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星期六

咖啡馆民宿


咖啡馆民宿



              这家咖啡馆民宿在网上评价很高,分数在特优以上,几近满分。之前朋友刚刚住过,给予很好的评语,看得我心痒痒。在马来西亚我不爱住民宿,感觉跟在家没两样,若在国外则另当别论。这一次选上这家澳洲人开的咖啡馆民宿是要体验另一种住宿经验。

              在市中心却不显眼的咖啡馆民宿只开放给租户,入口处是个旧木门,却用先进的电子卡开关,闲杂人士一律被拒门外。一进入内就感觉到外国嬉皮士的风格,到处是坐垫,供那些闲着无事的背包客在这里遐想。有人还索性霸占一整个长椅当床,躺在那儿大半天。







              我和女儿一早爬起身先把每个角落看仔细,感觉上回到以往祖母的老店屋,房子结构相似,只不过这里窄得多。有点旧地重游的感觉,难怪外子一直说我回到以前的祖屋。一直以来都盼望能有一天重回祖屋,虽然知道不可能,能在梦里回去也已满足矣。在这间民宿里,过往记忆全跳出来,看着小时候的我如何上下那狭窄的梯级,有几次还从梯级滚下来,吓坏家里人。看着楼上的房间就像大伯母、三姑及四叔以往的卧室,只不过老家只有三间房,这里隔了较多房间。


              以往的菜厨是收饭菜以免被苍蝇沾污,现在拿来摆古玩。现代家庭已不见此类菜厨,被时代淘汰了。搪瓷盆和盘是我童年的一部分回忆,对着大街的窗口是小时爱张望的地方。我有点时差和空间错乱,毕竟这地方跟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太像了。常跟同屋的堂表姐们说希望有一天能还原老屋和街道,让我重新回去;到时我会用相机把每个角落拍下来。科幻片看太多的人就是这样,跨越时空的情节只在电影里出现。


              我们到楼下冲咖啡、烤面包。这家咖啡馆早餐备有面包,其余时间你要喝多少杯咖啡和茶都不拘。难怪背包客不吝啬地打高分,在闹市中,外面车水马龙,他们悠哉地喝咖啡、看书、弹吉他,慢活过日子。入乡随俗,既然选上这家民宿,当然也要享受这种众人皆忙唯我独闲的生活。用过早餐后再把民宿每个地方重新看一遍,下楼泡咖啡。伸长腿坐在店前喝咖啡、看书。店前是两个大窗口,坐在里面完全不受干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却置身事外,这两张桌子总被人霸占。下榻这类民宿就是要这么过,否则以它的房价,你可以找到其他更高级的旅店。

              值得一提的是地方打扫得十分干净,鞋子还收进保险柜。厕所是公用的,美中不足的是一整间民宿就只有两间厕所。半夜上厕所要走一段路,但那也是我在老家的部分回忆。


              打电话给刚刚来住宿的朋友,推测他们一家一大早赶上太平山,肯定没时间吃早餐。从太平山下来又是退房时间,完全没时间体验咖啡馆民宿的不同之处。她哈哈大笑说全对。退房时间比其他地方早一小时,我们告别美丽的业主,也带走不一样的住宿记忆。网上的评语真值得那么高吗?是背包客造就王者。

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

吃海鲜、追夕阳、看日落

吃海鲜、追夕阳、看日落






    我很喜欢吃海鲜,小时候吃过多海鲜让体内积存高胆固醇。近来吃海鲜有固打制,点到为此,不能常吃。我宁愿把一年的固打配给十八丁和斗湖的螃蟹,外子在我拿病假中不断地鼓舞说找一天我们去斗湖吃螃蟹,他希望我听了会有食欲。此行正是为十八丁的螃蟹而来,我豁出去了,要吃最大最贵的。



              十八丁的血蛤也是首选,以往辣椒酱是甜的,这一次他们准备了辣酱,要不我得回车上拿特地带来的。蒜酥炸鱿鱼应该不错,还有叁末臭豆。店员坚持我们选生奶咸蛋蟹,姑且听她。菜捧上来时女儿看着我说不够圆满,有蟹有鱿鱼,无虾。再加一道甘香虾姑,让大家吃得尽兴。


