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7年8月27日星期日

香蕉煎饼

香蕉煎饼







                酒店里的早餐有一种煎饼,厚约一公分,配上枫糖浆和牛油最可口。一直以来都喜欢那口感和味道,相信那是预拌粉烤出来的产品。翻开远方表姐给我的食谱,加以修改想做waffle 关键时刻三姐姐的烤炉使性子,我只好用平底锅煎熟。没想到发酵时间过长的面糊竟然给我恰似酒店煎饼的口感,冷却后煎饼依然没柔软。很喜欢这食谱,老二吃了一叠,说它像没有酸味的Putu Halba


                把香蕉加入煎饼内,放一些乳酪再淋蜜糖,这就是今天的下午茶。只要女儿在家,我可以开心下厨。两母女一同商量成品的味道,我煮食她拍照;编辑照片时她像小时候依偎着我, 让我感觉是个被需要的妈妈。孩子大了,妈妈日益寂寞,我把这过程延缓,让它迟一些到来。
 
                表姐的食谱没有椰浆,甜度几乎等于零。我加入椰浆和糖,让它更脆、更可口。
 
材料:

2 杯半牛奶
1茶匙半速酵母
100 ml 浓椰浆
25 ml 粟米油
1茶匙盐
3 大匙糖
3 杯面粉
两个蛋
半茶匙发粉

香蕉
乳酪片
蜜糖

做法:

1.所有材料混合成面糊,加盖置放三小时。
2.烧热平底锅,涂上少许油,倒入面糊、加盖。
3.待面糊稍微凝结,排入香蕉片,加盖至熟透为止。

4.取出煎饼,放上乳酪片,淋上蜜糖。

2017年8月25日星期五

南洋下午茶——古老鸡蛋糕

南洋下午茶——古老鸡蛋糕
我的鸡蛋糕跟鸡蛋的比例,是不是很小?




甜甜脆皮鸡蛋糕配一杯马来西亚Kopi,是不是很有南洋风味?



                古老鸡蛋糕就只有糖、面粉和蛋。现代鸡蛋糕可以加入很多材料,口感也有些许不同。小侄儿、侄女很喜欢吃鸡蛋糕,每隔几天就看到两姐弟分享一包鸡蛋糕。说了无数次的,“等那一天姑姑做给你们吃。”,不能再拖了,否则小瓜会说姑姑骗人。


           我家鸡蛋糕模型不是特小就是特大,没有适中的,这还都是娜姑婆送过来的。希望有一天家族里有人搬家,把金鱼模型的蛋糕模送来我家。记忆里小时候看过外婆用过这模型,问遍阿姨们没人有印象。我喜欢铜的模型,市面上这类铜制品已经变成古董,不再普遍。很多老一辈不在了,后世把这些古董当破铜烂铁卖掉,我要上那去找?


                清楚自己的没耐性,这么小的模型,面糊不要调太多,否则自作孽不可恕。我的模型有盖,若外子肯在院子放一个火炭炉,就可以来个炭香鸡蛋糕。几次想买个火炭炉都被他喝住,一年会用上几次?生火的重任掉到谁头上?在我的炭香鸡蛋糕还没面世前,勉强来个以烤炉烘焙的古老鸡蛋糕吧!

材料:

3A
110 g 细糖
100g 晒过的面粉
¼ 茶匙盐

少许食油,以香兰叶当刷。

做法:

1.蛋白加糖和盐打至不泄后,逐个加入蛋黄。
2.面粉筛入蛋糊里拌匀。
3.在火炉上烧热蛋糕模,用香兰叶沾油刷边每个模型。
4.趁热放入面糊,直接送入180摄氏度烤炉,烤约10分钟或表5  面变褐色即可。
5.用竹签把蛋糕挑出来,记得烧热蛋糕模才放另一批面糊。

Linnh的小叮咛:加入少许盐增加风味,中和单调的甜

 


                做了一大盒,还有人说不够吃,小小一个,非常可爱。这鸡蛋糕很奇怪,刚出炉时甜得几乎受不了,隔一天冷却后甜度刚刚好。带一些给妈妈,一口一个非常方便。她虽然看不见却清楚知道那是用娜姑婆给的模型制造的。小侄儿像吃爆米花般吃个不停,妈妈说之后他还倒回来找。隔两天后侄儿放学回家一看到我的脸就说要吃那蛋糕,要做很多很多给他吃。 

                 泡一杯南洋黑咖啡,吃着传统鸡蛋糕,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下午茶。若有朋自远方来,这倒不失为招待客人的小点心。


