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

新尧湾夜市

新尧湾夜市








            我还没看过这里的夜市,原本要去阿答街的中秋晚会,最后决定去远一点的新尧湾, Siniawan 以下是由星洲日报摘录的资讯:

从古晋往石隆门方向大约16哩处,30分钟的路程,如果舍新大道而绕旧路,会经过一个百年老镇--新尧湾。
新尧湾,一个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老镇,曾经一度被时代所遗忘。不过,这座距离古晋约16哩的古镇,不仅保留着古色古香的建筑物,背后更隐藏着一段令人津津乐道的历史事迹。
百年前,这个古镇曾与砂拉越的白人拉者布洛克扯上密切的关系。新尧湾镇背面的瑟冷布(Serembu)山,更曾经是拉惹布洛克建立别墅之处。
小镇因华工事件得名
新尧湾是属于石隆门管辖范围,也因此与石隆门的历史,尤其是华人历史息息相关。
帽山华工为反抗拉者的朝政,于1857年揭竿起义,但告失败,而被拉者部队杀歼众多,尸体遍野致发出臭味,而名叫BAU(味道之意),这是石隆门之名的起源。
至于依河而建的新尧湾,也和这段百年历史息息相关。相传当年枉死的众多华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流溢至新尧湾一带,当地土著感臭味难闻(SI NYAMAN),因而取译音称这地方为新尧湾(SINIAWAN)。
至今,新尧湾河岸,两岸居民往返仍然靠舢舨提供往返小镇的服务。
除了华工起义、拉者别墅,新尧湾水月宫也是该镇颇有名气的重要建筑地标。
新尧湾水月宫是座百余年古庙,向来信徒众多,香火鼎盛,每年的农历六月十九日都会举行慈悲娘娘圣诞千秋文娱演出。
经历百年沧桑的新尧湾,由于受特殊地理位置的影响,几度繁荣与衰落,随着地方领袖的努力,近年来积极推动新尧湾镇各项传统文化活动。
如今的新尧湾,不管在经济、房地业、人文旅游潜能上都逐渐发展起来,重新缀上绚丽的色彩。
近年,社区领袖更发起新尧湾老街五脚基夜市,将新尧湾老镇打造成古色古香的市镇,吸引游客并增加居民的收入。
五脚基夜市场是在每周的星期五和星期六展开,属于一个传统的饮食夜市,整条街道摆满桌椅,让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享受美食佳肴。
20101015日展开以来,每逢周末,那里定必人潮涌动,呈现一片欢欣和热闹气氛。老街中间还设有一个舞台,让公众即兴上台演唱,偶尔也举办余兴节目。
古旧的板店是新尧湾最大的特色,加上老街美食,更增添了小镇的一番特色及风味。许多古晋市民及旅客都纷纷慕名而至,让新尧湾再次活跃起来!

        先到101 饮食广场吃东西,肚子饿什么都想吃。点了一个潮州蚝煎,跟西马的味道不同,外脆内粘,应该有放地瓜粉。古晋人吃蚝煎不沾辣酱,沾鱼露。一颗颗肥美的蚝,什么都不沾已经很美味。很久没吃过这么大颗的蚝,一个个像拇指般大。再点一些锅贴、红油炒手和乳酪曼煎饼,三色奶茶是必喝的饮料。两个人出门吃不了多少,能尝试的食物有限。


            离开广场前被炸榴莲吸引,买了一块,不便宜。外酥内软,甜甜热热的榴莲配上酥脆的外皮比炸cempedak 还好吃。我一直在想他怎么把榴莲炸得大小长短一致? 那榴莲可是没参杂任何粉类。想了一下终于有答案, 有机会回家自己炸, 要吃多少都行。


