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1年7月31日星期日

辣花卷

辣花卷



   好久没做包点,只想玩,就做个香辣花卷。涂在面团上的是我自己乱来的酱料,爆香的蒜碎、辣椒、香菜、香料。


    蒸好的花卷像盛开的玫瑰, 我用随手揉的老面团,没有秤没有容器,就是靠感觉。看着一笼的辣玫瑰,感觉很兴奋。老面做出来的花卷口感很好,女儿一个人就吃了三个,隔天还拿到学校当早餐。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臭豆炒花肉

臭豆炒花肉



    到郊外执行公务,半途看到一堆堆的榴莲和臭豆,忍不住停下来买了好多。友善的小贩要我试吃,公务在身我婉拒了;满口榴莲味那还像样?我也没有在街边吃榴莲的习惯,感觉很疙瘩。那一天满载而归,榴莲便宜又好吃,臭豆的价钱也让我抿嘴笑。两种最臭的东西都在车里,人家帮我把手提电脑拿到车时, 满车散发榴莲味,自己都不好意思。


    好了,二十四孝妈妈准备下手做孩子要求的食物,要等那么久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做大锅一些吧!一早去买猪肉,花肉和三层肉一起下,顺便重温猪肉每个部分的名称。反正我都不吃,三层肉是我妈的,花肉是孩子们的,给我留一些大葱和臭豆就好。

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

蓝花糯米糕

蓝花糯米糕





    冰箱里材料收也不是丢也不对,做些简单糕点消耗掉是上策。这一碟够老二和外子当茶点,我只做不吃。近来食欲不振,体重一直向下滑。 外子出声抗议了,每天就是叫我吃、吃、吃。等我心闲下来食欲自然来。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我与咖啡


我与咖啡






    我爱咖啡的香味,无论在哪一个角落只要咖啡味钻入鼻内,身体就像有千条虫在攒动,坐立不安。小时伴着我的是伯母亲手泡的黑咖啡,每一天当厨房飘出咖啡香,你就知道厨房开始一天的运作了。


    读书时代,一壶壶的咖啡伴我挑灯夜读,直到鸡啼为止。多年来的习惯没改,人家读书我睡觉,人家上床我精神奕奕。工作之后每天一杯咖啡让我保持脑袋清醒,做出正确的决定。有时候精神不足,中午再来一杯。办公室里有我自备的电水壶、各种咖啡,心情好的时候还招待同事,不过只限定某些人。请人喝咖啡是我还人情债的一种方式,也是交流的桥梁。上班第一件事是煮开水泡咖啡,这个时候是我的私人时间,请不要打扰,一天的计划从这里开始。





    嫁人后不知谁被谁影响,婚后越久越现咖啡竟然是我们俩不可缺少的必需品。共进早餐时一人一杯咖啡,各投所好,不必勉强。工作累了给自己泡一杯咖啡时也会给对方冲一杯,夜晚赶工不能睡觉也以咖啡提神。两夫妇有时兴致来潮,没有睡意,在深夜聊天也是一人一杯咖啡。不同的是外子什么时候喝咖啡都可以倒头睡,而我入夜喝咖啡一定眼睁睁到天亮。


    只要有新产品的咖啡上市,我们都会买回家。喝了那么多咖啡,心里大概有一个譜, 来我家的人都说我们家的咖啡好喝。不起眼的包装有时候比广告打得响的更浓郁可口。从屋内喝到院子,我们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花园咖啡馆。近几年,孩子们长大了,多出不少独处时间,常常驾车到处喝咖啡去,什么也不做,纯粹为喝咖啡而喝。后来觉得在市区里的咖啡馆喝咖啡不是那么惬意,喝咖啡时提起相机拍照也很不自在。开始打度假村的主意,空闲时入住几天, 享受喝咖啡时光,任你怎么拍也没人看, 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才是我追寻的。



 




    近来打开电脑,找的就是这类有露台,远离人群的度假村,最好周围被树林环绕。带上咖啡,一些零食和书本,伸长脚好好享受咖啡飘香时刻,这样的日子快乐似神仙。有这样好的心情是因为打这篇文章时,心已经飞到明天的咖啡之旅。




   


 


   

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

小蓝花豆沙粽

小蓝花豆沙粽


    看着小蓝花再次盛开,我开心得赶紧采摘。那天刚起念头要做蓝花粽,小弟请工人把门前的蓝花全清除,还有一大棵辣椒树也被腰斩。为了这我把他骂得狗血淋头,最主要的不是蓝花,是辣椒,那可是我的命根子。经过这次的教训,相信他再也不敢自作主张。


    用香兰叶包扎的粽子香气扑鼻,糯米加了盐和椰浆配甜馅很搭配。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传统马来饭

