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3年3月31日星期日

一脚踢的午餐


 一脚踢的午餐

    匆忙中去采购回来,家里老少都还没吃饭,想不出要搞什么花样,只想煮一餐让大家饱肚。家里有什么?刚买回来的鸡肉和菜心,前几天小贩阿姨送的黄瓜,就煮鸡饭好了,反正从来没人抗议的。
    做一个辣酱,蒸一盘鸡,黄瓜切片,菜心做油菜,一脚踢的午餐出炉了。 就是这样的环境把我逼得越紧急动作越快而不会手忙脚乱,在这样的情形下拍照就由女儿代劳,相机还是老幺省吃俭用自己买的。 我这厨娘只想好好坐下来吃一顿饭。

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

糯米糍茶果

糯米糍茶果

    我在卖糕点的马来摊子看到四四方方,很整齐的糕点,一盒六个,五颜六色。我知道那东西如何做却对他们的包裹手法赞叹不已。那糕点圆鼓鼓的很可爱,印象中在一个马来同事家吃过,用黑糯米粉做,没有色素,也是包得很整齐。



    念念不忘那可爱的糕点,即刻动手做。想象和真实差得太远。人家整整齐齐的正方形到了我手里竟然有长形。人家是圆鼓鼓,我是扁塔塔。人家用整颗绿豆馅,我用去皮绿豆馅。人家的糯米糍皮一定较硬,我的较软所以圆不起来。笼统一句人家功夫到家,我鸡手鸭脚。


   刚刚从生活营回家的老二看了一眼即刻把所有糕点扫光。感激上天,因为有这样的孩子妈妈才可以继续玩。

2013年3月29日星期五

咸菜煲猪肠

咸菜煲猪肠



    外婆以前常煮这道菜送来给妈妈,在祖母家这类食物妈只留给自己吃,不敢拿出来分享。自小吃惯的我没有特别喜好,只是好多年没吃了,想吃的念头竟然那么强烈。


    放工后赶去快要关门的菜市场,买了超级市场没卖的带叶咸菜, 回家煮一锅咸菜煲猪肠,当然我只是用嘴煮,女儿帮我动手。事后她特地声明那锅汤是她煮的, 妈妈不可抢她的功劳,原因是汤太好喝了。


    近来我尽量把记忆里的食物用记忆煮出来,担心有一天自己想吃却没人懂得煮。有时翻看没有食谱的部落格文章,自己也想不起如何煮,这就是懒惰的下场。


材料:


两段猪肠


10条辣椒干


两包带叶咸菜


两片阿叁片


5 条新鲜辣椒


一大个蒜头


 


调味:


少许糖


 


做法:


1. 连皮蒜头敲碎和辣椒干加半锅水煮开。


2. 加入煮熟的猪肠和其他材料煲至猪肠变软(约40分钟)。


3. 加入适量的糖(约1小匙),续煮半小时。


4. 捞起猪肠剪成小段。

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辣酱Lokan


辣酱Lokan



   二舅母送来的Lokan 我家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东西。妈妈想吃旧式菜肴, 那就是二姑以前常煮的辣酱Lokan 二姑煮这些菜肴时我只懂得吃,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要自己亲手下厨。妈妈要吃,女儿我硬着头皮也要煮一餐像样的。

    把材料准备好,吩咐老幺替我用石臼舂烂。 这道用淡奶煮出来的辣酱Lokan还似模似样,没有比用椰浆的逊色,妈根本吃不出有什么分别。

舂烂的材料:

10 条辣椒干

7个石栗子

15个小葱头

5 条小辣椒

3公分长的姜

1 小匙胡椒粒



调味:







1 Lokan

¾ 罐淡奶



做法:

1. 烧热油把舂烂材料爆香,倒入淡奶。

2. 加入调味料,煮至浓稠。

3. 把烫过去壳的Lokan加入酱料中,试味后自行调整味道。

有话直说

有话直说


    大选将至,面对朝野双方的丑闻、抹黑、假象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谁在说谎。上班时有马来报看,每看一次就想把那份报章拿来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其实我说得很保留,想说的是每看一次就想用来擦屁股, 但怕它擦伤我的屁股。(对不起,实在太不文雅,但不如此说实在写不出我的真实感觉。)一面倒的报纸根本没有读的价值,我不看又想知道那一班人到底疯狂到什么程度。


