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简单可口的煎饼

简单可口的煎饼





     清晨起身,很想即刻投身小菜园。叫外子出门买早餐,他不肯,磨着我说即使家里再没有材料,我还是可以变出一道食物。我是食物魔术师,他们肚子饿时必须用魔术棒一指,让美食即刻出现。那么大顶高帽套上来,谁推辞得了?打几个蛋,倒些水,加盐和少许糖,撒些面粉,煎一煎,变一变,还真的变出来。

    现在的日子过得太好,我喜欢这种简单又自由的生活。



2011年11月21日星期一

马铃薯蛋饼

马铃薯蛋饼


       时间多数花在寻找香菜、栽种香菜上,烹饪和烘焙被忽略了。今早醒来不知道早餐该准备什么,看到煮熟的马铃薯,随随便便做个蛋饼。儿子说谁敢说这蛋饼不好吃的是狗熊,这蛋饼还真适合我们一家的口味。这种东西下一次儿子要吃我肯定连下什么材料也不记得,记录下来以省麻烦。





材料:

A

2个煮熟的马铃薯

2个鸡蛋

1 个大葱

1棵蒜

1cm 黄姜

粗胡椒粒适量

盐适量



B

½ 小碗水

3 大匙面粉

 

做法:

1. A料用搅拌机搅烂,加入B拌匀。

2. 以不粘底锅煎至面糊凝固后翻转。

3. 撒些香芹,配吞拿鱼享用。


2011年11月15日星期二

香脆牛油饼

香脆牛油饼







   国外的食谱多数用柠檬入馔,我们这里柠檬不缺但不比酸柑普遍。临时想做饼干没有柠檬,我用酸柑取代。食谱里材料比例也加以更改,做了那么多饼干,心里有自己的谱,知道那样的比例饼干虽酥却容易受潮。







    喜欢烘焙的人却渐渐失去食欲,是祸是福?做了那么多饼干,最多只是放入口里吃一片,家里发育中的孩子会帮我善后。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我享受烘焙的过程。看这个可爱的饼干,至少它让我展欢容。外子说造型很可爱,我也那么认为, 感觉胖嘟嘟,就像孩子小时候卷起身子睡觉的模样。


    饼干熟后我没嗅到扑鼻的香味,是我鼻塞还是我家青叶饭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空间?孩子吃了点点头,那是不错的意思。没有夸张的表情意即不是非常好吃,当然那是他们的标准,他们情归巧克力饼。


 


材料:


60 g 牛油


50g 细糖


1 个鸡蛋


1 茶匙酸柑汁


1 茶匙酸柑皮屑


130g面粉


30g黍粉


1茶匙发粉


少许盐


 


做法:


1. 以牛油搅拌法搅成团。


2. 用花嘴挤出形状。


3. 撒下酸柑皮屑。


4. 160摄氏度烤15 分钟,熄火焖10分钟。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向我的目标迈进

向我的目标迈进



   我如果埋头于一件事,会走火入魔地进行。知道外子要回家乡,车里准备了利剪、报纸、纸袋之类的物品。此去除了喝喜酒,还要去搜罗Khao Jam的香叶。一入村子,外子就进入胶园给我找来Mata ayam  的树,挖了两棵。开心得跳起来,贪心地问他一大堆名词,可惜他不是很懂。即使刚挖来的树苗都要先向村里的前辈求证才能肯定。姜是老的辣,前辈翻来覆去仔细观察,就知道答案了。
外子先去探望刚出院的莲表姐, 她患上心脏病,胆囊又结石,瘦了不少。她一生操劳,跟我妈一样,是那种不能坐着什么都不做的人。这种人患上心脏病跟被判延缓死刑没有两样, 叫她坐着不动比死还难受。表姐夫是村里的老厨师之一,开口问他煮Khao Jam 的树叶,他马上拉着我到院子周围的植物里打转,指着一棵又一棵树说着他们的名称。然后你就看到一个傻瓜,拿着笔和纸不断地记录,用纸张抱着每一种叶子。表姐夫给我的品种堆满了后座,加上同事给我的,那一天我的车载满植物。从车里取一些稀有品种给表姐夫,他点头说那是主要材料之一,只见他拿着那些枝干当宝般找地方栽种。我答应他若家里的品种都活着,下一次再来给他送一些。他给了我一棵胡椒树,长得不到半尺已经生一串串胡椒粒。我运气很好,之前在车上一直问外子Medang的叶他见过吗?同事告诉我那叶子大得可以包饭用,没想到表姐夫家里有两棵,我只取叶子,希望他以后在森林里见到幼苗给我挖一棵来。还拿了一大把不同的嫩叶准备回家煮Khao Jam 表姐夫家有很多姜类,这一回搬了四种回家,我家的姜类达至十六种了。

