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

新春活动

新春活动




   在车上转身看后座的三个孩子,忍不住想拍一部电影,就从他们小时候拍起:我们两夫妇带三个小瓜出门,看着小不点儿的他们在后座嬉戏笑闹,镜头一转,三个孩子都头高马大,三姐弟坐在一起,连空隙也没有,老二的胡子不久也该冒出来了。


    表妹来拜年时不耐烦地说她三个儿子很吵,在车上不断吵架。我感触地说以前我也那么想,可是那种日子不长久,孩子长大后,你肯带,他们未必会跟。孩子们有自己的天地和社交圈子,跟着爸妈走是在经济未独立前,之后大概只剩我俩老手牵手到处去,车子后座空无一人。



    回乡祭祖是孩子们难得碰上的机会,有时恰逢上课,婆家只有我们这一辈。堂表兄弟姐妹不常见面,血浓于水,他们一下子就混得很熟络。我只有个弟弟,外子有一个弟弟和妹妹;我们都不多产,到了孩子那一代,堂表兄弟姐妹不多。 担心他们关系生疏,一直以来不断叮咛一定要和这些堂表兄弟保持良好关系,以后大家可以互相照应。可能我这一代和堂兄姐妹们关系很密切,和夫家也保持良好的关系,所以多了一层顾虑。


    这一个新年,见了不少亲戚,有个还是整三十多年未见的儿时玩伴。再见时大家都老了,无限感概。很想带着孩子到处拜年,可是有心无力,这个新年体力透支,胃口也不好。人家是新年过后发胖,我的体重一直缓缓下降, 是好是坏还是个未知数。我只知道买裤子要买比之前小三号,所有的衣服都突然变大了。为了补偿孩子,跟外子商量就带他们去玩吧!这样我也可以趁机松一口气。





    好不容易把妈妈交给小弟,我们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无拘无束地出门,孩子们开心地玩个痛快,吃个够本,我的内疚感也减少几分。


    年在欢笑中慢慢流逝,但愿流逝的是年不是欢笑。

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口福不浅的新年

口福不浅的新年




    年初四一大清早,妈家后面的珠姐姐送来一个热腾腾的发糕,开口笑得那么开心,让我也感染那份喜悦。这发糕发得真好,味道和组织都很不错,最重要的是蛋糕本身不干。除了这还有两袋咖喱鸡和咖喱鱼,配网状煎饼吃。妈妈的小妹也来了,带着一大盒福建人的咸 焢肉(Kiam Khong),妈妈喜上眉头。我妈近来越老越爱向妹妹们撒娇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要吃外婆煮的菜肴,三姨在新年前送了好几样菜让她解馋。


    这真是一个清闲的新年,除了煮一大锅的排骨酥、海参鱼鳔猪肚汤以外,我好像什么都不必动手。即使要煮火锅,所欠缺的材料如猪大骨、排骨、大虾、市面缺乏的茼蒿都有人及时送上门,省了我很多采购的麻烦。老二初一吃斋,有人送上一大盒斋菜,我不必特地煮给他吃。四舅带来的一个大西瓜,足以当两天的饭后甜品;还有无数的新年小食,正好让我拿来招待客人。我跟妈说今年很有口福,心想事成,要什么就有什么。


    妈妈说这是福报,我想这福报是妈妈的,她的弟妹和众侄子女与外甥对她尊敬有加,我们是沾她的福, 我没有妈的福气,妈想吃什么,弟妹煮给她吃,我只有一个弟弟,往后老去的日子可想而知。


2012年1月26日星期四

忙里偷闲的新年

忙里偷闲的新年






    很多长辈都不在了,妈妈变成这里少有辈份高的长者之一, 我的拜年行程受影响,新年期间只能呆在家招待客人。 有了这层借口,等于多了一个休息的机会。父系和母系的亲友一个个上门来看妈妈,新年期间我沦为菲佣。自己的家连续两年大门深锁,我也不再出门向长辈拜年,由外子带着孩子们回乡。


    单是煮菊花茶,一天要煮上三、四锅。自己煮的比较香,外面卖的加了添加剂,我不喝。亲友来拜访,不是喝一杯,是好几杯。 我做的饼干和蛋糕也所剩不多,每家访客到来送上一小包,有来有往,开开心心。