    还是中文报好,报道中肯,双方面的新闻都有,没有掐死反对党也没把执政党捧上天。我花1 小时半读华文报,只花三分钟读马来报。至于英文报章虽没那么明显,但还是偏向一方,谁叫它们来自同一个公司?外子更妙,他除了买星报,还多买两份反对党的党报,他说这样才不会让他们一手遮天。


    近来感觉到自己有点分量,家里无端端送来执政党的贺年卡,还有厚厚一本的‘成绩册’。小弟收到简讯说若投某某党,将。。。。。。 布施仪式开始时,朝野两派一前一后到来, 女儿说有点受宠若惊。只要当一届国会议员,每月有RM5000 退休金,还一次过得三十万。当一届州议员,每月有RM2000 另得一笔九万现款。难怪这段时期连带白帽的哈芝也忘了一切禁忌到布施场合现身。佛寺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一些敏感课题把佛寺理事们卷入政治风波,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澄清自己不愿意的事。我被小弟警告事情在胶着状态,不要谈论,怕给佛寺惹麻烦,可是我真的很想用手中的一票教训这些人,这些极端的政客,还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市议会会员。大选快点来,这一次我要给对方的敌手画上一个大大的X以泄心头之恨。

2013年3月27日星期三

有感而发(二)

有感而发


感言(二)


    儿子要参加学校团体制服生活营,带回一张必需品清单。纸张丢给我后加上一句,“妈,帮我看我要带去的东西。”我的眼前出现一幕幕情景,以往我要参加户外活动,莫说老师没准备清单,有时连老师都没随行。我们自己要去警局申请准证、要订巴士、要召开会议、要收款项, 还要准备大家要用的东西。自己要用的必需品从没劳烦老爸老妈,自行解决。那时候我们学习如何把背包塞得紧紧,上山才不会一摇一晃。去有水的地方如河流或海,所有衣物先用塑袋个别包好,掉下水也不怕。那段日子我们学习如何把自己照顾好同时也能照顾他人。一想到这些我把单子搁一边,什么也不说。过了几天老二看妈妈没有动静,沉不住气开口问。我告诉他公公婆婆从来没替我准备要出门的用品,所以也请他自己处理,把有的东西确定一下,需要买的妈妈只负责出钱,你自个儿去解决。那么大的一个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万一出错了,请想一想错在哪里,下一次不要再犯。


    三天两夜的生活营结束了,他说烹饪比赛他们拿到第三名,菜肴略淡,但是裁判称赞他煮的饭最好吃,没有焦巴。我问他怎么煮,他说妈妈教他蒸饭,可惜现场只配给两个铝盒,一个用来烧饭,一个煮菜。哦!不用蒸却没有焦巴的饭可考功夫,那如何煮?他头头是道地讲述如何自制炉灶,可以控制火候,先用大火煮滚后再用中火和小火焖熟。 这就是学习过程,有些人连用饭锅煮饭也不懂。


    孩子隔天又参加跆拳道集训,准备全国大赛。看着气力充沛的他心里很羡慕,妈妈的时代过去了,孩子,这是你们的世界,好好享受年轻的岁月。

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有感而发(一)

有感而发


感言(一)


    女儿要去参加国民服务计划,我和她爸爸除了鼓励没有意思让她退却。从一开始哭着不想去,到后来兴致勃勃,我们都在冷眼旁观。原本在第一批的计划里,却变成第二批,她吵着要爸爸帮她写信换营, 不要跟某某人同营。我和外子意见一致,不能样样都随心所愿,分派到哪一个营就到哪里报道。她喃喃说别人都可以要求换营,为什么她不行?孩子,妈妈要你知道有时候随缘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和同学的心病也可能因为分派到同一个营,彼此有更深的认识而化解。


    接下来她又要爸爸帮她写信延后服务计划,理由是她要上课。这一次我跟外子意见有分歧,外子认为照原定计划进行,要升学时再回来。我却认为若提前出营的后果是要重新再回去受训则免。外子到处打电话询问意见,有经验的朋友都说去了再说,即使提早离开营地,但因为升学的原因很少会再被点名。


    我这妈妈一开始就不反对这计划,清楚知道现在的草莓一族迫切需要如此的训练才能活得有纪律。在家可以睡到日上三竿,对着电脑跟不认识的人聊天却忽略身边的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没有多少人认为该对这种日子感恩,一切就是那么理所当然。物资享受太好的年代让孩子少了一份刻苦的精神,虽然不少人对国民服务计划有负面的批评,但我认为那是教育孩子步入社会的一个课程。我爱我的孩子,所以我放手;让他们跌跌撞撞,以后就懂得如何吸取经验,在人生旅途上昂然开步。


