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3月27日星期日

草药园、马来西亚新历史发源地

草药园、马来西亚新历史发源地



                一大早醒来 去旧街场找吃。怡保人推荐的新泉芳咖喱面是我的早餐,外子说怎么不觉察一丝毫兴奋感?嘿嘿,我吃过更有刺激性的咖喱面,这个略嫌温和。


                无意间闯入二奶巷,没有香艳的街景,巷不如其名。其实你只要翻开这条街的来历就知道名不符其不实。只有几间小食店和精品店的后巷却让我挖到宝,顶丰豆腐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外子点了潮州豆腐花,店主介绍说这是由一层豆腐花、一层姜汁、再盖一层豆腐花,撒上黄糖如此铺排,最后撒上黑芝麻。我叫了原味的姜汁豆腐花。一舀入口,只有四个字:似水如云。姜汁的香味如此香浓,不是普通豆腐花所能媲比的。虽然刚吃一大碗咖喱面,却有股冲动想来第二碗。 店内简陋的桌椅就像我们小时候坐着吃饭的凳子,勾起怀古情怀。坐了一会一大队人涌入,都是上了年纪的,兴奋的表情像找到宝藏。我离开时看着他们享受吃的神情,想必刚刚的我也呈现如此画面。



                喜欢参观草药园,这一次发现草药的资讯有不少留在我脑里,很多可以入馔的香叶我都叫得出,外子说我种的比展示馆内的还茂盛。车驶到果园,见到久违的酸杨桃,兴奋地跳起来。以前外婆家在鸭寮里种一棵酸杨桃,年幼的我身高所及之处可以随手采一大把。新鲜的酸杨桃沾少许盐是我童年快乐的食物。外婆家重建,我们的果树一棵棵消失,快乐的角落不再重现。刚刚在阿姨家看到她刚重一棵酸杨桃,原来我们记忆里有着同样的果树。



                离开草药园往Pasir Salak驶去。建立在霹雳河畔的博物院有着精细的雕刻,可惜2014年的大水灾,淹没了底层的展览馆,目前只开放一小部分。这是我从没踏足过的地方,孩子小时候每一次经过要求外子转入但都因赶路不了了之。马来西亚的新历史从这里开始,我在时间隧道走一趟后,加强对历史的认知。


                离开博物馆往安顺去,此行为买我的竹蒸笼而来。因公干认识的朋友说这里有特别好吃的猪肠粉,要我来安顺时给他打个电话。不习惯冒昧地打搅人家,叫WAZE带我去就好。店面有点隐秘,幸亏当地一个好心叔叔驾电单车带我去。出门常遇好人,感恩。这家猪肠粉只做外卖生意,买了要找地方吃。曾经读过有人说排长龙买猪肠粉时听到前面那个要打包四十包。我去的时候比交易时间早一小时,很幸运的不必排队,他们也提早开门做生意。店前有一箩箩的去皮沙葛,这猪肠粉加了大量沙葛丁,没有酱料,只有腌辣椒。

                原本还想去吃淡水虾,但我们换旅店,怕太夜找不到住宿处。这是一家翻新的旧旅店,很靠近市区却处在不喧闹的地方,停车空间很大。泡两杯咖啡吃我们刚买的猪肠粉,很多人推荐的安顺第一猪肠粉,我觉得腻。太油了,还是喜欢简简单单有甜酱和辣椒酱的版本。


                怡保市到了夜晚似乎只剩糖水街依然人群络绎不绝,接近深夜到哪里找吃还是找不到位子坐,最后在它附近的饮食中心吃一碟还不错的云吞面。

5 条评论:

  1. 原来怡保还有个香草园,我还不知呢。
    那个猪肠粉,昨天回安顺清明家婆,土生土长的亲家公本想回味一下,却被那长龙给吓退了。
    我也觉得油腻,但是对他是儿时的情意结,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非常明白儿时情意结,普通的食物经过岁月的洗礼,味道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让吃的人进入童年回忆,让他感觉身边熟悉的东西依然存在,产生一种慰藉作用。

      删除
  2. 那豆花光看图片的色泽就足以钓我胃口。。。。。。。。(口水)

    回复删除
  3. 原来那叫着酸羊桃。小时候祖母常用这来煮咖喱。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有机会你一定要试, 似水如云, 除了这我不会形容了。
      我也是上网查才知道,我们都叫它belimbing buluh. 外婆用来煮叻沙。
      在阿姨家看到刚成长还没结果的树已经很兴奋,还跟阿姨说长果实时我要采来吃。这东西一定要新鲜采新鲜吃,收隔天味道就不同。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