一个合心意,至今仍然是钻石王老五。我们家族很多还未娶未嫁,本身有着优厚的条件却选择单身,宁愿穿越云层,遨游世界也不愿有婚姻的束缚。如果没有遇上外子,我可能已经加入他们的单身列车,不为任何人停留。跟外子说还有很多梦没有圆,时间若能倒流,我是否会另有选择?听腻了这类话的他,连头也懒得抬,简单答一句,“老来你就知!”是的,刚收到丧母的表姐一则短讯,她说多年以后她的妹妹将成为祖母,而她依旧孑然一身,孤孤单单。读后心里很难受,安慰她侄子女们众多,不要想那么多,但事实上哪能不想?虽然我的孩子不听教,很多时候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先生会惹我生气,因为他不懂我的心。家里的生活算过得去,只是不允许我回家吃老米。要奢侈的生活没有,只有一间小屋遮荫,有车子代步;喜欢的时候放自己一两天假。晚上睡觉有孩子按摩,早上醒来有孩子依偎着。难过的时候有贴心的孩子支持,有千方百计想办法让我开心的丈夫。每一天有把我生活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妈妈,还有一个随传随到的弟弟,娶妻后依然当我孩子们的车夫。这样的日子还蛮不错,严格来说简直太棒了,那还选择什么单身?

2010年7月9日星期五

我家的老二牛一

我家的老二牛一







    老二今年的生日妈妈实在抽不出空为他准备食物。莫说没有时间,即使有时间我也忘厨房而生畏。家里附近在装修地下水管,水喉流出来的水就像老二小时撒尿般,细水但不长流。即使在深夜,水势还是很‘温和’。难得有这样的情形,一到周末干脆在外面用餐,惰性就是这么开始。


    老二生日前的周末,母子俩逛书局、吃冰泥。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妈妈送给他当生日礼物。我家孩子物质享受不多,很多别人有的他们都没有。借用外子一句话:‘什么东西都那么容易到手,还需要努力吗?’外子童年家境不好,很多物品都是靠自己争取回来,家婆煮饭用的锅是他赛跑的奖品。我虽然吃好穿好,但妈妈来自贫穷的家庭,自小也把节俭这观念深深烙印在我脑里。这一方面我们绝对没有冲突。


    老二小心翼翼地说他想要MP3,他强调只是说说,那么贵的东西妈妈一定不会买。MP5都出了,别人家的孩子可能还嫌这东西过时。脑袋突然闪过小时打开房门看到爸爸给我买新脚车的那一幕,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感受到那种兴奋感。拉着他的手步入商店挑一个给他。儿子双眼发亮,不敢相信妈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商量。妈妈是过来人,虽然不是有求必应,能给的我还是会视情况而给。


    儿子生日的那一天要工作得很迟,回家路上买个蛋糕。回到家外婆已经煮好红鸡蛋,还买了一大只烤鸭。爸爸送了他两种乐器,这孩子很喜欢乐器,他这种年龄最喜欢听的却是Yanni 的音乐。累得要垮的爸妈就这样点起蜡烛,唱生日歌为他庆生。德国的黑森林蛋糕虽没有亮丽的外表却很不错,妈妈对汎汎的期待是好好朝向要走的方向努力,凡事自律自重,不受他人影响。这个粗枝大叶的孩子有着一颗柔软的心,不知不觉他已经比我还高了。前一阵他在学校被冤枉,手心挨鞭,回来躲进我怀里哭。了解情况后告诉他如何去面对,也让他知道生命里有时就会有这种无妄之灾。幸亏他有一个好老师,自动去见副校长为他解释,隔天副校长向他道歉,回家眉开眼笑。我谨记一个原则:不要帮孩子解决问题,分析来龙去脉给他们听,提供几个解决方法,让他们自己去面对与处理。


    汎汎,记得妈妈说的,发生问题就要冷静地去面对、解决。发脾气、使性子不能扳回已发生的事。保持积极的态度,尽力做善后工作。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的怀抱永远是你的避风港。汎汎,生日快乐!








 


  5th July 2010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在Tanjung Aru 说再见

Tanjung  Aru 说再见







    原本计划中要跟外子到Tanjung  Aru 看日落,赶到市区天已黑,再加上一场豪雨,连天空也看不清还说什么日落?

