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7月22日星期三

厨房随笔

厨房随笔



自从相机当机后,食物煮好就直接吃,没有拍照的兴致。手机当道,小型相机没落,除了大型相机外, 没有多少人肯囤货。店主游说我买大型相机,我家小弟和儿子是相机迷,我若需要这些借来用就好。自问不是摄影发烧友,只想把生活与食物用相机记录下来,简单的傻瓜相机已绰绰有余。看到儿子和小弟扛着那些笨重的器材,游玩的心情顿然全失,照顾那些大宝贝可不容易,更何况双腿负担着本身的重量已勉为其难,再加那几公斤,旅行必定是苦差。

Percik Ayam

                戒斋月经过Pasar Ramadhan,看到椰浆鸡,买一些回家,被家里大小嫌得一文不值,都说除了甜,什么香味也没有。外子去剪头发,马来理发师说他在同一档买的椰浆鸡最后喂猫吃。那是一档颇有名气的档口,品质竟下跌至此。我说再买另一档,妈妈和孩子们异口同声拒绝了。干脆买两只鸡自己动手做。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叫我以后不要向外买。

Gulai Lemak Udang


                外子的外甥女曾经跟我分享Daun MengkuduGulai Lemak很好吃。我家这棵树越来越茂盛,每一次把它砍矮,果实也没人吃, 简直是浪费。这一次我把它煮成Gulai Lemak Udang 一连煮几次,的确好吃。

Gulai Lemak丹佬鱼

           这是用淡奶煮的Gulai Lemak丹佬鱼, 我加一些虾。Mengkudu 叶带苦,煮熟后切细用盐大力搓以去苦味。这一锅Gulai Lemak加入新鲜采下的胡椒粒和荜茇, 味道好得很。吃到最后放下一些冬粉,一级棒。

锅贴
                用冷冻鸡肉碎做成的锅贴,吃完了又做,连续吃几天都吃不腻。姜丝、黑醋、辣椒是它的沾酱。

丹佬咸鱼豆腐

           在槟城吃到这一道小食,我有点心疼那价钱,回家自己动手做。三块豆腐、两个鸡蛋、咸鱼加一些疯柑叶,全部搅烂后蒸熟。冷却后切块, 稍微晒一个下午,就这样下锅煎。简单却很受家人喜爱,老二一直问妈妈几时可以再做。

Wajik与米糕

                外子喜欢的甜品,福建人在头七必备的祭品。清明扫墓时外子家乡的女眷个个使出看家本领,拿这个去扫墓。年年得第一的是小婶,她的米糕是出名的黑、硬。没人有本事搅到那程度。我们这些城市里的人一想到头七和清明,多少对这类食物有避忌。我家先生来自乡村,他对这食物的喜好超乎我能理解的程度。 他的童年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这食物是童年记忆的一部分。我没有那份能耐,也对这食物没有好感。原本是一年一度扫墓时吃小婶做的,到了后来在家里附近的马来档口给他找到这Wajik 跟米糕异曲同工,三两天就买来吃。开斋节没有出门,给他做这些,功劳是女儿的,亏她帮我搅。这一天,两母女累得像被人捶几拳,以后想吃,去外面买吧!

Ketupat Jagung

v

                工作组群中在开斋节前有人推销 他妈妈做的Ketupat Jagung Ketupat Pulut Hitam 很多人下订,要越州去取。反应热烈,到最后当事人无法继续接订单。我看着那些图片,突然有点馋嘴,趁着开斋节假期,用香兰叶包一些解馋。

Kimchi
                家里只有女儿对Kimchi欲罢不能,女儿不宠以后就是人家的老婆。喜爱韩剧的女儿说有Kimchi吃感觉很幸福,妈妈我就让她幸福指标高升,做了一大罐,慢慢吃吧!