跟外子说我连发梦都在路旁和森林里挖宝,挖到许多稀奇的植物。吃完喜酒,外子走出来指着一棵树说那是Asam Gelugur, 即是我们的阿参片,我要他帮我采叶子和嫩叶,要去吃喜酒的村民还帮我们采。那天在电视节目上看到草药园的女主人用Pucuk  Asam Gelugur 煮咖喱以取代阿参片, 我正想如法炮制。

把时间花在香叶的日子不长,但已经能认出不少。 家里入口处看似有一棵,下车去问,主人说是,还让我们采回家。我的脸皮很薄,要开口讨很怕被拒绝,能开得了口已经是极限,那一整天开心得不得了。过后还倒回去讨种子,在家里自己种不必每一次去讨。

去吃早餐时碰上表舅,他跟我年纪相差不远,同一间学校的,读书时期教我游泳。爬山出游时经常照顾我,所以跟他很亲。替他付早餐的钱,他过后走来道谢,知道我在搜罗Khao Jam 叶,马上念出一些名词,我说我知道可是找不到也不认识。这表舅马上拍拍胸膛说那一天你有空表舅带你去找。外子在一旁看呆了眼,他看到他老婆的走火入魔和认真。我从一个完全不知Khao Jam是用什么叶煮成的直到对这些树叶掌握了七七八八;知道一点点就可以找到更多。从娟姨到我妈,接着三姨、表姐夫、表舅,还要深入老一辈的圈子,跟着他们去采叶。外子跟妈说他无法想像我知道得那么多,在短短时间内,一见到人就是问Khao Jam 叶。是的,我从南问到北,再从东问到西,到时我把大家的宝贵经验凑合就是Khao Jam 的经典了。
这个周末,全神贯注于收集香叶、拍照、记录。外子坐在一边当督工,不时提醒什么植物还欠缺,然后走去院子帮我采。我说100种香叶找齐后,三个月不煮khao jam 此话一说他就大声抗议。我调皮地说怕他们吃腻了,每个周末当我的白老鼠很可怜。外子说我就是那副性子,喜欢一样东西时毫无保留, 热度冷却后就不理。嘿嘿!老爷,我家的植物都还来不及开枝散叶就被我采下来,若不给他们三个月的休假期,那些植物会被我拔到一叶不剩。解释后他才松一口气,因为他非常喜欢吃青叶饭。

我不只要采香叶,还要种香叶,家里的品种已经比任何人家里所有的还多。他们多是在郊外采集,我是搬进院子种在家里采。现在家里有七十六种那么多,其他的我家无法种,但是知道在哪里找得到。妈说以后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我失笑。家里那些植物如果会说话一定喊救命,我有时候要采一叶都不忍心,它们根本没有机会成长。同事交代要记得定时修剪, 不然植物到时会很高大,嘿嘿!何时何月会高大? 我家那一大片香茅都快给我吃光了,你可以看到我用香叶之狠

泥土种出来的香叶搅汁过后的渣滓又回归土里当堆肥。

这一次煮过后算一算共有84种香叶, 离目标不远却可望而不可及。要达到100种,需要用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做得到。我这股傻劲如果用在做学问上早就修完博士了, 可惜不学无术,正经事不做,只能做不成气候的Khao Jam论文。一家人对我的Khao Jam举起大拇指。妈说去比赛的话我拿第一名,这话从她嘴里出来很难得。我一向来都不喜欢参加比赛,知道自己不会赢却又不喜欢输的感觉。喜欢埋头做这种人家看不到的傻子功夫,拍照做记录,却分文不入。

这篇文章打好后,出去院子丢堆肥,被水翁树旁边一棵树不停地绊到,外子好几次说要砍,我阻止他,感觉上这棵树可用。今天用力拔下一片叶子,天!是我在找寻的Medang Pulut 就在我家却不识宝。我怕认错,赶紧奔进屋里拿一叶比较,两个叶子叠在一起竟然吻合,味道和质感都一样。我大声地喊外子,他还以为我被蛇咬。这么好的事真的跌在我头上?我相信这是表哥以前种的,只是我不认得它。用Medang Pulut 叶盖在饭上,那味道香得诱人。表姐夫没教错,我还想每次回乡去他家采,现在不必了,它就在我院子里。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蔓越莓塔


