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堆肥化为泥,泥土转成菜

堆肥化为泥,泥土转成菜


    大自然的定律自古以来就是这么不断的从一个形体转变成另一个形体,是人类不遵守生态的规则,硬要把化学肥、杀虫剂、食物添加剂、人造色素加入生活里,搞乱了定律。人类为此付出代价,百病丛生。

    读书时代开始就对化学物品的气味很敏感, 从实验室出来后,身上沾满化学味,让人作呕。吃饭时嗅到指头去不掉的化学味,食不下咽。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对这些味道很抗拒;带有化学香精的糖果我不吃,人造香味浓浓的饮品我不喝。家里那些烘焙用的香精也全给我丢弃不用,人造色素更不必说。马来朋友常问我做蛋糕不放香精如何忍受蛋腥味?我说那叫蛋香,香精才叫我忍无可忍。面粉香、牛油香、蛋香不是已经足够了吗?为什么还要加一大堆让人反胃的假香味? 有一回同事极力推荐我吃面包布丁,她说这是她最喜欢吃的,好吃得很。我只吃一口就想吐,那么重的香精味,她们如何入口?

    霸市卖的菜带有一股浓浓的农药味,很多朋友抗议日本小白菜味道最怪,我也不爱。近来在后院种了一些可食用又不必加以照顾的蔬菜,省下一笔买菜钱,最重要的是很有成就感,吃不完可以送人。 


   吃后撒下种子的南瓜爬满后面的土地, 马来朋友说它的嫩茎煮汤好吃,我还不舍得收割。 人家送的番薯叶,随便插都种满一地,已经收割一次煮通心粉给老二吃。 老二喜欢的尖尾凤,是紫背天葵的同类,口感香脆,老二最爱。野香芹十分好用,煮汤、炒饭、炒面都用得着,我大量地繁殖因为家里三个小瓜指定要《喝了头会冒烟的辣汤》。

马来人叫 '延续生命’ 的尖尾凤,口感清脆

野香芹容易种又多用途

    最让我开心的是十多棵的辣椒树,四个品种,四种香味和口感,争先结果。辣椒被我拿来当人情,到处派送。亲友多数是嗜辣一族,看到辣椒就眉开眼笑。还有我不必再为没有辣椒而吃不下饭。

    从家婆家拿回来的蔓荆类也开始长出新枝桠,从舅舅家带回来的羊角豆也开始发芽,这是大自然给我最好的礼物。看着院子里日渐增加的植物品种,心里涌上一股满足感,张开十指一看,没有变绿色。

冒新枝桠的蔓荆类 

五舅母给的羊角豆开始发芽了。





2012年10月18日星期四

罗勒家族

罗勒家族


    以前我只有九层塔,也就是泰国罗勒,很少用,只喜欢种。在廉价排屋住的那段时期我曾经种过一棵长有三尺高左右,直径也是三尺的九层塔。因为种在沟渠旁,吸收家家户户流入的‘日月精华’,叶子非常茂盛。那时只煮简餐,九层塔只供观赏用。 搬了几次家,九层塔绝种了无数次,直到最后一次我发誓不再让它绝迹,要好好善待它。后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寻找了许久的圣罗勒竟然在同事家繁殖,她隔几天就带到办公室送人,我的家就这么多了另一个品种。

   娟姨带我去参观她朋友的草药,告诉我另一种罗勒品种,带着柠檬香,我不知道它的真实名称叫什么,就称它为柠檬罗勒。在泰式菜肴中它很重要,我家院子里长了不少, 这可能是以前表哥撒下的种。















   几个月前随手种了一些甜罗勒,刚开始战战兢兢地一天探望好几次,怕它枯死,怕它烂掉。不出一星期不负我所望,开枝散叶,从两三片叶子到一棵棵约有一尺高的树身,我还跟娟姨说好要给她送一些。这甜罗勒我只花 45 仙就买到,很有成就感。 出差时最后一分钟给我找到紫色的罗勒,我开心地捧在手上带回家种。很奇怪肉眼看的确是紫色,可是相机拍出来反光色彩就是差了那么一大截。十多棵紫罗勒正在健康地活着,我开始想象若把它送到同好手中,她们会不会很惊喜?

种植这些植物让我开心,所用的都是堆肥,一个星期不见,它们都长高了,叶子也多了。我在培植西式香草,希望它们可以在院子里生长。

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是祸是福?

是祸是福? 



