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每趟必到的菜市场

每趟必到的菜市场

    我在槟岛住过一段时期,长久以来不断来槟岛出差,对这个岛有一份感情。最喜欢去它的菜市场,每一次听到周遭的人说福建话,有回家的感觉。槟城的福建话是我记忆里最好听的方言。

    想也不必想,即刻钻进小巷里找吃。这里有一档老字号猪肉粿条,吃了一次会想再吃。连问也不必问就给外子叫一碗,我这香蕉人丈夫出门靠的就是老婆大人,他爱吃 华人档却看不懂华文字,福建话还没问题,去到广东人集聚地,除了kar-fan (加饭)以外,其他的要用指。念大学那几年,去华人档口他只会叫鸡饭,添饭时喊kar-fan 吃饱了去还钱。

    女儿叫了个大包说很好吃,我赶紧给妈妈买。 大包只剩最后一个,那么快卖光,相信真的好吃。这里的猪肠粉是我小时吃惯的口感,什么也没有,纯粹是甜酱、辣酱和虾膏酱。我的童年和槟岛的食物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大伯母是槟城人,她做的食物和甜品是道地的槟城口味,自小跟在她身边长大,她的烹饪法比我妈的更深入我心。简单的姜丝炒鸡,我一吃就能分辨是大伯母做的或是妈做的,大伯母做的我一定添饭。大伯母很疼我,一直到今天她还是把我当小孩。 她记得我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她曾经让我产生错觉以为她才是我妈。 这该怪家里的长辈,自小说我是大伯母的小女儿;子侄众多,她就是那么疼我。

    看到纯粹用香蕉叶包的椰浆饭,忍不住又买了。在槟岛吃了三种不同的椰浆饭,一次比一次好。如果第一次的我打85分,第二次的可得90分,第三次的拿99分。槟岛的食物真是太美味了。

    如往常般在菜市场里买很多食物,没有忘记妈妈喜欢的烧肉,还有比其他地方便宜的零食。有一年在这里公干一星期,酒店离开菜市场不远,我每天特地早起,来往菜市场,只为了置身于人群中,享受成为一份子的乐趣。两手提满食物,民以食为天。

2012年3月30日星期五

街边小食

街边小食

    女儿说她要试乐乐,这个没问题。我读书时代口袋没多少钱,偏偏喜欢吃Lok Lok 看到乐乐总会吃几串。有钱时吃多一些,没钱就少吃。看到乐乐没吃会觉得很委屈。工作以后,乐乐不再对我有吸引力,外子说因为我吃火锅吃多了。

    这一回陪女儿找到一档卖乐乐的摊子, 时代不同了,每个人有个保温碗,烫了乐乐放在碗里,淋上酱汁。跟女儿说妈妈时代是烫了后整支浸入沾酱,就那么让酱汁滴滴滴,还得小心不要滴到鞋子。外子对这些没兴趣,老幺更是皱着眉捂着嘴不肯让我喂他。只有我和女儿在享受这些美食。

    外子驾车驾了那么多天,累透了,孩子们则想去商场购物。妈妈我其实也懒得动,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两姐弟去购物,爸爸和妈妈找间餐厅坐下来。找到一家标榜零下25度雪丝的甜品店,就那间吧!



    外子喜欢绿茶口味,叫了绿茶红豆。我举棋不定,请店员帮我做决定,她推荐水蜜桃。我有时很听话的,就水蜜桃吧!吃了外子的绿茶红豆,皱眉。吃了一口水蜜桃,眼睛一亮,真好吃。外子尝过后也说我的比他的好吃。嘿嘿!我一向不爱绿茶糕点或甜点,除了可以喝的绿茶。零下25度的雪丝真是味觉的一大享受,就像Tuiti Fruiti,酸酸冷冷的。这类甜品到处有分店,以后见一次吃一次。

    到了这把年纪,喜欢的就是悠闲地喝一杯咖啡或一杯茶,对我们来说那就是享受。看着年轻的一代,我有所感慨地说,年轻时什么都可以玩,什么都可以吃,就是口袋里没有钱。上了年纪,口袋里有钱了,很多事情已经不能做,有些东西也不能尽兴地吃。年轻就是本钱,孩子,好好享受你们的本钱吧!

