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不打烊的库塔之夜

 不打烊的库塔之夜   

 

 

 



    Gs把我们送到酒店后,我和他的宾主关系就到此为止。他明早不来载我去机场了,因为我的失误,把凌晨六点的飞机看成下午六点,这意即我半夜必须去机场。我住的地区是条单行道,里面塞满车,外面的车进不来。



    Gs请旅店的人帮忙叫计程车,旅店的人也无法可施,他说没有车子进得来。想起之前通信时,司机已经吩咐我不要住在Legian,我自作聪明不订Legian Kuta 原来这都是在同一区。他们无法在深夜进来, 那时正是酒吧和karaoke
散场的时间,车水马龙,水泄不通。

 

 

 



    就因为担心赶不上飞机,连旅店也忘了拍照。照着Gs画的地图,和外子先出去观察街道,以免明天搞不清方向。冲个凉,匆匆走出街道,这里声色犬马,全是酒吧。不远处就是2002
年爆炸事件发生的酒店遗址。很多澳洲人枉死,不少的印尼工作人员也被牺牲。死亡名单上没有马来西亚公民。站在那里想象当时的情形,那该是满目疮痍,让人不忍观看。此时的我只能为亡灵念经,愿他们安息。

 

 



   库塔晚上有马车,想到明早是不是能顺利抵达机场,我已经没兴致。和外子走到广场内最吸引我的面包店,买了许多面包准备当晚餐和临飞前的早餐。这是家Breadlife,面包生命,面包真好吃。不想再让胃受罪,咖啡面包当晚餐就好。



Uluwatu & Kecak Fire Dance

Uluwatu & Kecak Fire Dance
 


 

 


    Uluwatu几公里以外已经塞车走不动,看到有些游客弃车步行,导游匆忙带领游客从老远奔向Uluwatu 外子开始烦躁,问我要不要下车?我不要!前面还有多远都不知,如何走?幸亏我做的决定正确,车驶到收费站,那些走路的人也刚到。停车票站设在马路中间,不塞车才假!

    Gs很紧张地叫我们快点买票, 要不好位子都给人霸去了。我担心的是猴子,万一它把我眼镜和相机抢走怎么办?问起Gs那里的猴子是不是很会抢东西,他说是,因为Uluwatu处于干燥的森林里,猴子不够食物吃。不像Monkey
forest
的猴子,那片森林潮湿,他们有足够的粮食, 所以不会抢东西。记起网上有人说过当地人把猴子训练成强盗,要取回东西要付小费,于是 问他若东西被抢了怎么办?他说当地人很乐于助人,会帮忙取回东西,不过有时取不回,猴子会把眼镜、帽子、发夹之类丢下悬崖。两种说法,我自己亲身体验后再下评论。Gs也把眼镜换掉,我神经兮兮地还想换鞋,他说有时你走路,猴子会从后面抢掉你的拖鞋。当地猴子打不得,外子说若他来抢东西,就一拳捶下去。想都不要想,那一拳打下去恐怕我们会挨几拳。


    卖票处清楚写着不要戴眼镜、发夹、帽子, 不要带食物进入。我不安地左顾右盼,看到猴子偷偷瞄着我。紧抱皮包,穿紧拖鞋,摆出凶神恶煞的脸,清楚给它传达讯息:不要惹我!看到前面有一家人,大概是祖父母、爸爸、妈妈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祖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妈妈停下来让孩子看路边的猴子,表露对猴子的兴趣。一霎那间,猴子走近小孩,强硬把他脚上的鞋子拔下来。我被这一幕吓到,孩子也惊愕得哭了。不知所措的年轻妈妈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很快地有个工作人员走出来,叫猴子把鞋子丢掉,猴子不肯,放在嘴里啃,工作人员丢了条香蕉才把鞋子拿回来。Gs说那女人袋子里有食物,猴子就是被那包食物引来。我亲眼看到她先去惹猴子,若不是她停下来逗猴子,猴子也没理她。
 
 

 



    外子去买票时已经没有座位了,只能站着看,夕阳和Kecak
Dance
我选择夕阳。感性的双鱼座碰上理性的金牛座,他选择站着看Kecak
& Fire Dance
夕阳那里不能看,传统舞蹈只有这里可以看。我无异议,毕竟朋友说过来巴厘岛若只能选一场舞蹈表演,首选是Uluwatu的火焰舞。突然刮大风,乌云满天,我心想这下应了Gs说的血本无归。风再继续刮,吹散乌云,一片晴空,我在心里向众神道谢。Gs
叫我不要只顾拍照,快点入场。心里清楚看完舞蹈出来夕阳不再,月亮也没有,只是一片漆黑,还是快快拍几张。

 

 

 




