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6月30日星期六

蜜柑乳酪蛋糕

蜜柑乳酪蛋糕



    喜欢乳酪蛋糕,做这类蛋糕就像在做戚风蛋糕,而且保证畅销。冰箱里有很多甜甜的蜜柑,适合做乳酪蛋糕。





    这个蛋糕不是普通好吃,是非常好吃。 我不爱太浓郁的口感,也不爱淡然无味像鸡蛋糕的味道,这个被我改头换面的蛋糕很适合我口味。你看我家那些小瓜一看到这蛋糕,喜形于色,老二已经很不客气地吃了长长一条,还想继续吃。做戚风蛋糕我看人脸色,烤乳酪蛋糕我给人脸色看。




   出差时酒店里的乳酪蛋糕常被人扫光,我没什么机会吃。看他们那么爱吃,我也不去争。还没离开酒店前跟自己说回家烤一个乳酪蛋糕,担保比酒店的更好吃。


蜜柑乳酪蛋糕


 


(A)
250g
奶油乳酪
210g 酸奶油


1 片三角形块装乳酪
120 g
牛油


 


(B)
50 ml
蜜柑汁
1个酸柑皮茸

(C)
7个蛋白(C蛋)
60 g
细糖


1小匙酸柑汁

(D)
70 g
特幼面粉
20 g
粟粉

(E)
7
个蛋黄
60 g
细糖

1
。用分蛋法


2.水浴法(180 oC 20 分钟,  140 oC 70分钟, 熄火焖 30分钟)
 



2012年6月29日星期五

欧洲杯小面包

欧洲杯小面包



    外子说我们还没机会看足球赛,隔天不必上班,可以看一场。那一夜,腌着鸡,用手随便揉了个加了粗粮的面团。面团轻盈,我还洋洋得意不用食谱都能做出那么赞的面团。整个脑袋看到隔天的早餐有新鲜出炉的面包吃。


    面团发酵的过程很长,我放很少的酵母,要面团陪我一起看欧洲杯。当希腊和德国打成平手时,希腊人在欢呼,我也对着面团傻笑。不必太久德国拉拉队的欢呼声把希腊的喜悦给冲淡了。把面团放进烤炉时正是德国人在疯狂地搂抱,希腊人垂头丧气。睏了,天也快亮了,转好时间准备睡15分钟。当我梦见面包底部像火炭那么黑时,惊醒了。烤炉的铃声唤不醒我,看到烤炉里的面包,我跟希腊人一样笑不出。


    老二还好,帮我消耗了一半。这面包撕碎后丢进蘑菇汤里一定很不错,典型十足的欧洲面包;这面包还懂得选时间应景,可惜我不爱这类口感。

2012年6月28日星期四

黑椒鱼柳

黑椒鱼柳



    我们家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早餐了,各有各忙,连周末孩子也要回去学校。家里有瓶黑胡椒酱汁,买了没时间煮。用现成的鱼柳块,炸后淋上酱料,还很不错。老二说酱汁怪怪的,有柠檬味,我倒不觉得,反而觉得它蛮合口味。





    这样一餐准备起来毫不费力,以后还可以有续集。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乡土烤鸡

乡土烤鸡





   做过腐皮卷后,继续回去上班,整个星期没煮过一餐饭。堆
积下来的工作压得我心跳加速,哪有能耐下厨?好不容易等到周末,突然接到简讯要回去开会,我已经两个周末没放假,脑袋轰一声,很想揍人。发个简讯给上司,幸亏他看到我每天放工后都留下来加班,还安抚叫我好好休息,那颗不满的心才开始放松。


   家里的冰冻格存货几乎处于零状态,家有三个发育中的孩子,一天几餐的食量蛮惊人的。买了一只大肥鸡,今天霸市没有斩鸡服务,我无斩鸡之力(常自嘲若我砍人,人不死,我先死 。),就烤这个乡土烤鸡。



材料:


两公斤的鸡一只


1大匙姜粉


1大匙半五香粉


1大匙 大茴香粉


1大匙 细盐


1大匙鸡晶粉


 


一把柠檬罗勒


 


做法:


1. 鸡处理干净后,用纸巾吸干水。


2. 所有配料混匀后涂在鸡身。


3. 把鸡腌上半天。


4. 铺上铝箔,摆上鸡只,置放一把柠檬罗勒在鸡身上。


5. 200摄氏度烤80分钟。




鸡烤熟后,饭和红萝卜也一起煮熟了。做了以前老家常做的辣椒酱,这么好吃的东西我竟然遗忘了整二十年,连妈也不记得。外子说自从我嫁给他后从来没做过这酱料给他吃。 三个孩子也爱这沾酱,我怎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完全不记得它?可怜妈已经整个星期没吃到饭,每天买炒粉给她吃,她吃到胃口大失。今天听到有饭吃,开心得不得了,让我罪恶感加深。以往家里做的只用米醋,如今我加入黑醋和酸柑汁,味道更好。小辣椒是新鲜采的,这样才可以突出它的味道


 



老家的辣椒酱


材料:


一把小辣椒


一大个蒜头碎


1大匙黑醋


1小匙麻油


1个酸柑汁


1小匙糖


1/3饭碗生抽


 


做法:


1. 辣椒切段,蒜头剁碎。


2. 加入其他调味品拌匀即可。

2012年6月26日星期二

腐皮卷

腐皮卷





    公干回来的第一天良心发现,尽管累得张不开眼,还是给孩子们做些腐皮卷。这段天昏地暗的日子,家人自己解决吃的问题,我也差不多天天买外卖,吃到怕。




    用家里有的材料,加加减减,做出一道大众化口味的腐皮卷,配饭吃还真开胃。我用鱼茸、肉碎、大葱、红萝卜、姜蒜茸。调味料有胡椒粉、糖、盐、大茴香粉和鸡晶加些木薯粉。所有材料拌匀后不断甩打至起胶。用腐皮随便卷一卷,蒸熟后再炸。

2012年6月25日星期一

昏沉的城市

昏沉的城市


那一天早餐后我们发现天空变了色!

 

    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天空变色,所有景色都变得朦胧。清晰的双子塔像蒙上一层纱布,夕阳变得特别红。那一天我们猜印尼森林失火,殃及池鱼。听晚间新闻,果然属实。那几天天气很热,外面一片朦胧,室内的冷气根本降不了温。


    在酒店住那么多天都懒得出门,办完工就回房睡觉。房里的床很舒服,就是略嫌狭窄。向西的房间,热得让人不想动。曾经踏出酒店,被热浪扑面,吓得赶紧钻回酒店。


    要离开的那一天,告诉自己要去往常和Tiger一起走的那一区逛逛,看看会不会在人群中碰上他。所到之处都是摆摊的印尼人,我这个异类真大胆。以前情况没那么恐怖,现在这里是印尼人和马来人的天下,所卖的物品只适合他们。我很怀念你,我的朋友,对你的感情就像兄妹那样,这是我想维持也是你不能接受的。


    走到哪家老印度戏院,虽然我们不曾进去看过戏,但这里是我们常来的地方。遥望天空,谁能告诉我你在哪里?重踏旧日的道路,没有目的地,就是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希望可以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当年离家在外念书,从第一天碰上你就守在我身旁不离不弃。我们来自同一间中学,我是转校生,你在原校;比我高一级,却对彼此毫无印象。 在异乡碰上,很快混熟。你是属于木呐的人,我不多话却很好玩。这样一个老实人,跟你相处我觉得很安全。把一切都摊开来,没有隐瞒自己已经有另一半。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温和的人一定跟我合得来,但不会有激情。你对我很好,把 我照顾得像个小公主。一开始已经划清界限,无论哪一个场合,AA制度。你教会我看科幻和武侠小说, 我影响你变得好动多话。 我们多数一班人出外,每个星期游泳、看戏、逛书店。有时我们也单独出外,总之每个周末都有节目。我们甚至到过军营的大泳池,哪里有个露天沐浴室,是我最想念的。

    除了考试周,周末多数不会待在房间。他住学生屋,我租一间房,谁想要呆在狭小的空间对着三面墙?房间是睡觉换衣的地方,我们的家在图书馆和阅读室。
每一天和他相处的时间有13 小时左右,八点到四点在校园。六点吃饭后,七点回去校园到晚上十点。十点出外吃夜宵,近十一点到家。多年来一点也不来电,什么感觉也没有,温吞的他没有引起我任何幻想。