    平淡是福,虽然不再四处拜年,但这样在家接见亲友,对我来说是忙里偷闲,好轻松。


2012年1月25日星期三

大年除夕

大年除夕




    一接近新年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堕入旧日的回忆里,怀念大家庭的热闹,怀念热哄哄的气氛。除夕这一天,外子带着孩子回乡,只有我在做最后的冲刺;怎么做都做不完的准备功夫。人家一家闹翻天,我家只有妈与我两人, 今年团圆饭不在家里吃,轻松很多。去霸市买一些蔬菜后,肚子突然感到饿,所有的华人食店都关门,只剩一间面档。我前去打包两包面,感觉很委屈。活了半辈子,除夕这一天家里的食物永远吃不完,怎么轮到我掌厨时大年除夕要买外卖?卖面的人看我一脸落寞,轻声地问,“你没吃团圆饭吗?”满怀感慨还记得替自己解围说年夜饭是晚上才吃。按捺不住好奇心也问他为什么还在开档,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准备团圆饭吗?他的感触更深,“我没有家,走到那里,那里就是我的家。”心里一搐,不敢再追问,怕触动人家的伤心事。他低声说,“我有个儿子,跟他妈妈一起,跟我有什么用?”聊开后他竟然说今晚会去我吃团圆饭的酒楼演唱,还贴心地给我多一包辣椒酱。临走前祝福我新年快乐而不是恭喜发财,我不禁对他的背景感到好奇。


    原本在家热闹煮开心吃的年夜饭演变成今天的一股新风气, 大家都一窝蜂往酒楼里吃团圆饭, 省时省力。酒楼场面之壮观,比喜宴还热闹。和一大群陌生人在同一个场所吃团圆饭不是第一回,可是这一次人数之多在我想象之外。堂哥说这是第二轮,第一轮的人才刚散场。 外甥订的酒席是配套里最贵的,还为了小孩多加炒饭和炸鸡。 酒席的价格使我们的桌子就在台前,没有人挡住视线。虽然各自成家,今晚从新加坡赶回来的堂哥、大伯母一家和我们一家人足够开两席。还在为中午买外卖一事耿耿于怀,向三姐姐撒娇诉苦。我这姐姐当然明白小妹在说什么,怜悯之余还加油加酱地说,“是咯,我们家以前这个时候食物一箩箩,那有人出门打包。。。。。”堂哥就坐在我身边,不断地挟菜给我们。说起儿时的趣事,哈哈大笑!我最小,小时候他们怎么说我怎么做,有些习惯到今天还改不了。耍赖地说,“都是你们小时候教坏我,讲究什么食物要怎么吃,搞到我没有依足规矩还真吞不下。”今晚饭菜价钱惊人,吃在我们几个口里,所给的评语竟然一致。三姐姐的嘴最挑,我说好吃的她还未必赞同;李家这一代大家首推她煮的东西最好吃,她绝对有资格替食物打分。至于我可以入口的都闭一只眼,最多少吃,但今晚可能开太多桌,酒楼人手不足,食物大失水准。餐馆的老板是我的校友,不是饮食家族出身,对这一行也是门外汉。 他看到我特地前来打声招呼,问起食物味道如何,我虽不想直言但为了外甥的皮包不值,还是忍不住实话实说;那只是第三道菜,到了后面那几道,三姐姐已经沉不住气了。食物好坏不重要,我们吃得很尽兴,两家人吃饭,每道菜出场,大家都会等着我和小弟拍好照才动筷,即使我们忘了,也会有人提醒。还有两桌的菜肴一直在空中飞来飞去。外甥那一桌单是小孩就占了五个位,剩下两个男丁和三个女眷,每一碟吃不到四分之一,到了最后我们连未出场的猪脚包也舍弃不要,直接打包。




    看到那个面档主人上台唱歌,他的歌声真好,我就坐在他面前,可是我相信他认不出我。那么多人,要寻找有一面之缘的人,谈何容易?我低估了他,只见他下台以后在几尺之外握着麦克风,拱手作揖向我拜年。我还以为我表错情,可是他重复了好几次,直到我向他点头为止。看来我的样子很好认,即使在什么场合,我还是我, 不会判若两人。我们一家人在这里开心地欢聚,而他孤身寡人在这里娱乐他人,连家也没有, 人跟人的际遇竟然有那么大的差别?


