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超级迷你纸杯蛋糕

超级迷你纸杯蛋糕





                旅行时在一间烘焙材料店买到的纸杯,它的底部只有硬币50 仙大小。这次出门带了不少纸杯回家,只有这个超小,体积比拇指胖一些。


           像堕入小人国,一个个超级迷你的纸杯竟让我和女儿开心了一个上午。两母女把玩着那些小蛋糕不舍得吃,普通的蛋糕也因为那可爱的杯子而备受注意。


                这是用古老鸡蛋糕食谱改头换面做的,也就是老祖母们常用的食谱,材料只有三种,份量比例是一。尝到原始的蛋香味和面粉香,女儿一个人就吃了一半以上。


                试吃版为我家祖先而做, 一年一度告诉他们后代依然缅怀过往,没有他们,哪来我们?下个星期要去扫墓,带一些简单的祭品,这是其中一项想做的。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小小古早鸡蛋糕

小小古早鸡蛋糕








                外子家乡的堂表姐妹个个都会做米糕,福建人清明的祭品。夫家的清明节就像家族大团圆,有心的人都会特地走到亲友坟墓前放下一些水果、糕点和冥纸。整个山头都是同一个乡村的人,多少都有亲戚关系。每一年为了娘家的扫墓筹备工作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可以去想婆家,有点力不从心。 今年听到小叔交待他儿子拜拜的细节和祭品,才二十岁大的侄儿一脸惘然地问为什么是他?他又不是排行最大。我望着小姑说历史重演,当初家公还不是看到身为老大的外子一定不会待在家乡,才把一切托付小叔。小叔守着祖先留下来的遗训把一切打理妥当,如今听到他如此对儿子说,我心里觉得怪怪的。


                女儿说回爸爸故乡扫墓像出席嘉年华会,跟妈妈去扫墓像做苦力。我家到了这一代,留居国外的比留在本土多,男丁不盛, 只有我携儿带女每个坟墓去打声招呼。反正我都不当自己是泼出去的水,不只爸爸家的祖坟我去祭拜,连外曾祖父母、外公婆我都踏到。每一次和小侄女玩游戏唱福建童谣时,我唱她长大了要去顾别人家,弟弟则顾自己的家。小侄女懂事了,她也唱回我说姑姑长大了要顾别人家。我哈哈大笑说姑姑是异数,姑姑长大了还是顾自己的家。


                用娜婆婆送我的家传之宝, 铜制的鸡蛋糕模型做鸡蛋糕。小小一个大概只有硬币20 仙大小, 可爱透顶。我和女儿还是用回老祖先的食谱,做这个民间口头传颂几十年的食谱:一碗粉、一碗糖、一碗蛋。这就是我用来做下一个超级迷你纸杯蛋糕的食谱。


                蛋糕出炉了,一口一个,趁热吃十分香脆。原本以为那么多面糊一定做得不耐烦,那晓得上手后一切都变得容易。一大盒的鸡蛋糕,女儿不停口地吃,外子也一个接一个。我实在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两父女可以吃不停口?

材料:

1 饭碗蛋(5AA鸡蛋)
1饭碗特细面粉
1 饭碗糖

做法:

  1. 打发蛋白后加入糖。
  2. 蛋白和糖打匀后慢慢加入蛋黄。
  3. 面粉先筛一遍,再慢慢筛入正在搅拌的蛋液中。
  4. 整个搅拌过程面糊没有消泡。
  5. 在火炉上烧热模型,涂些食油。
  6. 烤炉以200摄氏度预热十分钟。
  7. 面糊倒入模型中九分满,放在最下格。这一个步骤很重要,这样底部会烤得很均匀。
  8. 烤10分钟即可。 (若你的模型大,烤至金黄色即可)
  9. 取出模型,趁热以牙签挑出蛋糕。(冷后,蛋糕会粘着模型)




                这样的鸡蛋糕可以拿去祭拜祖先,脆脆的外皮抵挡得住炎热的气候,蛋糕不会变坏。




I'm submitting this post to Best Recipes for Everyone March 2015 Event Theme: My Favourite Traditional Kueh organized by Fion of XuanHom’s Mom and co-hosted by Joceline - Butter, Flour & Me.

