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1年1月31日星期一

金钱草年饼

金钱草年饼


    外子问这样的饼干有人吃吗?我很有信心地说一定畅销。妈妈是我的白老鼠,她有话直说。吃第一片时她问我为什么有鸡肉味,我的心往下沉。 整片饼吃完后她告诉我吃了口齿留香,还想再吃。


    西化的饼干比不上中式的好吃,带有咸味的比单纯的甜饼干更受欢迎。我家没有花俏饼干,更不会有五颜六色的彩糖当装饰 。就来个简单的蔬菜年饼,外子说吃了这个有助通便。我家金钱草有茶几的碟子那么大,后院一大片,可以制作很多糕饼。



美味烤鸡

美味烤鸡




    我们举办几次宴会,通常吃到一道干身且口感很好的炸鸡。曾经问过准备食物的人,她说自己抓的料,非常入味,不同凡响。那道鸡让人想把鸡骨头也啃下肚。准备食物的人离开了,她没有把材料教给我,据她说连她烹饪的工人也学不到那功夫。我相信她没骗我,因为很多功夫抓一把撒一把是靠岁月和经验累积而来的。我连外婆的功夫都没学到手,不是外婆不肯教是我不受教。


    在时间不够用的日子里,我想念那道炸鸡。 把一只鸡剖开来,用纸巾抹干,给她扑上香粉,那香粉是我凭吃过的记忆调出来的,当然味道和记忆里的炸鸡还有一段距离,但对我来说已经太好吃了。在这样忙碌的日子有一道这样的菜下饭,我在家人眼里看到食欲。




2011年1月30日星期日

双红年饼,鸿运当头

双红年饼,鸿运当头




    日子在双倍压力下度过,忙碌和担忧占据我的心, 实在没啥心情准备过年。家里收的过年礼越来越多,同事送的礼篮和礼物让我不得不面对要过年的现实。


    看到小弟在家门前拍花草,那种全神贯注和快乐已离我很远,那一刻我既羡慕又妒嫉。为什么他的心态和我差那么远?即使小彤彤每晚哭哭啼啼搞到他一夜不得安眠,病好又病,他却能处之泰然。我问外子快乐为何离我那么远?只想找回属于自己的日子。不要象现在上工前先打一场战,准备食物、收拾屋子,把妈妈的药物整理好,上了一天班后再回来打同样的战;夜夜不得安眠,闹钟每两小时响一次。我很累,想闭上眼睛撒手不管。工作回来累得要休克了还要和孩子们打拉锯战, 女儿问那些离我很远的高级数学,张不开的双眼摸索书上的示范题,很机械化地消化后再教她,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好几次爬上办公室,感觉楼梯在摇晃,每一步象踩在云层里。我以为身体和心理很快会适应这样的日子,但我错了, 年龄的增长让我不但应付不好,还象一颗计时炸弹,随时引爆。 对烹饪我已没有任何创意,烘焙更是遥远难及。相机收入抽屉里,很想人间消失。当人人在烤年饼时我只能偶尔打开以往的饼干照看着解瘾,告诉自己原来我曾经用双手做过那么多饼干。这段日子很难过,无可否认身边的亲友常替我解围,即使上天也在我以为前面无路时给我开出一条路。晚间的祷告都是在未结束前被自己发出的鼾声吓醒, 早上的祷告在匆忙间完成, 多数时候是在上班的路途中进行。家里不如意的事一而再再而三,我在麻痹中感恩,也在感恩里祈求上天快点结束这样的测试。我不要成大事,不必在给于我重大任务前考验我,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只想平平凡凡过简单的日子。


    昨天是我有史以来情绪爆发得最惊人的一次,谁说压抑是好事?这样一爆发反而像把阻塞不通的沟渠疏通了,宣泄后的我开始想过年, 动手制作年饼。一口气做了整千片的青豆饼,妈妈今年会有很多访客,亲友们喜欢吃我的青豆饼, 连孩子们都爱不释手。