   要回家了,两个旅行袋来还是两个旅行袋回。租车的好处是它可以是你的交通工具、货仓还有晒衣的地方。习惯出门只带轻便的行李,这一次虽然不必扛着行李一站一站去,习惯使然还是带最少的衣。每天在酒店洗衣、滴水后冷气再吹一夜衣服就干了。有些许不干的衣物直接放在车内的旅行袋上,到达目的地衣服也可以收入袋。我笑说他这一次出门带了私家看护、私人秘书、洗衣妇和管家。他也不示弱地回说我带了私家司机、保镖、还有提行李的跟班。哈哈!都说了第一天我忍,一人扛两个行李,之后的几天一个行李也不必扛。



   吃了一顿新鲜美味的福州海鲜干拌面,海鲜不是放在面上,是多一碗海鲜汤。 外子吃的那碗东西也蛮不错,可是我回到餐厅时他已吃光了。母性本色,回家前看到商店赶紧买些东西给孩子。

    亚庇不难走,很快就找到机场,没去机场前先跟附近的Tanjung Aru 海滩打个招呼。多年前我来时,最难忘的是泳池旁的女招待穿着白色的上衣,下面围着一条白色手绘的沙龙。那色彩的搭配美得让人联想到热带风情。

    海滩离机场不到五分钟路程,机场本身就建在海边。天开始下着毛毛雨,给沙滩增添朦胧美。走了一阵,雨势转大。这场雨,我来的时候也下,回的时候也下。





    海滩有几棵树形成自然的遮荫处。树下有一些木椅,虽下雨聊天的人也不离去,连海滩贩卖水果的小贩也没收档,可能他们已习惯了这里的细雨。

    从海滩转到第一终站,没什么人,绕了附近几圈,熟悉一下道路,下次再来时知道怎么走。交车前的十分钟到达第二终站,人群拥挤,和刚看过的机场成强烈对比。我很守时,是车行的人迟到了,一切全在我掌握中。

    有充足的时间在机场办理手续、买海产。买了冷冻的海参、鲍鱼和干贝。以前刚出来工作,这些东西只能看,买不下。表姐说冷冻的鲍鱼好吃,我没试过,不过几年前在沙巴市区内买的鲍鱼干完全不能吃,所以这一次不去市区买东西。

    飞机延迟35分钟,要我多在亚庇呆久些。飞机终于起飞了,再见亚庇!下一次带着孩子们一起来探望你。此行是来探路,我和外子可以冒险,孩子不能。



    到达首都,离我的班机不超过一小时,行李没拿就即刻办理登机手续,误了这班机就是整个旅途的污点。上天保佑,我很幸运,亚航的卸货速度够快,行李赶得上运载。坐在飞机内,眯着眼睛养神,这如果是一盘赌注的话,我赢得漂亮!正在得意之余机舱人员报告说飞机不能起飞因为机上多了一个人;他们连数了七、八次最后不了了之,也不见有人被赶下机。我在美国看过机舱人员如何处理这种事,有谁愿意搭下一班机的话,航空公司发奖金,很多人举手。我若不赶时间的话也会举手,百多块的美金,你转换一下;这种处理手法皆大欢喜。理他飞机多出几个人,反正游戏已到了尾声,我是赢家!



    带着两个半满的行李出门,带回来的却是两个满满的行李加一箱海产。买了一些土著的乐器,老二喜欢这些, 还有一堆女人喜欢的东西。什么也没买的是那个只想去看风下之乡的人,有得看他已经很满意。以后我可以大唱:“没有我,你的日子怎么过?”

后记:写了那么多天的回忆录竟然结束了,感到一股很强的失落感。跟外子说我现在才真的回家!




2010年7月5日星期一

Manukan Island

Manukan Island



    以前爬神山时多出一个游三个岛的节目,领队的朋友接待,一切安排好所以如何前去都没什么印象。记忆里只记得一行人在码头下车、上船,然后在一个个海岛逗留,其中一个花比较多时间,用脚绕岛一圈。那个地方很多岩石,我脚踏空,右腿跌在岩石上,回家还要打针散瘀。多年后印象模糊,临行的最后几天记起这些岛屿,时间方面不知道拿捏得到吗?

