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9月18日星期二

黑糯米红豆汤vs五香煎饼

黑糯米红豆汤vs五香煎饼











    黑糯米煮红豆是一个不错的组合,吃了几次后这一次准备一些五香煎饼配它吃。临睡前先把面团揉好,黑糯米红豆放入慢煲锅,懒人下厨靠的就是这些撇步。

    五香煎饼的面团做法跟我时常做的方法一样,这一次因为Men Yee要食谱,我特地量面粉和水份。这东西若你要脆就洒很多油再卷起,我这一次拿来浸红豆汤吃没下那么多油。


材料:

500g 普通面粉

200ml 滚水

1小匙盐

80ml开水

 

做法:

1. 面粉加盐冲入滚水,用木匙搅一搅。

2. 徐徐倒入开水揉成光滑的面团。

3. 面团加盖置放一夜。

4. 隔天早上就可以用面团做煎饼。

5. 这一次我不加油,只撒五香粉和盐。




若做葱油煎饼就把青葱切粒,倒入胡椒、盐和油搅匀,铺在擀开的面皮上卷好、切段。一包没有多少钱的面粉可以做成各种点心,儿子待会下楼看到今天的早餐一定会抱着妈妈亲吻。

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

香辣姜花蒸石甲

香辣姜花蒸石甲


    儿子想念妈妈的菜肴,从外婆家回来后嘴巴涂上蜜糖,一直说几天不吃妈妈烧的菜就浑身不舒服,以后离家在外日子不懂如何过。儿子环抱正在下厨的妈妈说外面的菜肴哪有妈妈煮的好吃,你说他是不是很会卖口乖?


    烧好饭菜,儿子说他已经吃饱了,可怜妈妈为他准备,还是捧场吃了一大碗饭。这香辣姜花蒸石甲是为他而煮的,只下一些小辣椒干,生辣椒一颗也不下。这小子用汁捞饭,吃相让我心花怒放。他离座前还说剩下的鱼今晚再吃。



   这道蒸鱼让人很开胃,当然我吃的时候是另外准备小辣椒。经过昨天的辣酱一事,我还真怕被外子给休了,到时失去米饭班主,得不偿失。

2012年9月16日星期日

纯牛油蛋糕

纯牛油蛋糕



    以前小时候除了牛油蛋糕和香蕉蛋糕,其他蛋糕在我家不常见。堂哥和堂姐通常做的就是这两种蛋糕。现在的蛋糕种类繁多,什么材料都可以做成蛋糕,纯牛油蛋糕反而不多见了。


    今天一早醒来跟自己说要吃一个纯牛油蛋糕,除了牛油味和蛋味,其他的都不要。越简单的材料越能把食物的美味带出来,这是我坚信不疑的。蛋糕快要出炉时,牛油香弥漫整个厨房,单是嗅已经是一种享受。






    女儿很像我父亲,她喜欢吃蛋糕的边皮,蛋糕一出炉,所有的边皮都下她肚。我和妈妈只爱蛋糕中间的部分,有人要吃边皮,求之不得。蛋糕很好吃,是最普通不过的牛油蛋糕。

2012年9月15日星期六

黄梨塔、桑葚塔

黄梨塔、桑葚塔










    把冰箱重新整理、归类,搜出一些自己煮的桑葚酱,要把它清掉。做一个比较有嚼劲不太酥的饼皮,包入黄梨馅就是黄梨塔,装些桑葚酱就是桑葚塔,没有食谱全是随手做的。有时想吃入口即化的塔,有时却想放入口慢慢咬,爱什么口感就怎么做,我越来越懒得翻食谱了。这些塔熟后,我和女儿即刻泡一壶铁观音,慢慢享受。







2012年9月14日星期五

让你飞上天的辣酱

让你飞上天的辣酱




    儿子在我妈家煮鸡饭,我在我家煮鸡饭, 透过电话过几招给他。打电话给妈她欣慰地说老二煮了一大锅鸡饭,还做了沾酱给他们吃。没有妈妈在身旁的孩子有更大的发挥机会,所以放手让孩子去,他们学得更快。

    我和女儿准备了一大碗特别辣的沾酱,两母女吃得很开心,呼呼大喊痛快!老爸回家看到鸡饭,很开心地吃饭,不消几口,又是汤又是冰水直灌不已。他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像要把我给休了!一匙一匙地捞起辣椒数我罪状,问我下了几吨辣椒?他狠狠地说如果第一次吃我煮的鸡饭是配这辣椒酱,他绝对不会说好吃,也不会吃第二次,以前都不是那么一回事,现在为什么那么辣?想要谋杀亲夫?最后一句是,“这是人吃的吗?”我和女儿不是人吗?我们都吃掉一大半,自己道行不够,最多以后另外给你准备咯!他时常强调嗜辣的人无法理解怕辣的人吃到辣椒的痛苦。我也想说不爱辣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无辣不欢的人没有辣椒就失去胃口。跟他和老二一起吃饭,我已经很委屈自己,把辣度降低到极点。

     煮鸡饭的隔天我通常把剩饭加上鸡丝和姜丝炒成美味可口的早餐,这一次也不例外。男主人不在家,把剩下的沾酱倒下一起炒,还加多一把小辣椒。我和女儿吃得好痛快,有种飞上天的感觉。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豆腐乳酪蛋糕


豆腐乳酪蛋糕
   白色蛋糕,全部是白色的材料。蛋黄、牛油这些有色材料被摒弃在食谱外。我不爱口感太浓郁的乳酪蛋糕,所以把好好一个重乳酪蛋糕改得失去原貌,连蛋糕组织也一定面目全非。

     喜欢看蛋糕的白,白得让人觉得很干净。至于味道嘛!就是一般的中乳酪蛋糕,我就是喜欢这种不轻不重的乳酪蛋糕。除了蛋糕的白,实在说不出它和普通乳酪蛋糕的差别。




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

黄姜泰式鱼汤

黄姜泰式鱼汤




    外子回家乡时提醒他给我带些野姜花回来,小叔他们不以野姜花入馔, 多数是割胶工人采去用。担心有一天他把所有的野姜花掘起,前一些日子已经移植一些到我家;开花还言之过早。



    我喜欢吃淡水鱼,小时候三姑丈常煮这类鱼汤,他用很多新鲜材料然后以石臼研烂倒入锅里,不久一道香辣的鱼汤就出炉了。这些汤我吃惯了,从来不上心,也不晓得姑丈放什么材料,突然想吃的时候,可以自然地下料。这些食物已经融入我的生命里,我对中式菜肴反而不能那么得心应手。


   这一次我下很多黄姜,还有外子新鲜采下来的酸柑。喜欢黄姜的清香,配上小辣椒,这道鱼汤就变得辛辣。只有我和女儿在家,煮起菜来不必顾忌怕辣的人。 鱼汤煮好后,我们连饭也不吃,一人舀一碗,就只吃鱼喝汤。隔天剩下的一碗汤女儿拿来下面,一点也不浪费。泰式菜肴讲究酸、辣、甜、咸、苦,食谱不能让你做出最好的菜肴,只有靠味蕾才能拿捏得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