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12月25日星期四

吃素一周

吃素一周







                前阵子家里陷入一片愁云中,身为女主人的我不知如何应对。除了不停地向天祷告, 重复念慈悲经,我陷于无助状态中。不敢把担忧形之于色,怕干扰孩子考试的情绪;不敢提起,怕加重家里已经沉重的气氛。深夜醒来心悸,工作时恐惧的阴影挥之不去。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情绪,给未来作了很多假设与计划。人到了这一刻特别微小懦弱。

                朋友打电话来邀请共赴聚会我推了两次,到了第三次不能再推了,否则真要变成离群动物。 第三次约会就是外子复诊的那一天,从早到晚心不能安定。外子复诊的前一天, 召集三个孩子请他们为爸爸念慈悲经,女儿虽忙着考试也抽空为爸爸念二十一遍的药师咒。 我抱着三个孩子要他们凝聚所有人的力量替爸爸祈福,之后我们一家持素一星期。身为妻子和孩子,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希望借着这股正念, 让一切变好。孩子们的支持和拥抱让我面对明天,也安定了外子的心。

 

                斯里兰卡的师傅劝弟子们持素以改变磁场与境遇,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做不到持长素,只能不定期地持素。 修身养性要慢慢来,很多事情虽在学习放手,但一日在职场,拿人薪水, 不得不把工作做好。 不管他人如何看,我本身却经历持素带来的奇妙转变, 也看到外子表姐婚变后苍老得像个老太婆, 持长素后又变了另一个人。 当家里人发生事故时,若人力不能胜天,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除了这,还能做什么?

 

                再戴不了面具,几乎崩溃地打电话推掉约会,老同学们关心地慰问,也理解我的苦恼。那一天她们与我同在,不断地探听消息,给与我很大的支持和安慰。终于等到外子的电话,疲弱不堪的他告诉我渴望已久的好消息,再也控制不了压抑已久的担忧,眼泪像泉水般涌出来,人也软化。 防线突然放松,全身细胞不再备战,倒了。同学们过后举办个小聚会,会上关心地慰问外子,这一刻我觉得好温暖。

 
                几个孩子很听话,外子出差回来的隔天我们全家一起持素一星期,我感恩,也感受到家的力量强大得不可思议。这一刻一家人的心紧紧系在一起,家真的很温暖,没有家人,我是谁?
 

           重看一星期吃过的素菜,好让以后我们茹素期间可以做参考。这段时间吃得最多的是蔬菜火锅,随时开炉。买了新鲜小辣椒,做两瓶特辣沾酱,有了它淡淡的食材即刻变得不同凡响。素菜火锅的蔬菜类有油墨胆、茼蒿、白菜、各种菌类,蛋白质来源是豆腐、豆腐卜、五香豆腐、还有垫底的冬粉。汤底分清淡和辛辣,葱蒜酥是重要配角,全源自植物。没有荤料的火锅吃得安心,吃了几餐还没人喊停。下一个假期,我带着火锅炉上福隆港打边炉,在寒冷的夜晚一家人围炉最开心。这似乎是潜意识里过度渴望导致脑海里出现的幻觉,可见得我有多久没放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