   我张开双手,看到手里写满幸福。我有爱我的丈夫,疼我的堂兄姐和长辈,挺我的弟弟,维护我的孩子们,还有几个外甥男女。 当初怀老大,那时家里的甜点归我管,负责买年夜饭的饭后甜品,姑姑总会拿一笔钱让我去采购一个大家族吃的甜品。外甥和弟弟两个人当保镖陪我入超市,我负责买,他们负责扛回家,还要随时注意怕我晕倒或孕吐。今晚,老家过年过节的点点滴滴不断涌上心头,年纪大了,越来越怀念陈年旧事。珍惜所拥有的,很多东西失去了就找不回来,很多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有一天你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去做。

2012年1月22日星期日

巧克力杯子蛋糕


巧克力杯子蛋糕





    妈妈的冰箱挤满柑, 我还要做果冻,如果再加上需要冷藏的蛋糕,那比我高的冰箱一定装不下。家里会有很多小朋友,就做巧克力杯子蛋糕,收上两天正好回潮,又不必担心会坏。


    老二这只白老鼠,蛋糕一出炉他即刻拿一个吃。 做了满满一盒,我要收工了。


祝福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12年的新年饼铺

2012年的新年饼铺



    再过三天就是农历新年,新年饼铺也该做个结业总结。今年虽然很忙很累,初开始一点劲也没有, 但一开始就欲罢不能,做了蛮多种。

1. 麦片酥饼


2. 芝麻脆饼


3. 花生麦片酥


4. 泡菜海苔酥饼


5. 辣猪肉丝肉干


6. 鸡仔饼


7. 粟米片饼


8. 杏仁麦片酥


9. 海苔德国酥饼


10. 巧克力豆豆饼


11. 狗狗饼


12. 花生酥


13. 芫茜番茄饼


14. 辣味层层卷


15. 吉祥如意蟹柳丝


16. 黄梨酥


17.黄梨塔


18. 薯片乳酪饼


19.粟米麦片花生饼








去食店吃午餐时看到店面摆满新年饼,我感慨地说为什么像我这样喜欢烘焙的人却没有卖新年饼的命。外子说上天给我一份优渥的薪水,若还去与人争饼干市场,那其他人赚什么?以前靠小弟帮我招徕顾客卖饼干玩的时候,心里常常不平衡地比较正业所带来的收入和卖饼干赚的利润及所花的时间比率。结果发现靠脑力和劳力所赚的钱差太远了。从早上站到晚上不停地做,做到腰酸背痛,只得那么一点点。那次过后我更珍惜自己的工作, 借用外子一句话,若我真有卖饼干的命才真的不好命。


玩乐性质地做饼干没有压力,不必算成本,也少了一层卖不出去的忧虑,还能让我开心地、随性地搓搓、捏捏,要怎么玩就怎么做。饼干送出去后看到收礼人的欢欣,就是最大的满足感。

喜气洋洋

喜气洋洋



    去年没做,今年想吃。女儿的切功在我之上,这种事情交给她。一小盒的喜气洋洋炸好后,正式收工了。

金玉满堂

金玉满堂








    我家才有这金玉满堂吃,这是非常受欢迎的小食,辣辣的,让人吃了又想吃。这个一弄好,小老鼠们已经一人一碗拿去吃。很多人来我家要吃这个,虽然做了很多,一定还是不够吃。


    看那金黄色,是不是很像华人喜欢的闪闪黄金,讨个好兆头,就叫金玉满堂。

粟米麦片花生饼

粟米麦片花生饼








除了炸蟹柳和辣味层层卷,这应该是年饼的最后一炮。家里材料每样剩一点点,这饼干是为了清掉花生碎和麦片而做,这饼干适合吃素的朋友,年初一吃素的亲友来我家不怕没东西吃。老二说这一大罐给他一个人吃就好。算一算做了17种饼干,两种小食,还不赖吧?


薯片乳酪饼

薯片乳酪饼





  女儿一直念我还没做她爱吃的薯片乳酪饼。老妈我做饼干做到晚上九点半,太累了睡着,梦中梦到自己一直念不要做饼了,很累,要睡觉,结果这原定星期五晚上要做的饼给耽搁了。隔天起身得特别早,快快给宝贝女儿做这个,外子和老二吃了好多当早餐。


  外子说这饼干吃第一口很怪,越吃越耐吃,一直想吃。老二的同学也说这饼干好吃,我一片也没放入口,看了都腻,年饼,我是喜欢做,不喜欢吃。





黄梨塔

黄梨塔







  这个黄梨塔很好玩,至少造形看了让人很开心。我用自己的感觉食谱,一切凭感觉走,当然最基本的比率还是跟足。这些黄梨塔不会招待客人,自己吃都不够。外面卖的不合我口味;除了姑姑从新加坡带回来的。开斋节的黄梨塔更是不能入口,多数受潮,要吃还是得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