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3年4月30日星期二

三角鱼饺

三角鱼饺

    三姨送来的鱼肉,我前一晚加入调味料用云吞皮包好做成鱼肉云吞当大家的夜宵。那时太夜了,大家忙着祭五脏庙,没想到要拍照。鱼肉云吞炸后放入汤面里,吃得很满意。
今天再做个不同口味的,加入西芹碎、麻油、盐、粟粉胡椒粉和鸡精粉,折成三角形,做个三角鱼饺。

 新鲜的鱼肉很弹口,这一次之后不懂几时还能再吃到这么新鲜的鱼肉产品?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蕉叶糯米船

蕉叶糯米船




    清明扫墓做糯米鸡带上山, 弟弟正好也买糯米鸡当早餐。结果用钱买的留给爸爸吃,聪明孝顺的孩子个个眼明手快地抢妈妈做的。不好吃的爸爸吃,好吃的当然他们吃。外子性格随和,不跟孩子计较。外面卖的糯米鸡我很久都没买来吃,那真的叫淡然无味, 尤其是糯米部分根本不够味。

    我和外子若在家里用餐,情况许可的话都用香蕉叶盛食物。喜欢香蕉叶的特殊香味,这也跟童年的记忆有关。小时候姑姑们从新加坡回来最想念的就是香蕉叶包裹的马来饭,表哥要买炒粿条时还自备香蕉叶。至于我是吃马来饭大的,外婆做的糕点也用香蕉叶包裹,香蕉叶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必需品。我家种一棵香蕉树,不到几年生子添孙, 老二常用它来练手力,赤手打树干,直到倒为止。妈妈家门前也种一棵,弟弟跟它有仇,时常砍断它,偏偏它就是不怕砍,你越砍我越冒越多。我曾经放话,若砍死我的香蕉树,我跟他势不两立。


    做个简单的糯米鸡,只用鸡肉和香菇。糯米蒸熟后再把它压入蕉叶船里,淋上酱汁,摆上一层香菇和一大块鸡肉,入蒸笼再回蒸10  分钟。

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

迷你披萨

迷你披萨







    都是五公斤面粉惹的祸!想到上星期送去给女儿的披萨,两个儿子只有看的份,妈妈我十分公平,男女一视同仁。动手做个迷你披萨,方便儿子隔天上学前吃。

    材料非常简单,三姐弟无论吃什么口味,最后还是情牵Tuna。我家罐头Tuna 很少断货,这一次用上两罐做了八个mini pizza 面粉还剩下三公斤半, 你还会继续看油头粉脸的我在面粉中玩耍。

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印度煎饼日- Roti Canai Satu !



印度煎饼日



    孩子们喜欢印度煎饼,出门旅行经常提议早餐吃这类食物。三个孩子喜欢的口味都不一样。老大只爱吃空的roti canai 她说那样才吃出面粉香。老二要一个空的,一个有蛋的, 至于老三他会叫一个全蛋的。我和老二一样,两者混合吃,既有面粉香也有蛋香。

    三姐姐送来五公斤的有机面粉,我在想如何要大量消耗这些面粉。外子提议葱油饼和煎饼,好!这个周末就吃这些。






临睡前老二把一公斤的面粉揉好,那可是我们隔天的早餐。隔天醒来赶紧开档卖印度煎饼,别小看我,我还真能把面皮甩成薄片,只不过桌面空间有限,不能让我尽情发挥。儿子走下楼,睡眼惺忪如往常在店里点食物般地说,“我要一个空的、一个有蛋的,还要一个有乳酪的。”乳酪?Mamat 档不是每一间有这种服务,既然你点了,我就有求必应。
    三片蛋、四片空的,两片乳酪印度煎饼出炉了,热辣辣的,外加一杯拉茶,老爷公子可满意?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Satar

Satar


    这是妈妈喜欢吃的小食,我们在登加楼的海岸线旅行时路经渔村,小贩摆卖Satar 我一档档买来试,最好吃那档就在港口。记得档口后面渔船不断载鱼上岸,海风吹来阵阵鱼腥味,那档satar 胜在鱼肉多又新鲜,调味料下得够。这样简单的小食其秘诀是鱼要新鲜弹口,多数马来小贩做的用料简单, 吃不出香味。

    我虽然没亲手做过,吃多了,要动手做的时候材料自然就呈现在脑海,不必特地找食谱。Satar跟南马的Otak-otak 味道不同,加入嫩椰丝和简单的配料,味道偏甜。南马的otak-otak 用了磨烂的辣椒和香料, 颜色红艳,偏辣, 两者不得相提并论;至于它跟泰国的Homok 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我是无辣不欢一族,有些档口卖的satar 甜咸不平衡,辣度不到喉,吃了怪怪。这一次自己动手做甜咸方面当然做到最适合自己味蕾,反传统地加入小辣椒干, 还有一些能够提升味道的香菜。这样的Satar 只此一家,外面买不到,嗜辣的妈妈吃了很满意。 传统的satar 是用一根木棒穿过四至五个satar 用炭火烤,我用牙签定位后放入烤炉烤,最后几分钟为了增加效果,用上 Grill 的功能。三姨是促成此小食的大功臣,没有她帮我买鱼、刮鱼肉,我这个整天只想睡觉的人即使懂得变魔术也变不出这么可口的小食。

    没有特地量材料,分量比例你可以大概从相片看到。很怕人家上门来叫我写详细的食谱,不是我不愿意,是我做菜时根本没特地量材料,如何写分量?