传统马来饭





    这就是我自小爱吃的早餐。外子不在,我当司机送孩子上学后,排队买马来饭,我排第十三个。包饭的工人有5个,依然要等上40分钟;换成是其他档口我早已转身离去。这一档是家里每个人都爱吃的,妈妈和三个孩子还有小弟和弟媳都喜欢。洗湿了头要抽身离去有点不甘心,干脆买多一些。一口气买了十一包饭,七个人吃十一包饭,小弟和老二一个人就要两包, 我和女儿共吃三包。一个早餐排了近一小时的马来饭让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还问我几时有空再去买。天知道我老了以后想吃这饭,有没人肯为我去排整小时的队?


    一人一句好吃把我的好胜心引出来,自小吃了那么多马来饭应该吃出端倪吧?正好三姨送来鲜鱼,我就煮这道菜。这可不是一两天煮得出来的,前后花了三天时间一锅香喷喷的传统马来咖喱鱼终于出炉。女儿第一个忍不住先吃饭,接着儿子们也舀饭吃。女儿的评语是比那档好吃的更好吃。儿子和外子更是赞不绝口,老二说这一定要加入他的‘必吃名单’。


    隔天早晨,砍一些香蕉叶,给自己包饭带去上班,边包边笑,整个人堕入童年记忆里。当年沙是我的饭,泥浆是咖喱,红花碎是辣椒,绿叶丝是菜,包了一包又一包,心里希望长大后能够摆摊卖饭。今天自己卖饭给自己,也给外子包一份,很窝心的感觉,就像摸到自己的梦。


    在办公室打开饭包, 味道让我很满意,就像外子说的若我摆摊一定包到手软。那味道是多年来我惯常吃的口味,我妈煮不出,许多华人摊也煮不出,唯有传统的马来摊才煮得出,味道平衡方面也未必恰到。以前我常抗议为什么妈妈煮不出我惯常吃的马来饭,也不肯吃爸爸从华人摊买来的马来饭,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只知道味道不对。现在我知道了,也以孩子们的评语引以为荣,孩子们的肯定是我最大的推动力。

2011年7月15日星期五

妈妈喜欢的午餐

妈妈喜欢的午餐


    妈周末随我回家才有香饭菜吃。每一天上班天她都随便吃当一餐,很多时候只是加热我预先煮好的菜当午餐。早餐只吃饼干和咖啡,我放工回来有力气会下厨, 忙得天昏地暗时就在外面打包。 有时候我连自己煮的东西都吃不下,晚餐更不必说。


    周末家里才会按照吃饭时间煮饭,而且是用心煮,饭特别香,菜也比平常好吃。今天用竹蔗和香叶煮一锅饭,儿子和外子打开饭锅,表情特别夸张。儿子说他还没吃过竹蔗饭,一定很甜。家里香菜茂盛,外子和妈喜欢我煮饭的手法,饭锅一开,香气扑鼻。有一回去供僧,随行的教友嗅到刚打开的饭锅,不断地说我的饭好香。即使几个老朋友集会,我的饭也一定先清货。对于煮饭,我从来不肯乖乖煮一锅白饭。有一回要用到米饭做酒酿米,不得已煮白米饭,老二一打开饭锅,即刻诧异地看着我问发生什么事?他知道那不是妈妈的手法,他妈妈很少正正经经地煮白饭。


    香蕉叶泛滥,这几天每一餐都用香蕉叶当盘,吃饱后还可拿去当堆肥。如果你在外以香蕉叶用餐,我可以打包票业者不会仔细替你清理叶子,你会吃进不少尘埃和沙土。妈妈喜欢沙姜叶,我种了一大片,每个星期吃都吃不完,越长越多。我也爱那味道,偏偏家里爱吃生菜叶的外子对这东西一点好感都没有,他厌恶那股土味,反而是家里的崩大碗给他吃得来不及繁殖。


    妈妈只要一嗅到我切沙姜叶、煎鱼味就胃口大开。加上刚割下的香茅, 吃饭前奏曲总是让人对厨房飘出的香味充满期待。 我知道最好吃的饭菜在我家,吃饭时间一到在外的人总会尽量赶回家,只为了一餐饭。家人是我的资产,他们的胃口我抓得紧紧,至于其它人,他们觉得好不好吃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2011年7月14日星期四

难得的一天

难得的一天




    对生活要求很低的我只要能度过不被打搅, 悠闲的一天就很开心。如果你问我生活中最让我觉得困扰的是什么,那是手机和电话。现代人出门,身份证可以不带,手机不能离身。以前没有手机的年代是多么平静, 至少不必被那些你认为不重要人家却十万火急要找你的事影响一天美好的心情。手机我有,但我是它主人,决不让它牵着我的鼻子走。下班回家后很少看手机,放假、周末也熄机,不熄的话就让它留在手袋里唱独脚戏。家里的电话声量转到最低,懒得接电话时就当听不到。很多人为了我这习惯恨得咬牙切齿,我依然如昔,生活是我的,要怎么过由我。即使是上司,抗议了几次后也要习惯我的作风。谁都无法控制我的生活,更何况一个没有生命的手机?



