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11月13日星期四

又走了一个

又走了一个

           家里一个月内失去两个长辈,最小的姑姑和大伯母相继离世。我意兴阑珊, 脑里想的都是童年琐碎的片段。她们都在异乡去世,骨灰运回家乡。我连最后瞻仰遗颜的机会都没有。爸爸的兄弟已全不在,爸爸的姐妹也只剩一个,我突然感到十分失落,接下去就轮到我们这一辈了。

                大伯母去了,妈妈哭得很伤心,她们妯娌情是几十年累积的,妈妈和大伯母同居一个屋瓦近四十年。我刚离家上班后接到女儿传来的恶讯,整个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是我在驾车或车在驾驭我?驾了二十五公里外,第一滴泪水才开始掉, 接着连串地掉,让我看不清眼前的车辆。我只看到小时候赖在大伯母床上,每一个午睡都是睡在她床上。我看到她每一次在我考试前夕去寺庙里许愿、祈福;成绩公布后再亲自做黄姜饭去还愿。每一次我出远门或离家念书,她不会忘记给我一包红包,让我平安归来,即使在我嫁为人妇后。在祖屋的每顿早餐,她总会为我预热咖啡,买菜回来菜篮里永远有我喜欢的猪肠粉、Kuih Talam 或者加了粟米的曼煎糕。每次成绩出榜她都会送我一个玉佩,二十一岁生日那年除了妈妈给的白金钻石钥匙,还有大伯母打的金钥匙,所以我常说我比任何人多一份自由。她爱屋及乌到我生每一个孩子,她都送一条金链,还不断把好吃的往我们家送。她随三姐姐一家搬去外埠后,有一天睡醒说我去探望她们,在屋子里到处寻找我的踪影,她分不清梦与现实。每想到这我都很辛酸,我竟然连见她一面也来不及。爸爸被匪徒绑架那段时期,我们连家也不敢回,就睡在祖屋。 大伯母每天叫我起身上学,有时叫得太早,我在楼下的木床再入睡,她会给我点蚊香、加被。我妈说小时候每个周末她都不让妈带我回家,让我跟她一起睡,即使尿床,她也笑嘻嘻地洗床单。妈妈说她宠我宠得无法无天,家里每个人都知道她那么一个不容易相处的人对我却是打从心里疼的。我在家时她买菜煮菜是以我的喜爱为先,她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自小我就跟着她去戏院看戏、回她娘家,我就像她最小的女儿。那么多亲人离去我都不曾感到那么难受,大伯母离去就像有很多把锋利的刀不断地在我心上划, 很痛。妈妈小时候常打我,用烧菜的木柴打,大伯母就会在午睡时帮我抹药。 我挨打时躲在她身边一定安然无事,妈妈被摄于她的气势,绝对不敢动手。今天心里的痛比小时被妈妈用木柴打简直是天壤之别。

                去妈妈家目送儿子搭巴士去考试,亲吻他额头时,他敏感地问妈妈为什么整个人那么悲伤,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敢也不想说,只祝福他考试顺利。我的心其实已经在哭泣, 转入屋内轻声地告诉妈妈,上支香告知家里的神主牌,平静地去上班。那一天我像具行尸走肉,身边的人与事我听不到也看不到,置身于自己无声的世界里。我熟悉的人一个个走了,疼爱我的人怎么舍得离我而去?

7 条评论:

  1. Linnh,
    愿您的大伯母安息!
    你不要太伤心了,您的大伯母最疼爱你也不想看到你伤心。她肯定希望你好好的。对吧!
    我愿你健康,平安,快来!

    mui

    回复删除
  2. Linnh,
    能体会你的悲伤,
    节哀顺变!

    回复删除
  3. 看完这篇,可以感受到Linnh无法形容的难过。
    一切美好的回忆也将永远留在你的记忆深处。

    回复删除
  4. 珍惜身边的人,好好坏坏都是几十年光景。

    回复删除
  5. 每当看到谁写谁的离去,就会想,其实,人生要我们学会什么?
    如果以离世作为结束及评估,那么很多东西其实真的不用计较或理会了。
    节哀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年级越大就越懒得跟人计较, 只想多一份心安,多一分平静。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