蔓越莓塔
      看着那么一大半的蔓越莓,知道下个周末回家时它们一定已经发霉。加了些糖煮成糖浆蔓越莓,做个蔓越莓塔。 用上熔点较低的牛油,脑袋里牛油与面粉的比率竟然无法让它成团,只好随手再加一些。
    好香的气味从烤炉里钻出来,配上酸酸的蔓越莓,对我来说好吃得不得了,孩子们不是很欣赏,一个个喊酸。看来我与他们对甜度的可接受性开始产生很大的差距,主要的原因是我上了年纪,开始考虑血糖的问题,而他们还年轻,有着雄厚的健康资本,可以继续浪费。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孩子是教育的白老鼠

孩子是教育的白老鼠


    上一个星期我还在担心最小的儿子上了中学以后要以国语学数理。当时我们的教育部长斩钉截铁地说PPSMI一定要被废除。老二不开心地问我他上了Form 4以后如何要以国语学数理? 学校老师一直以来都是用英语教学, 国语名词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对着孩子一连串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我们可怜的孩子被政客和一些民族斗士当成教育白老鼠,为了个人的利益,牺牲好几代的孩子也不惜。


    正闷闷不乐的我祈祷有奇迹出现,外子说别做梦了,上面的头头正面对一股强大的压力,再不废除PPSMI就要输了江山。看到其中的利害关系,也清楚知道我们这些百姓的声音是何其微弱。老二特别喜欢科学,有时他问我一大堆科学名词,我抱歉地告诉他妈妈以前是用国语学数理的,妈妈不清楚。我的时代一切科目都以国语当媒介语除了华文,当我们必须以英语作答时感到力不从心,跟英校生比样样输人一筹。我是受害者,不想孩子再步我后尘。为了维持国语的地位,剥削了孩子的竞争能力。堂表兄姐们在新加坡求学,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英语。长大后他们进入国际公司,待遇和福利比我这寒酸的妹妹好上百倍。多年前新加坡的总理已经看到这一点,多年后我们的前前首相也看到英语的重要性,在短时间把一切扭转过来。当时他强悍的作风让手下不敢吭一声,教育官员个个都说行得通。 几年后他退位了,随便说一声话还是很有分量。当我们那尊贵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强硬地下令废除PPSMI 我第一个想到前前首相, 希望他能出来说几句话。果然他劝告当今首相不要开倒车,运用首相的权力把决定推翻,要不教育部长可以被取代。早上才听到新闻那么说,下午就依稀听到所有在现制度的学生都可以维持现状直到中五毕业为止。奇怪同一个人在前一天还说一定要废除,隔天声调转软说政府一直都在聆听人民的声音, 以民意为首。我老了,听觉有问题,那一夜共听了三次新闻以肯定,老二在一旁欢呼说可以继续用英语学数理, 那开心的程度就象我要带他去旅行。看来老马的威力还在,他出一声比PAGE 和许多家长与学生的嘶喊还要有效。


    2020年,我的孩子们已经中学毕业,到了孙子那一代由他们的爸妈操心去。我只能祈祷到时我们有个为孩子着想,凡事思前想后,以教育为前提, 不畏政治强权、不怕丢官的好教育部长。

Nasi Kerabu Goreng

Nasi Kerabu Goreng


   这些日子家里最常煮的就是一锅熟的炒面炒粿条,要不就是冬粉汤;周末则研究Khao Jam 女儿说我们家的食物属季节性,吃什么就一直吃,然后那食物不见了,被其他食物取代。她望着我的蒸笼兴叹,问妈妈何时有包子吃?妈妈能够下厨已经是万幸,很多时候我都付钱让他们买外食。年尾将至,工作分量加重,实在没有时间好好煮一餐饭。幸亏孩子独立性很强,家里储藏的冷冻鸡,放学回来自己放入烤炉里烤熟算一餐。放工回家女儿有时还要为我做简餐, 儿子则捧上香喷喷烤鸡,我这妈越来越不称职。
   这是周末吃剩的香菜和一些配料,正好炒一镬Nasi Kerabu Goreng。我们家近来吃得简单,生活也日益从简。外子一有假期就和两个儿子在院子里劳动,我也埋头在小菜园里,这样的日子过得蛮开心。孩子们知道厨房剩余物要如何处理,也因为我时常差遣,无形中对各种植物有了深一层的了解。我不希望他们只会打电子游戏,也不要他们当生活白痴,心中的女儿应该是温柔可人,女红烹饪样样通;儿子则充满阳刚气,上山下海不眨眼。现实中女儿凶巴巴,得理不饶人,女红交白卷,厨艺还可以。可能是大姐的关系,颇有管家之风,是那种说话有分量,人缘不错的人。两个儿子嘛!老二喜欢往厨房钻,宁可跟在我身旁任我使唤也不愿意到院子劳动, 他力气无穷,只要一出掌,姜块即刻被拍烂;揉面团也只需用一半时间。可是他既上不了山也下不得海,唯一能做的是飞象过河。 至于老幺,年纪最小,耐力最好,经得起风吹雨打,一旦埋头做一件事,不完成不罢休,只可惜把家里弄得一团糟的也是他。可能他年纪还小,离我要的阳刚气还远得很。我是个要求不高的妈妈,有三个这样的孩子已经很满足。
    炸一些鱿鱼饼配Nasi Kerabu Goreng 这饭的特色在于香菜的香,一部分的饭还是青叶剩饭。笑看那些野香菜,跟外子说如果我们开始养鸡,让鸡下蛋,然后再种一些稻米,看来可以自供自足,不必上菜市场了。



