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8月31日星期日

Solok Petola

Solok  Petola





                同事不止一次告诉我solok petola solok lada 还好吃。这是马来人的食物,鱼肉加椰丝镶入辣椒里蒸熟。我妈喜欢吃,一条要卖上RM 1- 1.50 一点也不便宜。最糟糕的是一口咬下去都是椰丝,鱼肉沦为配角;吃到老椰丝会让你咳上一阵。听多了自然听进心里,买到两条蛇瓜,这东西我看了就反胃。放工常经过一间种蛇瓜的屋子,蛇瓜爬满篱笆,初看到还以为有那么多蛇出现,毛骨悚然。那一次开始看到这东西就没有好感。

                准备自己做solok petola(冬瓜版也是用这食谱), 买了一包鱼茸,开工咯!

材料:

300 g 鱼肉
150g 嫩椰丝
2条蛇瓜

研磨的材料:

1个大葱
1 大块姜
2 大匙虾米
半个蒜头

糖、盐适量

做法:
 

  1. 鱼肉、椰丝加入研磨材料后,加入足够的糖和盐。
  2. 这小食一定要够甜、咸才好吃。
  3. 不断甩打鱼茸置至起胶。
  4. 把鱼胶醸入蛇瓜里,大火蒸15分钟即可。


                同事没说错,蛇瓜做的solok 更好吃,蛇瓜是淡而多汁,鱼胶一定要够味。我送一些过去给妈妈,她一口气吃了几个,小瓜们也喜欢。是兰姨教我椰丝要嫩才能做出美味的solok 兰姨去了另一个世界,留下我对她的怀念与感恩。我身边有很多烹饪界的老师傅,可惜没法抽空去拜师,听他们一席话胜过我在厨房摸半辈子。

醸冬瓜

醸冬瓜







                我把马来人做solok ikan 的手法用在冬瓜上,这东西还真好吃。一天里做了六样冬瓜料理,七公斤的冬瓜终于给我解决掉,记录完毕,Hooray


                醸冬瓜的食谱在下一个帖子里,同事给我的功课做完了,拍照传送给她,顺便向她妈妈道谢。家里还有个小冬瓜,让我喘气后再把它煮掉。

        同事把我寄给她的照片给她妈妈看,她妈妈说树上还挂着一个大冬瓜,什么时候要请开口。我的妈呀!

2014年8月30日星期六

冬瓜干

冬瓜干








                加了盐、糖、辣椒的冬瓜,晒干后就变冬瓜条。

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冬瓜龙眼糖水

冬瓜龙眼糖水




           切细后的冬瓜加龙眼干和水煮开至瓜烂即可,加入适当的冰糖就是一道糖水。我家先生叫这个为鸟窝糖水,他想说这糖水像燕窝(bird nest ),口快翻译成鸟窝, 我和老幺笑翻天。以后这糖水就叫鸟窝糖水。

                                              

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

腌冬瓜

腌冬瓜







                这个就像腌白萝卜,我用日本谷类醋加糖和盐煮开,切些小辣椒,待醋冷却后淋在冬瓜块上。腌上三四天就可吃。

2014年8月27日星期三

胡椒冬瓜汤

胡椒冬瓜汤


                这是煮葫芦瓜的手法,我自小就爱喝这汤,把葫芦瓜换成冬瓜如法炮制。

材料;

冬瓜块
虾米
蒜头
黑胡椒碎
盐适量

做法:

  1. 蒜头和虾米研碎。冬瓜切块,加入胡椒碎。
  2. 加入少许水(冬瓜会出水)
  3. 瓜熟烂后加入适量的盐。

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

冬瓜盅

冬瓜盅





                同事给了我两个冬瓜,一小一大。大的足足有七公斤多,瘦小的她扛着走那么远送到我办公室,我很不好意思。一连几天她都在问我要煮什么?她家的冬瓜大大个结在高大的树上,要用竹竿才能取得。她说巫裔不吃冬瓜,都送给我们几个华人同事。


