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输掉的旅行(三)

输掉的旅行(三)






    花痴上山不看花看什么?一批游客下车,围在花圃前久久 不散开,也不理挡住他人的出路。仔细一看,原来在偷辣椒,期望回家不用钱就可有同样的一棵树。看我望着她,还很自然地放入袋子里,然后继续拨开树找目标。偷的人自在,看的人脸红,我虽然不按牌理出牌,这种违反人家条规的事还不敢做。以为只是一个而已,那里知道呼朋唤友,连男的也来捏取花籽,大大方方地偷。某个国家的旅客,每次去旅行碰到这个国家来的游客都做着不得体的事,说着不该说的话;大声喧哗是他们的特色。我不该一根竹竿打死一船人,可是那么凑巧,次次碰上的都是来自同一个国家,还很自傲地爆出自己来自哪一里。这是个敏感问题,不要问我这些游客来自哪一国。有一年提着简单的行李和旅伴去买啤酒消暑,店员是个年轻的回教徒只是我不自觉。他问我来自哪一个国家,我告诉他马来西亚,当时他瞪着我那手提包印着Malaysia的字眼,肯定地摇头说不可能,马来西亚的人不喝酒。哈哈!我和旅伴也诧异,原来别人的观察力那么强,从此我们出门不再带着任何有马来西亚标志的物件除了护照,免得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有损国体,那敢那么招摇过市。




   找个地方喝咖啡是下山前奏曲,还是常去的那一家。这两天喝到好咖啡,相比之下,这家的咖啡没有诚意,是三合一袋装泡出来的,甜度高不香醇。咖啡味跟价钱差太远了,再看一下草莓窝芙的价钱是我刚吃的一倍,只是它胜在环境优美。


    金马仑的下一站一定是怡保芽菜鸡, 这一回去吃惯常吃的那一家,吃得很满足。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输掉的旅行(二)

输掉的旅行(二)


    在高原不吃火锅 似乎有点不对劲。家里火锅常煮却没有在高原吃得那么写意;这里蔬菜新鲜,清脆鲜甜。这里的火锅是吃菜饱,要食肉类海鲜,在平地吃吧!儿子食量大,吃了也直喊饱。




    蔬菜火锅不耐饱,不消两下,儿子又喊肚子饿了。夜市场已经没有吸引力, 买一些食物后就把车驾到一间餐厅。草莓窝芙好不好吃?叫一个试试看。我说希望咖啡是装在白色的咖啡杯里, 坐在对面的老二望着我身后说,“妈!正是白色的杯子。”捧上来的咖啡杯不只是白色,连杯的形状都合我意。餐馆的气氛不错,晚餐时间已过,没有人潮。咖啡好喝,浓郁却不太甜。草莓窝芙好吃,酥软的饼皮配上冰淇淋,值得再吃。







    夜晚经过一家酒店,灯火 灿烂,就像置身童话世界里。能够出来喘一口气,心里很舒服。既然不能登山涉水,悠哉悠哉地放一两天假也该满足。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输掉的旅行(一)

输掉的旅行(一)




    德国跟意大利比赛的那个晚上,我和外子依赖对方叫彼此起床,还有一个大拍胸口说半夜一定会起来追球的老二。结果三人睡到天亮,错过一场好球。吃着早餐时还在猜测那一方赢打入决赛。外子说一向来德国碰上意大利一定全军覆没,我说那我们就来打赌,我取德国,他拿意大利,输掉的那方要负责在金马仑的旅游费,那包括车油、住宿费、肉骨茶、火锅、茶点和咖啡,总之赢的那方不必出钱。

    外子转身上楼,我心里想不会那么邪吧?就不信打得那么好的德国会输给意大利,风水轮流转,今年该是翻身年。扭开电视,正报导新闻短讯。嘻嘻!阴沟里翻船就是这意思,那有人像我那么笨球赛成绩出炉后才来打赌,搞不好外子一大早在厕所里已经听到成绩了(小人之心)。

    去采购时越买越不对劲,总觉得少了一根筋。刚刚忙完的工作,让我非常在意无法成行的度假计划, 人也沉不住气。下个星期又要出差,急性子的我那等得那么久?他一眼看穿坐立不安的老婆,问我到底想怎样?我说要上山吃肉骨茶,他即刻点头。只要不提到上山扎营,野外露宿他都很爽快。我们不动声色地问有谁要跟我们回家,老大和老幺有节目,都推了。只有老二,最粘妈妈,喜欢吃妈妈煮的食物、喜欢在厨房跟着妈妈打转。那一夜大家很早睡,唯有我一想到离开工作场所可以透透气,竟然兴奋得睡不着。

清晨被外子叫醒,我到老二身边用鼻尖摩挲着他的脸,“上学了!Aunty 的巴士来了!”他才懒得理你。亲吻着他,“起身收拾行李,我们要上山了!”即刻起身,“真的?”妈妈记得他曾经说过最希望某个清晨我把他叫醒要他赶快收拾行李,准备出门旅游。妈妈在能力许可之内都尽量让你们愿望实现,当然那不包括奢侈的物资需求。