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巧克力软心饼干

巧克力软心饼干







    借一本食谱回来,正值女儿要吃巧克力饼干,翻开食谱一看有那么一道,即刻用。吓! 糖比面粉高了三十多八仙,我删了很多,连巧克力也删了一半,这样的甜度如何入口?



    饼干熟后没有Amos Cookies的香甜味, 放入口当然也不会有那种程度。为什么每个人都要以它做标准,连我自己也不例外。别人可能喜欢它的酥和香甜,我却不是很欣赏,单是嗅那味道都觉得甜不可挡。这个饼干熟后,女儿经过我同意给同学装了一袋。同学的妈妈做月饼送给她,偏偏妈妈我今年没做月饼,女儿不能礼尚往来,这一回赶紧还人情债。 两个儿子说姐姐的同学很奇怪,她不吃自己妈妈做的饼干却偏爱吃妈妈我做的饼干。我问他们怎么知道,他们说新年家里吃到不想吃的饼干,姐姐朋友一来帮他们吃光。 我做了八十五片饼干,儿子和女儿举起罐子对我说,“妈!饼干不见了一半。”儿子说,“妈,你的饼干受潮了。”女儿反驳,“笨!这种饼干的特色就是中心软的,有些还可以拉丝。”是吗?面包可以拉丝我听过,饼干也可以吗?她说那是因为有糖丝,看来我落伍了。我只吃了那么一小口,不到四分之一片,还是觉得稍甜。现在轮到我说了,饼干虽好吃却不是我要的口味。能让我坐下来一片又一片不停口地吃是我的虾米饼干、青豆饼、花生酥饼还有百年蛋饼。喜欢到可以一直不停地开罐直到饼干吃完为止,这些饼干也是新年期间最快见底的。至于那些有豆有巧克力是孩子们的口味,我这种年龄的不懂得欣赏。





 




2011年11月7日星期一

蔓越莓牛油蛋糕

蔓越莓牛油蛋糕





    逛霸市最无法抵挡的是各种类的莓,草莓、蓝莓、蔓越莓、黑莓、覆盆子等等。 这些外国入口的莓价钱不菲,我只想尝试不是想吃。这一次看到新鲜的蔓越莓,赶紧买下来。家里的小瓜放一颗入口就呱呱叫,酸带苦,贵的东西不一定好吃。这一下可好了,一大包肯定无人问津,丢掉吗?那不是我的作风。想搅汁喝家里又没有其他水果一起搅,单靠它没什么汁要喝什么?





    一大清早醒来搅拌奶油,做个简单的蔓越莓蛋糕,半包的蔓越莓给我丢入面糊里。没想到熟后的蛋糕上那一点一点的红竟然引起我的食欲, 老大一口吃下去就说是极品。酸酸的蔓越莓中和牛油的腻,这蛋糕还真好吃。剩下的另一半蔓越莓呢?明天再想办法解决,肯定的是我不会再买。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再循环蛋糕

再循环蛋糕



    怎么这么叫?蛋白是做艾草牛油酥剩下的。涂不完的巧克力酱剩下半小碗。这些东西如果不立刻用掉,最后一定在冰箱里霸占位子一段时间后被丢进垃圾桶。



    打定主意做个再循环蛋糕。添多两个蛋白和三大匙糖打发。 巧克力酱里加入两个蛋黄和面粉;太浓稠了,添一些牛奶。蛋白和面糊拌匀后倒入纸杯,送入烤炉里。松了一口气,像刚把一堆垃圾扫掉。蛋糕出炉后没抱着太大希望,它胀高后熄火即收缩。蛋糕轻盈, 孩子吃了一个又一个,没有抗议。 她们不知道这其实是戚风蛋糕的变身。 我拿了一小块放入口, 它比戚风更松更软,味道不错。垃圾循环后变成可食用的食物,觉得欣慰。