    回途中买了豆腐花和糕点,小贩钱都来不及找我又多买一些,他被我搞得团团转不会算账,唠唠叨叨。我笑着故意打岔, 享受他的唠叨;喜欢他那口槟城独特的方言腔,就像在唱诗歌。孩子说妈妈每一次来槟城一定会向这个摊子报到,而且一买就买很多。槟城让我有回家的感觉。

    路经印度摊子,不能免疫又买了椰浆饭、玉米、西瓜、水翁。怎么在这里看什么都想吃?回到酒店吃椰浆饭,味道比下午那档更美味。都说了槟岛的Nasi lemak 很有水准。

槟岛的街边小食

槟岛的街边小食



    爸爸没有往金马仑走,孩子们看到槟州大桥也眉开眼笑。外子不知道《知食份子》写的是什么,可是他从麻坡带我上怡保再去槟城,跟书中的内容大有关系。我又开始翻书了,大约知道要去找什么。

    升旗山脚下吃到一档很不错的福建面,把店名记下来,还给自己画了张地图。我有一本笔记本,记录着曾经吃过的美食;不附和美食书刊的推荐,只忠于自己的味蕾。好不好吃很主观,有些人加了感情分,有些跟童年回忆有关。不太能接受加了茄汁的云吞面,却吃惯加辣酱的做法,可是对某些人来说那是他们自小吃惯的口味。每个人喜欢吃的东西别人未必认同,各取所好吧, 反正都没冲突。

    外子声明一定要去喝拉茶吃印度煎饼,我说还要尝遍椰浆饭。吃过那么多椰浆饭,槟岛的数第一。 我们在酒店附近挤满人的印度店叫了拉茶、蛋煎饼和椰浆饭,每个人吃得很满足。吃煎饼一定要吃男人做的,男人气力大,揉面团、拉面团力道够,煎饼吃起来有嚼劲。吃过这些煎饼后,我回家要面壁思过, 如何练就那一身本领。我上班常吃的那一摊就是女人做的,没有性别歧视,比较之下少了一些嚼劲。还有椰浆饭,本来只有我叫,其他人都不想吃,最后我只吃两口,全被瓜分了。

2012年3月29日星期四

山城美食

山城美食

    天色已黑,找到酒店后,我提议走路去找吃。一路走来是GPS带路,现在妈妈充当导航器,凭感觉走。Keep left, 100 meter turn right, your destination is on your left………. 外子和孩子跟着我这活导航器发出的指示走,一家人在街道上玩耍。

    走过黑暗的道路,孩子质疑我是不是要把他们带到近打河。突然画面一转,来到美食中心。外子问我怎么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嘿嘿!都说了观察力很重要。刚刚找旅店时,眼观四方,瞄到这里附近的美食中心,跟着某个高企的地标走,那里会带你们去近打河?

    肚子太饿了,食物一来就狼吞虎咽地吃, 即使想拍,那么多人也真难为情。爸爸说如果依赖GPS 永远认不得路。是的,我只所以认得路常常就是因为先撞板,学乖后自然而然认得。这一次这样走一圈,慢慢摸索出方向,以后就可以靠自己。

    兴致很高的爸爸说要请我们去吃雪糕,好吧!其他食物已经挤不下,雪糕则不妨。这间雪糕专卖店入夜了还是很多人,原来是一群年轻男女开的店,价钱公道。这一夜我想念家里的老二,外子没带他同行,对他多了一分愧疚感。

    在山城随便找一个档口吃早餐,好喝的咖啡是卖点。虽然已是假期, 这里不见人潮。女儿说要去金马伦,我和外子商量后觉得不可行,上去那里人挤人,尽吸一氧化碳,不是我喜欢的旅游方式。这里的烧肉云吞面蛮好吃,美食地图里没有介绍,自己记得就好。

    趁机会到菜市场走一圈,看到一些我没看过的植物,小贩说煮绿豆汤用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有机会才去查一查。怡保的菜市场卖的咖啡比土产店便宜, 买了一些。很奇怪的是在这华人聚集地,菜市场的饮食小贩中心反而是马来食物占优势,不像芙蓉的大巴刹那么多华人食摊。无意间找到那家饼干店,买了不少饼干。 尝试两档的豆腐花,发现没排长龙的那档更好吃,以前有间兄妹档的豆腐花质感更幼滑,我晕了头,找不着。