    旅行期间的我对陌生人可以随意搭讪,防人之心减至最低, 当然一切还是凭直觉。就因为我透露行程,有人给我送来两张优惠票,让我能好好计划这最后一分钟的景点。

    时间方面算得很准,来得及赶上最早一班船。研究过后发现先去一个海岛,不要太贪心。我们没有准备下水,所以潜水地点好的地方不必考虑。能够消磨多一点时间的是Manukan 就买票去那里。船票是一回事,入海洋公园要买准证,RM6 一个人头税;上了岛又另外收费。



    快艇出发了,大约可载十二个人。当时风平浪静,船上没有老人和小孩, 船夫用快速前进。才不过出发几分钟船在海中央停下来,船身不平衡,要重新安排座位。船上有个身材肥胖的马来少女,她自嘲说这一切都是她惹的祸。全船的人哈哈大笑,气氛变得轻松。这个女孩没有因为这事件而难过、发怒,反而把尴尬化为全船人的交流,不认识的人开始交谈。船随着浪把我们抛上去又丢下来,有人说像在搭过山车,有人说幸亏没带妈妈一起来。怀孕的妇女千万不要来,流产的可能性很高。背脊有问题的人也不要来,背部承受不了那冲击。船夫说中午浪会更大,难以想象到时会不会有人被抛下海。下船时我回过头叮嘱船夫好好驾驶,全船人大笑。好刺激的经历,以往我们出海除非碰上大浪才会这样颠簸,这样风平浪静的海下面可是汹涌的漩涡?



    对这个岛没什么印象,只觉得它不像以往那么干净,虽然有专人打理。碰上一对讲师夫妇,很友善地自动替我们拍照。他们说两夫妇出门旅行,你拍我,我拍你,回家看到的都是单人照。我坏蛋地加一句:“一个看来像是弃妇,一个是弃夫。”








   前一晚的长命雨影响了海水的清澈度,却依然见底。走到一个海湾发现一群江鱼仔,多得让你产生恐惧感。脚放下去不懂会不会少一块肉?沙滩上正在进行各项活动,潜水、骑水上摩托车、游泳、筑城堡、看书、聊天、日光浴,还有像我们这种游荡的。



    沙巴旅游业做得很好,各类型的游客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旅游方式。既然不下水,那么小的一个岛,三两眼就看完了。坐在树下乘凉,吃着带来的零食和香蕉。



    码头就像个小水族馆,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鹦鹉鱼游来游去。登船的当儿再仔细看这个岛,希望下次再来时它还能保持原本的面貌。






    回程中船到Sapi 岛载客,这个岛比较小,沙滩也短,海底世界却比较精彩。转身一看Gaya 岛在另一边,有个度假村,看似蛮不错。

    上岸后脸蛋发烫,这一次要变蛇了。。。。。。脱皮!赶快补充水分去,要不假期过去,医生可能等着我。

    再见了!美丽的海岛。






2010年7月4日星期日

Jesselton Point

Jesselton Point



    这个地方有三热,热情、热闹、热浪。一踏入拱门你就不由自主地兴奋、开朗。富有生气、活力的码头,在最短时间内感染你。

    要往国家海洋公园Tunku  Abdul Rahman Park可以到柜台买票。就像去菜市场买菜,要去多少个岛随你,去多久随你,要怎样玩也随你。哪有一个码头像Jesselton Point 这样让你随心所欲?国家海洋公园是由几个岛屿组成的,游客可到的是Manukan Island,  Mamutik Island,  Sapi Island,  Sulug Island Gaya Island 前面三个岛游客常去,Sapi  island更是潜水客的天堂。Sulug  island没什么人去了,不太安全。Gaya Sapi 对面, 这个岛的一边有居民,基于安全问题游客止步,岛的另一边才是游客天地。有钱的话租一条船,一个人两百块左右,船夫一切听你的。没钱的话与人一起搭船,像搭公共巴士,一个岛从最低价钱RM 13 开始,两个岛有折扣,三个、四个岛折扣更多。选择你要去的岛,决定你要玩的方式,到码头作选择。话说回头,自己带上食物、饮料可以为你省一笔钱。







    先别说海岛,看一看Jesselton Point 的景色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为什么Jesselton Hotel虽然价钱不便宜但一直爆满,几乎每天都客满。游客住在附近早晚不寂寞。码头的后面是一列咖啡座,傍晚时分桌子摆出来,喝两杯看夕阳,夜越深越热闹。



   虽是上午,已经有各项活动如儿童绘画比赛、Futsal等活动在进行中。咖啡座开始营业售卖饮食,热浪袭人,人群却络绎不绝。玩水上摩托车的人在这里下水,搭渡轮去纳闽的乘客在这里等船,潜水发烧友提着他们的设备湿淋淋地上岸。虽说是码头,穿着泳装的人也不少,辣妹来来往往,怎不替码头增加风味?