2011年11月3日星期四

一头栽进花草间

一头栽进花草间














    离家在外挂念的是我那刚刚栽种的树苗,问外子可有归西他说大部分都活下来。回到家已是夜晚,只见街灯照着 篱笆外我越界栽种的药草与香菜, 每一株都活得很好。我的香菜和药草来得太容易,多数是人家帮我找来的。特意种在篱笆外志在让有需要的人拿,我通常都不在家,种那么多也吃不完。妈妈以前种的植物品种之多不在我之下,当初只要有人开口讨她都很乐意送人。多年后弟弟装修屋子,我们家的草地不再适合乱种东西,妈妈的心血送的送,死的死,只剩下篱笆外一些我自己也不认得的植物。没想到当我开始收集Khao Jam 叶时,娟姨把它们送回来,说这些都是多年前妈妈给她的品种。瞧! 世界就是这么可爱,对人大方等于对自己慷慨。Jawa Long Pepper当年生很多果,大家喜欢吃,是我不小心把它弄死,现在重回到我家。我们这里没有牛羊和家禽,不担心植物被吞噬,外子和我决定采取开放式的种植,方便路过的人摘取。

   
      一大早起身, 一头栽入花草间,看蕨类植物,那可是我的宝贝。当年一人独居,每天就是对这些植物说话,每一盆都长得青翠。家里的蕨类植物品种曾经高达二十八种,包括人称Asparagus fern 的各种天冬草。我记录着每种植物的学名。可惜一些不适合我家的环境,阳光直射是一大原因。当时没有大树遮荫,死的死,慢慢绝种的也不少。死的都是娇生惯养的贵货,可能是入口货,无法适应炎热的气候。心痛之余学乖了,稀罕的品种在杂志里看看解馋就好,买下它注定死路一条。旧同事Era 家里有什么植物都会分一些给我,我俩是蕨类发烧友;她远嫁沙巴后我少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随缘吧!家里现在只剩十六种蕨类植物,繁殖得还不错,单是铁线蕨就有大中小三种。有些蕨类植物很霸道,欺负弱小,两者种在一起,会慢慢把另一种类消灭掉,就像人的世界,弱肉强食。有些种在盆里显得矜贵,一旦搬到地上,恣意生长,变得一文不值。同一个品种,种在室外的通常枝干坚硬,天天接触阳光,身体健康;室内的柔弱无力却惹人怜,让人不由自主抚摸它。潮湿的环境是它快乐生长的地方,一旦天气转炎,青绿的叶子就会变枯黄。


    家里有蔷薇和玫瑰,粉红的蔷薇会爬墙。我以前有一本日记簿,里面有一张图片,是一道爬满蔷薇的墙, 开满粉红的花朵。我一直都响往拥有那道墙,直至拥有自己的家却把这念头打消了。亲眼看过会爬墙的蛇,也曾在蔷薇树上看到它们的外衣。蔷薇有刺,它们利用蔷薇树把外衣脱去,我可不想它们顺着蔷薇树爬上楼钻进我被窝里。家里还有茉莉花和七里香,这些花都带着一股甜甜的清香味。娟姨送来我一直想要的 ‘昨日、今日、明日’之花,直接从英语翻译过来,‘yesterday, today, tomorrow ’那是一种带有香粉味的花,花刚开时是紫色,之后转白。这花刚送来,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当年 泰式餐馆的老板娘送给我,插不活;同事也给我,还是瓜掉,希望这一次它活下来。
    屠妖节假期,外子和两个儿子搬了几十盆的沙把我的沙子路铺好,厚厚一层沙让我赤脚走过,像在做脚底按摩。我在两旁加种一些小花,但愿有一天这些花同时盛开。想到斯里朗卡导师说有天神护佑的地方,植物长得特别茂盛,葱兰开满花。难怪小弟当年从那边回来后,收集了三种不同颜色的葱兰。现在我捡现成货,把他的花搬一些回家。紫、黄、白三种颜色都有,省了我到处搜罗的时间。

    看看我的小菜园吧! 几乎所有的品种都活下来,有些干枯了也不碍事,没有安全感的我一个种类种了很多棵。娟姨带来仅仅一个品种一棵树苗的植物也无灾无难,我的收藏突然增加了很多。把那些生长得很好的树苗移植到篱笆外,这样里外都有, 植物繁殖得更快。
    锄草、松土、翻新、播种,时间就这在劳动中流逝。这是我运动的一种方式,运动之余看花草成长,还可享用香菜,一举数得。我喜欢一切自然的东西,景色、食物、颜色、香味、外貌和人与人的关系。凡事顺其自然不必勉强,心就自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