    这一次没有吃芽菜鸡饭,肚子挤不下。进了几家土产店, 车子里的胜利品开始向上叠,外子说早听他的话买架货车就好。儿子呱呱叫,妈妈这么买法,爸爸怎么往后看?望后镜不是有吗?买回家不知是谁吃。


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瓷器之乡

瓷器之乡

    我离家已久却不想回家, 又说不出要上哪儿去。外子说不如北上再一路找吃去, 好吧,反正要看的地方都看过了,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景点。

    小时候曾在居峦的园邱里的英式建筑物度假,表姑的儿子带我去参观 Air Hitam的Aw's Pottery, 看到了当时最漂亮的厕所。我一向喜欢陶瓷器,上一次吃闭门羹的瓷器厂,这一次为我打开大门,在里面消磨很久,久到外子可以在车里睡一觉。这个是我喜欢的地方,只要跟厨房有关系,我就有兴趣。感觉自己在看料理铁人的节目,各式各样的碗碟和杯盘,看得头都晕了。看了老半天还不知道要买什么,幸亏有个细心的女儿,妈妈只要用口说,她就用心找,仔细检查。不喜欢成套的碗碟,只买不同款式供我拍照用的容器。胜利品没有意料中的多,证明脑袋还管用,没被心控制。儿子却在一旁大声向外子报告妈妈买了一大堆东西,妈妈难得买那么多。

    接下去再停一两个地方,外子说再不赶路的话,我们今晚在南北大道睡觉。

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

峇都吧辖的粥

峇都吧辖的粥



    我们在峇都吧辖住下来,这一夜的晚餐要自己去找,脑海里一片空白, 忘了曾经读过的美食指南书。大家在等着我带他们去找好吃的东西,他们大概以为我是电脑,所有资料都储存在脑袋里。不会刻意安排旅程的每个细节,即使上网搜查也因为时间匆促,从来没有好好把重点读完。去什么地方,大概大概了解一下就好,懒人如我时常因为这样的性格得到意外的惊喜。

    毫无目的地乱驶,看到一间挤满人的食店,大概不会差到哪里。走下去一看是卖粥的,一条街大约有六七间店卖粥,可见粥是这里的美食。我在每间店门口看到大大的粥字,大家都卖同样的东西,在华人社会里不常见。女儿嘟起嘴,事先声明不吃粥。小儿说要吃粥不如回家吃,幸亏外子挺我,他说妈妈对吃有一套,妈妈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点了一锅鱼粥,外加几样小菜,结果不吃粥不吃鱼的人一直在一边叫妈妈帮她拿鱼、舀粥。这粥里的鱼新鲜美味,即使是煎的那一尾也很鲜甜。啦啦炒得恰到好吃,酱汁配粥十分搭配。豆腐就是那么一片四四方方,淋上酱汁却很可口。外子对孩子说,“听妈妈的话准没错,妈妈对吃的直觉一向很好。”

    吃饱后,叫外子驾车绕几圈,看到一间叫福记点心茶苑,那么晚还开店,感觉那包子一定有水准。小镇的夜晚没什么地方好去,我喜欢往书局跑。在书局里给我看到美食书里介绍我刚看到的那个包点店,兴奋地拿给女儿看,证明妈妈的直觉没错。再驾车到点心店买了几个大包、菜包和叉烧包, 一家开心得笑呵呵。还看到一家没有招牌的炒粿角,女儿说书上也有介绍,可惜肚子都饱了,实在没法子再挤任何食物。

    这是个意外的发现,原来简单的家常小菜也能让人心情变得亮丽。

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知食份子》与贪食街

《知食份子》与贪食街


    对书我很少有一股冲动,回家想一想,真的要再去买。上个月一看到那本《知食份子》,想也不想,马上买回家。回家一口气看完后还不断重复地看,一个对美食渊源那么认真的作者,除了用实际行动支持以外,还要说声谢谢,我在等着第二本书的到来。

    交待孩子要来马六甲时记得把这本书带上。车子一驾入麻坡,就不断翻书。外子输入街道名,GPS 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女儿说爸爸一路在车里跟GPS吵架,GPS叫他转左,他骂GPS,“You thought I am as stupid as you!”结果事实证明GPS比他聪明。