    我爱那面向海的长椅,坐在那儿遐想,背后的世界发生什么事与我无关。这里动中带静,静中带动。做你喜欢做的,没人有空多瞄你一眼,多年失去的那种自由感又回来了,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国内?






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亚庇市

亚庇市



亚庇也既是现在的哥打京那峇鲁,外地的人习惯说哥打京那峇鲁, 当地人开口闭口都是亚庇。市内很多商店以亚庇为名,马来文叫Api-api。读了这方面的资料是当时他们看到火团燃烧才以此取名。亚庇的前身是Jesselton,所以市内有个漂亮的Jesselton Point

我们在一家以亚庇为名的咖啡店用餐,大大字肉骨茶写在墙上,还有三色奶茶。腼腆的老板,连正面也不看人,低着头说话。故意坐在靠近准备饮品的摊子,一览制作三色奶茶的过程。想起砂拉越的多色奶茶,那么多层次却没混浊。外子叫了热的三色奶茶,我倒要看谁有本事准备这样的东西,果然送上来的跟普通奶茶没两样,价钱却是三倍。摊主看到我在算层数,不好意思地低下身吐舌头。不是故意刁难,只是好玩。出来旅行,那计较得那么多,更何况根本没人点热的三色茶。这一个玩笑开过后,她们也对我们感到好奇,以为我们从砂拉越来的。外子展开他的背景调查,这几天老研究人家属于什么族群的。店里的女工都是Bajau族, 是回教徒。好奇地问她们每天在肉骨茶档帮手没有犯忌吗?她们说教规禁止吃猪肉,她们只动没吃。东马我去了好多次,对这种答案不意外,倒是外子的表情让我失笑。警告他不要把所见的告诉马来同事,他们不喜欢。有些话再好的朋友也不好说,我就曾经听他跟马来同事谈起我们在东马吃云吞面,从隔壁的马来摊子叫水喝,吃着叉烧用着他们的杯,大家都是那样做,见怪不怪。人与人之间有一个敏感的地带,每个民族、个人都不同。当你一踏入那地带就会给对方带来不安,那是我多年来一直注意的。人家不想说的我自然打住不问、不说。东西马的民情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肉骨茶好吃得连一滴汤都不想浪费。那一夜下着长命雨,我们不能离开咖啡店,干脆和店里的工人聊天。这场豪雨下了超过十二小时,幸亏我们都是在赶路中和回旅店休息,没有固定节目。自己策划的旅行就是有这个好处,有伸缩性;能够照计划固然好,不能也就罢。不要赶得累死自己,度假嘛! 跟肉骨茶老板说他的肉骨茶煮得非常好,可以的话还想再来一碗。那么腼腆的人竟然抬起头双手握拳给我道谢,说我们给他面子。不知道之前有没人赞过他,但他的肉骨茶就是好吃。这事件让我想起曾经跟我一起受训的朋友,我们同住的房间有少许问题,不是冷气滴水就是房里没有泡咖啡的茶匙,要不就是灯泡坏了。三两天去投诉一次,到了后来连公用的电熨斗也出了问题。我的室友又去投诉了,这一次很快修好;室友特地跑到接待室亲身道谢。她说我们有问题懂得去投诉,人家解决了我们的问题却不懂得去道谢,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人没有被appreciate 士气会大减。在社会工作多年的室友当时的举动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她说得没错,心同此理,我们不也一样喜欢人家感受到我们的心意吗?希望这肉骨茶老板明天会煮出更好吃的肉骨茶。

一大早把外子叫醒,硬要他驾车绕市区。亚庇的路线不难走,迷失了转回头就是。带他到中央菜市场。这个地方才大有看头,规模那么大的菜市场在西马很难见。菜市场规划成几个部分,整体看来既整齐又方便顾客采购。我一身阿婶的衣着真像上菜市场买菜,很多人都在向我兜售。什么都想看,买的却是一包小辣椒。亚庇的辣椒跟西马看似没有两样,其辣的程度更胜一筹。

