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

中秋月饼

中秋月饼









           今年的月饼价格近百,单黄莲蓉身价高,双黄莲蓉更吓人。这样的价钱还算普通,过千的月饼,听了乍舌。烘焙材料店里卖的莲蓉馅每公斤超过RM35 几年前才RM15 马币贬价,外国进口货大涨,连泰国货也不例外。原本想买莲蓉,看到价钱手缩回来。再看豆蓉也不便宜,干脆不买。


                外子常说我一半的亲戚都在新加坡,却从没带一家人越堤。一跨过长桥,原本一千块无端端贬值成三百,感觉上矮人一截。 以往马币新币通用,现在人家跑在前面,远远超越我们。入新国连呼吸都要付费,更何况带一家人 住在亲友家不自在。今年住在新加坡的亲友在讨论月饼价格,贵得他们都不敢买,像在吃金子。移民国外的堂哥加重语气说简直在吃钻石,月饼而已,不吃日子照过。很多人都那么想,难怪我到现在还没在霸市看到月饼摊。


                妈妈家每年有人送月饼来,今年送来包装精美的凤梨酥和芒果酥,月饼太贵了,不值得买。家人都说凤梨酥好吃,这凤梨酥里有蛋黄。若不张开眼睛看蛋黄,吃在口里一点蛋黄味也没有。我这土包子还是认定马来西亚的黄梨塔,酸酸甜甜的,太有个性。 吃完凤梨酥,外子问几时有月饼吃?看不懂阴历的他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中秋,对月饼只认定豆沙月饼,莲蓉再贵也不关他事。没有月饼的中秋似乎不太对劲,趁另一波忙碌的活动还没开始,先做几个月饼。


                家里还存有前几年自制的糖浆,月饼烘焙师傅说收了几年的糖浆性质稳定,我就拿它来做月饼。煮一大锅红豆,水加糖入冰箱当冷饮,红豆放入铁锅内加适量糖炒至水干后倒入少许油。没有白矾,不想用它,豆沙是红是黑不会影响味道。没有麦芽糖所以不放。加一些瓜子, 包上咸蛋黄。 咸蛋黄稍微冲水加一些酒蒸五分钟。没有食谱的馅料,少糖少油,特地为一家之主而作。

                至于月饼皮,我用了《爱,月饼》里的皮料。
材料:
(A)
糖浆 300g 
食油 7 大匙 
碱水 1小匙 
普通面粉 2大匙 

(B)
普通面粉 500g 
做法:

1.A料混合后置隔夜(我收半天就动手做了)
2.加入面粉,翻搅几次成软团。
3.面团搁置约2小时
4.分割成适合模型的小团,我大的模型要用50g 皮,馅90g
5.小的皮30g 50g
6.放些手粉轻搓面团、放入饼印里轻轻按。(不要使出九牛二
 虎之力,月饼会死得很惨,连皮带馅粘在饼印上。)
7.烤盘上铺上 油纸,月饼排在上。
8.以180摄氏度烤至微黄,约20分钟左右,视烤炉而调整。
9.取出月饼让它冷却后,涂上蛋黄液再回炉烤6 分钟。
10.烤熟的月饼让它完全冷却,戴手套把它收入容器里。

 
            今天已是第三天,回油了,饼皮很软。由于馅是自己搅的,甜度和油量不高,再加上没有防腐剂,我知道不能久藏。赶紧切了给外子带去上班,他只要看到豆沙月饼就特别兴奋。我的馅不是黑色的,是红豆沙,入口吃到咸蛋黄味,很满意。最怕吃咸蛋黄只感觉沙沙,没有咸蛋味。要不那咸蛋黄烤得硬梆梆的像在咬胶带。外面的月饼有多贵也不再关我的事,要吃自己动手。看来要开始煮糖浆,留待明年用。