甘香虾姑
蒜酥炸鱿鱼
参末臭豆
生奶咸蛋蟹
              食物上齐后相机先尝,相机吃饱后轮到我们吃。血蛤果然不同凡响,咬下去的口感跟普通的蛤不同,有点脆度。以脆形容蛤有点不适合,可是我想不出更贴切的形容词。鱿鱼很香,包裹它的粉浆有很浓的蒜香味,配上鲜鱿鱼,不沾任何酱已经十分美味。参末臭豆是普通辣度,适合外子,我和女儿喜欢更高的辣度,这样的辣吃了无劲。生奶咸蛋蟹的蟹肉结实鲜甜,螃蟹肥美,蟹膏混合着味道恰好的咸蛋汁,十分搭配。我家太上皇只用眼睛看,他说我们那么爱吃就全让我们吃。说穿了是他不懂得拆蟹肉,小时家贫,难得吃螃蟹,学不到拆蟹的功夫。怜悯心升起,想到他对自己的好,心甘情愿地所有蟹钳剥好壳,替他沾酱送入口。蟹钳是最美味的部分,留给一家之主。原本不吃蟹的人最后吃得最多,我们连一滴酱料也不肯放过。甘香虾姑就大打折扣,过咸且炸得过火,没有虾味,用生菜包裹才吃得下。在这里吃海鲜是一大享受,看着红树林,偶尔有飞鸟掠过,还有川流不息的渔船。面对天然大视频吃海鲜,是吸引我一再回来的原因。

              饱尝海鲜后走出餐馆,原想在楼下的咖啡座喝一杯咖啡看风景,无奈肚子真的塞不下任何饮料。外子知道我想搭船,二话不说马上付钱。女儿呱呱叫吃得那么饱,不怕上船吐吗?妈妈我从小不晕车也不晕船,何况这河流又无大风浪。



              一艘船只载三个人,一个屁股占两个位还剩很多空位。往养鱼棚驶去,沿河全是红树林。鱼棚里有两只看门狗,一见到外子即刻亲昵地围着他转。我家有两个怪人,再凶的狗看到他们都摇尾巴,那就是老二和外子。女儿和老幺也喜欢狗,但对陌生狗还是有防范。而我就是那个永远被狗追的人,可以想象一个大人躲在五岁小孩身后的狼狈相吗?老二自小身上散发出一种能征服狗的味道,凶猛的狗在老二面前都摇着尾巴,乖乖让他捉着揉揉头,拉耳朵。对着比他还高大的Rottweiller,他吹吹口哨,素未谋面的陌生狗走近与他亲近。隔一年再去同样的地方,狗儿竟能认得他。他说他懂得狗语言,我还有点信。


这就是非洲鱼,高雅一点叫金凤鱼

可爱的河豚,放入水中还会诈死

              鱼棚里养有非洲鱼,丢一些鱼料,马上成群围上来。还有鲎,雌雄一起出现的鲎现在不多见,我小时候姑姑常买回家取其卵当菜肴。这里养着小小的河豚,鼓起双腮,胀得像包子一样。河豚是日本人的美食,准备料理的师傅要懂得去掉毒素才可上桌。对这些我都不陌生,但对大城市的孩子,能触摸海洋生物还真是一种新体验。外子忙着喂鱼,我享受让余晖透过渔网射在身上,看那景色就像一幅画。人在画中,画在人心,感觉好舒畅。



              从鱼棚出来喂老鹰去。船夫丢一包鸡内脏,一群老鹰即刻飞拢过来。它们有一双犀利的眼睛,从天空冲下来,张开爪子,在水面上蜻蜓点水潇洒准确地把食物掠走,在半空中吞食。鹰给我一种傲视群雄,高傲自负的感觉。这里的老鹰住在红树林里,每天这么喂它们,养成一种依赖性,鹰可会失去了原始扑抓猎物的本领,变成食嗟来食的懦鹰?