买了人字拖是为了要进鱼市场,在亚庇一定要看鱼市场。这里有深海的鱼,色泽和体积都很吸引人。在门口卖螃蟹的鱼贩一看到我就推销他的螃蟹新鲜又大只,像魔术师般地运用双手叫螃蟹起身,惹得我咯咯笑。外子果然很喜欢看鱼市场,可惜数码相机的晶片在几天内已经拍得近千张了,不省的话待会没得拍。鲜艳的鹦鹉鱼和红鱼最夸张,我和爸爸钓鱼那么久从没钓过这么大的鹦鹉鱼。这一次没看到像牛腿部分那么大的鱼块,大鱼还是不少。看到新鲜又大只的老虎虾、明虾,我直嚷不回家了,干脆在这里住下来,天天有鲜虾吃。在西马小小的鱼类到了这里变成巨鱼,亚庇人很有口福。



这里很多福州人,没人以为我是游客,对着我说福州话。 听着还好,说就不行,幸亏还有一种语言叫华语,到处通用。这个中央菜市场很少游客会来,游客都到手艺中心的几个市场伸着颈项给人砍,那些地方亚庇人不去的。一个简单的例子,一梳香蕉在中央菜市场卖一零吉,在菲律宾人集聚的游客市场卖三零吉。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认为我是游客,试问有多少个游客要上菜市场?



中央市场旁边有个人行道,千万不要放过这个地方,是亚庇的地标之一。我们吃过早餐后就在这里散步。用云石雕的海豚和鱼群很可爱,点缀了蓝色的海和天。从这里继续往下走,你就会走到很有风味的Jesselton Point

想看Jesselton Point的景色?明天再来吧!


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茶园、温泉、神山国家公园

茶园、温泉、神山国家公园



    茶园在Napalak 离兰瑙镇还有一段距离。沙巴茶园的高度比金马仑低,气温依然很高。一进入茶园就开始将它和惯常见的Boh Plantation作比较。老实说如果你赶时间,得在几个景点中做取舍,那这个可以免了。外子叫姜茶,茶里果然有几根火柴枝般粗的姜丝,哦不!是姜条, 货真实价的姜茶。餐厅面对茶园,走出餐厅沿着小径可以在茶园里漫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傍晚时分相信这里会比较凉爽。





    茶园离开温泉整十多公里。拿着前一天的入门票跟守卫商量,他马上给我们打上当天的日期,一分钱也不收。都说了沙巴人情味特别浓,不是什么都讲钱。最后一次来温泉时把脚浸在温泉里,这一次每个池塘都挤满人,反正只是带外子来看,看了就好,浸不浸脚不重要。这里很多年轻的导游,一脸笑容,尽责地给游客们讲解。我站在导游身边听他像诱导小孩地告诉两对年青情侣下一个行程,女孩不耐烦地猛涂防晒膏并对男友抗议又要走山路。导游还是很有耐性地说接下来的山路并不难走,只会让她流一点点汗。实在难以想象带着一群又一群的人,说着同样的话,碰上没礼貌的顾客还要很专业地解说,他们的情绪管理一定做得很好。莫说叫我带团,单是这地方前几年刚来,2010年重游我都有点闷。原本想把它从行程表删除,但想到外子没来过,我不能那么自私。









    车子转入国家公园,气候马上变冷,云不断飘来,人在云里。转到当年爬神山的起点,他兴奋地跟神山说他来了。我泼一盆冷水过去,到达顶峰再跟神山说不迟。公园的气候很冷,公园里没种什么花,不像以前很多高原的花开得灿烂。外子说这里是国家公园又不是花园,当然是野花野草多。餐厅前面有一大片牵牛花,那至少弥补了我想看花的意愿。如果你不是来爬山或者trekking的话,那转两圈就没东西看了。



    雨不断下着,要我们感受在高原寒冷的气候。下山回市区就像在雾里玩捉迷藏,什么也看不到。倾盆大雨不断地下,干脆停下来吃午餐。叫一道海鲜干捞面,这样的天气吞下热腾腾的面条让人温暖到心坎里。雨来得是时候,如果它提早下,我很多节目都会泡汤。

    神山让我想起很多美丽的往事,把爬山证书拿出来向外子炫耀,缅怀一下山上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