菜粿
                怀念外婆家古老的菜粿,没有澄面粉的菜粿皮。随便炒一个馅,蒸两笼菜粿,这就是我们的午餐。

福建面

           小贩中心增添一个福建面档口,档主从槟城来。我一吃她的福建面就迷上,一个星期有几天放工后都去吃。老板娘跟我已经到了无需言语,只消一个眼神就可以隔空下订。她永远给我端来多一碟辣椒酱,而且虾多得吃完了面条,虾还有剩。她的福建面比槟岛一些档口还好吃, 我称赞她时,她开心地直问是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我不会一直倒回头,吃不到还会患得患失。

                几天不出门,怕塞在车龙里,自己煮福建面,有虾、有肉,下一次买粉肠放下去更好吃。


       这些只是记录的一部分,很多东西做了得看天色,天脸黑黑,手机也只好收起来。这段日子厨房岁月要留白了。

2015年7月13日星期一

情牵槟城美食

情牵槟城美食



                槟岛来了很多次,从没吃过它的点心。我吃得不广,通常都是找炒粿条、福建面、蚝煎、猪肠粉和Rojak,数十年都一样。去哪一个地方公干我都会配合马来朋友到他们能吃的地方用餐,唯独槟城,绝不肯委屈求全。他们每次去吃Nasi Kandar 我一定去找猪油渣炒粿条。来了那么多次,即使是以前的槟州首长请客,我也不吃Nasi Kandar。经过榕檳,一间Jenny提起过的点心店,决定试一试。


                叫了几样点心,再泡一壶茶。我和外子两人能吃得了多少?到了最后几乎要猜拳以决定谁该解决碟子里的食物。这里的点心很不错,后面的师傅们正忙着做点心。若给我在他们厨房实习上一天,我心足矣。肚子虽然饱,还是要试蛋挞。蛋挞比之前我在传统酒家吃过的好吃,内馅和皮的比例、甜度都恰好。就连猪肠粉也胜过我第一天吃的,其他烧卖、虾饺也很不错。下一次我带家里那些大食客来,才可以吃得多样化。步出门口时看到用香兰叶包扎的糕点,问起店员,她说是糯米稵, 还打开橱窗让我拍照,一个个细心解说。这样细小的动作已让顾客觉得宾至如归,其他人也加入解释。这家有人情味的酒楼,下一次我再来吃。

                回家前去打包炭火炒出来的粿角,加辣的。 在万吉宁山买了一大块烧肉,老板加送我一截叉烧。买了家庭式制作的肉干条,两手提得满满的。主妇们天天在这里买菜,我也从不会空手而归。很多食物和用品比游客区便宜多,只要你不嫌脏,这里到处是宝。

                走回酒店途中,看到一家卖豆腐卜的小店,被它的伊面干和面线干吸引。一踏入内,印尼女工无可无不可地问我要什么?我懒得理他,转身问店里的老婆婆。老婆婆一听我讲福建话,马上亲自招待。看我买了面线干,问我会不会煮? 我点头但还是问她怎么煮?她细细叮嘱这面线的煮法,重复了好多次,生怕我用错方法,煮坏面线。这样的人情味就是吸引我不断回来的原因,我越来越喜欢槟城了。



           退房后往七条路的菜市场去,这里重重被食物包围,我不想名目张然地拍照,哪有师奶上巴刹拍照的?看到炒硕莪,一种我不认为会好吃的食物,所以只买一包,那档子好像是写着姐妹档。接着豆沙饼、马蹄酥、沙葛包、Kuih Talam、麻辣云吞面、肉饼、麻佬、猪肠粉, 什么可以买的都扫上车。


                经过车水路, 看到一家店面装潢得古色古香的饼店,我原本是要去义香买豆沙饼,还是忍不住停下来。走入内,狭窄的店里竟有人排队在买烧包,看着大家抢着最后两个蛋挞,才恍然记得曾经在那里读过这出名的三轮车蛋挞。店员说最新一批要半小时后才出炉,像我这种没有耐性的人是没有机会吃到好东西的,不想等到明年再来吃,我下订。

                买了很多豆沙饼, 车子后座已经变货车,像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囚犯,看到什么都想吃。再回去名香泰,蛋挞还没出炉。 仔细看看周围的环境,柜台很像武侠电影里那些龙门客栈。在这里是听老故事吃蛋挞的地方。之前我下订时那些顾客还没离去,很有耐心在等烧包出炉。拿了一盒蛋挞就走,打开盒子,蛋馅还没冷却,水汪汪的。忍不住一口咬下去, 烫!挞皮是酥的,薄薄的一层层,层次分明,那里像四十八层?简直是千层!酥皮做得很酥,废话!不酥那叫酥皮蛋挞?可是我还是偏心榕檳酒楼的蛋挞多一些。每个人口味不同,各有所爱。