    越来越接近入营的日子,女儿同学的妈妈不但为自己的女儿张罗一切,连带包用过的卫生棉纸张也帮她们折一大袋;闹钟、肥皂盒等等都帮她们买,连我女儿也有份。女儿在背后说自己的妈妈都没有对她那么好,人家把她当女儿看待,还到庙里求平安符。


    俩夫妇达到共识后,确定要让女儿入营才带女儿去买贴身衣物和日常用品。女儿说同学的婆婆要带她们到观音庙拜拜求平安,我这妈妈却一直那么冷酷。女儿,你是学佛之人,皈依佛教,应该知道凡事尽量以平常心看待之。妈妈我没有什么大动作因为我要你安心去服役,若我带你到处求神拜佛,那不是认同此去把你送入虎口,凶多吉少?我就是要你看到我那份沉着,让你知道服役没有那么可怕,此行只会把你训练得更有纪律,更懂得珍惜周遭的人与事。我相信从营里出来的女儿会变得更成熟,更懂得为他人着想。


    妈妈替你准备一个睡袋,那是我年轻到处露营必带的睡袋。军用的睡袋一直被我保存得很好,带你们去旅行打地铺也用上它。晚上在睡袋里睡觉你就会感觉到我像小时候那么紧紧地抱住你,不让你受寒。再大的挑战有了妈妈每夜的拥抱,你一定会重新得到隔天的推动力,信心十足地面对一切。 我深信国民服务计划会让你成长,当然我也会定时探望你。


    妈妈自小不允许你们拥有自己的手机,这一点让你们三姐弟觉得很没面子,无法释怀。我看着你们在没有手机下如何解决自己的难题,也让你们从介怀没有手机到释然。不久你要离家了,我履行诺言给你买一架手机,因为这个时候手机变成必需品,不再是奢侈品,那是你连系家的唯一方式。你长大了,懂得分辨是非,不会再被外来讯息所影响, 这时我把保护网收回来。妈妈曾经说过不给你手机不是不爱你,那是一种隔绝外来骚扰的一种保护方式。我的手机就常接收到垃圾讯息,怕你们不懂得分辨,成了他人网中的一条鱼。多年以来我和爸爸不断提醒你们周遭可能发生的欺骗案件,你们也亲眼看过妈妈如何在电话里与那些人过招,现在是时候让你拥有自己手机的时候。以前不是我不给,是时机未到。妈妈曾经说过爸爸有多爱你,就像我的爸爸那么爱我。爸爸为了让你方便上课,又不舍得让你骑电单车,二话不说买了一辆车给你代步;车的价钱足以媲美好几十架手机。我和爸爸赚的都是辛苦钱,能省则省,不该买的都不买,这样的爸妈让你们觉得跟人家没得比。 孩子,我们都是过来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你就会发觉爸爸妈妈把你们调养成一个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状况下都能独立,自己寻找解决途径的人。我们只是提前把大学里学到的Case Study 放在你们的童年里,让你们习惯如何解决问题。


   放心地入营,我知道你在哪里会结交一群朋友,也很肯定地说离开营地的那一天你一定会不舍得那班朋友,泪眼汪汪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

2013年3月20日星期三

花草香叶饭

花草香叶饭
    好不容易盼到周末,儿子一大早就要出门参加学校举办的赛跑,可怜外子连周末也不能睡久一些。醒来后他还没到家,就先去院子里采些蔬菜给他煮一道有机蔬菜饭。才一个星期不见,番薯叶竟然冒出那么多,有三个品种,够我一星期收割一次。









    随意采摘香叶,挖出一些黄姜,把所有的叶子放入搅拌机里搅烂挤汁。这一次就煮比较多种类叶子的饭,那可是外子喜欢的食物。把米浸在叶绿素里,到时颗颗饭粒都带着饱满的绿叶香。回到院子再采一堆煲凉茶的叶子,煮一大锅凉茶。
    在院子里砍香蕉叶,以叶子当食物容器。吃饭时告诉他很满意现在这种生活,吃着自己种的菜,吃饱后再把渣滓当堆肥,下星期又有新鲜蔬菜吃。外子说城市里的人要回复自然的饮食烹饪法因为他们吃腻了加工食物,乡村里的新生代却相反,因为他们父母那一代吃的都是天然的食物。我小时候马来人用香蕉叶包饭,现在他们用蜡纸。印度人以前也用香蕉叶盛饭,现在以蕉叶形的树胶盘。我们每次买外卖都是用发泡胶盒装,包食物的胶袋有时发出异味让我反胃,这些吃进肚子里的毒素姑且不说,只是它让我没有食欲。家里用香蕉叶包裹的饭和糕点还没吃已让我胃口大开,那味道香得很。
    今天炒了两次番薯叶,第一次给妈送去,用刚采下的小辣椒炒。自己也想吃,再去后院收割,下手炒第二轮。外子带回我最爱吃的selar kuning 这鱼鲜甜,没有市场价值但我爱吃它。煮饭用了很多香叶,吃饭也以野菜为主,饭后来一大杯自家煮的凉茶,再采一把桑葚当餐后水果,我的生活是不是越来越简单?到了这把年纪,最期望的是平平静静过生活,平安是福,越来越能领会期间的意思。