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酿豆腐

酿豆腐
 



                表妹直接从工厂买三包新鲜豆腐,味道就像豆奶一样,没有酸味。对着它还真不知如何解决,原本想炸了沾酱吃,又懒得为一大锅油善后。决定做麻婆豆腐,拿了肉碎感觉塞入豆腐里更好吃,于是酿豆腐成形了。


                豆腐极之淡,仔细品尝就会感觉黄豆香与甜。来个简简单单,不喧宾夺主的淋酱,这样既不单调又可以吃出豆腐的原味。三大包豆腐怎么吃?不吃饭,以豆腐当一餐。

材料:

豆腐
肉碎
蒜碎
麻油
胡椒粉
风车粉
鸡精粉

淋酱:
蒜碎
麻油
生抽
蚝油

葱酥

做法:
1.豆腐斜切成三角形, 切面直切一刀。
2.肉碎加入调味料甩至起筋。
3.肉碎塞入切口内,大火蒸15分钟。
4.爆香蒜碎,倒入麻油、生抽和少许蚝油,加一点水煮开。

5.淋酱料撒葱酥即可食。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特辣花肉臭豆

特辣花肉臭豆





                这是妈妈点的菜,她说了好几次想吃臭豆。我从外面买了一包臭豆炒虾,她一直说好吃,可惜又不想我花钱。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妈妈不舍得我辛苦劳累,不愿意我花钱。百物高涨,妈还活在她以前的世界里,她若知道物价一定不舍得吃。妈妈一生节俭,我只能告诉她再怎么吃也不会把我吃垮, 放心享清福。


                市面很多臭豆,我下重手调味,用自研的小辣椒酱炒这碟特辣花肉臭豆。一炒好,老大和老幺就不客气地说煮多一些饭,连续偷吃几片。外面买不到这版本,这是我家独有的菜肴。送两盒去给妈妈,女儿说阿嫲当宝不舍得吃, 他们也都想吃。

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Keng Pra

Keng Pra




糙米饭



                这样的菜肴在我家上传了无数次,外子和我都喜欢。 喜欢浓浓的黄姜味,还有特地加入的荜拨。淡水鱼和海鱼全放入,再撒一大把小辣椒,配上一碗白饭,我心已足矣。



                我们一家都不偏爱中菜,反而对泰国菜色情有独钟,这类咖喱泰语叫Keng 完全没有咖喱粉,只有不同的新鲜香料。自小吃惯这类食物,不吃还必会想念。

2017年8月17日星期四

榴莲糯米饭

榴莲糯米饭

 







           我是个有口福的人,每年榴莲季节一到,正苦于要去哪里找榴莲,远亲的伯母一定会打电话送上一箱榴莲。一年数次,让我享用最好的榴莲。今年榴莲难求,吃了一次后就没得吃。菜市场里充斥着肉薄核大颜色也不吸引人的三等货,我握着钱不懂怎么买。小时候几个人对着一堆榴莲,只取上好的,果肉欠佳全丢入锅里搅榴莲膏。至今是一家人对着一个榴莲,好不好吃都要吃。绕了菜市场几圈还是买不下手,货色太差。


                三姨和姨丈一听到我对榴莲的渴望,二话不说一早就去巴刹。 还未睡醒,三姨打电话叫我去取榴莲。外子不能理解我的榴莲情结,没得吃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须哭丧着脸。不行!那是我家的习俗,每年榴莲上市,二姑一定煮榴莲糯米饭祭祖,是家里一大庆典。大家围在一起吃榴莲糯米饭,不吃不符合规则,外人那能体会那种不愿意让童年习俗消失的心态?

蓝得有点像人工色素

                拿到一大袋榴莲即刻动手煮榴莲糯米饭,老二对这种甜品和我一样不可不吃。至于其他人已经从抗拒榴莲到了吃榴莲的地步。没人会再说榴莲臭,我何等笨把他们调教得要跟自己分一杯羹?



                蒸熟一盘糯米,浓椰浆里加些盐,把榴莲、糯米饭淋上新鲜椰浆是我家惯例的吃法,无法苟同马来人把榴莲肉放入椰浆里再加大量糖煮的制作法。这一天我给大家准备了今年第一顿榴莲糯米饭,满足了味蕾也藉慰情怀。惯常吃榴莲糯米饭的堂表兄姐们,我打第一炮,你们呢?


我坚持一定要用新鲜椰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