        一向来都有自己的一套, 对宗教的观点也不被人牵着鼻子走。孩子大了,宗教观点上开始和我有分歧。对于神鬼之说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要礼佛只喜欢清静的佛寺,最好没有商业气息。 近来孩子参加一些民间的宗教活动,我沉不住气说了几句, 买不到 三年的电脑就在我忙碌期间一片漆黑,连弟弟都束手无措, 宣布归西。 接着就那么巧左脚像踢足球般往沙发的柱子踢, 整个脚板上半部受伤,脚趾头象脱落般不受控制。 



        这飞来横祸让我痛不欲生,老二和外子轮流擦油。 老二对推拿有一套,我宁愿相信他也不信江湖术士。老二说没脱臼,只是淤血集在脚趾,隔天会红肿。 那一夜,老二边帮我按摩,边握住我的手说,“ 妈妈,这总不会比生我还痛吧? 儿子长大了, 让儿子照顾你吧!”很窝心的一番话,痛消失了一半。他很有耐性地替我推拿,还大拍胸膛说,“ 要上厕所儿子可以抱你去,妈妈躺着不动就好, 要搔痒喊一声,儿子帮你搔。” 我的儿子长大了, 牛高马大的他是典型的巨蟹座, 体贴又懂得关心妈妈。在我怒发冲冠时也只有他肯哄我,拥抱我以消气。儿子说巨蟹座最恋家,所以妈妈最重要。我在想巨蟹座是恋家,可是娶了老婆后的巨蟹座恋的可不是妈妈的家。他若娶个懂得持家又尊敬长上的老婆我就赚了个女儿,若娶个尖酸刻薄,目中无人的女人,我就当掉一个儿子。 两母子嘻嘻哈哈笑闹着,脚板的痛已不是重点。这儿子一副牛脾气,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像那小的很会记仇。三个孩子正在发育中,忙着学校的活动和朋友的互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跟妈妈说话,就只有他肯在妈妈身上花功夫。



        隔天看医生, 现在的医生缺少医德,是名副其实用眼睛看,连动也不敢动我的脚。开了止痛药、药膏和三天病假,也不必检查一下。医药护理人员比医生还要专业,问我需不需要照X 光,我说应该没么严重。看医生那刻我的脚一片瘀青,甚至带紫。拿了病假躺在床上休息,脚伤复原得很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感觉痛,脚消肿的速度竟然那么快。这全是儿子的功劳,我那爱哭的小不点现在可以照顾妈妈了。无端端多了几天假期,上司还打电话来关心并报告他的行踪,我有点受宠若惊。接着又有人打电话来邀请我参与一项有意思的差事,全部好事竟然在踢向沙发那一脚之后开始了。享受儿子的关心和服侍,想着这一次的事件是祸是福? 原来人要躺在病床上才懂得惜福,这多出来的有薪假期让我能好好地养神。上个星期才办完一个三天两夜的活动,累得坐着都想睡,这个病假来得正是时候。让我能好好睡觉。

2012年10月15日星期一

今年没有中秋节

今年没有中秋节



    今年没有时间庆祝中秋节,在购物中心转一圈当着庆中秋。广场的确有浓浓的秋味,今年连一片月饼也没放入口,只能在这里感染中秋的气氛。



    月饼我没兴趣,找一家客家餐馆吃一碗福建人叫板面,客家人叫刀嬷切的面食,外加一壶香片。这碗刀嬷切幼滑可口,那一碟辣椒酱更是极品。我很享受一个人到处找吃, 但那绝对不是西餐。我只喜欢街头小吃,最好是各种籍贯的美食。


   外子在另一个城市开会,我们约好一起回家。到处搜罗香叶,提着一袋袋的植物与他会合。很奇怪的感觉,结婚那么久从来没有一次那么凑巧在同一个时间在靠近的城市一起出差后一同回家。 可怜我们的孩子在家自己解决三餐,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很独立的原因。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另一轮的美食

另一轮的美食




    这家酒店的食物很不错,尤其是烧鱼和辣酱。我连饭也不吃,专挑烧烤魔鬼鱼。这里的西点和果冻看了怕怕,带荧光的色素,看着都觉得反胃。


   早点除了中式的粥、面条、西式早餐和马来西亚人的椰浆饭和炒粉之外,最特别的是非常甘榜式的蒸木薯、番薯、香蕉、南瓜、黄姜糯米饭配椰丝、红糖、咸鱼。马来朋友说那是他们小时常吃的食物,我儿时的早餐没有这些,但也爱上这些原始的食物。酒店还有一种欧式面包,看似很硬,要吃才切,厚薄随你。吃了一片后疯狂地爱上这面包,软而实的面包,口感特佳,可惜吃了它其他食物就吃不下。



