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无拘无束的聚餐

无拘无束的聚餐

聚餐(一)












                八月说好的聚会一改再改,年终将至才成行。这些老同学对我特别宽容,虽然无法时常赴约,她们还是没放弃,一有机会就聚餐。跟老同学在一起神经线可以一一放松,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计较,包容、包含,这是我一直都珍惜的。


                好不容易约在一家提倡健康饮食的餐厅,没有咖啡,只有不加糖的原味果汁, 就像我们的情谊,不必甜言蜜语,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聚会上、谈话间,感觉时间停留在中学时代,这几个老同学都坐在我身边,怎么那么快我们已经变老了?很多默契是中学时代养成的,无须言语的关心与贴心也是联系这段友谊的关键。我很懒得应酬人家,一大班同学的聚会从不参加,表面功夫和门面话我没兴趣。每天在职场上牛鬼蛇神看得还不够多吗?何必在放工后再与这些人纠缠不清。


                那一夜从餐厅走出来时竟然有人意犹未尽, 还想找个地方继续喝咖啡。我已经睡眼惺忪,只想扑向温暖的被窝。建议隔几天去庙宇拜拜时顺便一起吃顿午餐,到时大家都得抽空赴会。


  
聚餐(二)




       我像个耍赖的小孩,在庙宇拜拜时直喊肚子饿,只想快点去吃午餐。老朋友说幸亏一年还有两次到庙宇拜拜,等待收祭品时至少能够轻松地在大殿里聊天,大家说起接下去的行程,各有各忙,还真的无法抽空。


                中午时分我们步行到离庙宇不远的小食档,这个自小长大的地方竟然有这么一个小食档。老同学也惊讶离她家不到半公里的地方会卖这么道地 家乡菜。靠河的简陋小食档竟然几近满座,我不客气地直嚷饿,为了这几个老同学,摸黑起身做糕点,连早餐也未进。我就喜欢这种感觉,在老同学面前,即使霸道、任性,人家也不会跟你计较。 跟梅说肚子饿得几近胡言乱语了,接下去不懂会有什么异常行动了。梅哈哈大笑说她还不认识我吗?是的,中学时代她就坐在我隔壁。工作忙碌时,用餐时间也分不开身,从不敢放肆地嚷饿。 只有在老同学面前才能以真性子示人, 我很享受这种相处方式。

                饭菜来了,吃一口后, 感触良深说像在家里吃饭。我和梅梅饮食习惯相近,外婆来自这村子, 其他人看了菜肴还叫不出,只有我们自小吃到大, 很有亲切感。河风吹来,吹落一地的牛乳花Mimusops elengi),香味扑鼻。炸三层肉是极品,有人吃了说再叫一碟。煎鱼很新鲜,那碗Pra Tom味道好极了。煎鸭蛋加咸蛋是档主自家养的鸭子下的蛋,咸蛋也是自己腌的。她那些特制辣椒酱, 好吃得一添再添。我原以为饿得可以吃下一头象,才吃一碟饭就饱了。每个人吃后都说一定要再来。我只带手机,只能草草拍照了事,下一次带相机,拍各种Ulam。 餐桌上的互相照应是我喜欢和他们聚餐的原因,每个人都说一定会再来, 新年来拜拜时再来吃吧!原本是我请客,梅梅说那是她的地盘,跟档主联手不收我的钱。



      从小食档走出来,看着小时玩耍的场地,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幸运,能够在熟悉的地方成长、变老, 身边还有一群一不离不弃的老同学是一种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