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3日星期六

与病毒共存

 与病毒共存

              全国报复性旅游、堂食,显示长久行管令下人民被憋坏了。我虽任性却不敢与病毒对抗,外子不断安抚说待情况更明朗些我们才出游。无须担忧,我比任何人都怕死。这期间不断重看旧日照片,也只有这样才能望梅止渴。我是个非常有规律的人,档案从年份到月份直至天数,一丝不苟,找起来很方便。


              上班途中,看到绚丽的晨曦,正在驾车,快手拍几张照片。回家给外子看到训了一顿,驾车拍照十分危险,下不为例!我狡辩自己手脚快,那像他慢半拍!每一次停车他还在穿鞋,我已经奔到一百米以外。他的慢条斯理和我的急性子是婚姻里最需要平衡的一节,我的莽撞和他的谨慎还真让生活擦出火花。

              车子出现小问题,外子不放心我一人驾车,自告奋勇载我去上班,顺便维修车子。驶出郊外果然出状况 ,幸亏外子在身边,当时的我觉得这男人是我的大英雄!再让我选一次还是别无他选。


              放工后去采购,看到咖啡座无人,肚子也叽咕叽咕叫,我和外子重启半年后的堂食。整个过程都没有其他食客,只带外卖。怀念一杯拉花咖啡,这也是我进入咖啡座的原因。无奈捧来的只有撒在奶泡上的咖啡粉,不见拉花图案。有点失望却得接受,人生岂能尽如意?许久没嗅那么香的咖啡,贪婪地多吸几口。疫情肆虐剥夺了生活乐趣,我们暂时回不去以往的自由自在,连在外喝一杯咖啡也那么拘束!

              不断听到熟悉的人确诊,官方公布的每日确诊病例与死亡人数却逐渐减少。我不再相信这些数据,也没对疫情好转保持乐观态度,反而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每一次回去工作都是罩不离口,同事群聚吃喝我也躲得远远,希望做好防范措施后病毒远离我。



2021年10月12日星期二

吃饭咯(十六)

 吃饭咯(十六)

              各行各业局部开放后,我重启新生活;外子将在家等候我放工归来,而我也必须独当一面。很阿Q地告诉自己日子回到单身前,逍遥自在。其实什么都得自己扛,放工后也不会有人陪我到处去找吃。外子说若车子半路抛锚他会即刻赶到,每天放工后他都仔细检查车厢里的水。我喜欢驾的这辆车年事已高,比女儿还老。他把所有零件全换新,确保驾驶安全。我刚在网上做了个测验,十项选题中他只取得四项分数,属于不合格!我当笑话让他自己测试,他自辩说没达标不表示是个失败的丈夫,题目原本太笼统,他做的比那十项还多!是的,他手机画面没有我的照片,他不曾送我玫瑰花,他也没替我洗过内衣裤,…………….,其他的我都忘了。我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心里有我,他不送玫瑰送绣球花;他延续我的生命,对我不离不弃!天如果塌下来,他会扑在我身上护着我,前面若有危险,他会挡在前。就因为要工作,我的内疚感加深,起了离职之心。

              没有上班的日子,给外子做个姜葱五花肉、玉米沙律和黑胡椒丝瓜汤。煮了一大锅红枣白木耳,放在冰箱当饭后甜品。一锅饭煮出深浅不一的蝶豆花饭,有层次的色彩让饭粒更显动人。做了一桌食物,心情变得非常好,尤其是那姜葱五花肉,嫩滑肉质太得我心。

              家里只有三个人吃饭,总比两人热闹些。再过一阵子,家里可能只剩外子一人孤单用餐。活在当下,开心享用眼前这一餐,吃饭咯!

2021年10月10日星期日

海洋、浪花、蓝天、椰树

 海洋、浪花、蓝天、椰树

              我喜欢海。白昼看日出日落、夜晚观漫天星空;整颗心逐渐扩大,不再牵挂日常琐碎事。我和外子兴起时常会出门两三天,无论是谁提议都会成行。一年多新常态生活,很多事变得可望不可及,打乱生活节奏。渴望去海岛度假,让眼帘所见都是一望无际的海。

              半居家工作虽无须每日报到,却像被人下了紧箍咒,随传随到。半夜收到命令,隔天全体得回去守候凌空而降的稽查员,认命。我有呈辞职信的冲动,没想到还没付诸行动,反而是老同学先踏出这一步。她说担心那压力把她压得连公司福利也无福消受,不如早点退场。处在这种每日都活得心惊胆跳的氛围中,我倒吸一口气,随心吧!