                那几天都不是周末,看着两个冬瓜,脑袋像走马灯般地转,无数个主意冒出来却只得个‘想’字。接下来几个马来同事都等着看我会把冬瓜变成什么, 她们也想学。压力越来越大,再不做我天天要面对那些求知欲很强的人。

                一个大冬瓜一天内给我解决了,把所有食物拍照后寄给同事好交待。先来第一个冬瓜盅, 这个不加水的汤完全来自冬瓜渗出的汁,外子说他喝了眼睛一亮。

材料:

半个冬瓜去籽
三个鸡腿上部切小块
一块姜切片
1小匙黑胡椒碎
一个蒜头拍烂
1大匙小干贝

做法:

  1. 所有材料放入冬瓜中,加一小匙半盐。
  2. 以中火炖冬瓜盅约1小时即可。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盂兰节供僧大会

盂兰节供僧大会

 








                小时候阴历七月是我最恐惧的一个月,常在计算鬼门关什么时候才会关上大门,不放好兄弟在夜间出来游荡人间。家里农历七月十五一定准备祭品拜祭祖先和好兄弟;早上拜祖先,傍晚拜好兄弟。祭祖不可超过早上十点,所有食物要搬上楼在神枱拜。祖屋的木雕神枱可是极品,形状美观,雕工细致。神枱下是玻璃橱;二姐装满她大学四年的生物笔记本,左右两边装金银纸,最下面那层放烧冥纸的大铁盆。拜祭祖先一定要把窗口全部打开,‘牲礼’有白煮鸡一只、三层肉一条,还有个鸡蛋。福建人的封肉、镶蟹不会缺席,炒面、炒米粉也一定出现。三姑煮的鲍鱼白菜鸡汤最重要,还有大日子才出现的香肠。有时会有臭豆叁末炒肥肉,还有我家代代相传的椰糖虾。至于水果,可以是香蕉、西瓜、榴莲、山竹、红毛丹、芒果、duku 或黄梨。白饭、茶、酒和糕点摆满一桌子。小孩最快乐,有得吃。我当了整十年霸王,没人争宠,好吃的食物祭祖后就先给我。祭拜至剩下1/4 支香时,要在铁盆里烧冥纸,那种卷后变成两头尖尖的阴间钱币。烧时得用祭拜的茶水顺时绕三圈以免被其他阴魂抢掉。

                到了下午五点多三姑就会打开后门,在楼下厨房地上铺上报纸,祭品跟拜祖先差不多只不过多了一袋米。凡是祭拜好兄弟的祭品都要插上一支香, 否则他们不敢享用;家里长辈是这么说的。我问姑姑为什么要拜生米,姑姑说这些阴魂没人祭拜,吃饱了可以带米回去分给其他好兄弟吃。那么多年以来我家都进行这些仪式,即使到外面转一圈念书回来,家里还奉行这些风俗习惯。

           老家散了,最注重祭拜仪式的大伯母搬去和三姐姐住,三姐姐家里没神枱,这份重任落在妈妈身上。妈妈,那个最不受祖母欢迎的媳妇,义不容辞地把老家的神祖牌搬回我们家。连老爸都不记得他自己祖父母外公婆和父母的忌日,我妈却在每个忌日准备祭品祭拜夫家祖先。直到三姨的孙女把她那本日历撕得烂碎,她才烧香禀告祖先此后只在除夕、清明和‘七月半’祭拜,因为她记不了那么多。

           妈妈眼睛看得到时我从来不理这些, 放工回家看到熟悉的祭品才记得那是什么节日。我只记得祖母的忌日,即使一人独居,随便一些水果或简单菜肴我也会用以纪念她,没香就用手拜拜。爸爸去世后,妈从来没为爸爸准备祭品,所有的菜肴由我一人包办。面对爸爸的离去,她产生一种无力感,撒手不理。从那一天开始祭祖就由我煮简单的素饭菜,不再烧冥纸。妈妈虽然生在旧年代,但她没有食古不化,我坐月时她跟着我的饮食习惯煮,没有强迫我喝酒。在祭祖方面她也赞同我的简化,毕竟我要上班,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存。我不可能因为祭拜而请假,每次到了爸爸、祖母和二姑的忌日,上班前会先把一切办妥,简单地祭拜。妈妈有时心疼我辛苦说拜水果就好。