    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早扭开电视机观看示威的情况。了解后,把椅子搬到室外,给自己泡一杯奶茶,外加几片饼干当早餐。妈妈也在院子里吸收新鲜空气,陪我吃早点。那么好的心情让我心生感激,接下去的一个星期又要披星戴月了,到时莫说在院子吃早餐,连午餐也要吃泡面。




 

 

    整个星期不断有绵绵雨,植物呈现一片青绿,看了很舒服。给我刚萌芽的植物拍张照,但愿 每个周末都有时间和它们慢慢磨。南姜、黄姜、白姜、沙姜还有印尼的驱风姜都开始冒芽,红姜绝迹了,要重新翻种。野菜就像主人的心情般恣意生长,不必多加照顾。娇生惯养的植物一定不会在我家出现,服侍人都没时间了还要对植物嘘寒问暖。




    提个篮子采一篮的草药,这就是我家`每星期煲的凉茶。不要问什么保健功效,我不迷信保健,也对这些没有研究;只知道一家人喝得很开心,从没发生过食物中毒。我们家喝凉茶是一大碗一大碗地喝,家人的体质都是热性的,一直以来这么喝都没问题。我的同学喝两次黑面将军后就不舒服,我每一天要入办公室时采一把泡水当茶喝, 喝了一整年都没事。




    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忍不住往外钻,给自己泡一杯斋啡,拿起报纸和老花眼镜在户外读报纸。以前表哥在世时几乎每一天都是泡一杯热茶在外面慢慢读完一份报纸,那时孩子还小,我根本无法那么做,也体会不到那种悠闲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的重要性。今天我到了表哥那个时候的年龄,懂得如何掌握自己的生活,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对我来说不受骚扰地喝一杯咖啡读一份报纸是一种享受,是我渴望的。老二当妈妈的摄影师,连三脚架也拿出来玩。想起几年前我们俩母子在树下舒服地睡觉、看书,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这牛脾气的儿子其实很感性,他现在比我高了一个头,还是很享受被拥抱和亲吻的感觉,我也一样喜欢他的痴痴缠。



    午餐吃饭时间,儿子贴心地问我要不要出去院子吃,他要帮忙把桌子和餐具搬出去。不必了,有一天你长大有自己的屋子,在花园里架起个玻璃饭厅让妈妈每天在鸟语花香下用餐。我这儿子连妈妈的胡言乱语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说过以后要在花园里建一间露天浴室,因为妈妈曾经说过怀念在那种浴室沐浴的情景。那是一个军营, 我以前常去那里游泳,只有四面墙,墙内用木架间隔,木架攀满青绿的植物;每一次在那里沐浴时感觉很好。不知什么时候我对他的爸爸说起这地方,他无意中听到了,多年来放在心上, 不断提起。


    放慢脚步,享受做每一件事的过程,你会发现快乐垂手可得。

2011年7月13日星期三

海鲜酱焖山猪肉

海鲜酱焖山猪肉




    每次去三姨家取鱼,她一定送一包山猪肉,我当然欢喜。这一回冰箱爆了,那么长的一条连皮带骨的山猪肉冰箱挤不进,就用粗盐随便腌一下,下锅炸一会。切一些葱头,拍几块姜,加些海鲜酱、麦芽糖、黑酱油和水放入慢煲锅里煮约三小时。


    这么简单的做法是我屡试不爽的烹饪法之一。那个慢煲锅从我单身时代到现在,又是糖水又是羹汤,毫无损伤度过了二十年。没有它日子还真难过。


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荷香糯米饭

荷香糯米饭







 


    端午节过后,霸市的荷叶贱卖,一大包不到一块钱。想玩这东西很久了,就买一包, 收了几个星期没时间做,再不做荷叶会碎。


    把糯米炒好后放入荷叶慢慢蒸,荷叶香、竹笼香,这么香的东西很受欢迎。玩的人满意,吃的人开心。






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Otak-Otak乌达

Otak-Otak乌达



   妈妈喜欢吃乌达,可惜我买不到她年轻时那种口感。带她出门时买了不同的乌达给她吃,我每种都尝一下。最后吃到她觉得比较满意的,反而是我觉得只不过如此而已。想要给妈妈做乌达的念头越来越强,接下去日子会过得很忙碌,趁这周末赶紧动手。