                转去Anson Road找那档曼煎糕,从来没人说好吃,我喜欢就好。坐在栏杆上等,一下子就来了几个预订的人,他慢条斯理地调面糊,拿出一团几乎像粉团的浓面糊,加蛋和一勺稀面糊,再加些发粉。看他调面糊时,我脑里想的是那两种面糊,其中一份会不会是放了酵母?

                买炒粿条,档主用左手炒的。我妈喜欢吃炒粿条,这一档的炒法跟普通的不同,豆芽是在粿条前先下,很有趣,下一次试一试这种炒法。

                都要离开了,还不死心去找Air Itam的福建面,还是无缘。难道就这样空着肚子离开吗?去Batu Lanchang小贩中心,这里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几天没有米粒下肚,就吃烧肉鸡饭,再叫蚝煎,顺便打包回家。这里的蚝比较老,蛋太多。吃饱了,还不死心,去年来这里吃不到榴莲,今年再去找。找到几档榴莲档,买几个榴莲回家。一辆车两个人坐,车厢和后座全堆满食物, 一路上榴莲味飘香。


           妈, 儿子女儿,我回来了,带着你们爱吃的食物。一回家,儿子把一部分的食物摆上桌,今天是老二生日,我们以槟城的美食为他庆祝生日。很意外的大家都说炒硕莪好吃,我妈喜欢沙葛包。麻辣云吞面也不错,猪肠粉、炒粿条都好吃。最好吃的还是福禄寿饼家的马蹄酥,以后除了这一档,不想再寻寻觅觅。那么多东西,老二说他终于知道什么叫饱。


                买了三个不同品种的榴莲,个人认为还是红虾最好吃。家里出产名种榴莲的外子说早在以前他外公就种这品种,只不过他们叫Durian Mas 我对榴莲认知不深,以他说的为准。当年肯下嫁于他一部分是榴莲的功劳,若不是他一袋袋的榴莲拿来孝敬我老爸,他还得多努力几年。今年家乡榴莲无产,外子还要托小叔到处去买。所有榴莲放入冰箱,天天拿给妈妈吃,妈妈吃得笑眯眯。



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入遗庆典与食庆(二)

入遗庆典与食庆(二)





                在一个昏暗的小巷,大家席地而坐学包粽子,我不假思索,看到有人起身即刻坐下。向足以当我女儿的志工学习包裹的手法。别小看他们,他们可是先从大师哪儿学到这门手艺再传授给大众。如果时间倒流,我那个时代有这种活动,我也会义不容辞地参与。包裹完毕,给我包的粽子拍一张照,自己认得就好。


                Arselu 一种南印度甜食,网上多拼成Ariselu 这是一种喜庆常有的食物,通常在婚礼上或庆祝家里孕妇怀孕达七个月所准备的甜食,代表美好之意。由粘米粉、酥油和棕榈糖制成。我对食物很有冒险精神,什么都想试。偏偏外子那个玻璃肚,什么都不敢试,跟他一起找吃无趣之极。


                Ugadi Pachadi 一种Telugu族新年喝的第一种饮料。话说是饮料,感觉上像沾酱多一些。这道由六种食材混成的食料代表人生,有喜有怒、有哀有乐;酸甜苦辣,很有意思。我尝了一小口,清爽可口。身边有个女孩问若不自己动手,在那里可以买到?Telugu大叔摇头说一定要自家做。


           Thoranam 是一种印度人欢迎客人的装饰品,他们用嫩椰叶编制成翅膀的形状,挂在住家或庙宇。看似简单,做起来可考功夫。



                槟城很多印裔,观众群里华裔和印裔占多数,可能我走的这些路线不是马来民族的食品展览,没见到几个马来人。喜欢看印度妇女的穿着,她们多数穿传统纱丽,色彩鲜艳,即使出来闲逛也是这么穿。反而是我们的旗袍难得有人穿在身,除非是新年或喜筵。Ponggal 是一种丰收节必备的食物,意思是‘溢出’,代表丰盛富足之意。衣着亮丽的印度妇女围绕着土锅在煮Ponggal 主要成分有米和牛奶。