                自从死过翻身以后,年年到了盂兰节一定会参加供僧大会,家里不再拜祭好兄弟。供僧时得到的平静和欢喜让我越来越喜欢参加这种场合。一年几次因机缘被邀请去供僧, 总是感到法喜满满,心里很踏实。平时只供养一个师傅,只有盂兰节才会有那么多师傅出现念经超度,也只有这个时候会有那么多信徒集在一起把功德回向给先人。

                             

           弟弟的相机和拍照技术远在我之上,这供僧大会我只想诚心地供僧,没打算拍照。 摄影是他当委员的工作,所有照片由他提供。那些小小的娃儿们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我小时候跟着大姑去佛寺供僧,只是贪玩。长大后即使走得再远,有一天旧日的记忆浮上来,心找到归处,知道什么最适合自己,自然会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场所。

2014年8月24日星期日

再见槟岛

再见槟岛


Nasi Kandar可以不吃,Nasi Lemak非吃不可。

家先生喜欢那咖椰

外国人看我们用杯吃蛋,会有何感想?

还是有那么多人在沟渠旁这样吃
      我来槟岛几次都没去过处于小巷的多春茶室。每一次看到那么多人坐在那里感觉很好奇,这一次轮到我坐在那里。原本只想吃一包的椰浆饭,最后变成两包。双份烤面包、咖啡、拉茶和半生熟蛋。还未吃完已经有人在等位子,旺的时候顾客滚滚来, 挡也挡不住。外子喜欢他的面包,我爱他的椰浆饭。


福建面


                   像淋面的干捞福建面

    早餐前奏曲吃完后去逛菜市场,然后再继续吃早餐后半部曲,干福建面和有汤的福建面。还是喜欢有汤的,干的偏向淋面的味道。十字路口那档Apom Telur,那可错过,好吃!

      
     菜市场卖一种红色水果,热心的妇女向我解释那东西的味道,说那果实怎么吃也吃不干净,果肉紧粘种子。搞了老半天才知道那是红皮Rambai, 我们通常见的是黄皮的。人家还问我是不是新加坡人,自己国家出产的水果都没见过,出洋相。在槟岛最喜欢来这个菜市场,东西便宜,人情味浓。

乐群茶室的鸭肉粿条汤


情钟福建面

      拿着地图绕街,百年路的咖喱面没开档,暹罗路的炒果条也不见踪影。最后转去买豆沙饼,一家大小都爱的槟州特产。跟Jenny 介绍的两个档口无缘,只好去安顺路的乐群咖啡店吃,店里的东西不错,但店外的曼煎糕又登上我排行榜的第一名。吃了一片再回头买第二片,这一档皮很薄馅多,好吃得顾不得烫!

Jalan Anson ,乐群茶室外的曼煎糕。 看那皮,想来一片吗?



这档咖喱面包好就丢入袋子,分秒必争,生意好得不得了,猪血,我已经几十年没吃过了。



猪血、血蛤、鱿鱼,哇塞!难怪我的朋友说那些标榜槟城白咖喱的快熟面再怎么像也得不到槟城人的认同。
对这咖喱面,我只有一句话:相逢恨晚。

去亚逸淡打包炒粿条和咖喱面,还有潮州卤味,顺便买了四五包饼干。 要回家了,家里那几张嘴都在等着槟城美食。只有俩个人坐的车子挤满行李和货物。可以想到的都买了,是时候回家。



回程中看到美丽的日落,金黄色的太阳迅速西沉。停在半途喝拉茶,眼前的风景是这次旅行的意外收获,我的旅途从开始到结束都顺顺利利,圆圆满满,心存感激。




I
从槟岛买到要买的东西
 豆沙饼旁那个是肉饼,像我在武吉丁宜买的,可是馅太少太干。

 终于有个像样的扎孔器,还有铁板。

 铁板的垫板还可以拿来当托盘。

 一箱泰国的零食,那个特辣叁末虾好吃得很。

鱼、 虾、鱿鱼饼吃多了,蟹饼还没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