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廿一年的婚约

廿一年的婚约


                仿佛还骑在电单车后抱着他的腰在风中、雨里飞驰。那么快已履行了廿一年的婚姻契约, 没有惊涛骇浪,偶尔海浪拍岸,形成一朵朵浪花。婚后多年如我所愿过着平淡安定的生活,生了三个小瓜瓜,二人世界变得更充实。我心中感恩他没有违背婚约,还不断为这段婚姻增值。南辕北撤的人同住一个屋瓦下,文化价值观多少在生活里起冲击;更何况是两个像牛一般的人,样样心中各有主张。

                到了最后一分钟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度假,去几天? 行李凌晨醒来才收拾,这一次带蔚蔚 一起出门。有了导航器功课也可以少做一些,出门前把旅游收集本一并带上,要去那一州,翻一翻就行。门口有一张卡片,是外子为21 周年纪念日准备的。我潇潇洒洒摊开两手说我没东西给他,心虚之下强行的理直气壮。


                现在是学校假期,人挤人的地方我不去,就北上找个没人潮的地方。车子所到之处一片荒凉,气温奇高,应该有好几个月没下雨。 原是稻米之乡却更像干枯的旷野,沙尘滚滚,不见绿油油的稻田。外子舍大道不走,特意走乡间小路让我们看风景。


           在一家旅舍住宿,还蛮干净的,用廉宜的材料展现创意, 柜台是以没有修饰的洋灰块砌成,显出粗犷风味。房间以黑、灰、白三色为主,用对比色彩和光线表现风格,掩盖了不加工的墙壁和地板的瑕疵。

                傍晚时刻抵达海口,普普通通,是一个小镇。我没有做功课,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看。 外子几乎要掉头转向市区,我执意他跟着博物院的牌子走。 他说这里一定比不上首都的国家博物院,不会有什么看头。我喜欢去博物院,很多博物院都比国家级的更有趣,有些还是互动的。旅行时我相信直觉,就是我的坚持,让我看到一幅幅美丽的画面。

                转入一条小路是一道拱桥,Jambatan Tok Pasai,从桥上往下看密密麻麻的屋子和沿着河岸的高脚屋形成一幅风景。蔚蔚几乎要下车拍照,可惜艳阳高照,车水马龙,无法停车。拐一个弯, 路旁停满车辆,有点跟周遭的环境不相称。那是瓜拉吉打的新鲜鱼市场,回归的船只载满鱼虾,渔夫正忙着收集网上的鱼儿,鱼虾是活生生的。桥上站着观光的人,来往的车辆都不按车笛,很有耐心慢慢驶过,见怪不怪了。


                桥上好风光,并排的船只色彩鲜艳,远处伫立着博物院的灯塔。鱼市场是一幅活动的画,游客、顾客、渔夫是画里的一部分。路的另一边是荒凉的稻田,犁过的田地正等待播种。倘若这里长满稻草,必定是一幅生动美丽的画。外子和我喜欢慢慢看景色,细细欣赏, 来去匆匆的旅行我们不爱。

                距离鱼市场不远处是瓜拉吉打古堡博物院,吉打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州,曾经建立古老王朝。 吉打曾经被荷兰、葡萄牙、英国、暹罗攻打,过去为了保卫疆土建立的堡垒如今成了历史遗迹。旧日满目疮痍的古堡成了今日马来新郎新娘拍照取景的好地点。这里至少有六对新人在拍照,有些还组织姐妹团,穿着同一款式的华丽衣裳,就像一丛丛鲜花开在废墟中。


                夕阳西下,老同学打电话问我在哪里度周年纪念,我说正在看夕阳。平淡是福,珍惜生命中的平淡,但愿我这一生就这么平淡下去。外子和我牵着蔚蔚,我们是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三人在夕阳下拍照,远处一群年轻少女为我们欢呼,她们刚刚请蔚蔚帮忙拍照。我喜欢其中一张照片,夕阳就像在蒙古帐幕上慢慢退下。



                原本要到一家海边旁的餐厅拍海,看了夕阳西下后又去拍余辉下的稻田,摸黑到了餐厅,什么也看不到。随便选一家餐厅,没有期待通常有意外。老板娘说我们来迟一步,今天的夕阳特别美。无所谓,我们刚在同样的夕阳下散步。点了一个虾膏咸蛋濑尿虾、蒜米四季豆、咸蛋酥炸软壳蟹、甘香拉拉。这里有Umbra果汁,带点青涩味。此餐馆的菜肴有一特色,厨师用大量蒜头烹煮每道菜。软壳蟹和濑尿虾里有酥炸的蒜头片, 拉拉里有炸了再炒的蒜头片,四季豆上面铺满厚厚一层的酥蒜头碎, 我们吃得很满意。外子和蔚蔚之后一直都想再回去吃,两父子连蒜屑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