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1月31日星期五

菜尾年菜

菜尾年菜








                除夕夜吃的菜,把它装入盒子藏进冰箱,隔天切大量的蒜和葱,做成一道很有年菜味道的菜尾;我家几个食客很不客气地把它扫光。菜尾里有烧鸭、烧肉、炸鸡,我用酒、盐和少许糖调味。

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我们的团圆饭

我们的团圆饭

 





                弟弟说火锅吃腻了,今年要吃饭。我一早就打定主意,煮一些,买一些,这样就不太累。团圆饭嘛,吃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一家圆圆整整,不必大鱼大肉也会吃得很开心。
                我要上班,订了烧鸭和烧肉,小弟再去订一道卤猪脚和猪脚包,其余的自己煮。今年心情好,思路清晰,大约在脑袋里打底,购些材料就大工告成。人家除夕忙煮年菜,我一大早醒来蒸两个蛋糕,烤两盘蛋糕,一切要新鲜出炉才心满意足。

                我们的除夕年夜饭很简单,除了三样买回来的, 还有年年有余、味念鸡、酥炸鸡、咚咚锵椰菜鲍片, 全是家人合力煮出来的。三代同堂,十个人坐下来吃一顿饭,妈妈应该感到欣慰;儿子、女儿、媳妇、女婿、孙子全围绕着她,一个也不缺。但愿我的家永远齐齐整整,年年一起吃团圆饭。



      后面三张照片是小弟拍的,他一出马,我的相机可以收起来了。

蜂巢蛋糕

蜂巢蛋糕








                过了年才有时间处理这些照片和文章。孩子们都喜欢吃我的蜂巢蛋糕,说了好几次。这一次有意在新年期间做了请亲友吃,特意做两大盘。

           新年期间装这蛋糕的容器总是被掏空,几乎来我家的客人都举起拇指。有些还不客气地拿着空容器要我添。孩子们说再这样下去他们就没得吃,这蛋糕的确好吃。 同事从酒店里取出来的食谱,第一次做给我们吃是要我们向她订购,过后她以这蛋糕赚了不少外快。我不知道她是否后悔把食谱传给我,但我知道之后向她讨食谱的人都不得逞。这蛋糕最特别之处是不油腻,以蒸的方法做出来,到了我手中它已经变得更适合我口味。

无牛油巧克力湿润蛋糕


无牛油巧克力湿润蛋糕






                去年吃不够的蛋糕,今年加重分量做多一些,顺便放入纸杯中烤了送人。我的蛋糕素颜素貌,没有装饰,没有奶油,但我知道这蛋糕什么时候拿出去都得到人家的赞赏。我和同事Tini当年做了多少这蛋糕送给来宾,从早做到晚,两个人在厨房用蛋白炒饭吃当晚餐, 入夜后才回家。这个友族同事就是我在工作之余可以跟我话糕点谈烘焙的同事。


五香蒜花生米


五香蒜花生米






                表外甥每年回来度假一定会找我自家炒的花生,他说只此一家,别人都没有。自从妈妈眼睛看不到,我家已有五年关门不待客,连花生也没炒。表外甥年年问我的椰浆饭,还有这五香蒜花生米。

                今年刚开始 还真没劲,做了一桌年饼后,迎接年的心情到来了。买了两公斤花生下足心思,花了整个多小时炒出心中的味道。年来得太快,我来不及整理照片,更不必说上传文章。
      女儿第一天就 担心花生米已被吃去一大半,接下去几天怎么办?表妹夫们不停地啃这花生米,来我家的亲友真的喜欢吃,吃得很开心。两个儿子更不必说,看来以后再忙都不可漏掉这一个零食。

最后一炮XX饼是巧克力饼

最后一炮XX饼是巧克力饼







                放工后在霸市采购时,外子催我快点回家,他说以我的性格,一旦定下目标不实现不罢休。知妻莫若夫,结婚那么多年,他的确熟悉我的性情。
                这最后一炮的饼干是巧克力饼,女儿在我举棋不定时替我拿的主意。她的如意算盘是可以带一些去学校请朋友吃。