    一下车就找巷口里的云吞面,那条空巷只有一个档子,很容易找。这面档让我想起自小吃到大的云吞面, 那是我心中的第一,无论在哪里吃云吞面,它都是我心里的一把尺。云吞面来了,很弹口。我先问孩子们的意见,想听他们的吃后感,没人有负面批评。他们看我吃了一口,也急不及待地问妈妈怎么说?很抱歉,妈妈心里那把尺发挥了它的威力,妈妈还是觉得家乡那一档比较好吃。没有加感情分;那一档有一年闹家庭纠纷,做出来的面大失水准时我足足有一年没去吃。可惜那档比我还老的面档去年收盘享福去了,我还在等她耐不住寂寞,重新开店。

   在礼品店买一些手信,那个我想吃的 ‘糕仔’,它现在的名字叫雪花糕、芝麻糕。这些都不是我要的口感,小时候吃的含有粘粘咸咸的麦芽糖,我常叫它鼻屎,是福建人订婚送的礼饼。八十高龄的大伯母也想吃,以前人家送礼饼来时我们俩总共吃一包‘糕仔’, 我们叫ko- wa。还买了其他食物,回家后做个比较,知道什么地方的产品更胜一筹。



    在贪食街走一圈,肚子不饿,买了一些手工包子和烧包。许久没见绿豆爽,我不爱吃,但那是我们家常有的甜品之一;二姑爱煮,常配油条吃。 看到它很兴奋却不想吃。这一次没买麻坡出名的otak-otak 老实说自从吃过了马来友族做的,即使有着所谓的民族情怀,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做的比较好吃。

    感觉到人家一直注意我手上那本《知食份子》, 抿嘴笑。最糟的是付钱时把书留在土产店,儿子回头去找时,人家问他,“小弟弟,你要去哪里找什么好吃的?”跟着书上的指示去找肉干店,买了肉干又把书留下,店主追出来,儿子怨声载道,我自己也不好意思。女儿干脆把书放入她的大书包内,免得妈妈又丢失了。不谙华文的爸爸看着我们边走边翻书,也起劲地问,“接下来我们又去哪里吃?还有什么东西要买吗?”

    谢谢金城大哥,你的书帮我很大的忙,没有机会吃的东西,下次再来吧!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香草、香料园

香草、香料园



 
    上一次公干无意看到电视里的烹饪节目,深深被香草园吸引。心里有准备对马来西亚的香草园在打理方面不要抱太高期望。这是东南亚最大的香草园,面积有3200 顷, 种有四千多种香草,已经成立36年。(这是我在车上听响导报告做的笔录, 还待考证。)

    一抵达就被园里的招牌吸引,还来不及回过神,已被通知小火车要开行了,连钱也来不及付就那么迷迷糊糊上车。耳要听,眼要看,手还要记录,连相机也没机会拿出来。外子坐在身边看着这还没进入状况的老婆,只差没滚下车。

    沿途有很多阿三嫩叶,红得可爱。上一次就是看到园主用这嫩叶煮酸辣鱼,嫩叶酸得像芒果,蛮好吃的。我眼耳手口并用,忘了相机的存在。看到一整排的Kayu Putih 从澳州入口的驱蚊树, 疏疏落落的,这时才快点把相机取出来。太久没碰这架相机,连功能也不记得,我真的老了。

   路上看到蛋黄果(Buah kuning telur),有人下去找一些上车,分给车里的人吃。孩子们说像妈妈做的鸡蛋糕,吃了一口,香味、口感都像;怎么会有这样的水果?一切来得太匆匆,车虽驾得很慢,眼睛还是来不及捕捉。又有人下车去找糖王,Raja gula. 这小小的果子很怪,吃它不觉得甜,吃了酸酸的阿三嫩叶,它就变得很甜。

   响导摘了一片All spice 叶给我,好香,香得让人想起千层糕。我对这树很有兴趣, 得到她允许,采多几片。接着她带我去看Tea tree ,针状叶不是茶叶,香得让人精神一振, 像熏香油。我对香叶特别感兴趣,喜欢那股自然香。另外一种奇形怪状的Buah Gora 可以像榴莲般剥开,有美容疗效,我对药疗不是很有兴趣, 记录方面省略了。还有一种只有小指头般大小的番石榴,从非洲进口,迷你得可爱。