              女儿同学送来一大袋椰子水和嫩椰肉,是她阿嫲特地去档口挑的椰青,沁甜消暑。把椰肉放入燕菜中做成甜品,脑海里想着海洋、浪花、蓝天、椰子树;把这些元素全放入甜品中。放工回家女儿已经拍完一系列照片,像海底沉船的宝藏,多亏她费那么多心思设计这些画面。

              放工回家,外子开门迎接,第一句话说我不在时他肚子饿。是的,来得太突然的通告,加上得等待稽查员完工,我也整十小时没进食。女儿说爸爸一看到这些甜品马上吃了两大块,我累得说不出话,还亏外子出外买晚餐。一个家单靠一个人真的撑不起来,等不及女儿煮面,外子已经自己动手。若能重新再来,我要生半打孩子!年轻时带孩子不容易,年老时才感叹生得太少。

2021年10月8日星期五

吃饭咯!(十五)

 吃饭咯!(十五)

              行山回来带回一把山地长的巴古菜,这段日子少下厨,很多工作需要加紧处理。一大把菜炒出来只得一碗,十分珍贵。这种天然有机食物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在外地的亲友看了垂涎三尺。二伯母每一次从新加坡回来就指定要吃巴古菜,她说无农药的蔬菜最好吃。我用马来盏、蒜米和小辣椒简单地炒熟,不知为什么那味道跟平时在菜市场买的就是不同,特别鲜甜。

              家里有一小包排骨,简单地调味下锅炸,什么也不沾只撒小辣椒。年纪越大,吃得越简单,比较喜欢少酱料的食物。两个简单菜肴加上热腾腾的米饭,这样一餐都能让我感觉丰盛。

              外子从不勉强我做不喜欢的事,工作忙碌时随便煮两样小菜也可以吃得津津有味,越看他越觉得他像我爸。爸爸生前从不对妈煮的食物吹毛求疵,反倒是我意见多多,少了一份同理心。孩子有时抗议桌上的菜肴不见肉块,外子就会维护说妈妈为了减少出门买菜,有什么吃什么,大家将就点。去年行管令刚开始,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外子和我有时饼干泡茶水当一餐。携手走了大半辈子,我越发感激他的贴心。

              吃饭咯!


2021年9月26日星期日

重温行山乐趣

重温行山乐趣

              外子要去巡视外公留给他的山地,把我一起带上。路途遥远,我准备一些面包和咖啡乘早出发。半路停下来用餐,顺手拍几张照。外子有点不可置信地问在哪里拍的?我笑眯眯指着车顶。早餐来不及吃,就把它带到大自然,以天为瓦,把绿意搓入餐点中。

               外公的胶园荒废变成森林,大家得搞清楚各自的分界岭。大表哥说山路难行,到处是荆棘,不习惯上山的人最好别跟。我微笑不语,即使隔了那么多年没上山,我相信自己还能前行。几个约好的家庭成员到齐,整装待发。一行十人开始前行,舅母年事已高,穿着纱笼还是坚持跟随。山路一开始外子深情款款地吩咐,“小心别摔跤,我不要你受伤。”我笑了, 当年就是这句话打动我的心。让我这自由飞翔的女人心甘情愿为他停留。第一次去外婆家时,他小心翼翼扶着我去参观舅父的果园,说的就是这句话。当时八字还没一撇,这句话深深扣住我的心。这个男人注定要牵着我的手一辈子。

     山路不好走,脚下是深及膝的草及带刺的藤,手不可乱拉也不能把重心任意放在脚上。我们绕着森林走,大家不敢摘口罩。上山下坡一直走,走得越深入,呼吸越困难。我的口罩湿了,有点透不过气来。宅在家太久身子不像以往那般健壮,是时候要注意运动。

    摔了两跤,外子紧张兮兮地把我拉起来。我哈哈大笑告诉他行山时若跌倒就由得他去,千万不要反抗,否则会扭伤。这地方真的无路可走,靠大表哥砍出一条小径我们才得以前进。大表哥看着我说我应该是走惯森林的。是的,当年爬了那么多山,几十年后还是能走只不过要练气。 

     一行人不断在翻查山蛭,我铁了心不理那么多,阴暗的森林如何检查?外子怀疑有山蛭在他裤子里,而且带刺痛的感觉。我等其他人走后让他脱下裤子检查,不见山蛭却有一根很长带刺的荆棘掉入他裤内,真亏他忍了那么久。   

一种有毒的山薯, Lekir

           森林里有野猪的足迹,还有它们打滚的水潭。潮湿闷热的树林让大家都忍不住脱下口罩大力呼吸。若患上新冠肺炎,缺氧的情况应该就是如此。尽管呼吸困难大家还是继续戴着口罩前进,逼不得已才脱一下。我感觉要窒息,湿透的口罩增加呼吸困难。



          好不容易巡视完三十多英亩的森林地,每个人几近虚脱,我已经天旋地转。只吃两片面包和斋啡却走那么远的路。大家开始吃饭,我却什么也吃不下,只是不断在做深呼吸以调息。外子一看到我的裤管,吃惊地说被山蛭吸血了,要我快去检查。我不以为然地说吸饱了自会掉下,无须在意。他说不怕山蛭的女人还真少见,当初第一次带我去郊外不就因为这样而被吸引?是的,当年他一想到如何带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回乡下就头疼,所以在大学那些女孩都不敢带回家。碰上我后完全没有这一方面的隐忧,既不怕山蛭,又不被乡下卫生状况吓坏。我们这些喜爱户外活动的人那会受拘于这种环境?在森林里或高山上没人会为你建厕所,很多时候都是就地解决,受不了就去不了。

     回到家一下车,外子再惊呼,“老天!屁股后面又被山蛭非礼了, 快点去检查。” 我看着这个可爱的男人,他真的无法忍受妻子有一丝损伤。检查着我的伤口,心有余悸地说辛亏山蛭没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