    这里的糕点很不错,除了带色素的我不敢试, 其他的都一一品尝。喜欢它的传统马来糕点和甜品,尤其是面包布丁实在太好吃。柔佛的叻沙很不错,马来西亚十四个州,每州的叻沙风味有别,我最不爱吃的却是Penang Laksa ,很另类是吗?还有泰式tomyam 其他人吃得泪流,我直喊爽!


    头上顶着高帽的厨师走出来问我们为什么没吃Tiramishu? 我们说都不知道有这一道,结果他当临时侍者,给大家捧来一碟碟的蛋糕。



    这里最受欢迎的是rojak 和杂雪,要吃什么自己调,我餐餐都不放过。其他酒店没有的炸鱼卵也是这里的特色之一。厨师告诉我们放得越远的食物越特别,所以每一次用餐都先往各个角落看,最后才拿主食。

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

紧张过后的松弛


紧张过后的松弛





    从开始工作至今,大小事经历不少,但像这一次冥冥中像在被人耍却是头一回。这一生最怕的是未知数,unknown;不能忍受我无法控制之下所出的状况,所以一向以来办事前一定有甲计划和乙计划。 上司交待的事我办得妥妥当当,从来不让他操心,只要是我呈上去的文件他大略看过就签名。他给我很多方便,让我不必像他人一样沿着手续办事,而我也从来没扯他后腿。这一回为了面试的事,他替我出了不少力,即使人在另一个城市开会,也不忘记打电话为我打气。一波三折的面试从有到无,又从无到可能有,接着毫无动静;我沉着说他们在考验我的耐性和应对能力。

    就在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时, 一通电话打来说即时面试,若不接受的话就拉倒。当天是我准备动身到另一个城市出差的日子,脑袋已经准备另类的差事,面试的准备功夫早已抛在脑后。我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给另一个地方的负责人陪不是,请他通融我迟一天报到。不自觉全身在发抖,走入上司办公室,他问我为什么战栗?原来我的应对能力是那么烂,只要发生状况,不在控制之内就张惶失措。走出他办公室后,我漫无目的地乱走,不知该做什么。最后躲到无人的角落里开始静坐,深呼吸,思绪才变得清晰。

    面试过后即刻动身到另一个城市, 赶到旅店时天还没亮,我赶紧烫衣、梳洗一番,下楼吃早餐。走入餐厅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其他都是未曾见面的工作伙伴。这些新朋友热情地陪我吃早餐当洗尘。我必须很快地投入工作,没有心情给食物拍照。身心皆累,精神却特别好。一直到了第三天才有兴致取出手机拍餐厅里的食物, 这也要归功于刚认识的年轻朋友,他们有戏剧细胞,一唱一和,把我逗得哈哈大笑。很久没那么开心大笑过,什么形象也不顾,在座的朋友边工作边抛笑弹。






    在酒店呆了几天,再累也逼自己出去外面走一圈。这是个胡姬城,到处种满胡姬,可惜花已谢。我在湖畔走一大圈,呼吸新鲜空气,这个城市的居民真有福气,有这样一个休闲中心。

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我家的姜类

我家的姜类















    从去年开始收藏到至今我家有18种姜类,原来要拍照做记录所费的功夫不少。近日连绵大雨,泥土都溅到叶子上,拍不了好照。整理相片时才发现漏了三种,那就是黄姜、白姜和新成员Pijat 有些叶子看似很像,如何分辨?朋友说把根茎挖出来观色、嗅!我还不舍得那么做,等要用到的时候才挖吧。

    一些姜类不能入馔,供辟邪用,还有一些和巫术扯上关系,蒙上神秘的色彩。理它有什么用,我只知道它属姜类,志不在做法。要把所有的植物归类不是一件易事;我不是植物学家,对它长长的名字大略看过就算,记不了。对植物的疗效没太大的兴趣,只在乎它能不能吃,有没有特殊的香味。像我这种做什么都不成气候的人只能根据自己有限的知识把我家种的植物分别放入几个不同的档案当分类,至少将来它归西后我保有它的照片和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