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斋咖喱塔

斋咖喱塔




                月饼刚吃过,若做甜甜的点心一定不畅销。两个孩子又不吃荤,我周末不出门可闲不下来。看着那一大锅冷却的咖喱马铃薯, 做些小食最适合。

           没有别的选择,菜油我不用,牛油做酥皮太重本,猪油在这时期只有女儿吃,就用马来西亚出产的粟米油。看到地沟油事件,美丽包装食品下不是人吃的食物,还是自己做安全些。

                这个斋咖喱塔很酥,馅料就是斋咖喱马铃薯。制作过程已经尽量把所有厨具洗刷干净。跟女儿说若她两个弟弟再挑剔的话,请他们把自己的肠胃和口腔、喉咙一并消毒,这些器官之前也吃过荤的。我虽然不定期茹素,但决不会矫枉过正到什么都不可碰过荤。我只不吃摄取动物性命所取得的食物。和女儿在厨房里讨论这些人的心态,就像回教徒的禁斋节,原意是要体验穷人挨饿的状况,可是在餐馆开斋,吃一餐就等于吃掉穷人一星期的食物。尽管他们的宗教师一直在纠正这情形,但餐馆还是夜夜爆满,一个人吃一餐有时超过RM120。女儿和我也不能苟同吃斋的人开荤后宴开几席,鲍鱼鱼翅,连吃几顿大餐,似乎在补回那一段不吃肉的损失。我以前的屋主是个天主教徒,每到星期五她吃素,有时候星期二也吃。不吃素的时候也只是家常便饭。泰国南传的和尚不吃素,他们接受信徒供养的食物,有什么吃什么,没有特地要人家煮斋菜,只是我受南北传佛教影响,供僧时自然选择素饭菜。



                儿子怀疑地问我咖喱塔是不是放蛋?正待发作中,懂得察言观色的他急忙安抚说因为这塔实在太好吃了, 两兄弟一口气吃掉一大半。



                想不用人造牛油和白油做酥皮的朋友,食谱在下一篇文章。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