            去新尧湾的路又暗又远,没有导航器一定找不到。一路塞车,虽没有街灯照明还有其他车灯做伴。突然拐了个直角湾,只剩下我们一辆车,所有车辆消失了。我们凭着车灯在黑暗的道路走,偶尔有一两盏街灯。走了好久都没有尽头,当指示器显示还有600 公尺就要抵达目的地时,四周一片漆黑,连一辆车子也没有。我和外子开始质疑是不是得罪导航器,把我们载到墓地,右手边是一大片墓园。突然看到远处有朦胧的灯光,空中挂着零星的红灯笼。 逐渐清晰的歌唱声和着乐器伴奏声,似有似无。车子停了下来,好像突然掉入古时的新春联欢夜,古老的店屋、有点不真实的人群,空气中还飘着烤肉的香味。 跟刚走过的那段寂静、黑暗,没有尽头、没有人迹的路成强烈对照, 不是幻觉吧? 走下车时身体有点摇晃,会不会真的掉落另一个时空?



            两排店屋中的街道摆满桌椅,人群坐在那儿听歌享用美食。店屋走廊上摆卖各种食物,有客家豆壳饭、古早味雪糕、烤三层肉、猪肉沙爹、蚝煎、叻沙。。。。。 想伸手捏一捏周围的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有人走过我身边,撞了一下,噢!是真实的肉体! 好奇地张望各种食物,肚子装不下,嘴巴却想吃。


            沿着灯走到河岸,一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下去搭渡船到对岸。这样的情景似曾相似。以前从我工作的小镇去他家搭渡船是最近的捷径,我们舍大路不走。俩人推着电单车上船,到了对岸再骑车;路经竹林、黄泥路,村人的屋旁,喜欢到处观赏走大路看不到的风光。外子捏着我的手,目送他们到对岸,船到岸后,我们相视微笑, 缅怀那段不会重来的岁月。



            买一些烤肉,肚子装不下,带回去当夜宵。哇!猪笼草饭,Bidayuh 族称它为trambuak这东西我在彭亨找了几次都无缘相见。他看我兴奋地叫起来,才发现寻找多时的东西出现在眼前。有小的猪笼草饭,还有加了虾米的大猪笼草饭,即刻掏出钱来问我要买几个?我只要一个大的。找了那么久的东西竟然只肯买一个?这个女人太不可思议!


            给他点Matterhon 这里的饮料的确很有创意,我只想来碗普通的龙眼冰。正在慢慢享受冰凉的饮品,突然看到手机的电源快要耗光了;拿了Power Bank 出门却没带电线,想着刚走过的路程,没有导航器今晚一定要睡路旁。什么心情也没有,抓起包包即刻往车子走,翻开备用的旅行袋,竟然有一条充电器, 上天保佑!像我这种没有安全感的人什么都要有后备,这一次还真的管用。

            回程路上一片光明,路途也不远, 马路上车水马龙,这是怎么一回事? 折腾了一天,回到旅舍竟然下起倾盆大雨,我们只能呆在车里,度假屋很热闹, 很多人在用餐,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花园餐座。


            幸亏冒雨跑回去,那一夜应了外子说的一整夜都在下大雨。折腾了一夜,泡两杯茶吃猪笼草饭配烤肉。外子吃第一口时瞪大眼问我那就是我找寻多时的食物吗?我眨一眨眼问他不是说一个太少吗?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只想尝试不是想吃。西马人口味重,这糯米饭味道偏淡,烤肉配它正好。不要拿我们的标准来衡量砂拉越的食物,那是他们的味道,入乡就要随俗。 等我在西马找到猪笼草再煮他熟悉的味道。


6 条评论:

  1. 好特别的猪笼草饭

    回复删除
  2. 糯米口感过软,容器漂亮。

    回复删除
  3. 很特别啊,竟然有猪笼草饭。。。
    哈哈,我在想,是不是姐姐去的时间和其他人不同?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还以为进入另一个空间,真的有点不可置信。那东西我在西马找很久都无缘相见。

      删除
  4. 回复
    1. 不是,他们会送到你桌子上。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