2013年3月19日星期二

糖醋排骨

糖醋排骨



    这几天放工回家即刻动手把新年没时间做的材料清货, 加上妈妈叫人家买的猪大肠,我像个机器人般尽快把工作做好。做了鱼鳔海参猪肚羹,那是福建人过年的菜色,年过了我才做。妈妈吃了黄梨 姜丝猪肠竟然连声道谢;留一碗给外子,公干回来的他吃了没喊臭。送一盒给娟姨,女儿说为什么煮那么少,都不够吃;处理猪肠又不见得有人帮手。


   表弟送来很大块的山猪肉,炒了一大锅的姜丝猪肉,娟姨说在她家可以吃上一个月,在我家两天就吃光了。吃得最多的是小弟,他一直叨叨念想吃妈妈的姜丝猪肉, 妈妈又不停地重复,疲劳轰炸下那在别人家可以吃上一个月的菜肴出现了。我当时累得口出狂言说若他再敢挑剔,我会把所有的猪肉往他嘴里塞。隔天放工回家看到姜丝猪肉就只剩下一大碗,女儿说舅舅吃完午餐后要她留一些肉给他当晚餐,妈妈又特地留一小碗让他隔天吃。



    这个排骨就是炒姜丝猪肉剩下来的山猪排骨,我当时随手腌后放入冰箱里,要下手煮的时候才知道家里几个瓜把我买的番茄酱、泰式辣椒酱全吃光了,怎么办?就这么办,倒些醋,加糖、盐,红萝卜和炸排骨放下去炒一炒,撒些芫西即可。外子喜欢这道菜,我连一块也没放入口。 在我家很多东西我煮了都没吃,享受煮的过程,让别人帮我吃吧!

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Nasi Goreng Ulam


Nasi Goreng Ulam




    外子说他想吃我的香叶饭,这容易,去院子摘一些搅汁后煮一锅绿叶素饭给他吃。隔天剩下的绿饭加各种香菜、蛋、香菇和虾炒成一锅香喷喷的Nasi Goreng Ulam

   家里的绿叶时常派上用场,我甚至还幻想着有一天呼朋唤友回家煮一餐以绿叶为材,天然为本的绿叶大餐,叶绿素饭、香草甜品、香菜糕点、凉茶,用的全是自家种的叶子,就连餐具也不用,以香蕉叶为盘,吃了再循环。

    用上外子给我买的木碗,他让我想起老来用木碗的教育故事,这木碗我很喜欢,即使老了儿子让我用以装饭也无所谓。对木制的东西特别喜欢除了雕像,所以外子出门都会给我找这类物品。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Moho


 Moho


 

   小时候伯母从菜市场买一种浅褐色的发糕回家,口感跟普通的发糕不同,带有包子味。妈妈说那个叫Moho,农历七月才有得买,用以祭祖。后来我还是陆续吃到,知道那是用椰糖和酵母做的糕点。不懂是谁教我做这东西,也可能从书上学来,总之就是那粗粗的口感。

    去年同事特地从槟城买Moho 给我,说我一定没吃过,只有槟城才有卖。我一听就知道她在说什么,这东西是福建人祭祖用的。不止槟岛,南马也有,有福建人聚居的地方就有只不过没那么普遍化,人家也可能只把它归纳为发糕。前几年网友部落格也登了这样的食物,看来不少福建人都有做这糕点,像开口大笑包子的口感

    近来工作时间长,回到家已经像堆烂泥,只有周末才有时间玩。做这Moho是因为近来在整理我的糕点记录,以后老了孩子问不出一个以为然至少还可以读妈妈的笔记。这拜拜用的Moho 口感像包子,网上很多人做了都叫它发糕,因为左看右看它就是发糕嘛!