            不精致的月饼,没有金光闪闪,欠缺一分贵气,内馅也无过人之处。以爱煮糖浆,用心搅馅,把感觉揉成一颗颗月饼。让亲人吃到亲手做的月饼,家人依然过一个有月饼的中秋节。

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

婀娜多姿的面包-Roti Goyang

婀娜多姿的面包-Roti Goyang






                Goyang在马来语是摇摆不定、摇晃、 摇曳的意思,但我觉得在这面包上它更适合以婀娜多姿来形容。(Claire,这是为你而解释的,知道你这南洋控一定会来看)。半生熟的鸡蛋在面包上不断摇晃,就像穿高跟鞋的女人婀娜多姿地摆动(多一些想象力平凡无比的食物都会变得美味)。马来社会蛮流行的面包,曾经听过却不知是啥东西。跟潮流脱节的人就是永远不In,一直到我们去实兆远吃早餐,女儿说这就是Roti Goyang 的版本。 据女儿说概念来自日本和韩国,鸡蛋是生生打在面包上烤至半生熟。我走入马来网络,所找到的做法都是把鸡蛋烫至半生熟才打在面包上。就先用马来西亚的方法做,以后再用日韩的方式。

                外面卖的土司很薄,不适合做这类面包。只好动手做土司。不喜欢加咖椰和果酱,感觉很不搭配,外面那么卖,外子也那么吃。我只愿意倒一些酱青和胡椒粉,咸味版的。做法很简单,我把土司切厚片, 每片涂上牛油,烤至微黄。蛋煮至半生熟,打在上面就好。加一杯黑咖啡,十足马来西亚的早餐!



半生熟鸡蛋配面包,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常吃的吗?是谁那么有创意把面包当鸡蛋的托盘?是谁那么有兴致早餐吃鸡蛋还要配鸡蛋花?😉

半生熟蛋的做法:

用AA 蛋, 以陶瓷容器把水煮开。水滚后再继续沸腾一分钟,把蛋放下,加盖。水要盖过蛋,其间慢慢摇动一两次让蛋均匀受热。十分钟后即刻取出。


老幺吃蛋土司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菠菜、甜菜根、红萝卜面

菠菜、甜菜根、红萝卜面





                对色彩是又爱又恨,爱鲜艳的颜色,恨人工色素。 在甘文阁买三色面就是被那颜色吸引,柔和悦目,让人食指大动。


                这期间我煮了福州面线,浸水也不烂,口感很好。外子和妈妈一致赞好,剩下两块要省着煮。


                这些有色面条带着淡淡香味,煮出来的面条韧而不易断。我拌蒜油鲍鱼汁和麻油做干捞面条。之后又煮清汤,这面条还是较适合煮汤。              


                周末好不容易能留在家,随便煮一顿省出外的麻烦。就用虾壳熬汤,煮一碗虾面,再煮一小锅的辣椒酱。 这类做法的面食最对我胃口,中午时分再来一碗,下多一些面条,吃得好满足。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鸡蛋糕

鸡蛋糕





                小外甥只要一看到我就讨鸡蛋糕,又亲又吻的只为了小小鸡蛋糕。在妈妈家找到一个八成新的模型,印象中没有这尺寸的模型,应该是三姐姐搬家时送过来我又不知情。问小舅外婆是否有个金鱼烤模,他说是的,他带回家了,但模型已磨损,不能用。我很满意,证明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连妈妈和几个阿姨都不知道它曾经存在。旅途中碰上金鱼模型,不是铜制的,无所谓,买!