   远处夕阳西下,从红树林里透射出光辉。船夫把我们载到分隔两岸人家的河流上。右边陆地上的十八丁住的是潮州人,对岸的过港是福建人。我问他两帮人马有没打架?他说以前喊打喊杀,现在还是打,是打情骂俏。以往过港要还20仙,自从连接两岸的桥建好后,渡河的船夫失业了,人们来去自如。我们经过火炭场和船坞,还看到运载红树木到火炭场的船只。十八丁渔业旺盛时有约一千艘船,现在只剩四百艘左右,年轻人都离乡出外打工。



              原本我们付的船费配套就到此为止,正当船要驶回码头时,火红的太阳正下降,我开心欢呼。船夫叫我们坐好,即刻把船掉头,带我们追夕阳去。船停在河中,大家静静地欣赏着夕阳西下,直到完全西沉。看夕阳讲运气,天气不好看不到。我们很幸运,也感激热心的船夫,下一次要去看大港,那个以雨水维生的小岛。



              入宿咖啡馆民宿,累得想睡,还是抵抗不了对面的露天美食中心。吃了炒粿角、板面和Rojak,当然少不了拉茶。感觉马来西亚人很幸福,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价钱平民化,当街这么坐着也平安无事。不一样的国庆将至,但愿国泰民安,新政府对各族一视同仁。



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

啥也不想的度假


啥也不想的度假


              我很安分,有几天假期已经很满足。人家大鱼大肉,我青菜豆腐日子照过。人家出国赏梅花、樱花、薰衣草,我上高原赏菊。身边单身的朋友每一年出国旅行,一年好几次,她们没有孩子,也没有年长的父母,飞翔是她们的权力。我顾虑太多,也无法和外子共同调动那么长的假期,只能舍远取近 ,过几天不必上班的日子。

人家吃玉蜀黍涂奶油或蜜糖,我家大公主涂特辣辣椒酱,吃得不亦乐乎!







              睡到自然醒,一睁开眼看到的是远方的山和欧式屋顶。冲动地打电话问房价,外子也喜欢这地方。想到假期高原挤满游客,寸步难行,冲动后冷静的头脑开始理性地思考。这里的屋价和房子的设备不成比例,仔细看所用的材料都是廉价的,在平地这样的价钱足以买一座舒服的豪华公寓,想上山时租一两天就好,为了喝一杯牛奶拉一头牛回家,脑袋放空后的后遗症。      

              先给大家冲咖啡,再蒸一些粟米。草莓、樱桃番茄和面包是我们的早餐 ,若能每天吃这么新鲜的蔬果就好。冰箱还有一些剩余的蔬菜和火锅料,我们慢慢吃,一直吃到退房为止。如果你想要体会不同的独假方式,不妨考虑这类度假屋。偷偷告诉你,直接联络业主会比上网订更便宜,省下的钱够你买两餐三人份的火锅料。

              我们没有特定的景点看,只想好好享受高原的气候。女儿嘟着嘴不想下山,她说马来西亚唯有这里让她极度享受,下山后热得不想动。我揶揄她干脆待在家里开16度冷气吃火锅喝咖啡,哪里都不必去。

              依然选择到The Lord Scone,那是我的最爱,外子说我上山若不吃Scone,下山绝不罢休。要吃气氛就到 Smoke  House,英式下午茶,配上美丽的花园,绝对是一种享受。The Lord只提供最便宜却可口的Scone,它们的乳酪蛋糕一片少过RM 5,而且乳酪味很重。



              赏菊花去,十足花痴的我最爱看一片花海。拍一些照寄给如我一般的花痴朋友,对方马上回应说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山。很少有不爱花的女人,但我还是碰过不喜欢鲜花只爱假花的人。对方给的理由是真花很快凋谢,没有假花耐久。我当时还争辩说真花至少曾经有过生命,不像假花从来没真过。现在想起来有点失笑,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观点,你从一方看M M,对方看过来是W,没有对与错,只是观点有异。上了年纪更有包容心,能接受以往不能接受的事;真花也好,假花亦无妨,各花入各眼,你喜欢就好。

              女儿依旧不情愿下山,我哄她下次再来,反正这样一两天假期我们还是能抽空。让每个地方留下一点遗憾,这样你还会再来,这是我朋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