                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饼干,女儿的形容词是吃了妈妈的巧克力饼,最高级的巧克力也变成没有味道。第二十样年饼出炉后,新年饼铺正式关门大吉。

后记:新年没时间上传的文章,现在才能慢慢上传(back dated),过时的文章纯粹只为记录。

金玉满堂辣味层层卷


金玉满堂辣味层层卷







                这些年来年饼里排名第一的就是这个,客人到访喜欢吃这味。孩子看到客人吃,怕输,也即刻盛一碗吃。客人走后他们又吃,三个小瓜还会为了谁多吃少吃而闹意见,不是三、四岁的孩子了竟然为了吃而吵。有一年客人来,带着几个小孩,小孩不停地吃这道小食, 做妈妈的不好意思直喊够了,孩子才不理那么多。搬光后妈妈拉着孩子要回家,孩子不肯走,还要吃。可惜当时家里就只剩一点点,孩子抱着遗憾离去,我心里充满歉意。

                今年跟女儿说做多一些,没人会反对。我们卷了两天,晒上一日,没时间炸。女儿像我妈一样唠叨地说是不是要过了年才下油锅,我敷衍说再过几天。女儿急得跳脚说没剩几天了。她把烫手山芋丢给我,我再把它丢回去,索性叫她替我炸。女儿炸了所有的春卷皮,我只下手给它调味。儿子和女儿在旁虎视眈眈地等,我心里有压力说若不好吃怎么办?老幺失笑说妈妈年年讲一样的话,每一年都是随便下料也依然好吃。老幺更叫我加大量辣椒,最好别人都怕辣,他们可吃个痛快。还没完工,他已经盛一碗跑到客厅慢慢享受

                女儿说服国民计划时我给她送去的一桶她根本没有机会吃,营友们轮流锁进自己的衣柜里,爽爽就抓一把放入口。众表弟妹们新年来我家也是不停吃这些,其他饼干都退到一旁去。二十四孝的妈妈最后还是顺孩子意(其实也为了自己),做一批特辣的层层卷,辣得别人一定不敢吃,只有我们嗜辣家族的祖孙三代才那么喜爱。

甜蜜的快乐


甜蜜的快乐



                我的部落格好像从来没记录这样一个食品,谁不会做?Honey Joy 是它的名。去年开斋节有人送我一罐,简简单单就是粟米片、蜜糖、牛油; 没有葡萄干也没有豆豆。简单就是好吃,一个下午扫光一罐。

                这一次用了普通蜜糖和三姐姐给我的蓝莓蜜糖,做一个不太甜的Honey Joy 保证适合糖尿病患者吃。

2014年1月29日星期三

香香花草饼


香香花草饼







                外子说野姜花开了,要不要采下入馔?我正在做饼,随手把它切细丢进面粉里,再加一把野香芹。这样的烘焙法才好玩,没有一板一眼,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随心所欲的花草饼从开始搅拌到烘焙过程,香味热情地不断往鼻子钻,衣服、头发沾着特殊的香味。嗅到的人除了一个香字,没有其他形容词。

                老二说最好今年没人吃我做的饼干,恼怒地问他干嘛要这么咒我?原来损人也可以是赞美,他说这样他们三姐弟就可以把全部好吃的饼干吃掉, 妈妈的饼干有钱都买不到。那么大一个人竟然像小孩般说不喜欢跟客人抢吃妈妈的饼干。我有点飘飘然,是孩子们给我这种感觉。来我家的客人并不懂得欣赏这类饼干,他们的味蕾是传统的。只要离开传统的轨道,那把传统饼干的尺就会判我的罪,吃力不讨好。孩子不同,自小习惯妈妈天马行空的烘焙法,每吃一次试验品,她们的反应都是积极的,有时还会给建设性的意见。

                三个孩子推举这是今年最好吃的饼干,当然它不会出现在客厅的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