    传统舞蹈由二三十个男舞蹈员出场,没用乐器,就是口里喊着,“Cak Cak Cak!”。女舞蹈员七情六欲的表情把情节和感情表达得很好,恶作剧的猴王不时闯进观众席里捣蛋。还有恶魔,对日本女游客特别有兴趣,直拉她头发。我心系外面的夕阳,又动不了,怕万一走出去就不能进来。朋友对我说这场舞蹈到最后所有舞蹈员会进入忘我的状态,像中邪般。她也是听司机说的,自己没看。整个舞蹈给我的感觉就只是一场民族舞蹈,那些背景舞蹈员还在偷笑,根本没有进入所谓的中邪状态。就连Gs也说这场舞蹈到了最后要用匕首划伤舞蹈员留一些血祭拜神灵,否则他们不会清醒。一直注意他们的精神状态,正常得很,非常清醒。舞蹈到最后已经变成笑剧,加入英语。这场舞蹈表演收费70K 我从开始站到结束,一个小时站立时间难不倒我,平时站得更久。

 
 



 

 
 



 
    走出表演场所天色已黑,Gs交待我从同一个门出,阴差阳错,我拐另一条路走到悬崖上的庙。外子发觉走错路直叫转回头,此去不懂何时会再来,我坚持走上去。看到有两个外国人在前面,更放心。沿途有三四只猴子睡在矮墙上,看似懒洋洋其实在偷看我们。倒回头时,前面两个外国游客前去逗猴子,很快地帽子被抢走。黑暗中原来也有工作人员在监视,马上冲出来叫猴子把把帽子还回,一番交涉后猴子把帽子丢下,游客捡起后就走,也没付费给工作人员。
 
 
 





    从另一道门出, 见到Gs 他指着我的腰直嚷,吓了一跳以为被猴子偷袭,原来出错门没除下腰带。跟他说起看到猴子抢帽子的事,他说刚刚在入口处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工作人员提醒游客要摘下眼镜,他不理继续和朋友说话。还没步入大门,猴子从他头上跳下来抢走眼镜。旁边的人叫他快点去买巧克力,巧克力买好后猴子把眼镜放在门上,空出双手取食物。从这些事件看来只要你注意一些小节,猴子不会对你有兴趣的。
 
 










2013年8月30日星期五

‘吃、祈祷、爱’在Padang - Padang Beach

‘吃、祈祷、爱’在Padang
- Padang Beach



 

 

 

    Julia
Robert
拍摄的《Eat,
Pray, Love
》,从意大利拍到巴厘岛。 这是其中一个景点。原本不在行程中。想要去看的海滩是个私人海滩,旁边有个公共停车场,现在已经围起来动工,司机建议去Padang
– Padang Beach
我没意见,对海滩兴趣不高。

 

 



   还没抵达海滩已严重塞车,Gs驾车那么多年,这一带从不塞车。好不容易到达海滩,不就是椰树、沙和海,一点也不起眼。继续往下走,走到一个山洞,内有石级,洞身很窄,只容得一个人通过。走出洞外,别有洞天,跟上面看的风景有天渊之别。



 

  

 

 

这里是冲浪的好地点,冲浪好手都集聚在此。海滩不大却挤满人,此时是冲浪比赛季节。沙滩上坐着、躺着的大多数是蓝眼睛金头发,你说这里是澳洲的黄金海岸更加贴切。这时候刚退潮不适合冲浪,只见一大片布满海苔的礁石浮现,向前走景色越美。礁石上的海苔肥美,外子一直追问可否食用,看来好好吃。等我刮一些拿回去做海苔沙律给他一个人吃,不要告我谋杀亲夫就行。

 

 

 

 


    比起库塔沙滩,这里的风景比较有层次感,没那么单调。幸亏来的是退潮时间,给我看到另一番景色。欧美女郎无论穿得怎么邋遢,还是那么漂亮, 这片沙滩因为有她们显得春色无边。有些还抱着幼儿一起晒太阳,细嫩的皮肤和粗粗的沙粒成一对比。


 

 



意外的GWK 文化中心

意外的GWK 文化中心
 
 
   吃饱饭后Gs说下一个目的地是GWK文化中心。这几天心情放松,行程表丢入袋里, 反正已经打印多一份,他应该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他说文化村的入门票是80K 我有点动摇。曾经看过朋友拍的照片,就是那还没组装完成的雕像,其余什么也没有。我的朋友来巴厘,带回不到30张照片,她是那种把记忆留在脑海里的人。
    跟外子商量一下,他对这些大型工程最有兴趣,想要看看朋友说的如何把山切成一块块。一路驶去,经过岛上唯一的政府大学,我向Gs求证,他说那就是他所说过的大学。外子这才醒觉地问我大学在那里?我说早在他和Gs开始讨论岛上的车子时,我们已转入大学范围,他们讨论完的时候我们已在出口,你说大不大?大路两旁是大学的各系院,车子经过可以清楚看到建筑系、会计系等等。
    今天是‘死月’,巴厘岛民称Mati Bulan 一个月有两次,这一天全岛的中小学生可以不穿制服,穿着传统巴厘服装上课。经过学校时看到小小巴厘学生戴着传统帽子穿着纱笼和衣服, 拖着书包在吃冰棒。 街道上也不断看到为筹备国庆日操练的学生团体,国庆日落在817 日, 就快到了。
 


 