    他很英俊,读书时期不觉得,现在看了照片觉得他很俊。不知道是不是他上辈子欠我,还是这辈子我欠他的。那么多年就这样守在我身边,叫他去找个女朋友他当你在唱歌,每次有意无意间伤他的心。毕业后他留下来,我选择回家。不久他也回家乡,找到一份工作,我又离家继续修课程。我们还是保持联络,只不过那时候我回家乡时要面对三个大男人,他们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却故意装不知道。心里坦荡荡的不觉得什么只是不喜欢他们碰面的尴尬气氛。


    到了后来出社会工作,峰回路转,情况变得很复杂,他还是跟我保持联络。直到有一天他给我写一封信说他没有车子,没有房子,所以我永远不会选择他。那一刻感觉人格被侮辱,尤其是被一向来那么熟悉自己的人所侮辱,从此不再给他片言只语。他当时远在他方工作,我不曾在家乡看过他。筹备婚礼时,想起那封信,正值新年前,忍不住给他寄张贺年卡,大力地在卡上写着我要嫁人了,嫁给一个乡下男人,没车没房子,以后我会坐在他电单车后,抱着他的腰,随他到处去。那一刻开始他人间消失,家乡的家不见了,网络找不到人,朋友的面子书也没有他的踪迹。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再回来这熟悉的地方,循着旧日的足迹把过去串成记忆。只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像他这样的好男人,应该有个小鸟依人的妻子,几个可爱的孩子。如果他看到这篇文章,看到那些照片,他应该知道我是谁。CSL是他的缩名, Cxxxx  Sxx Lxx

2012年6月24日星期日

酒店里的美食

酒店里的美食



乳酪蛋糕、 酥粒苹果酥、 面包布丁、巧克力布丁蛮好吃。



    这里的食物像其他酒店般每天换新,一个星期后再重复。我很少吃饭,多数吃餐前菜、面条和水果。每次公干,总用味蕾仔细享受,好吃的吃多一些,不好吃的不再拿。这里有张有趣的告示,拿了吃不完的食物,每克必须付RM5 RM5 per gram 应该是RM5 per 100g 吧!





这里都有laksam, 只是汤汁不太对味。


    餐厅里光线不足,拍得可以看的没几张。幸亏有手机,否则我可不想一边吃饭,一边拿个大相机拍照。这里的咖喱面很好吃,我一向来都不爱这一味,可是这里的非常好吃,有人连添两碗。虾面味道也不错,淋面也好吃,牛肉面我不吃。喜欢这里的鱿鱼瓮菜和Rojak, 这是我不放过的。Cendol杂雪的椰浆太稀, 还放了榴莲味的糖浆,吃了一次后不再吃。早餐有印度人的Tosai、Nan、Idli、Roti Canai, 中式肉羹粥配油条、猪肠粉、包点,马来人的椰浆饭、炒粉、西式早餐,符合大马民情。烧烤夜有好吃的烧羊肉,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羊肉,没有羊骚味,外酥内多汁。生鱼片我吃了不少,至于虾和鱿鱼,外子交待过好自为之,所以只试一片。蔬菜和水果是一碟一碟吃。吃过一个紫菜卷很好吃,转身再找已被扫清光。这里的香港糯米饭还真对我胃口, 只是外貌不起眼。马来友族的黄姜饭配rendang、各式煮法的豆腐我都爱,还有普遍的鱼肉、鸡肉等等。

2012年6月23日星期六

夏日炎炎的下午茶

夏日炎炎的下午茶



    会议室在泳池那一层楼,所有的上午茶、下午茶都安排在泳池旁,这点很合我意。夏日炎炎的下午,再加上刚刚冲出酒店去买鞋, 像参加四百米赛跑后的我, 心脏加速跳动,血液澎湃。看着脚上那双新鞋,发一则简讯叫外子检查车里的鞋子, 可以想象到他看到一只尖头鞋,一直圆头鞋,无奈地在摇头,笑我失魂。


    这家酒店在市中心,清楚地看到双峰塔和高楼大厦,其它的不值得一提。没得游泳,看着泳池解干瘾。会议过后投入工作,大家熟悉了,办公过程中,承受不了压力时有人会开面子书,有人找个角落吸烟,有人沉思不语,我则拿起手机拍食物。大家习惯看我拍食物,我也不在乎谁要用什么眼光看我。这是个民主国家,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只要不妨碍他人。减压过后自动投入工作中,在预定时间内一定把事情办好。


