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龟粿、茶果

龟粿、茶果





                新春期间和老同学一起到庙里拜拜已经是一种惯例。每一年冬至前后老友就会联络大家去庙宇还岁,年头再一次去庙宇借岁。 这是习俗, 跟宗教无关, 难得一聚,大家快乐赴约。不忙的时候我会做些糕点,没空时卖糕的老友自然会为我准备。

           已经好几次没亲自做糕点,今年逼着自己放工去菜市场买材料,上工前先浸绿豆瓣,睡觉前把豆馅做好。一大早起身做了些龟粿,匆匆忙忙赶去庙宇。我那几个老同学看到龟粿竟然笑开眼。如往常般等一柱香烧完时我们在庙宇里说新春话佳节、派红包。收拾祭品时,我把一盒龟粿给玲,她开心地收起来,但还是拿出来分享,结果一个吃、两个吃,拿回家的没几块。卖糕的老友一向来对糕点都不感兴趣,礼貌上还是问她要不要,结果她大声地说是我做的她就要。拿回家不舍得吃还拍照寄给我说好好吃,我打趣说准备辞职不干了,天天做糕点寄她卖。

                回到家继续做我爱吃的豆包,然后又忍不住做了水晶粿。做了那么多,女儿在一旁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个。再过几天就要回去校园,要吃也没得吃。

                隔天送去给三姨,姨丈嘴巴说刚吃饱,却不停地把茶果放入口,老一辈的人就是爱这种传统糕点。我最大的快乐是看人家不停口地吃我做的食物,满足感十足。新年期间,来我家不客气吃很多东西的客人留给我最好的印象, 那表示他们喜欢我做的食物。



                我和三姐姐虽离得远却常在电话里交换烹饪和烘焙心得,她要什么都会找我,我要家里的祖传食谱除了找她没有他人。她是那种一板一眼都记录得很详细的人,做黄梨塔会把每一份馅和皮秤得准确的完美主义者。好胜的性格让她不肯在厨艺方面输人,要就不煮,一煮就是最好的。去年拜访她,她简单地煮一顿晚餐,我竟然可以吃得像秋风扫落叶,汤汁、菜肴、甜品一滴不剩。我们常常通过电话看对方煮什么,这一次寄给她茶果照片, 她开始心痒痒,一定也会动手做。烹饪让我们虽住得远却话题不断,有什么问题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两姐妹一个款,要煮的时候才会手忙脚乱地打电话问不清楚的细节,就是这样的关系才让大家感到亲切。

4 条评论:

  1. 看了就好心动啊,有机会去姐姐家的话,当然要吃个不停。

    回复删除
    回复
    1. 哈哈,不要被图片骗了,可能中看不中吃。

      删除
  2. 有一位这般志同道合的姐姐真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是堂姐姐,自小一起长大,跟亲姐妹一样亲,以往常一起下厨,闲来无事聊糕点话烹饪。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