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9月5日星期六

感触、感言、感恩

感触、感言、感恩


           九年来不间断地用部落格记录走过的岁月和心情,空白的部分多数是生活起风波。这一次第二架相机报销,虽然用手机记录,被删掉的相片比保留的还多, 越看越没劲。小弟跟卖相机的老板交情好,我到店里试相机后,他帮我洽商。 随相机附送几个小工具,那绝对是给他的人情价。相机拿到手后随手一丢,一张照片也没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提不起劲。

                每一次升级加薪,我总会患得患失。那一年我升职,公婆双双连续去世,女儿两次入院。 接下去再升职,妈妈换眼角膜,从此不见光明。这一次再升,心里像有根线在扯,很不安。不停地镇定自己,天大的事情发生也要面对。

                女儿接到大学录取信,是她的第一选择;胸无大志的她只想跟着四年级开始的心愿走。快乐的笑声感染了家里每个人,我和她父亲却担忧毕业后的就业机会。以目前马来西亚的经济状况,我们这些没有身家的家长无法让孩子继承祖业,一切只能靠际遇。和女儿分析毕业后可能面对的问题,这小妮子有她自己的一套,她身上有一股正能量,把危机当转机,反而是我这妈妈被她坚定的眼神折服。初生之犊不怕虎,就让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从小到大,孩子有充分的自由;小学没上补习班,过着没有压迫感的童年。上了中学,喜欢什么活动就参加什么,妈妈只给意见,决定权在他们手上。自己做的决定自己负责,是好是坏由你决定。决定做错了,想办法补救,不要怨天尤人。

                家里没工人,每个人都得分担家务。肚子饿了也自动下厨煮些简单的饭菜,妈妈我很早就学习放手。我们不是富裕人家,孩子一出世,我看到的是庞大的教育费。 和所有华裔母亲一样,我知道自己没有特权,孩子的教育要靠自己。从孩子出世的那一天,我就开始储二十年后的教育费,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每个孩子到了二十岁必须存有预定的数额,这样即使我发生什么事,孩子的教育费还是有着落。看着目标实现,知道孩子的教育费已不是问题,很欣慰。

                正在和女儿采购入学必需品,接到小儿车祸的消息,我的心沉到谷底。担心的坏事终于来了。不断拨电给外子却没人接,通过儿子找到外子,两父子也急忙赶去医院。天下着雨,我在医院远处外停车,黑暗的停车场笼罩着让人不安的气氛。紧捂着胸口走到急救室,那一刻脑袋是空白的,只潜意识地往前走。急救室外在等着救伤车到来的两父子神色淡定,老二看到我赶紧扶到一边坐着,我的脸色一定很可怕。黑暗中看到救护人员抬着担架,儿子抬起头跟外子说了一些话就被送去急救。

                那段日子,我和外子在急救病房、手术室外徘徊。儿子的不受教让他得到教训,我这教子无方的妈妈狠心地跟主治医生和麻醉师说请不要替他做全身麻醉,我要他永远记得今天的痛。儿子为了救朋友才受伤,可是他私自和朋友出游的行为却不得要领。脚背上一个大窟窿,筋骨暴露, 不忍目睹。 医生原本要切屁股肉缝合伤口,最后却不了了之,让肌肉慢慢生长。

                老大和老二在医院轮流照顾弟弟,看他们抱弟弟上厕所、为弟弟买食物,我突然后悔当年不多生一个。弟弟出院那一天,女儿把整个家用消毒药水杀菌。弟弟一天几餐都是她下厨烹饪,还贴心地把我和外子的便当也准备好。她帮弟弟洗头、抹身子、背弟弟上厕所。我走过厕所,听到里面的小少爷在喊:“姐,我好了!”这个小儿子最听姐姐的话,姐姐也给她当阿四地奉茶奉水。家里上上下下都由女儿一手打理,我再一次后悔当年没多生一个女儿,可以分担姐姐的工作。

                女儿入学的日子终于降临,心里再不舍也必须放手。女儿的同学L也入同一间大学,两家人路途遥遥送孩子。车驶到郊外时,原本紧跟在后的车子突然失去踪影,半途爆胎。那一天正是国庆日,我国正面临风风雨雨,我们这些华人也被标签为不爱国。车子可能很久没换轮胎,几个路人上来帮忙也无法转开螺丝钉。此时有个马来中年,打电话给他朋友,循问类似的车子要如何拆车胎。他打了几通电话请教朋友,最后问题解决了。这样一个好人,让我真的感受到国庆日的意义。我向他道谢后,他却去车上取了一大瓶橙汁递给女儿,叫女儿给满头大汗的L爸爸。我跟外子说这才是真正有意思的国庆日,爱国不必挂在嘴上,也无须规定必须挂国旗,只要人民安居乐业,国泰民安,爱国的表现处处可见。

                到达旅店,我取出预先预备好的红鸡蛋。当天是女儿的农历诞辰, 朋友只记得你的阳历生日,只有怀胎十月生你的妈妈不会忘记你的农历生日。依照福建人的传统,生日一定要有红鸡蛋以示喜庆。 妈妈我就以这些红彤彤的鸡蛋替你庆祝,顺便祝贺你即将开始人生的新里程碑。希望你吃一个蛋消一个难,五个蛋代表无难。

                女儿终于如愿以偿,我们把所有的东西搬入宿舍后就不得不告别。她很懂事,知道爸妈负担重,立志要挤入国立大学,不让我们操心。曾经打算送她去私立大学,她很坚定地说拼得那么辛苦,就是要省下那一笔庞大的学费。我紧紧抱住这已经开始展翅高飞的女儿,不得不把她单独留下,面对另一段人生。我在她的枕头下放一个红包,期望女儿平平安安。

                车子才行驶不久,外子突然唤女儿的名,我能感觉他那股惆怅。女儿是以撒娇的语气对爸爸说话,妈妈骂人她当我唱歌,爸爸对她说重话,马上泪涟涟。女儿让外子永远处在她幼时的时代,有一个女儿那么依赖他、敬重他,他感觉自己像个父亲。儿子再好也不会给老爸灌迷汤,还是女儿贴心。

                日子进入另一个阶段,没有女儿,我每天的早餐只以饼干或面包充饥。近日有个医务人员说小儿肌肉生长缓慢,外子担心不已。儿子幽幽地说姐姐在家不停地喂高蛋白质食物,歇后语是姐姐走了,妈妈照顾不周。我倒没那么悲观,我觉得他康复得很好。上司很通融,每天让我提早回家, 心存感激。上网找资料,以本身的经验调养儿子的身子。当年生老二,坐月天天吃海参,伤口五天就痊愈, 跟生女儿比较,伤口五个月后还隐隐作痛。这一次女儿提醒我买海参给弟弟吃,两个星期后果然长了不少肉。


                这一段日子每天脑袋空空地驾车上班,一个小时多的车程有时从恍惚中惊醒。人生不会永远都如意,这些都是上天对我的考验,所以我依然沉着气,保持着正面积极的心态,期待儿子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