    这家酒店的特色在于蛋糕。普通的蛋糕做得很好,湿润的口感比起我吃过干巴巴的蛋糕好得多。下一次要出差的酒店擅长做酥皮和乳酪蛋糕,期待中。在这里用了多次茶点,有些用手机拍得一片模糊,有些来不及拍就被人吃光,有些普遍的懒得拍, 有些没心情拍。




    喜欢坐在泳池旁用茶点的时光,只是马来西亚的天气出奇的热,坐不久。后悔以前出差时没有拍下餐厅里的摆设和食物,每家酒店都有不同的特色,值得收藏。这一家没什么特色,普普通通,不过不失。


    几个人坐下来喝杯咖啡,吃片糕点,嘻嘻哈哈一番后又投入工作。我已经习惯周旋于陌生人之间,多年来的工作关系也把我训练得更独立,独来独往。这样没有牵挂的感觉很舒服,像我这种人绝不会和任何人建立起特别亲昵的关系,亲到去哪里形影不离,亲到自由受到拘束。习惯了聚散离合,你就得告诉自己不要对人投入太多情感,离去时会很难过。

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

这一天。。。。。

这一天。。。。。


    每天上班像打战,没有假期, 更不必说休息。接到出差的函件时,我很感恩,至少可以趁机好好睡觉,让体力恢复。行李是最后一分钟收拾好,从车里拿出一双鞋子放入鞋袋,挤入行李袋就匆匆上路。


    到了公干地点,把行李寄放在旅店,找早餐去。这一区是黑区,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不是繁忙时间很少单身女士在街上走动。一眼望去都是外劳在搬货、把东西装入箱子。入夜后这里是中性人的天地,所有的商店很早就关门,商店的楼上都是廉价的性交易场所。 我没提手袋,钱包和电话都放入裤袋中,出差那么多次,这里我必须采取最安全的措施。


    走到读书时代常去吃的板面摊,现在挂上很大的布条,可能已经跻身大马十大板面;在美食介绍篇看过数次。这里很杂也很脏,档子旁边的沟渠更是让你胃口大失。习惯在高级场所用餐的人一定皱眉捏鼻转身而去,我不属于哪个阶级的人,可以接受。刚开档,只有一对夫妇,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坐下来。用餐时警惕心要提高,贵重物件都不可以放在桌面上。板面来了,味道二十多年来不变。学生时代的情景一页页在我眼前掀开。我的学友Tiger,你在哪里?这里有我们无数的足迹,自从寄了一张贺年卡告诉他我要结婚后,他就人间消失。这板面带着很原始的味道,只有冬菇和肉碎,板面也是厚厚一片,跟自家做的没什么两样,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畅销。很多人在乎的是那记忆里的味道, 吃着吃着想起往事, 好不好吃是次要。


   离开入住酒店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买了一份报纸,跳上去万挠的地铁。这是上班时间,地铁里没有几个人,我可以舒舒服服伸长脚读报纸。到了目的地,走一圈,整条街多数是印度商店;卖印度瓦器、香、花和印度杂货店。‘五脚基’上还有很多算命的,就那么蹲着替人解心事。印度餐室里堆得高高的甜品最好看,走过店前,飘来一阵香料味让人一振。走到街尾,有家鸡饭档,点一碟烧鸡饭和拉茶,三个小时内吃了两餐,这种兴致只有出差时才有。鸡饭的辣椒酱是青色的,带着桔子皮,这点不太合我口味,我喜欢疯柑叶味,抗拒桔子皮。


  走回原路去搭车,走廊上和一个拿着结缘品的‘出家人’擦身而过;难得看到一张华人的脸,她拉住我说要送给我。全身毛骨悚然,我谢绝;她紧紧扣住我的手腕说可以保我平安。几次挣不脱,我开始恼了,哪有人这样结缘?很大力的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她在身后喊这些可以保佑我平安。。。。。。 有哪个必要吗?我根本不需要。 多年来已经把自己训练得心很定,即使有人在我面前拔抢,我也镇定地看着他,没喊没叫,心里只是想会不会被流弹所伤及要如何脱身。那是另一个好笑的事,大概已经写过了,拔抢的是疯子,枪是假的,对着我身旁的查票员开枪,我当时以为那是真的。


    回到旅店,拿了门卡,得到消息说会议三点半就要进行。打开行李袋,把衣服拿出来烫,那时已经两点半,再取出鞋子一看,所有的血往上冲,是黑色的没错,只不过左边是圆头鞋,右边是尖头鞋,###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