    今年想再玩一些食谱书里没有的饼干,就来个双红饼干, 不知道这样的口感和味道会不会受欢迎?采购回到家后饼干给妈妈和老二吃得见底,我想这饼干再加以修改后会颇受欢迎。




红糖姜汤

红糖姜汤



   记忆里我喝过这样的糖水,是在不太清醒状态中,仔细想一想,我喝的不是这糖水,是完全不同的解压汤。

    一个夜里,空气里凝聚着水珠,寒冷的风从缝隙里钻入屋里,叫人打冷颤。我爬起来煮开一锅水,丢些柠檬草、几块姜, 加上红糖。那一夜这糖水温暖我们的身子,外子喝了好几碗,妈妈也喝了不少。接下来的日子,这糖水都会在寒冷的夜里出现。 想吃饱一些就放一两个鹌屯蛋,不放已经很好喝。

    妈妈喜欢这样的配搭,若爸爸还在世的话,我想他也一定这味道。外子说很香,香得让人想一喝再喝。没有新鲜砍下来的柠檬草是煮不出那香味的。三姐姐家没有空地,她用的柠檬草都是从冷冻格里取出来的,我和大姐坚持即采即用,她很不以为然。 事实就是如此,现采现用的味道永远都胜一筹,放上一天以后味道都有别。

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翡翠饼

翡翠饼


    吃过不同的版本后还是喜欢吃自己做的青豆饼。 去年大舅母吃了连赞好,今年打算送一罐给她。年年做的饼干,只想做个记录。


    我家的小兔子不吃红萝卜,吃青豆饼。进出厨房就是打开饼干罐,一次拿五、六片, 他就是那么爱吃。

后记:我的预感不赖,舅母和阿姨们最喜欢这个饼干,今年连二舅母也连连赞好。 每个到来的长辈都有一盒带回家,看着她们当宝小心翼翼地捧着,我就知道这食谱不是外面所卖的版本。很多食谱是凭味觉,为了口感和味道,我可以把整块生面团吞下肚。表妹的鸡仔饼已经在短短两年内打出名堂,我张开双掌给她看,说像我这样的人没有做生意的命,做了不知要如何出售。

2011年1月20日星期四

花雕醉虾

花雕醉虾




    特地到海港买鲜虾煮一道简单的花雕醉虾。我的做法很简单,爆香蒜碎和姜丝,大火炒虾, 撒一把盐,加入酒快手炒熟即可。


    姜丝和酒是最佳拍档,配上虾的鲜甜度,再配上一碟蔬菜,这一顿吃了很有满足感。


2011年1月18日星期二

酸辣酱三文鱼

酸辣酱三文鱼




    你看到的不是鲜艳的橙色,因为我煮的不是普通的酸辣。这酸来自日本醋,辣来自小辣椒。用大量的大葱熬汁,淋上三文鱼。女儿说要生吃,别搞。在霸市买的三文鱼那里可以生吃,她敢我都不允许。


    老实说煮熟的三文鱼口感普通,生鱼片好吃多了。不爱吃鱼虾的女儿今天大快朵颐,她小时被鱼骨鲠到,对鱼有恐惧感,一看到鱼就退避三舍。外子怕她摄取不够的DHA 自小一直念,她还是紧闭着嘴摇头不肯吃鱼。今天的她虽然还是不爱吃鱼,但我连哄带骗,已经开始接受鱼,她说原来还有这种没刺的鱼。

2011年1月15日星期六

祥兔迎新年

祥兔迎新年




    今年没有劲准备过新年,每天在上班下班,厨房厅堂之间做着职业妇女和家庭主妇的工作已经把我对新年的喜悦和期待冲淡了。家里没有一丝一毫过年的气氛,连一箱柑也没买。上霸市只买一星期的烹饪材料,年货看也没时间看。


    孩子们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什么时候带他们去买新衣新鞋,我决定给他们钱自己选购,至于我本身已经不在乎新年有没新衣穿。再忙也要张罗年夜饭,今年主厨的别无他选,是我这无牌的硬着头皮上阵, 那才是压轴戏。


