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3年12月31日星期二

绿豆酥


绿豆酥


 

                刚刚做的绿豆凸,送一大盒给妈妈,她在短短时间内吃完。趁着做吞拿鱼酥,顺手给她包几个,她可当宝呢!




          2013 最后一天了,我没有时间去倒数,只能祈望2014 是个简单平安,没有惊涛骇浪, 顺心顺意的一年。

吞拿鱼酥


吞拿鱼酥


                早餐夹面包的吞拿鱼馅做得太多,煮几个水煮蛋,包入酥皮里做个吞拿鱼酥。水皮、油酥包起来卷两次那种酥皮,看似复杂其实简单。
                杨桃食谱书上用的是猪油,我全把它换为粟米油,面粉方面也因而要调整。这些酥饼就是孩子去课外活动回来的下午茶,妈妈我没空,桌上有什么吃什么。


             再过几小时就是2014 年,开完会去霸市采购,突然有个女孩跑过来跟我借会员卡。愣了一下,还是把卡递过去,她一脸阳光地说买了很多东西要把积分放入我的卡。在大众书局常有人向我借卡,可以让他们得到回扣,持卡人没有好处;在霸市分数可以换现金。我之后问她为什么没申请会员卡,她说有啊只是忘记带。这样的好人, 这样的好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她买的东西是要包几个礼篮,数额不小。 我笑说她宁愿让我赚也不肯白白便宜了霸市,我到现在还是感觉很惊讶,一个陌生人给我的礼物。愿这好心的女孩快乐迎接2014年,也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平安健康。

2013年12月30日星期一

绿豆凸


绿豆凸

 



 
                为了充饥,出门时顺便买一些饼干、面包让放假中成长中的孩子饱肚。妈妈说我买的鸳鸯饼很好吃,她想再吃。偏偏那饼断市,我妈是急性子,想要的东西最好快点帮她完成,否则她有本事一个小时念上三十遍。我最怕她念我,只要一开始念我就像孙悟空碰上紧头咒头疼不已。
           整十多天这样埋头苦干, 给自己放半天假,好好做个饼。冰箱里有现成的绿豆馅,那是之前特意留下来的。用粟米油做了绿豆凸, 再给它点‘睛’,绝对健康的绿豆凸出炉了。我妈很满意,我也有得玩。废话少说,再继续工作!

2013年12月29日星期日

葱段姜炒山猪肉片


葱段姜炒山猪肉片



 


 
                以前校园里有这么一道菜,以大量葱段、姜片和干辣椒炒牛肉。那个时期我已经不爱吃牛肉,讨厌那一股骚味,唯独这一道例外。只要有这道菜,午餐特别开胃。已经多年不吃牛肉,想念这道菜,以山猪肉片炒一大碟。

           比前一段日子好一些,手头工作完成了小部分,比较有心情煮食。不能浪费太多时间,所以来我家的朋友,凭照片想象味道和材料吧!

                人家是三菜一汤,看Linnh 家多么可怜,就那么两样菜当一餐。

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甘榜古早味早餐


甘榜古早味早餐






                印象里我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早餐。去年在一家酒店公干,有个角落放个冒烟的蒸笼,笼里不是点心,是蒸木薯、香蕉、南瓜、番薯。 角落里还备有嫩椰丝、黄糖和盐。我到了第三天才发现那个角落, 还是看到朋友吃的。马来朋友眯着眼睛说她们小时候的早餐就是这些, 说着吃着,像回到那个年代。透过她的双眼,我看到穿着Baju Kurung 的乡下小女孩正和她的Atuk 吃着刚出炉的古早味早点。那一天我吃到简单美味的东西,不是椰浆饭、炒粿条和面包所能比拟的。

                这段‘吃面包的日子’还有一段时期才结束,蒸起紫、橙两色番薯沾嫩椰丝当早餐。虽然这不是我童年的记忆早点,却喜欢那纯朴的古早味。吃得简单才能吃到食物最原始的味道。

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Kerutuk Ayam


Kerutuk Ayam



 
                旅行回来的第二天即刻投入工作,孩子们进入以面包充饥的时期。每一次旅行回家势必把所有的照片整理好,记录旅程旅途才算圆满结束。这一次隔了那么多天才抽出几个小时把一切弄好,怕感觉淡了,什么也写不出。全神投入工作后,家里多数买外卖,匆忙中煮的简餐狼吞虎咽下肚,没记录。