                这是两天的作品,女儿在家最后一天我用了上一回的食谱做,一个下午就差不多吃光了。女儿回学校后,我一个人做,做得更多,准备送人。做了几次上手,一个人也不会手忙脚乱。

                外子喜欢将鸡蛋糕放入热饮中让它吸水,那是他一贯的吃法。我对鸡蛋糕没有特别喜欢,却也忍不住吃了又吃。这一次用回老掉牙的食谱,做少许调整,还蛮不错的。


材料:

9 个蛋
2 饭碗细糖
2 饭碗面粉
2 小匙粟米油
半小匙盐

做法:
1.面粉炒过筛后待冷。
2.蛋白加糖和盐打发后加入蛋黄一起打。
3.拌入面粉拌匀后加入粟米油即可。
4.先在火炉上把模型烤热,涂油,记得把油吸干,图案才会清
 晰。
5.倒入面糊,以摄氏180度烤约15分钟或蛋糕表面呈金黄色。
6.取出蛋糕后,要再烧热模型才不会粘底。
7.烤好的蛋糕拿去曝晒一小时左右,待冷却后收入罐子里。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外子的家乡

外子的家乡


                外子的家乡沿河而建,当年我们拖手时常常坐船渡河。村子里只有五十多户人家,就在当年祖母的胶园隔邻。日本战争时期,很多户人家在胶园避难,那一层关系让我们至今依然常有一些我不熟悉的访客。外子家乡的人对我们家族了如指掌,我刚刚结婚时在他们面前感觉什么都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很不自在。多年之后习惯了,也知道他们不是在查家底,只是遇到故人之女所表现的关心。


                小叔打电话催我们回家参加一年一度的酬神盛会,去年有事没回乡,今年不可不去了。 一踏入村口,迎接我们的是村民合建的庙宇,盛会在此举行。庙宇人潮还不多,只有村子的人在张罗。我钻入厨房找表姐夫,他一看到我即刻拉我去看碱水糕,说已经催小叔打电话给我让我看完整的制作过程。小叔说我们哪能请假,他也无可奈何。是的,前几个月回乡问起碱水糕,表姐夫说已经没人肯做,工程浩大,从浸米、磨米、搅拌到蒸熟,要用上两天时间,单单蒸就得用上八小时。当时跟他约定若他下手做我又走得开,会回乡做全程记录。他守住诺言,为我而作。幸亏我赶得及回乡吃,至少没有辜负他的心意。小叔说那步骤之繁杂,连他们都不想多加了解。我感到非常窝心,随随便便一个要求都如此被重视。我在昏暗的厨房拍照,怎么拍都不对劲。表姐夫干脆把糕粿捧到外面的桌子,夕阳西照,把一大盆碱水糕染成金黄色,很动人。我试着捧那盆糕粿,一动都不动,可见有多重。他共做了三大盆,每个盆直径两尺,单想那搅拌过程都冒汗。若我在场也只有看的份,搅都搅不动。








                和外子盛了饭坐在河畔边吃饭,那是一顿很窝心的饭,混合着旧日记忆和村子的人情味而吃。花姐给我捧来她做的煎枣,细滑的馅料,甜度刚好,好吃。表姐夫走来看我吃饭,我以虔诚的心,感恩吃着几十年没这么吃过的碱水糕封肉。外子吃碱水糕配清汤,那是他家乡的吃法,我吃碱水糕配封肉,那是我家的吃法。无法用言语表达对表姐夫的感激,只能用行动吃完那碟碱水糕。表姐夫说我上一次来说要胡椒树,他为我种了一棵,天天小心浇水,已经长出嫩芽。我愣了一下,连我都忘记有这么一回事,竟然有人那么上心。他二话不说,马上掉头回家拿。我热泪满盈地看着远处的夕阳,在外子家乡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是我的福气。夕阳很美,暖暖的金光射在我身上。


                表姐夫把胡椒树拿来时,四周的人都前来观看。他说虽然只有一片叶子但应该可以继续生存,我调皮地说死了也不怕,再回来讨。表姐夫当着众人放话说只要他还在,年年做碱水糕给我吃,我要什么只要他有的,他都会给我。我哈哈大笑说我要金块,没金钱也行。


                外来的人群开始涌入村子参加盛会,我们也告辞了。如果不是工作关系,我真的想融入这里的筹备工作,从中学师。外子说其他外来妇都没这种待遇,单单只有我。呵呵! 人合人缘,我好玩,什么都要看,什么都问到底,人家当我是城市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