    没时间上鱼市场,幸亏有个三姨,她是我的渔产供应商,想要买什么打个电话就好,保证新鲜又便宜。三姨给我买了一条马鲛鱼,刮肉去皮,加入味蕾告诉我的味道,给妈做我自己乱来的乌达。不喜欢生辣椒酱的味道,用自己的小辣椒干,加入大量黄姜, 那味道很清香。懒得采椰叶,就用香蕉叶。老幺学校义卖会拿回家的麻坡乌达,薄得离谱,咬下去毫无口感。我不是要卖,干脆做厚一点,大一些。



    现代厨娘懒得取炭生火,只用烤炉烤。烤箱里飘来熟悉的乌达味,我妈已经兴奋得等吃了。老幺等拍好照顾不得一切就要往口里送,我告诉他家里外婆年纪最大,应该先给外婆吃。他赶快给妈妈送一条去,再以最快的速度回来拿一条放入口。吃方面最怕输的老二也不落人后下楼来,一口气吃了好几条,还告诉我这以后是他必吃的食物之一。 两个儿子叫妈妈义卖会时做这个去卖,包管畅销。


    妈妈吃得很开心,她问是谁教我做?我的舌头教的。妈感慨地说若外婆还在世就好,她一定喜欢吃我的乌达, 弹口又惹味。我的一条乌达是外面卖的三条分量,咬下去口感很好,味道当然也好。以后出门旅行不必东张西望找乌达给妈,什么时候要吃都可以在家做。


 


2011年7月10日星期日

每天都是好日子

每天都是好日子





    近来似乎很喜欢记流水帐。以前生活的点点滴滴随岁月流逝,不放在心上。年纪渐长,世事看得多,对生命有不同的顿悟。平静顺和的日子不是我们的专权,意外可以在一瞬间发生,把你的世界整个翻转过来。越来越珍惜目前的日子,希望它能继续下去。不要认为所拥有的都是理所当然,明天一切可能已经不再属于你。我们常常漠视手中拥有的,却羡慕别人过得比自己还好。 每一次拿自己跟别人比较时都觉得自己很‘富有’,当然那不是指金钱;就因为这种感觉我紧紧握住身边的人与事。


    今天进行一项活动时,意外突然发生,眼看我就要被撞上了,就那么一眨眼,身边的两个人已经被撞得向后仰。当时我很镇定,及时伸出援手把她们拉起来。这种情形让我深思,每次意外与我擦身而过时,除了感恩还要提醒自己这一切不是我应得的,我身边真的有个守护天使。


    在超市 有人追上来要为我看命,感到毛骨悚然。她说我的命生得不错,看一看好吗?我笑说就因为我的命不错所以不必多看,只要多行善就可以。这之前也有两次,为什么是我?偏偏我最不爱看命,珍惜生命的每一刻,时限到来就随缘吧。


    和外子去学校见老师拿孩子的成绩册,两个孩子在老师口里的形容词跟在家的行为一致,这样性格分裂的机会比较低。老大过后去参加她的佛学活动,老二去上跆拳道,我和外子突然多了很多私人空间,看着阴沉的天,想到河岸喝杯咖啡。在河岸像个游客般拍了不少照,心情实在很好。有个宠自己的丈夫是我最感恩的事,看着同床异梦的夫妇,更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刻。


    他带着我到处找咖啡去却在街道上找到榴莲,看我想吃榴莲的馋样,不顾一切在马路上停下来, 自己不能下车,推门出去时提醒我多少钱都无所谓,他付。其实谁付钱根本不是问题,窝心的是我想要的东西他放在心上。




   我们没有时间出门享受二人世界,把孩子留在外婆家,就我们俩回家一起种花、骑电单车去吃一顿他流泪,我无动于衷的泰国餐。在花树下慢条斯里地吃,每天见面的老夫老妻还有那么多话说。这一餐吃了两小时,谈笑风生。 外子取出钱要我去付帐,我推回去,径自走去柜台。发现邻桌几个人在注意我们, 人家可能在怀疑我们的关系,哪有夫妻抢着付钱的? 出外消费一向来都很公平,虽不至于AA制,但绝对不会单由一方出钱,这样的方式让我感觉舒服。现代女人足以顶半边天,赚钱不是买花戴,不喜欢比人矮一截的感觉, 所以腰要挺直,花自己的钱。



    饭后兴致很高的他根本没有回家的意思,载着我往郊外的方向走。在寒冷的夜里,紧紧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背上。他怕我受寒不断握住我的手,这样的男人是我今生无悔的选择,要求不高的我对这样的生活除了满意还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