    忙着吸收资料,短短45分钟就过去了。意犹未尽,可以的话要慢慢走,仔细记录。这样走马看花很像隔靴搔痒,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外子说园子没有好好打理,杂草丛生。

    采了几种叶子放在车里风干,隔了好多天打开来,车子传来一股强烈的香味,我只记得可以入馔的叶子,至于有医疗作用的,除了黑面将军外,什么也听不进去。



2012年3月24日星期六

句号早餐

句号早餐


    想要好好享受最后一天的早餐,这里的食物虽然有吸引力,我更珍惜的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光。婚前抱单身主义,想要到处游山玩水。家族出了几个这类型的单身贵族,收入高却没有家庭负担, 钱花在一年几趟的旅行。部分亲友的不愉快婚姻,让我对婚姻生活更增添几分恐惧感。工作以后父母身体健康,工作地点离家又远,理所当然一人独居,布置舒适的窝。那些年给我的影响力很大,让我婚后偶尔还会怀念独居的生活,当然我只是要求短暂的独居,让我调整心态,重新投入忙碌的生活。


    外子看过我以前如何过日子,也知道像我这种人最注重的不是物质而是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一听到我要去公干,就自愿把一切家务和责任扛下来,让我放心地走,要不然这头母狮子随时失控乱咬人。每一次独处之后,都能平衡自己的情绪,再回家面对沉重的担子。


    望着玻璃窗外的泳池,心里一股惆怅。 在这里不必做家务、不必下厨,十指不沾阳春水,我的指甲晶莹剔透。已经习惯一离家就switch off 身心真正放松,头不痛,手臂也不酸。身为人女、人妻、人母,知道自己身负什么责任。以我目前的薪水足以让我云游四海, 可是我不能;孩子的教育费是一股庞大 的数目,我和其他华裔父母一样,凡事都以孩子教育为前提,自己的欲望降到最低。国家目前的教育政策不会惠及我的孩子,除非他们非常标青。这就是为什么我和外子把我们许多的梦都放在一旁,一切归于梦想。活到这把年纪,‘自己’越变越小,‘孩子’才是最重要。把他们带来这世界,不能让他们自生自灭。在我俩离开之前,要给他们受教育,教会他们求生技能、辨别黑白是非、 有良好的分析力、 懂得尊重他人。希望他们日后不要变成一个功利主义者,脑袋里也不会充斥一大堆歪理。


    感概一番后,好好享受一顿泳池旁的早餐。看我每天吃的东西,首先一杯红番石榴汁,一碟沙律加一片火腿及几片西瓜。一个荷包蛋、芋头糕、两口椰浆饭。 有时加一条香肠或仁当鸡,有时多一小块面包布丁, 最后一定以拉茶收场。每一天都是这么吃法,到今天还吃不腻,上班时间哪有那么好命?


    外子和孩子已经在马六甲,一会就要来接我, 告别单身日子,转身一变成人家的妻子与妈妈。人生那么好玩就是充满不定数和扮演不同的角色。

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Fisherman Night

Fisherman Night



    这是最后一夜的晚餐,听起来很大吉利是也!我是说呆在这里的最后一顿晚餐。餐厅里的侍者看我的脸都看到熟。人家关闭的部分我去坐没有被赶出来,其他人去坐即刻被请走。酒店里的侍者大概都知道我喜欢两个角落,早餐面向泳池,午餐和晚餐面向马路,背着餐厅。


    像我这种年龄的华裔女子多数都是独来独往,我们最多点头打个招呼,彼此知道对方是谁,但不会共桌用餐。马来友族则完全相反,他们不会一个人用餐,永远都是两三人一桌。常常看着那些孤单的华裔女子背影,想到人家也是那么看我。这可能是民族特色之一吧?有几个工作完毕匆匆吃饱饭就往公寓里钻,有一次问起其中一个,她说享受在房里看着窗外的景色。吾道不孤,我们这些人已经习惯独立,要去什么地方,不必呼朋唤友。