2013年3月12日星期二

外婆的绿豆包

外婆的绿豆包

    外婆以这个赚钱养一家大小,我小时并不是很喜欢吃,嫌它油腻,吃了要用肥皂洗手很麻烦。外婆家用井水,我个子小要打水要涂肥皂,很多时候都是忍着不吃。当时我是外婆家唯一的小公主,阿姨们心疼我,要吃绿豆包又懒得洗手时,阿姨们就会小心翼翼剥开香蕉叶喂我吃,这种日子怎不叫我怀念?妈有六个妹妹,你说我是不是很得宠?后来长大了,只知道过年过节有时一连三四天都没看到妈妈的脸,一大早阿姨就来载她去外婆家包绿豆包,深夜才回家。外婆接订单接到手软,动员家里的女眷埋头苦包。 妈妈很喜欢这样的聚会,那是她和弟妹们相处的欢乐时光,是他们的情报交换时间,谁家的秘密不消一个晚上传遍十二个兄弟姐妹。 我有时放学后踏脚车去探望他们,光看不动手,但是包裹的手法却上心。




    至今六姨从一个不爱做糕点的人到以这个谋生,可是我们都不爱吃她做的绿豆包,太淡了,那是她顾客的要求,侄子外甥从此告诉她不要再送来,吃不惯。小姨也以这个赚钱, 功力最接近外婆但有时还是有出入。小舅最后也在他居住的社区卖这糕点,嘴挑的我吃了以后数出一大堆不是;隔天他的绿豆包变硬了,那意即搓揉功夫不到家。

    今天为了嘴馋不得不自己动手,不能接受任何人对外婆的糕点味道做任何更改,那是记忆里的一部分,改了就没有特色,当然那只限于绿豆包和粽子。心中有一把尺,任何味道和口感一定以外婆味道为标准。

    这糕点没有食谱,靠的是触感和味觉,最重要的是搓揉的功力。外婆用水磨粘米粉,我无法办到;现有的粘米粉做了隔夜一定变硬,这一点要克服。凭感觉和贪吃的味蕾,勉强包了二十个绿豆包,外形之丑不忍目睹。我妈和阿姨们包的绿豆包体积一致,形状是尖椎形,很整齐。我的就像打败战的残兵败将,站都站不直,要互相扶持。

    绿豆包蒸熟后给妈妈送一些过去,她即刻打开来吃,问我去那里买的?仔细观察她的脸,竟然察觉一丝笑意。问她好不好吃,她说很好吃,功夫到家,是谁做的?我心里一阵得意,急忙递第二个给她。只听她说糕粿不粘叶,搓揉功夫到家,糕是软而韧,皮做得好,馅咸甜适中,很好吃。她再追问在那里买的,我一本正经地答某某人的孙女做的,妈妈许久没听人家提起外婆的名,一时卡不过来反问谁是某某人的孙女,我哈哈大笑那不就是你妈妈的孙女,也即是你女儿我咯!我妈吃第三个的时候说她相信我以后不会再买人家的绿豆包吃,对了,就因为嘴馋才逼自己下手,外面的味道不是我要的口感和味道。不要得意得太早,留隔天若糕体没有变硬才来高兴。
    隔天我带着自制的绿豆包去上班,糕点依然是软的,隔了一天也没有形成粘丝。正如妈所说的,我以后不再买人家的 Tao Pao



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各色龟粿

各色龟粿








    喜欢做小龟粿但不是很喜欢吃。做龟粿把我带回小时在外婆家童年的回忆,一切人事皆非,许多人都已不在,留给我的只是那热闹的画面。外婆家的龟粿清一色是红的,若她看到我现在做那么多颜色,一定摇头不认同。外婆做龟粿不是做着玩,人家一次下订整千个, 要出动女儿、媳妇下手做,我们这些‘孙’字辈的只能远远观看,眼看手不动。

    以前的龟粿木模浅而阔,还是喜欢我自己买的,小小一个约50 仙硬币大小,小巧可爱。这一次用了家里剩下的黑糯米粉、番薯、香兰汁做成三种不同颜色的龟粿, 馅是传统的绿豆馅,龟粿体积一口一个,十分方便。喜欢吃我龟粿的人大多数已不在,爸爸、四叔、兰姨;三舅母住得太远,即使想给她送去也有心无力。可怜的龟粿,现在做的目的只供观赏用,懂得欣赏你的人已没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