路经一个小镇,我和老二吃了一碗非常可口的猪杂粥,清淡却可口。空荡荡的车子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车后,可以舒服地躺着睡觉。车子很快上到高原,寒冷的天气让人很快饿。还是摸上每次必吃的肉骨茶,不是它味道比别人好,是喜欢吃了一滴汗也没掉的感觉。





睡醒一觉后到茶园去喝茶。这里不再宁静,太多游客和烟客,打消我喝茶的兴致。那么多外国游客像烟鬼般在吞云吐雾,男的女的都一样。大概有五年没到这景点,当时我们还带着爸爸一起上山喝茶。这一次没有惊讶的感觉,大部分刚被砍伐的茶树呈现一片褐色,像干枯的茶园,毫无美感。有人在拍婚纱照,新娘手花给这片景色增添一抹色彩。





老二喊肚子饿,妈妈我上了年纪,午餐的肉骨茶未消化,肚子还胀着。带着这宝贝儿子去喝咖啡,給他叫了一客不起眼的草莓乳酪蛋糕,自己再叫一个 抵挡不住的scone 这样一个不起色的地方却有着好喝的咖啡。儿子说那乳酪蛋糕太好吃,妈妈我举起拇指说那司康赞!两母子交换着吃,这里一定还有下次、下下次。


离开晚餐的时间不远了,看到一片松林,走下去拍照,两父子也沿着松林斜坡走。能够这样散步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上了年纪很容易满足,多活一天算赚到,哪敢要求多多遭天谴。


儿子长大了,有外国人的体型和轮廓,他说有一天力气大得足以提起妈妈走。看着他像一个正常的男孩般长大,心里很欣慰。这儿子连喜欢什么女生都会跟妈妈讲,然后一脸疑惑地问,“妈,为什么你不像其他妈妈般叫我读好书,不可以交女朋友?”我对心理学很有兴趣,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的异性相互吸引阶段,妈妈用高压手段只会把孩子推远,什么也不告诉你。只提醒他正当的交往,不要做出越轨的事,以后在高等学府里可能会碰上更适合的对象才来下定义。其实心里庆幸的是儿子喜欢的不是男生,不要忽视这问题,这在学府里已经不是一个秘密。每一次跟孩子们交流才知道我的年代和他们的年代是南辕北撤。虽然我不爱听他们喜欢听的歌曲,不爱看他们喜欢的偶像,但对他们的社交圈子和学校生活我还是像个连续剧迷般追踪着。这个年级正处在彷徨的时期,妈妈的话还听得进,妈妈抓紧之际也要懂得放松。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常青的香葱面包

常青的香葱面包



    一公斤八零吉的葱竟然只卖块半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戴上眼镜看清楚些。师奶本色尽露,起初只想买一把,如此便宜就抓三把。三把葱不到25仙,捡到宝。。


    葱带回家要想法子尽快用完,最快的消耗方法是做香葱面包;我家最受欢迎的面包。 做了N次这种面包,用上不同的面包体。香葱面包永远是大家的首选,乳酪都比不上几毛钱的香葱更吸引人。



    出炉后的香葱面包香喷喷,我不是在引诱你,减肥计划挪后吧!一丝丝的面包,咸香葱配微甜面包,给我选也非他莫属。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半荤豆腐料理

半荤豆腐料理



    未婚前和外子拉手那段时期我们曾经吃过几次用鸡蛋垫底的铁板豆腐,普通的一道菜却让我回味无穷。那道菜在我厨房出现多次,这一次我煮得清淡些,除了调味料、青葱及油葱,什么荤料也没下。几乎是素菜的半荤豆腐竟然也受欢迎,豆腐和鸡蛋很搭配。 荤来自鸡蛋,吃素的人有些吃鸡蛋,我也搞不清他荤不荤,就叫它半荤。



半荤豆腐配野姜花蒸饭,只此一家,要吃请来我家预订


材料:


三个鸡蛋



胡椒粉


葱粒


 


2块豆腐


酥油葱


素蚝油


生抽


胡椒粉


葱粒


 


做法:


1. 豆腐蒸5分钟后去水。


2. 蛋加调味品煎至刚熟。


3. 豆腐放在煎蛋上。


4. 烧开蚝油、生抽, 淋在豆腐上。


5. 撒胡椒粉、油葱及葱粒即可。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葡提子乳酪包

葡提子乳酪包



    购物时看到葡萄干大减价,忍不住买了两大包,取一些做乳酪包,乳酪咸香,葡萄干甜,两者放在一起还不错。


    前一夜下了一场大雨,院子里一片青绿,忍不住把面包放入绿叶中,看了自己开心就好。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野姜花披萨

野姜花披萨




    野姜花香辣鸡的酱料很好吃,我不舍得丢掉, 特地留下一大块鸡肉,准备做披萨。孩子已经要求很多次,要妈妈做披萨,不做实在不是个好妈妈。


 



    第一层涂上野姜花酱料,接着铺上一层金枪鱼。 把香辣鸡撕碎,散布在上面,切些乳酪香肠,撒一些oregano后再放满乳酪屑就可以入烤箱。


    刚用过饭的孩子忍不住要求即刻吃, 好妈妈有求必应。老二说这味道比披萨屋的还好吃, 这披萨对爱香料的人来说的确好吃,不经意咬到一颗芫茜子,让你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