    一踏入餐厅,侍者就很友善地走来告诉我今晚是渔夫之夜,她指着生鱼片说很好吃。奇怪,上个星期的这一天我怎么没看到什么生鱼片?当初一定是忙到晕头转向,吃什么都不知道。在惯常的角落坐下来,她殷勤地走来帮我把桌面整理好。我微笑道,“怎么?你知道我要拍照?”她点点头。正在享受美食时,她走过来问我,“你要不要拉茶?”我失笑道,“连我喜欢喝拉茶你也知道?谢谢,加点冰。”过后她走过来,我打趣道,“我还喜欢吃杂雪你知道吗?”她笑着点头,“我即刻去拿。”我阻止她,我又不是大人物,不必服侍。想必每天用餐时的独来独往已经引人注目,以为用手机拍照没人注意也是一厢情愿。今晚的心情很好,这就是现今的商业政策。你搭飞机坐商务舱, 空姐会记住你的名字,不时嘘寒问暖。在大酒店,侍者的服务态度决定他们的星级。这里不是五星级酒店,侍者也没有那么被训练过,可是她今晚对我的招待,让我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如果给我打分的话,我给她五星级的服务。


    去拿杂雪时,侍者赶紧走来帮我刨雪,趁机看看周围的食物,竟然给我看到otak-otak 差点就错过了。通常吃了杂雪我就离开,可是那otak-otak 让我想尝一尝。吃了一口后,眼睛一亮,不得不说,这比麻坡出名的那一档好吃多了。这个otak-otak 可以得满分,应该是马来友族做的,口感、味道都很好。有点后悔相见太晚,我肚子饱了。


    走出餐厅时和侍者道谢,明天这个时候我不在了,她还好意的告诉我明晚是烧烤之夜。

2012年3月22日星期四

河畔的壁画

河畔的壁画

    吃好早餐,我就出门。趁着太阳还没高挂,沿着河畔慢慢走一趟,好好欣赏河岸的壁画。

    从鸡场街开始沿着河岸,越走越开心。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游客,大家都在上班,有的是美化花园的园丁,而我则享受着意外的假期。


    有马来西亚独立之父、娘惹、鸡蛋糕、汉丽宝公主下嫁番邦国王、汉都亚、葡裔、荷兰人。。。。。。 片片断断的壁画把马六甲的风土人情和历史串成一个故事。工艺大学的学生应该记上一功,这么大的工程不是那么容易完成。

    走到Kg  Morten 终于如愿以偿,可以近距离地看。慢慢地欣赏,仔细地读,一个清晨就那么消磨掉。你说走马看花的旅行有什么好?每个地方touch  & go 真的旅行是要住在那里一段时间,可是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

    从爪哇村走出来,喝了一碗罗汉果糖水,干固的喉咙变得很舒服,再来一碗,实在好喝。 天下第一档,得之无愧!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古城的美食和娘惹糕点

古城的美食和娘惹糕点




    一向来入住酒店我很少动娘惹糕点。这一次想到这里是娘惹之乡,该试一试。这一试之后,每一天都不放过吃娘惹糕点的机会。这里的西点没有什么特色,可是糕点却是一流。甜度减低很多,每一样都比外面卖的可口、细致。加上厨师的布置和摆设,那糕点让你吃了想再吃。厝叶做的龟粿带着清香味,配上加了少许盐的绿豆馅,实在可口。Kuih Gomak 用的是嫩椰丝,馅与皮的比例恰到好处。还有烤糯米糕,是我吃过最多馅的,难以想象厨师用什么高招能挤入那么多虾米参末。许多糕点没拍到,摆放糕点的角落很窄,时常有人在哪里取雪糕,我不敢太嚣张。


    酒店里的当地菜也煮得很好,尽量去尝所有的娘惹菜。在这里我什么都吃,除了牛肉和羊肉。对酒店的食物还未生腻,已经有人抗议,“整个星期都是一样的菜肴。”那是不正确的,即使有些菜肴是重复的,一个星期以来,菜肴不断换新,选择性也很多,不可能吃遍。


    这里有个蓝花西米露糕点是我试了一次后天天必吃的糕点。把师傅给请出来,请教他里面的材料。他当然不会教我,只是说一些材料,那就够了。这里的糕点很精致,小小一个切半,里面的馅也做得很好。


    每隔一天早餐有好吃的萝卜糕,那口感和味道让我吃了那么多天还吃不厌。猪肠粉的吃法很简单,淋上甜酱和辣酱就可以。我可不认同那种吃法,拿了猪肠粉一定会到面档撒一把葱花,再绕回粥的角落拿一些葱酥,最后盖上蒸蛋卷,吃得很开心。


