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外子的家乡

外子的家乡


                外子的家乡沿河而建,当年我们拖手时常常坐船渡河。村子里只有五十多户人家,就在当年祖母的胶园隔邻。日本战争时期,很多户人家在胶园避难,那一层关系让我们至今依然常有一些我不熟悉的访客。外子家乡的人对我们家族了如指掌,我刚刚结婚时在他们面前感觉什么都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很不自在。多年之后习惯了,也知道他们不是在查家底,只是遇到故人之女所表现的关心。


                小叔打电话催我们回家参加一年一度的酬神盛会,去年有事没回乡,今年不可不去了。 一踏入村口,迎接我们的是村民合建的庙宇,盛会在此举行。庙宇人潮还不多,只有村子的人在张罗。我钻入厨房找表姐夫,他一看到我即刻拉我去看碱水糕,说已经催小叔打电话给我让我看完整的制作过程。小叔说我们哪能请假,他也无可奈何。是的,前几个月回乡问起碱水糕,表姐夫说已经没人肯做,工程浩大,从浸米、磨米、搅拌到蒸熟,要用上两天时间,单单蒸就得用上八小时。当时跟他约定若他下手做我又走得开,会回乡做全程记录。他守住诺言,为我而作。幸亏我赶得及回乡吃,至少没有辜负他的心意。小叔说那步骤之繁杂,连他们都不想多加了解。我感到非常窝心,随随便便一个要求都如此被重视。我在昏暗的厨房拍照,怎么拍都不对劲。表姐夫干脆把糕粿捧到外面的桌子,夕阳西照,把一大盆碱水糕染成金黄色,很动人。我试着捧那盆糕粿,一动都不动,可见有多重。他共做了三大盆,每个盆直径两尺,单想那搅拌过程都冒汗。若我在场也只有看的份,搅都搅不动。








                和外子盛了饭坐在河畔边吃饭,那是一顿很窝心的饭,混合着旧日记忆和村子的人情味而吃。花姐给我捧来她做的煎枣,细滑的馅料,甜度刚好,好吃。表姐夫走来看我吃饭,我以虔诚的心,感恩吃着几十年没这么吃过的碱水糕封肉。外子吃碱水糕配清汤,那是他家乡的吃法,我吃碱水糕配封肉,那是我家的吃法。无法用言语表达对表姐夫的感激,只能用行动吃完那碟碱水糕。表姐夫说我上一次来说要胡椒树,他为我种了一棵,天天小心浇水,已经长出嫩芽。我愣了一下,连我都忘记有这么一回事,竟然有人那么上心。他二话不说,马上掉头回家拿。我热泪满盈地看着远处的夕阳,在外子家乡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是我的福气。夕阳很美,暖暖的金光射在我身上。


                表姐夫把胡椒树拿来时,四周的人都前来观看。他说虽然只有一片叶子但应该可以继续生存,我调皮地说死了也不怕,再回来讨。表姐夫当着众人放话说只要他还在,年年做碱水糕给我吃,我要什么只要他有的,他都会给我。我哈哈大笑说我要金块,没金钱也行。


                外来的人群开始涌入村子参加盛会,我们也告辞了。如果不是工作关系,我真的想融入这里的筹备工作,从中学师。外子说其他外来妇都没这种待遇,单单只有我。呵呵! 人合人缘,我好玩,什么都要看,什么都问到底,人家当我是城市包子。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甘文阁

甘文阁



一提到甘文阁,多数人会联想到甘文阁辣椒酱,它给我的印象却是螃蟹。多年前我怀着老二,下血过多,胃口尽失。苍白的我冒着流产的风险在旅店里度日如年地挨过几天, 直到会议结束。那几天除了开会,就这么躺在床上。一个朋友带我到乡村餐馆吃烧烤螃蟹, 肥美结实的肉质让我难忘,更难忘的是他对我呵护备至,深怕一个不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就会消失。一踏入此地,种种回忆涌上心头。




           我们要去找一些海鲜,吃饭时间还早,去甘文阁绕一圈。路过看到人家在晒彩色面线;忍不住走入买一些,顺便看看人家的制作过程。这意外的收获让电视上的画面活生生呈现在我眼前。面条是用南瓜、甜菜根、红萝卜做成的,美丽的颜色让迷恋色彩的我欲罢不能。多数人都懂得利用蔬果取色,逐渐摒弃人造色素,是一大跃进。


           三人吃了一顿可口的海鲜餐,清蒸大头、 咸蛋虾、清炒生菜,还有蚝煎。清淡的一餐 让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外子也管不了玻璃肚,吃得很多。不同地方的烹饪手法有别,四处去吃,吃出许多心得。

                假期结束了,我们像顽童般,玩得不想回家。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发现新的食物、稍微有别的生活习俗、不同的名词,这些都是一趟趟旅途的收获。  再去同一个地方必有新的领会、不一样的心情和感触,新旧交和,点点滴滴化成日后的回忆。

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

童心大发

童心大发










                实兆远我路过多次却没有好好认识它。这次找到大伯公祠堂, 面向大海,规模颇大。吸引我的是那片沼泽红树林,特地建造的走道让人们有机会穿梭红树林观看林间小生物的动态。 走到尽头看辽阔的海感觉像走到世界尽头,视觉产生的错感还真奇妙。人们的注意力都不会放在这里,一辆辆的车辆和旅游巴士,下车的旅客都是赶时间地往祠堂走。




                走入祠堂,有不少神像、水浒传、三国演义里的人物,还有 八仙过海的造型。有一条龙,从龙头走入地狱门,一路走过去会看到十八层地狱的浮雕,算算死后该入的那几层地狱,这一生造了多少孽? 这些醒世警惕世人不要做坏事的雕像和画面从新加坡的虎豹别墅开始到各地的庙宇都有,对世人起了多少作用?我和女儿讨论这类画面和人性,谁不曾做错事?谁没说过谎?是不是可以用另一种比较积极与正面的方式呈现?让做错的人有改进与弥补的机会,不要一做错事就判罪,这样只会弄巧反拙。我喜欢国内几个团体,默默在做着他们认为对的事,坚持一个信念默默贡献一份力量。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见解,不会人云亦云; 比较反传统的观点我们都能一起讨论,在我妈那个时代若把这些摊开来说,一定会被标签为异类。

                拉着外子的手走入姻缘石,在白头到老的雕像前拍照,再拉女儿何外子的手走过平安桥, 愿一家都平安。走入貌似城门的地方,看到龙王宫、塔、八龙喷水。 我摇身变成四大美人, 滑稽可笑。童心大发和外子爬上马背,虽是假马我们倒也骑得似模似样,意气风发,像小时候无忧无虑地嬉戏。退房时间到,不得不走,三人嘻嘻哈哈地离开。

我化四大美人为一身


                离开实兆远前,去买著名的光饼。 急不及待在车里趁热吃,外皮脆,内含猪油和大葱。 咸咸的,猪油香,偶尔咬到猪油颗粒,若有一碗甜豆浆更好。女儿说她吃了三片都不想停口。这跟之前我吃过的口感不同,难怪当地人坚持我去这一家。国内假期已开始,这里倒没出现拥挤现象,符合我度假的概念。很多东西还没吃到,等我储存够假期,再来好好认识实兆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