    烦忙的生活让我变得情绪暴躁,心脏开始不规律地跳动。很久没有这种感觉,是操劳过度的警钟。 妈妈听到我向外子投诉心脏不舒服,又感觉到我反常地躺着休息,急忙摸索着帮我按摩。她哀求要我放松心情,不要样样要求完美苦了自己。家里不干净不整齐就由他去,自己要照顾身子。是她那一句:“你若倒下来,这个家一定散了。”不清醒的脑袋被轰了一声,闭上眼睛想象没有我的这个家,还真的不能倒。用一贯的方式开导自己、反省、从新规划接下去的日子,心跳恢复正常。日子难过还是要过,我会开导我妈,自己却钻牛角尖。能让我疏解压力的是烘焙,今年的饼铺是不可能象以往那么多样化,开不开还是个问号。我家有个兔宝宝,就让我做一窝祥兔迎新年吧!


    烘焙过后的心情真的不同,若我能抽出时间的话,还真想烤几种饼干应景。新年嘛!要开开心心,不必拉着脸做人。







后记:本来想留给自己吃一小罐,谁知道竟然被访客发现,我那整罐兔子很快就报销了。

2011年1月14日星期五

酸奶乳酪蓝莓塔

酸奶乳酪蓝莓塔




    我喜欢吃不太甜的甜品,食谱书上的甜品通常是名副其实的“甜”,而且馅料和皮料常不成正比例,主要原因是我们用的塔模不同。


    用了我最喜欢的酸奶油和乳酪加上蛋,只用少许糖,反正蓝莓酱都够甜,糖不必多放。孩子分隔两地,要做很多才够分。可怜两个儿子负起守外婆家园的使命,饮食自己解决,我们分不了身, 顾不了那么多。


    这一阵子我真的感慨没有多生一个女儿,若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咬紧牙根也要多生一两个。家里没发生事情时还不知道多几个孩子的重要,家里一有事,人手不够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华人要多子多孙。







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几何糯米饭

几何糯米饭




    家里的香兰叶又肥又大,没有加以利用实在暴殄天物。用腊肠、香菇和虾米把糯米炒至干后再蒸。 用香兰叶制成三角形和四方形的容器,把糯米饭装进去再蒸。好玩的我干脆用香兰叶较硬的部分剪成小匙, 还真实用,吃完后容器一丢,干净利落。


    简单的糯米饭是我们的早餐,女儿笑咪咪地吃了再吃。我知道有一天当她离家出外读书时,妈妈煮的食物一定牵扯着她的心。


2011年1月9日星期日

巴西咖啡蒸蛋糕

巴西咖啡蒸蛋糕



    前晚赶工,眼皮都睁不开, 外子好心给我泡一杯据他说喝了会睡意全消的巴西咖啡。当时我嗤之以鼻,喝了一杯眼皮还是很沉重,呛声叫他去退货。全家人睡着了,独有我凌晨四时都还合不上眼,你说这咖啡强不强?


    做了个巴西咖啡蛋糕,淋上巧克力酱;真材实料的牛奶牛油巧克力,单是那淋酱都已让人无法抗拒。看我几个孩子的反应就知道这蛋糕有多好吃,女儿说以后就只做这个,儿子说再做一百个都不够。习惯了他们说话的夸张性,我唯唯诺诺。在我家好吃的东西对他人来说未必那么好吃,我家那几个除了戚风蛋糕,似乎什么都好吃。他们喜欢的是妈妈为他们做的食物,蛋炒饭都可以吃上几碟,贻笑大方。


    隔了两天,儿子和女儿一直吵着要再吃,我做了双份,不快乐的时候吃一个巴西咖啡蒸蛋糕,让甜腻浓郁的甜品抚平你的心。







再次战咖喱

再次战咖喱




    可怜的妈妈每天吃我煮的饭菜不懂有没吃腻。以前我坐月,妈妈看我吃不下饭,点头让我吃辣椒配饭,这件事不知如何传到外子的家乡,老一辈的人看到我,口里说的就是坐月时吃辣椒。传统的华人妇女在坐月期间有没有这样吃不关我的事,反正我那受教育不多的妈思想没那么保守,豆奶、花生、海参、蔬菜、水果是我坐月时常吃的食物。我本身觉得那一阵子复原得很快,最重要的是乳汁潺潺而流。现在妈在我家,起初我还不敢给她吃辣椒, 过了三星期我再也不忍心了,放几颗小辣椒,妈妈胃口大增,就如我当初一样。


