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回’槟城

‘回’槟城


 好壮观的大桥



                两年没踏上槟城,是时候‘回家’了。不是 槟城人却用‘回家’只因哪里说着我熟习的福建话、有我喜欢吃的食物、让我忍不住想窥探的风情事物。开斋节假期已过,多数人回到工作岗位,不必人挤人。

                这一次的出游让我很兴奋,外子说难得看到我那么早就把行李箱拿出来,虽然行李还是前一晚才收拾好。 多年未见的L是我的良师益友,她有超高的IQEQ 自联络上她说要去槟城,短讯就不断送来,像个大姐姐般千叮万嘱,热情得像马来西亚的阳光。我是个敏感的人,也不敢给朋友添麻烦;只要察觉一丝不快,绝对不会去烦人。

        
                外子特地走槟州第二大桥,桥身长24 公里,那天烟霾满空,远看近看都一片朦胧。没有什么车辆行驶,很快就到达槟岛。人潮虽然不像开斋节那么吓人,旅店还是客满,游客在假期的最后一分钟依然眷恋这东方之珠。L连发一串短讯,外子却累得呼呼大睡。善解人意的L到酒店找我们,我家司机终于可以卸下职务当起游客了。

                L问我要吃什么,不假思索马上说Siam Road 的炒锅条,Jenny大力推荐,必属佳品。到了Siam Road 点了炒粿条,走入咖啡店一看,晕!  整间咖啡店挤满人都在吃面包喝咖啡等炒粿条,还有一大群人在等座位,什么时候才轮到我?L微笑说下次再来,先去别的地方。厚着脸皮取消炒粿条,一生中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每到一个地方,最喜欢问的是当地人去什么地方吃?L不必我问,驶到七条路午市场,这是当地人常来的地方。网上那些被过度渲染的摊位一部分是当地人嗤之以鼻, 只有我们这些不知情的才去。我几乎是狼吞虎咽扫完那些食物,好不好吃已不重要,饿到扁了。槟城的食物总有一定的水准,差不到哪儿去。


这里有好料,如果你是哪种不拘小节的人。


                L去载一个朋友W一起当我们的导游,一个见闻广博,有大志向的朋友。虽然第一次见面已经高谈阔论,从教育到政治,从学术到旅游, 无所不谈。好久没碰上这一类的人,我悄悄地跟外子说他真的是华社的精英,有见地、知识渊博、肯为社稷服务。

       

我在这里玩寻宝游戏

                LW把车驶入世遗旧屋区让我们发现一个又一个壁画。我不断地提起相机拍着墙壁上的华文名和史故,朋友们也开心地跟着我转。车子驶到打铜街 Lebuh Armenian,整个八月这条街化身为文化街,散发浓浓的文化气息。

张大眼睛看清楚哪些乐器

                街头有个乐队,乐器是用锅盖、铁桶、筷子、锅子、破铜烂铁做成的,创意十足。 继续走下去,有家店铺把破鞋变成花花草草的家, 店外还有两张用擦脚垫做成的椅子。抬头一看,蓝色的帘子配上纸灯笼,就像回到古代。住在槟城的朋友竟然也像我一样兴奋,他们说平常没机会看这些。这大概是通病,大家工作忙,哪有闲情在自己家慢慢摸索;朋友到来才趁机望一望自家的旅游胜地。听到优雅的乐声,在黄昏里特别牵动人心,随着音乐找到源头,那是一种磁制的乐器,像螺却有几个孔。乐声幽怨动人,我就停在哪里。一曲完毕,放下一些钱,趋近他悄悄说吹得很好。他再吹起第二首,我依然不动,那乐声唤醒我旧日的记忆。

                新加坡工作人员在拍摄电影,小巷被关闭,我拍不到最狭窄的道路。眼前出现一面大墙壁,是个教你讲福建话的壁画,几个老顽童竟然开心地在壁画前授课教福建话。我说还有一个有代表性的Chiak Lat 没有加进去,那可是经典的福建话。我们用几个简单的词串成句,嘻嘻哈哈闹成一团。壁画前其他人也一样在嬉闹,谁想到一个普通的壁画竟能给大家带来那么多快乐?

我把最经典的chiak lat 加上去。

                朋友拐道去Love Lane 爱情巷。寂寞的水手一靠岸就到爱情巷寻找短暂的一夜情,尽管那不是真情,至少慰藉空虚的心灵和乡愁。这条街很短,就像他们的恋情。有一家咖啡店坐满游客,怎么看都不是马来西亚人,一整排人在吃什么?这咖啡店看来蛮有特色,否则怎会挤满人?


一颗颗大大的蚝,太好吃了。

                L转到Pulau Tikus Bee Hui 餐室,我还饱得很,只想喝水。槟城到处是食摊,那些每次来槟城找吃的,他们可真能吃。我喜欢拍食物照,可是吃不了那么多。W说一个老外到槟城看到很多食摊;早上、夜晚、餐厅、街边、小巷到处都有人在吃,什么时候都有人在大快朵颐。他说槟城人真能吃。而且不停地吃。老外去超市,看到那里的人买厕纸,一买就是20 卷,他恍然大悟。。。。。。。 朋友还没说完,我已经笑痛肚子。有W在真的没有冷场,我许久没那么忘情地大笑。


                转到李桥头,这是我祖宗的地盘,夜晚点满灯笼。走在木桥上,海风习习,灯光照耀桥头,复古情怀让我忘了身置那个年代?偷偷从木门的隙缝窥视屋内的人,他们就像你和我一样,维持着华人的传统习俗,那一刻心里觉得暖暖的。
  
              


                L卖关子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海上泊着一艘有槟城各种象征的游艇。这是Persiaran Karpal Singh 我国备受尊敬的政治狮子。聊着槟城的政治局势,有点担忧地要求他们展开多生育运动,鼓励年轻一代多生几个。理念和现实是两回事,真的生多了,照顾不来反而衍生社会问题,供书教学就够你头疼。这里有家Mc Café,在这里聊天喝咖啡至凌晨话还谈不完。我们放假人家可是要做工的哦!我的朋友从以前到现在从来不曾对我说不,外子第一次见到她也很快混熟。


9 条评论:

  1. 回复
    1. 没心没肺的38,我前面不是说了吗?

      删除
  2. 你玩得很道地也很尽兴。。

    下次来,再去SIAM ROAD ‘等’ 炒粿条

    回复删除
  3. Hello Linnh,

    我们是LovOca。您这篇文章内提及的陶笛推广者。谢谢您的报导,也很高兴您被陶笛之音所感动。
    槟城现在有很多且很好的演变,多回来看看槟城哦!

    Regards,
    LovOca
    https://facebook.com/LovOca

    回复删除
    回复
    1. 很惊讶来自你们的留言,谢谢你们呈现那么动人的音乐,也让我知道原来那叫陶笛。我一定会再回去。

      删除
  4. 真神奇...我家小胖也常挂在嘴边的话:
    我们几时"回家"?(槟城)...哈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以前到现在只要一到槟城,我就有回家的感觉。最合我胃口的福建面和炒粿条都在槟岛,还有蚝煎。每次看到你写槟城都很羡慕你们一家人能吃得那么多,我下一次全家去,一定跟着Jenny 路线找吃去。这一次我去了你介绍的地方都没开张,下一次一定再去。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