                Kolam Decorating是由米堆砌成的画,色彩鲜艳。屠妖节时常可在购物广场上看到这类装饰,女儿以前参加这米绘创作还拿过奖。这里有一群外国游客正在耐心地用米粒绘出图案,很专心,才不理来往的旁人。


                我走到Vellai Pariyaram的摊子,下手炸两片,炸好后还是白色的。这是兴都教徒节庆的食物,Vellai意即白色,所以不能炸到褐色。沾辣辣的chutney 吃很不错,我一度还误以为白白一片的Vellai Pariyaramidli

                转个身子到达制作甜Karuppatti Paniyaram的小站 年轻美貌的志工告诉我有个女孩被继母诬赖偷取钻戒, 她戒斋二十一天后做了这个甜食,引来蚂蚁把Karuppatti Paniyaram拉入洞里,洞里正藏着钻戒。证明她的清白后,这从此
变成一种供奉的食品。


                Pradhaman 一种用绿豆和米制成的甜品,丰收节时Malayali人用过素餐后的饭后甜品。


                锡克族的Gajrela,主要是萝卜丝,还有浓浓的奶味、腰豆。 我吃到淡淡的豆蔻味和姜味,是北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甜布丁。


                虽然身为华人,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惠来汤圆,是潮州人独特的方块汤圆。为什么是方的?汤圆不是该圆的吗?原来这方汤圆代表男儿志在四方的含义。我不知道怎么跟身边那个香蕉人解释,都说了不谙华文会寻不到根,所以我把他三个孩子全送入华校。


                抵达红桃粿这一站时粉团已经分完,我没得玩,人家要收档了。幸亏好心的妹妹送了一张食谱给我。在一旁看人家做心痒痒,手也痒痒,找一天自己在家做。


                潮州人的祠堂,难得开放给我们入内参观。


                童心未泯,走去和一大群年轻弟弟妹妹们制作独特的香料明星片。怎么这一夜过得特别快?我还没玩够,人家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收档。


                赶紧踏入中华世德堂谢公司,里面有做Kuih Kapit 和汤圆,可惜我来迟了,只能看最后一批人做。迟来也不错, 有免费食谱拿。喜欢看小伙子们制作红包灯笼,让人误以为新年快到了。正要离开时,突然发现用废木架做的桌子很有意思,我转身拍照,原本已收档的志工即刻把灯开,让我能好好拍。实在很感激他们的善解人意,整个庆典就是让人感觉喜悦。



                我发现来往的小孩手里拿着一个冰团,原来这里有一档卖着我小时候常吃的Ais Kepal 以前档主把冰刨好后淋上玫瑰糖浆,就这样往我们手里放,大家赶紧吸,在冰团融化成水之前要快快吃完。现在的孩子大概已失去了那技能,所以连吃的方法也要详细教。

      花钱让人用菜刀在你背后剁?这叫刀疗,感觉就像被人按摩吧?



                走过大同巷,为什么不是大炮巷?Cannon不是大炮吗?看到几张有趣的立体壁画,意即已经走到大同街的尽头。今晚的节目就到此结束,我心不甘情不愿。明天同样的节目不再重复,明晚这个时候我也不在槟岛了,但愿明年有机会再来。感谢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参与的赞助机构及团体,你们做得太好了,每个细节都想得很周到, 但愿明年的庆典更加精彩。


                难得在夜晚感到肚子饿,去车水路吃Jenny 介绍的老青屋福建面。正如Jenny所说的,这档的辣椒酱又辣又好吃。我还是喜欢加烧肉,这里没有粉肠。外子说他比较喜欢888 我相信那是因为粉肠的关系。我两档都喜欢,以后还会再回来。



                打包一些卤肉、咸鱼豆腐回酒店吃,口感和味道不错,价钱可不便宜。槟城的美食现在只可以说物美,和价廉两个字已经没有挂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