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虾米菜脯咸糕

虾米菜脯咸糕




                每过一段日子就会想起这样的咸糕,它曾经是我小学到中学的早餐。元宵节那晚跟外子去庙宇拜拜,走到外婆卖糕的地点,所有回忆涌上来。闭着眼睛,看到小舅在烤玉米,阿姨们忙着卖水,外婆正捧着排满咸糕的托盘。咸糕装在青蓝格子的瓷碗里,上面放一支竹签,可以整齐地把咸糕刮出来又可当匙羹。再走到另一个外婆卖虾面的旧店面,店铺不再,只剩空地。看到玩得满头大汗的自己走入店内,外婆给我盛一碗虾面,二话不说舀了很多辣椒酱。有个熟客走进来问谁家孩子吃那么辣?外婆笑眯眯地说是她的孙女,那时我是唯一的孙,阿姨舅舅们都未婚。自小吃着外婆用鲜虾做的咸糕,在食堂吃虾米碎的另一版本咸糕。我们不配辣椒酱,只撒胡椒粉和倒一些酱青。

                外婆以前的口诀是一碗粘米粉,三碗水。那时的粉是用老米做的,吸水量较强。现在的粘米粉可能以新米磨成粉,不需要那么多水份。我做咸糕很随意,主要的粉是粘米粉,家里有绿豆粉就会放一些,没有的话就加木薯粉。绿豆粉的价格涨了一倍半,菜市场里没人卖,杂货店里的阿姨说马币再继续下跌她也不敢进货了。


                去年从斗湖买回来的虾米已经吃得七七八八,虾米的总值比两人来回的飞机票还贵。外子看我买得那么开心,还说货源短缺时我们再来补货。西马的虾米价格已经涨了一倍以上,我在斗湖用一半的价钱买到更好的货色。有了他那一句话,这一年来我下厨虾米不必省着用。


                这一次我在粉浆里加了少许碱水,想试试看口感有何不同。老实说碱水没起作用,碱水糕之所以能有哪种口感除了加碱水,长时间的烹煮时间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传统的咸糕没有菜脯,这是为了换口味而放的。

材料:

A

2 饭碗粘米粉
1大匙木薯粉
1大匙绿豆粉
2 饭碗水
1小匙碱水
少许盐、糖

B

3 饭碗水

C

虾米
菜脯
胡椒粉
蒜头碎
葱头碎

做法:
  1. 煮滚三饭碗水,倒入拌匀的A料,搅至成透明状。
  2. 烧开水,把空饭碗蒸热再将面糊倒入碗内。
  3. 以大火蒸45 分钟,取出待冷。
  4. 虾米和菜脯浸水后滤干,用搅拌机搅烂。
  5. 烧开油,倒入葱、蒜头碎炒至微黄,倒入虾米菜脯碎,加入适量的糖和胡椒粉炒至香
  6. 把虾米碎撒在糕上即可。




I'm submitting this post to Best Recipes for Everyone March 2015 Event Theme: My Favourite Traditional Kueh organized by Fion of XuanHom’s Mom and co-hosted by Joceline - Butter, Flour & Me.

2015年3月25日星期三

又吃又拎

又吃又拎





                一大早醒来就想着吃,很久没吃点心,吃点心好了。 点心是现场包现场蒸的,那些炸的点心也是刚从热油里捞起来。咸蛋烧卖不错,素白排骨也很入味。至于那些虾卷更是吃到一尾尾的小虾。叉烧包好吃,南乳包较逊色。至于虾饺,蒸得过久了,皮破却不影响口感。最好吃是芋头酥,入口即化,我还叫多一碟。

                蔚蔚说有个印度档好可怜,没人光顾。这里多数是来找中式餐点的,他们闲得可以拍苍蝇。我起身点了两个Apom,很快送到。味道、口感都不错。喝了三壶茶,才舍得起身走。今天外子要带我们去采购,这几天他买了不少家里要用的小工具,我也添购不少烘焙用具。

                喜欢商场立体Food court 的画面,里面也装横得不错,让人感觉愉快。购物完毕应该踏上归途,临走前还买了一些吃的,整辆车也堆了不少货物。外子会读心术,他跟吉打说稻田转绿时,我们再来走一趟, 因为他老婆喜欢这里的食物和风景。


           蔚蔚的假期快结束了,此行买了不少东西,回家分哥哥、姐姐还有小表弟妹。这一次的假期完全没有计划,很顺利。看到我想看的,吃到蛮不错的食物,买了不少以前想买却找不到的东西。短短几天充电,我已经精神饱满,可以冲刺一番了。

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日莱峰、文丁岛

日莱峰、文丁岛






                前一天遗失相机袋,心情直线下降,想回家。 外子情商很好,他安抚我不快乐的情绪后即刻给我买另一个袋子。知道我为了找不到要去的地方闷闷不乐,一碰到吉打人就打听路线,终于给他探听到一点消息,一个连吉打人也不熟悉的文丁岛。

           往文丁岛的路途经日莱山,外子说上一次他不舒服,错失了美景,今天再上去一趟。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就往日莱山上分叉路的左边步行去。去到一个有传说故事的井,那里必须脱靴才能进入。我穿着跑步鞋,懒得脱,顺手拍两张照。很奇怪,那两张照完全显现不出来。 步行到森林,里面有一群人居住,住所简陋。外面气候炎热,这森林温度恰好,不失为居住的好地方。我和外子感觉到不太友善的气氛,转回头走,那一群人会是原住民吗?