材料:

马鲛鱼肉

嫩椰丝



研烂的材料:



小辣椒干


黄姜

大量的葱头

黄姜叶

辣柳叶

山佬叶

石栗子

胡椒粒



调味:



鸡精粉



材料:

1. 所有材料混合后,不断地捞匀。

2. 用香蕉叶裹入混合料,以牙签定位。

3. 180摄氏度烤25 分钟,蕉叶变褐色后用上火烧烤5分钟。


2013年4月25日星期四

Bingka Labu & Jagung

Bingka Labu & Jagung

    我喜欢吃Bingka Jagung 上两个星期刚做但烤盘太阔,成品扁平。今天做些变动,加入南瓜只为了那一抹黄。南瓜是天然染色素,亮丽的黄让人看了很精神,感觉一天都气力充沛。





    用水分替代部分的椰浆, 成品味道很好,只是故意没有搅烂的玉蜀黍使糕点切割后看来不整齐。如果把所有玉蜀黍搅烂,口感方面差很多,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你要好吃还是要好看? 吃不完的糕点切薄后继续烘至皮脆也很好吃。
材料:

半杯糖

1 杯面粉

1 大匙黍粉

1 ½ 杯新鲜玉蜀黍茸

1 杯椰浆

2 个蛋

1 杯水

1大匙牛油

½ 茶匙盐

1 大块南瓜肉(新鲜)



做法:



1. 所有材料放入搅拌机里搅烂,留下半杯玉蜀黍。

2. 材料搅烂后倒入半杯玉蜀黍,只搅两秒钟。(这样的口感才好)

3. 8 x 4 x 4烤盘铺上香蕉叶,倒入面糊,以160摄氏度烤1 小时半。

4. 完全冷却后才切片。



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

南瓜玉蜀黍西米露

南瓜玉蜀黍西米露


    从来没煮过这个甜点,之前朋友做的南瓜派不对胃口,让我对南瓜甜品没什么好感。今天在菜市场买了新鲜玉蜀黍,原本只想加些西米煮成甜点,却因为家里有南瓜,一时兴起,丢一些南瓜块进锅。这样一个错有错着的举动竟然给我发现三种食材搭配成美味的组合。南瓜、玉蜀黍和西米口感各异,味道也不同,大家碰在一起变成一道美味的甜品。 不知道是不是品种的关系,这南瓜特别甜,颜色也很鲜艳。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南瓜比番薯更好吃,番薯纤维粗,有时虫蛀带苦味,南瓜软绵又甜。玉蜀黍清脆多汁,加上粘粘带弹性的西米,好吃!

材料:

2 条玉蜀黍削成薄片

两块南瓜切小块

三大匙西米

浓椰浆一杯

水三杯

糖三大匙

盐一撮



做法:



1. 玉蜀黍用水煮开,加入糖。

2. 水滚后续煮至玉蜀黍变软,加入南瓜块煮至南瓜熟软。

3. 倒入西米煮至西米变透明,加入盐和椰浆,煮至水刚要滚即熄火。

Linnh 的小叮咛

1. 不要忘记试味,糖和盐的分量只供参考,我没有仔细量。

2. 椰浆不可以煮太久,出油后就会油水分离,甜品味道大大扣分。

3. 这甜品用的椰浆量不高,西米的特性足以把甜品变得浓稠。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糖渍南瓜

糖渍南瓜




    外面卖一块糖渍南瓜要马币一零吉,一个不到三零吉的南瓜可以切成十二片,你说要买还是自己动手做?我每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并没有想吃的欲望,知道那甜度一定超过我能忍受的限度。

    切了几块南瓜,自己煮糖渍南瓜, 吃多几块都不会心痛。外貌看来像非洲来的,味道蛮好。 焦化的糖浆把南瓜染成黑瓜, 丁香替它增添一抹幽香。下个星期再买个大南瓜,煮一大锅。
材料:

6 块南瓜

三朵丁香

一撮盐

三大匙糖


做法:

1. 南瓜连皮放入锅里,撒下糖盐及丁香。

2. 开小火融化糖后让它稍微焦化。

3. 加入一杯水,加盖煮至南瓜变软即可。



Linnh的小叮咛:南瓜皮有营养价值,千万不要把它丢了, 连皮带肉一起吃。

2013年4月22日星期一

周末的一顿家常便饭

周末的一顿家常便饭


    已步入四月,我依然适应不了工作制度的改变。太长的工作时间让我对一切失去兴趣,更遑论要促进人际关系。一到周末只想多睡一会,偏偏那是孩子要参加课外活动的时间。一驶入市区进入车龙就懒得回家,干脆吃了早餐后逛霸市,一直逛到载孩子的时间才一起回家。回到家翻开报纸,什么也不想做。最怕周末有人请客,也不想参加任何聚会,只想好好读报纸、睡觉。 自己知道离人群越来越远,也没有到亲戚家走动。听到亲友埋怨的话,加上冷讽热嘲,有苦自己知。放工回家站着都可以睡觉,那还有时间到处去?


    这个周末跟外子说好吃了早餐后即刻回家,不要逛霸市,我动都不想动。就因为呆在家才可以煮一顿 家常便饭给大家吃。现在一日三餐几乎餐餐在外面吃,我已快患上厌食症。有好几次打包好的饭包连打开的意思也没有,干脆送人吃。


    没去逛霸市,没买菜。家里有三姨寄来的西刀鱼, 原本给我做鱼饼用的,没东西吃就把它切段,用胡椒、盐和面粉腌后炸。两个星期没收割的番薯叶茂盛得快要霸占所有地盘,摘下炒虾米马来盏。上星期买的大南瓜,尽管脑袋有很多想做的食物,却因为探望女儿打乱整盘计划。今天切块后加入煎鱼的沾粉炸。






    开饭了!好久没吃这么简单的食物,新鲜蔬菜,甜甜的南瓜还有新鲜的鱼,三个人用心吃一顿难得的家常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