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2月16日星期一

黄梨酥

黄梨酥






我最爱的新年饼,一向来三姐姐每年都做她那独特的黄梨酥,我喜欢吃却懒得动手。去年她换个食谱,一入口就知道不是我要的口感。今年不必等她送来,我做了。女儿和外子已经不客气地往嘴里送,我跳起来说这一罐要锁在房里,我留着自己吃。



做到这道年饼是已经黄昏,外面天色昏暗,我的相机也开始罢工,女儿说找不到焦点了。她边拍边阻止太阳下山,自然采光的照片就是要看阳光脸色。



我跟外子说我是没空找活做,新年都那么近了,还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越做越多。没有做糕饼的新年似乎不像过年。停不下手是因为做了名单上要送的亲友名额,在制作过程中会出其不意地出现一些人的面孔,觉得对他们有亏欠,想要送些 亲手做的糕饼以表心意。孩子有时会靠过来说某某同学很想吃新年饼,但家里经济不好,不能购买价钱不菲的手工饼。 这一点我认同,看价钱我也不舍得买。 孩子有时还会要求送给老师、司机阿姨、他们在外认识的长者, 妈妈也会突然想起某些人。。。。。 所以饼铺一开张就骑虎难下,要满足大家的要求才可收工。

2 条评论:

  1. 我同意说年饼是有钱人的玩意啊。
    吉隆坡的黄梨饼,小的红色塑胶罐,一罐要价28大元。
    差不多一片就要一块钱。
    自己没动手,唯有花钱买。
    今年也很大手笔的买了10罐,送人啊。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