                日莱峰的温度比山脚下低一些,近日的艳阳炽热得让你睁不开眼,连皮肤也会被灼伤。冷冰冰的杂雪最能去暑, 一人一客冰快快降温。在山上看风景吃杂雪,心情开始平静,感觉好清凉。外子指着远处的文丁岛,可以看到一条线连接着它和大陆。那是我们要找的地方,桥身长达2.5 公里,耗资庞大。根据报章上的资讯,这花费马币1.2 亿的新式大桥衔接着荒芜的文丁岛,岛上没有道路,没有基本设施。毫无商业价值的大桥自2003 年以来没人管理,已经沦落为话柄。大桥不允许车辆行驶,只用铁丝网围着入口处,成为钓鱼客和飚车一族的天堂。

                外子的最新情报是此路不通,乡村小路坎坷不平,只有电单车能进入,连吉打人也不去。我们打消前往一看的念头,到了Sedaka 路口又忍不住拐进去。如果你一直找Pulau Bunting的路牌,一定会像我前一天打道回府。难怪GPS找不到路,这条大桥根本没有正式开放。车驶了一段路后,开始进入乡野小路, 我眼尖看到远处草丛里的桥,不禁欢呼一声。


                天气很热,虽然已是黄昏六点多,艳阳依然高照。篱笆已经给人拆了一半,桥头有人出租电单车。2.5 公里的长桥,来回5 公里,不是一般游客愿意走的。我们三人决定走,不慢慢走怎么欣赏美丽的风景?什么也没带, 脸上涂一层防晒膏,就这样走。桥的另一端是什么?有没危险?不管了,去了再说。有人说这座桥把人带到无处(Nowhere),岛上鬼神传说纷纷;是政治因素或其他原因而产生这座桥,就让反对党的国会议员替我们找答案。今天我欲一探荒岛,看看它长什么样子。


                一路上有人垂钓,我在想真有人要寻短见,不必去跳槟威大桥,那里可能还有人救你;在这里扑通一声,神不知鬼不觉。这道桥没有车辆,只有电单车,当然还有三个步行的傻子。垂钓客听到我们要走路到荒岛,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脸色,想必没有多少人步行到彼岸吧?一路上可以看到被撬开的洋灰盖,那是盖桥上沟渠的石板。沟渠里挤满垃圾、死鱼, 噢!已经全变成鱼干了。这里多年无人打扫,有一天垃圾会淹没桥上的垂钓客。整座桥都有人在钓鱼,这些人很有能耐,那么热还能悠哉地曝晒几小时。 桥上电单车骑士任意风驰, 男女都有,一来一回,几分钟就到。


                天气渐渐转凉,看着没有尽头的桥,我一步一步慢慢走。终于走到桥的最高处,可以看到连接文丁岛的另一端。抵达文丁岛后并没看到任何小径,虽然当地人说可以走到岛的另一边。夕阳开始西下,我们看到美丽的日落,就在这座桥上,一个连导航器也无法带你抵达的地方。


                回程路频频转头看夕阳,日沉大海,天色渐渐转暗。余辉托出粉彩画的日莱山脉,像一个躺着的巨人,扁平的脸瞄着文丁岛。大自然就是那么美,千变万化,让你惊叹。


                带着满足的心情,去找我们短暂的家,这一次住了三间不同的旅社,让我的住宿笔记本更丰富。身体虽然疲累,肚子更饿,我们今天至少步行了九公里路,所有的食物都消化掉。



                槟城和怡保的美食众所皆知,但吉打的食物我却一无所知。虽然上网搜寻却没特意去找,靠机缘吧! 柜台接待人介绍我去唐人街,他说那一带左右有很多小贩中心。那么多间,我们走一圈后决定进入这新开的唐人街。外子叫的瀑布面条很有创意,他夹起那特细的泰式粿条,面条就像瀑布往下泻,十分贴切。粿条也炒得很有水准,不输给槟城。Somtam、蚝煎,每吃一口都很满意。最不起眼的猪肠粉最后端上来, 只放芝麻和甜辣酱,竟然可以那么好吃,我们三人互不相让地夹完最后一块。鲤鱼包是泰式homok 通常以鱼块烹制,这里用鱼滑,滑不溜口。到处有人卖, 应该是同一个供应商。



                此行发现吉打的食物不输槟城,一些槟岛人可能移居到此来开档。食物的价格普遍上都很便宜,我这几天吃的面食一碟只需RM3-4

                回旅店途中,与蔚蔚下车在路边摊买糕点,似乎要把今天所消耗的卡路里全给补回。买到绿豆粉糕点,上面有一层椰浆,好吃极了,一盒三个人吃还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