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Jering Roll

Jering Roll




                Buah Jering,学名Archidendron pauciflorum 是一种豆类,树身高大,产于马来西亚及印尼。 马来民族剥开外面深褐色的硬皮,取嫩果肉沾腌鱼酱配饭吃。这果实带有轻微的臭味,就像臭豆。华裔家庭比较少接触这类果实,我自小看人家吃,都不曾引起食欲。

                外子说家婆会把这些果实连皮埋在沙里,过一段时间直至它发芽才取出生吃或入馔,口感变脆。嫁给他后没看过家婆那么做,无法尝试。马来菜市场里也有售卖用醋和盐腌的Buah Jering 这些食物妈没教我吃,知道它是什么却不会想吃,也无法描述它的味道。

           蒸熟的Buah Jering 却是我喜爱的小食之一, 它带着我美丽的童年回忆。蒸的过程不简单,蒸的步骤不完善,吃的人会无法排尿。看到 在印尼公干的外甥把Buah Jering的照片放在家族社交媒体上,三姐姐马上反应叫他带回来。我则即刻跑菜市场一趟,带回家大快朵颐。拍了照放上去,二姐也马上有反应,大家热烈讨论我们共同喜爱的食物。

   我还未上学时,二堂哥仍留在祖屋,其他堂姐姐都出外深造,我和他相处的时间较长。他会烤牛油蛋糕给我吃,放学回家不忘记买零食给这个孤单的小堂妹。跌倒受伤,替我搽药的也是这个二堂哥。我像个小屁虫跟在他身后去抓孑孓喂鱼,随他到处溜达。大伯母上菜市场常买Buah Jering 回家,二堂哥很有创意,他有自己的一套,说就这样沾椰丝不好吃。 要吃Buah  Jering得先把石臼洗干净,搽干,再把一块块Buah Jering用阴柔力道舂扁成片。椰丝加入糖和盐后搁置一会直至糖融化。把椰丝包入每一片Buah Jering 中,卷紧,待Jering吸收椰丝的味道才放入口。这小小的Jering  Roll 勾起大家的甜蜜回忆,在不同角落的我们都在谈论这小食。我耍赖地怪二堂哥,当年被他骗,害我到现在不能照着传统吃法吃,怎样都要把它舂成片。上网查看,还真没人像我们一家那么吃。二姐说这是她的Popiah jering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称呼。



                老二回来看到问那是不是寿司?我说不是。茹素期间的他竟然问我那皮怎么煎,用什么制作的? 外子走入厨房也不相信那是我从早市买的Buah Jering 问我如何把块状变片?他说Buah Jering 一舂就碎,那里可能成片状?我告诉他这叫功夫,因为贪吃练就一身功夫,哈哈!若跟我一起生活的人都没看过,外人肯定更不知道那是什么。小小一个Buah Jering竟然只是我们几个堂兄弟姐妹的共同回忆,也是这些共同点让我们感觉亲切,即使远在他方也维系那一份情。

8 条评论:

  1. (怎么觉得linnh在讲外星语**) 我一头雾水><;
    上网查看图片,很像巫族常吃的ulam

    回复删除
    回复
    1. 那是生的,这类蒸熟的要用老豆才行。

      删除
  2. 好特别啊。姐姐家很多好玩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现在才知道自己觉得很普遍的东西原来不是他人惯常的食物。

      删除
  3. 我上网google了一下,原来我每次看见那个水果,就是buah jering哦。
    改天也买来试试看 :)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