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

二姑的椰糖虾

二姑的椰糖虾


                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小吃的食物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直到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跟朋友一起用餐时才发现原来我们家的食物很多样化。姑姑、大伯母、妈妈、三姑丈还有暹罗帮佣把各自的饮食习惯带入我家厨房。日本战争时期,不少人在祖父的胶园避难,也把不同的烹饪技巧融合,城市、乡下贯会融通。 当时物质缺乏,姑姑们在胶园附近把找到的乡下野菜入馔。我来不及参与那时代,妈妈也还年幼。

                近来想起小时候吃过的食物,很多已在餐桌上绝迹。记得我们家吃不同的食物沾不同的酱料,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把一切记录下来。 兴致勃勃问起三姐姐,她竟然告诉我不太有印象,分不清什么沾什么。心里涌起一阵恐慌,像小时候被遗弃在陌生的环境里那么没有安全感。

                我开始把一切记录下来,能记录多少是多少,让旧日的食谱永远在我家饭桌上呈现。写了一个大纲,再向妈妈求证,两母女花了两天时间整理出一个大概。老二听到我们在讨论食谱,瞪大眼睛说为什么他听都没听过?嘿嘿!谁叫你生不逢时,生在分家以后。只有食材没有分量的食谱算食谱吗?妈妈缓缓说会烹饪的人根本不需要分量,死板板跟着食谱不懂得应对反而煮不出原味。对极了!我从小就看惯长辈们在厨房轻松地抓一把,撒一撒,谁用上食谱?

                二姑是管家,终生守护我们家,张罗众弟妹侄子外甥们的饮食。爸爸的弟兄对这姐姐敬重有加;祖母忙做生意,她就像他们的慈母。妈妈说祖母去世时大伯都没像二姑往生时那么悲憾, 几个弟妹都是二姑带大的。我们家再好的厨师也比不上二姑好,同样的食物在二姑手下煮出来味道就是不一样。 妈说简单的黑酱油鱼,再普通不过,可是其他人做的就是没有二姑做的好吃, 症结在于她可以用一个上午的时间慢慢拍打鱼直至入味。二姑去世时我才十岁,只懂得吃不懂得烹饪。记得她常喂我吃饭、带我去看戏。挨妈妈棍子时可以躲到她矮小的身后,她烹饪时我多事地蹲在一旁看,偶尔伸出小小的指头摸一摸。

                二姑这道椰糖虾我自小爱吃却没动手做过,一个只有三样食材的食物根本不被放在眼里。整理食谱时才发现原来没有记录,今天就让它在饭桌上出现。老幺第一次吃就喜欢,连壳吞下去。


           以前的食物简单不花俏,贵在食材新鲜。这道只有三样材料的食谱原本应该用新鲜的大头虾,我没特意找,就用这种虾。椰糖不是普通店面买的,原始味道的椰糖要托同事去乡下找。我和另一个同事合买一包,纯正又充满椰花酒香,用了十分满意。霸市里和巴刹那些掺了很多白糖的椰糖不是我们的选择,单是味道都不同。


材料:

鲜虾
椰糖

做法:
1。虾剪掉尖角、洗净。
2。撒下椰糖和盐,不加水以小火焖十分钟即可。


Linnh的小叮咛:

这道菜不可加水,虾汁融入椰糖和盐里形成最美味的汤汁。
不爱吃硬虾肉的话熟后即可享用, 煮得越久肉就越硬。

我喜欢让虾在汤汁里浸一夜,吸收汤汁的精华。用舌头在口里剥壳,精华就在虾头与虾壳里。

2 条评论:

  1. 喜欢,做法先收,等买到好的椰糖才动手,谢谢Linnh分享~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