                一个阶段过去后,有点内疚,煮了Kerutuk Ayam 没精神上传食谱,找来多年前在商展上马来商人说他老妈的传统食谱。基本上我就是照着那个食谱煮,只不过手痒的我当然不会乖乖跟着食谱走,还是忍不住加入其他香料。孩子们最开心, 他们想吃这一味想很久了。

2013年12月26日星期四

日莱山峰


日莱山峰



                我有一群见山就爬,见海就跳的同学。那几年趁假期我们走了不少地方。那些人中我是唯一的女孩子,除了我那同乡,其他人把我当兄弟。同学难得看我穿裙子,穿一次就被他们唱天要下大雨。泳池、书局、戏院是我们那个时代常踏足的地方。
                同学丘住在Merbok,我们随他回家几天。他驾货车上日莱山峰,半路在Gurun买甘蔗水在车上喝;之后我们去布秧谷看遗迹。当时山上只有几间闹鬼的度假屋,丘说睡在度假屋的人隔天醒来会睡在草地上。我们只一笑置之,还透过玻璃窗一探究竟;里面除了几张直立的枕褥和沙发什么也没有。山上野草丛生,从山顶俯瞰可以看到稻田和大海,那是唯一的卖点。来自柔佛的德隆去小解时找到一个水帘洞,整个旅途就是听到他在讨论那水帘洞。山上很晒,风很大,我们只呆一会就下山。日莱山给我的印象就只有朦胧的稻田和大海、甘蔗水、水帘洞、管理不当的度假屋。

                吃过早餐后往Yan的方向走,日莱峰山脚入口处直立个簇新的石碑,上山的路还是象以前一样曲折。同学们的脸一张张浮现,我们已失去联络,不知他们可好?一张张兴奋的年轻面孔是当时上山的写照。




                日莱峰脱胎换骨,野草丛生的山顶种满绣球花,草地也修剪得很整齐。海拔986公尺的山峰开始被云笼罩,我们去到哪里都把天气变冷。多日舟车劳累,外子出现不适现象。老幺忙把外套给爸爸穿上,短小的外套穿在他身上很滑稽。又是我的错,我说过日莱山很热。我们在山顶散步,看着脚下的云海就像神仙看凡尘,看得透吗?


                山峰上有家咖啡座,上山喝咖啡已是惯例。蒜碎面包卖光,披萨也没有,只有炸马铃薯。给我来杯热热的黑咖啡,让咖啡香充斥日后日莱峰的记忆。远处有对兄弟,坐在咖啡座看漫画,哥哥不断摸弟弟的头,似乎在安慰他。弟弟一脸茫然,是生病了还是遇上不快乐的事?两兄弟戴着厚厚的眼镜,吃着蒜碎面包,喝了超过一杯热饮。我的目光老是被这对兄弟吸引,哥哥时不时会摸弟弟的头,两兄弟的互动让我感觉很温馨。

                外子说他想去车上睡一觉,要我们四处走走。老二和老幺打桌球去,两兄弟难得在一起玩。小时候看过爸爸玩桌球,这种眼力准,角度准的玩意儿不是我能玩的。喜欢看两个儿子专注的神情,打桌球的那份专注牵动我的心。我和女儿打算四处拍照去, 让两兄弟在球桌上一比高下,以后不要为争女朋友拚死活就好。

                山上就像个小花园,天气寒冷适合散步。外子在车里睡了一觉,两个儿子也打完桌球。老二一见到我的脸就说他打输给弟弟,妈妈知道为什么吗?我生你出来不知道你想什么?他要说他很乖,弟弟是坏小孩所以桌球打得好。





                下山往森林博物院走,这里有着一些昆虫和叶子的标本,还有不同的树木。可看的东西有限,博览馆正在维修中,没有开放给公众。任职的职员友善,老二问了很多关于植物的问题他也很有耐性一一作答,还谈论起布秧谷。我们那几天没读报纸,不知道布秧谷与发展商的事件。

                下山后已经是下午,外子不舒服,商量后决定找间旅社休息一天。后面三个孩子开心得大叫,爸爸生病还开心?他们开心的是不必回家,嘴巴上却碎碎念妈妈每一次都是这样,幸亏多带一件衣。

                那一夜我们在双溪大年过夜,孩子自己出门逛商场,买夜宵。隔天睡饱吃饱后再慢慢开车回家。画面又回到启程的那一天,回家的路途开始下雨,窗外一片迷朦,女儿说我们真的有本事去到哪里就把哪里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