来到文化中心门口,游客量不多,这里多数是学生来考察。如所有建筑物,入口一定是个小小的门,门后大有乾坤。眼帘所见的都是切割得很整齐的山,情景很壮观;尤其是站在山壁下往前望、往上看的时候。外子说工程浩大,可惜不是天然的。我无所谓,只要不把大自然添加上五颜六色的锌片和塑胶遮阳板都可以接受。
 


 
 
 
         走到‘割山’的十字路口还真有趣,只差没有交通灯。走完前面一段‘割山’时,眼前出现几片草地,那草地整齐得让你想打滚。记得当初我们去爬山,芬说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哈佛大学的草地打滚。她因为是老大姐得挑起一家大小的担子圆不了那个梦;我的梦是躺在花丛里读小说。后来我们爬到一个草坡,俩人做状要往下打滚, 下面可是山谷, 同行的拿出纸笔叫我们留遗嘱。天最后圆了我的梦,我们走到有一大倾油菜花的山谷,得到允许后躺在油菜花里一阵子。看到这片草地,我开心地躺在上面看蓝天,幸亏老同学没提及这片草地,否则我就像看足球赛被预先告知赛情。
 
 
 
 
 

 
 
 
 
 
 
躺在草坡上看蓝天看山的感觉如何?试过后你才知。躺在沙滩上看星星、躺在油菜花丛里看山谷提供你一个你从来没有看过的角度去看世界,那感觉很新奇。这个时候的我常常觉得自己很渺小,世界是那么地大,我像一粒砂。我是谁?无我。
 

 
 


继续往‘割山’ 走,走到后面,有点凄凉,风沙滚滚的感觉,就像在沙漠。四周只有四种颜色: 蓝天白云,黑灰山壁。几乎没什么人迹,相信很多游客会说有什么好看,来来去去不就那几块切得像cheesecake的山壁? 所以来到这景点之前游客已经打道回府。 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感受看风景,我倒很喜欢这里。 外子 和我消磨了一段时间细细看山壁,看出后面山壁上的黑沙是特意撒上去制造条纹效果。

 

 

 

往神鹰和半身神像走去,这里挤满游客。似乎只有在这里拍照才能证明你来过GWK 所以大家都挤在神像前。第一次见到这雕像是在朋友照片里,站在它面前看第二次时觉得它很大。人太多了,继续往下走。

 
 

 

 
步下石阶,走到有水池的花园;这里是乌龟园。清澈的池水和简单的设计我喜欢,有种清凉的感觉。乌龟在传说中是负着保卫大地不受地震灾害的吉祥物,他们在动土起建筑物时会把乌龟石像埋在地底以保平安。

 
从乌龟园走出来是一个舞台,可以免费观赏Barong & Keris Dance 已包括在入门费中。对GWK的期望不大,走出来时却充满快乐的满足感。就是这种满足感支撑我在生活压力下继续有梦,偶尔让梦境成真。
 
 











2013年8月29日星期四

巴厘岛‘滚猪’

巴厘岛‘滚猪’
 



    小弟送行时还不忘交待我要去吃Babi Guling,  朋友也交待一定要试。老实说我脑海里依稀记得在论坛上有人说马来西亚的烧肉饭比它好吃得多。就因为这里的食物不很对我胃口,所以一想到肉就反胃。

    问过Gs好多次,他都说最出名那间味道不正宗,巴厘岛民不会去吃只有游客去。他说babi
guling
是巴厘岛人民的家常菜,尤其是大日子一定会有,换句话说是我们的烧猪。出名的那一档已经发达了,根据Gsbabi guling 注重香料,挤满游客那家为了迎合游客口味,味道已变质,吃不到香料味。要他载我去巴厘岛民常去吃的那一家,我请他吃。

 
    他把我们载到这家曾经在网上看过的餐厅。看那招牌有没有怪怪的感觉?Rahayu是马来名,后面却加上babi guling 还画了只烧猪。如果在马来西亚登上这样的照片,我看要被请回去吃免费咖喱饭。 这几个月国内为了宗教敏感问题搞到人心惶惶,我连文章的标题也不敢打,免得有心人找麻烦。
 
 



 
    Gs 说这里有Ayam Betutu, 正好我想试。 就来一个Babi Guling Ayam Betutu 至于他也点了Ayam Betutu 他还多点了个猪皮猪骨汤,Jukut Jepang 。外子说Ayam  Betutu 还蛮不错,我吃了一口,那味道有点像我做的泰式咖喱,只是不加椰浆。这是一种混合着各种香料的Bumbu Genap 我吃到强烈的黄姜味。闻名的Babi Guling其实是由脆皮猪肉、猪肉沙爹、猪皮加猪血沙律、炸猪皮、炸猪肉组成的。吃第一口时想到那句:‘烧肉饭比它好吃。’谁说过的? 猪皮加猪血沙律是甜的, 幸好我和外子叫了不同的菜肴,一人吃一半,否则怎么善后?脆皮猪肉加猪骨煮成的汤我很喜欢,加了辣椒一起煮,有点像坐月喝的胡椒猪肚汤。这汤加佛手瓜熬成,还有辣椒,喝了肚子暖暖。这是近日喝到最好喝的汤,连外子那份也一并解决掉。
    这里的消费率不算低,三人的费用足够我在国内吃10碟烧肉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