    吃冰淇淋也有我的一套,五颜六色的我不爱,只拿巧克力口味,然后绕到开胃菜前拿一大匙大红豆,配冰淇淋一起吃。兴起时加一些巧克力面包布丁,好好享受一番。朋友时常很奇怪为什么我有那么多东西可吃。哈哈!穿衣服要搭配,吃东西也可以那么配法!只要吃得开心,你理他人怎么吃法?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

工作与娱乐

工作与娱乐 


    一组人混熟后,连开会的糕点和咖啡也拍。 我们这一组很另类,脑袋想的东西跟别人不同,工作的方式也不同。换句话说我们比较大情大性,工作不忘娱乐。其他组的人一直听到我们的笑声,让他们感到压力倍增。我们轻松工作,他们哭丧着脸,一板一眼地讨论。

    除了酒店提供的糕点,还有人特地送来Otak-otak 那是马六甲的巫裔做的,味道很好。我还试了阿拉伯甜品,用香蕉、枣子和牛奶搅成的甜品,叫Mas oup。有个调皮的朋友,欺负我不懂阿拉伯语,告诉我那东西叫,wahihiwararada,害得我卷着舌头也叫不准。同组的朋友对吃不挑剔,什么都好吃;自己吃还不够,吃后还纵恿人吃。有时候想选择性地吃都不行,他们总会一再邀请你去用茶点。要不故意在你面前做出十分好吃的嘴脸,让你抗拒不了。我感慨地说开会时曾经碰过一个人,在她口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好吃的,挑剔得让人受不了。吃饭时最怕坐在她前面,倒胃。这群朋友起哄说她的味觉一定死了,以后再碰上时记得叫她去看医生。幸亏这样的人我只见过一个,用餐时不要靠近她就没事。

   主席是当地人,说好要给大家洗尘,一切费用归他。好不容易工作告一段落后,他在海边订了烧鱼和海鲜,请我们大快朵颐。

    去买土产,一群爱闹的人即使买东西也把店主耍得团团转。那本来要关店的档口被我们这样一闹,生意滚滚来,做了几百块的买卖。店主说我给她带来好运,所以给我特别价,我以为她信口开河,过后才知道同样的产品其他地方拿不到那个价钱。

    车子驶到Anjung Batu 凉风习习,一个游客也没有。地头蛇就是地头蛇,他说这里游客不来,游客到的地方被砍的可能性很高。新鲜的鱼虾、青蚝、章鱼都很新鲜。一行九个人吃了三尾烧鱼和其他海鲜。这里的人吃海鲜配椰浆饭,我对面那个朋友一口气吃了三包,其他人最少打底两包,我只吃一包,不是不好吃,是肚子从来没有机会休息过。


    吃饱饭后的节目是乘船游马六甲河,这个节目我喜欢,沿河的夜景几年前来时已经很吸引人。几年后的今天,工艺大学的学生在河岸两旁的建筑物画上不少有关古城的历史故事和风土人情。河岸的美化工作做得很好,昔日脏兮兮的Kg Morten 如今呈现的是另一种风情。可惜船一直行驶,要不我很想到那传统的马来乡村走一圈。



2012年3月19日星期一

美食当前

美食当前






    最受不了夜晚回到公寓打开电视,总看到王禄江和其他美食节目,他那一脸馋嘴样把我的吃欲给惹出来。 常在电视机前骂他,幸好每一次骂了以后,隔天想吃的食物就出现在餐厅里如板面、酿豆腐。



    酒店的食物美不胜收,单是正餐的菜肴就有二十多种, 那还不包括开胃菜、汤、粥、面条、糕点、饮品和水果。我喜欢看这些食物的摆设,只是太多了,有点眼花缭乱。用餐时间很多人,若把相机拿出来,怕人家用异样的眼光瞪我。


    在酒店待了三天都不敢光明正大拍照,后来碰上个也喜欢拍食物的朋友,三个人时常结伴一起去吃午餐,故意挑较早的时间,餐厅里未现人潮,还只限拍自己桌上的食物。




    三天过后,本性难移,不理那么多,用手机拍,反正边吃饭边打电话的大有人在,我的手机拿出来人家也不知道我在拍照。幸亏有手机,让我拍了很多食物,知道自己那么大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