    今天给妈妈煮一道咖喱,她果然吃得很开心。将心比心,天天吃那种小鱼和肉碎,吃的人不腻,煮的人看了都反胃。


    两公斤的鸡煮一顿咖喱,够十个人吃,自己煮的话一个人才不过吃了块多钱。现在的情况是穷人吃鸡肉,富人吃鱼。两公斤的鱼可以换五公斤半的鸡肉, 这是我今天买鱼时算出来的。以前我只顾煮,要什么材料妈妈就会买,吃米不知米贵。现在只不过一个多月,排骨、肉碎、鸡肉、鱼肉的市价全在脑里,反而忘了我的专长是什么。

2011年1月6日星期四

潮州饭桃、桃粄

潮州饭桃、桃粄




    在烘焙店看到饭桃的模型,明知道自己很少做这些,还是忍不住买了。我对物质的要求很低,唯独抵挡不了糕点和漂亮餐具的诱惑。本来还抑制着想买的念头,后来看到外子每次出差给我带一些回来,然后站在厨房说那些东西都是他买的,不像我想要又不舍得买。话都说出口了,我也乐得把喜欢的扛回家,反正我买得下手的东西不会让付钱的人心疼。


    收藏的食谱里有个饭桃,是网络里抄下来的,鬼迷心窍的我没有多加阅读就把分量加倍做糕皮。食谱说用筷子搅一搅成团后揉匀。用筷子搅的时候就知道不妙!那里是面团,面糊还差不多。这一来头皮开始发痒了,怎么办? 加了很多粘米粉、木薯粉还是软绵绵,很想把面团丢掉眼不见为净,却又不甘心。不敢想象蒸出来会是什么石头糕。 做汤圆剩下一点点的糯米粉也干脆倒下去,情况才变好一点。





    正要出门的女儿一直吃着糯米馅料,她说比糯米鸡还好吃。我只放虾米和冬菇,糯米蒸后一粒粒的没有黏在一起,口感很好。皮如果不能吃,最多去皮吃馅。


   饭桃蒸熟后,很意外皮竟然不是硬的,当然没有龟粿的皮那么软。特意让它冷却后再吃,皮还是没有变硬,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刚开始包的那几个馅太少,皮太厚。以后要紧记皮要薄馅要够。


    隔天整片用蒜头油煎了当早餐,脆脆的皮和糯米香别有一番风味。看一看一个马来西亚的吃法:生抽小辣椒。一行人在国外吃饭讨生抽小辣椒,老外用诧异的眼光看,我们离座后他们是否也如法炮制?


  

青番薯糖水

青番薯糖水



    日本番薯拿来煮糖水,煮出来的颜色吓了我一大跳,怎么青绿得像把墨绿水打翻般?女儿一直吵着要我拍照,她说从来没看过那么美丽的番薯糖水。实在想不透问题出在哪里,总不成我家香兰叶变种了?一大锅才放那么一片香兰,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喝糖水时有点像在喝着青绿的湖水。



蓝花香菜饭

蓝花香菜饭



    以往妈妈为要煮什么给我们吃而烦,现在我一直在想要如何煮妈妈才不会吃腻。正好冰箱里有一大盒的蓝花汁,就煮蓝花香菜饭吧!


    除了包菜丝以外,香菜和香茅都是院子采来的。我很喜欢那种感觉,要吃饭时在院子走一圈,拿着可以入馔的植物直接下厨。这可是我用心煮的一餐,连鱼都经过特别处理。不想生火烤鱼?用我的懒人法,将香蕉叶铺在镬里,鱼排好,加盖,开火焗熟。



    椰丝炒香后加上所有的配料, 倒些生抽就是一道美味的蓝花香菜饭。妈妈喜欢这样的吃法。我家先生更是竖起拇指说这是他看过最蓝的蓝花饭,当然用色素的不算。他一连扒了两大盘饭。这样的家人很好养,一家人的午餐不到RM5。不要小看这样的吃法,我家先生胆固醇保持在正常水平该归功于他爱吃生菜不爱肉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