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5日星期二

封锁令下的下午茶

 封锁令下的下午茶

              封锁期间我们哪里都不去,反正家里粮食足够。做了一盘面包,再一次印证不用食谱也可以做得很好。每一个切开一个口放一片肉干。

              家里有个三姐姐舍弃的窝芙饼电烤机,多年前用一次导致电流短缺,吓得我和女儿不敢碰它。丢也不是,留也不是,幸亏老幺接手修理。多年过去我还是有一点点恐惧感,前一天调了一些粉浆,一开机又停电,吓得我手软。幸亏后来证明是停电,怎么那么巧!前一天的面糊较浓稠,做出来的窝芙还不错。今天不用食谱随意调至流水状,加了酵母等上大半天才烤。烤出来的成品比较柔软但脆度减低。

              窝芙涂奶油淋蜜糖非常搭配,再啜一口红茶更是一绝。我们家的欢乐时光之一就是喝下午茶,虽然不是每一天都有。三人用餐的美好日子在解封后就不复再,应该不远了。活在当下,好好享受这一顿下午茶。

2021年6月14日星期一

五月初五端午节

 五月初五端午节

              五月初五,脑海里呈现的是粽子、龙舟、艾草、投江自尽的屈原。我是个不应景的人,永远不知道节日落在那一天。昨天傻乎乎地跟老二和老幺一起祝外子父亲节快乐,心水清的女儿说父亲节落在第三个星期日,怎么可能?赶紧把祝福语收回。老二说他忙做实验,晕头转向,神魂颠倒。老幺近几个月都没好觉睡,能理解。我呢!忙网上写报告、工作,也活得一塌糊涂(藉口谁不会找?)。

              今天老二在群组里祝福弟弟生日快乐,我问他是不是又把脑袋放在实验室, 弟弟再过几天才生日。一转头才惊觉把脑袋丢失的人是我,老幺是在端午节出世的,我这妈妈很不及格。我家端午宝宝今年已经长得高大,可以独当一面。



              一大早就收到不少祝福语,家家户户都在吃粽子。老友问我没订购吗?吃惯重口味福建咸肉粽的我无法接受少糖少盐的粽子,买的满足不了我。另一个老友拍了她家的粽子说要送过来也要几百公里,想吃自己做。人家有得吃我只能看,不堪激。不行!我不依。马上着手浸泡糯米,没有粽叶就用家里那些姜叶。材料呢?就做个娘惹的咸香虾米粽子吧!简单又快速。网上有人卖粽子模型,那价钱可不便宜,一年用一次不划算!我可以自己包粽子,不需借用模型。要做三角锥形的裸粽还是得用模型,请外子用厚纸皮割出形状,女儿帮手粘紧,我们家自制模型出炉了!网上要卖十多块钱一个,省下一笔了。

              粽子很快出炉,还似模似样,足以拿来应景。随手拈来的娘惹虾米粽是今年唯一的粽子,封锁期间还有什么要求?如果我继续坐在那儿哀叹没粽子吃,那我今天真的没得吃。手指动一动全家有娘惹虾米粽吃。

吃饭咯!(七)

 吃饭咯!(七)

吃饱饭来一杯绿茶,慢慢消磨时间。

              一锅熟石锅饭是瓦煲饭的变身,瓦煲饭的焦饭巴会粘底,石锅饭不会。读书时代茨厂街外面大马路旁有档瓦煲饭,桌椅就摆在行人道上,没瓦遮顶。你在街道吃饭,身旁人来人往,不知道谁与我有同样的记忆?现在你叫我这样坐着吃我可不敢,手机钱包随时给人抢走。那个时代吃饭可以那么随心所欲,2021年的今天你敢吗?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去精武体育馆游泳、去大众书局看书,然后吃这些美食。直到有一天我嗅到焦饭巴里有一股肥皂香,再看到旁边浸着肥皂水的瓦煲;工人匆匆清洗,老板忙着盛饭。那一夜我上吐下泻,看了医生吃了药也得躺上两天。此后看到瓦煲饭生畏,打死也不肯去光顾。

              十多年后想到这一味还会打冷颤,食欲全消。恐惧感随着岁月流逝慢慢淡化,今天想吃自己煮的。弃用瓦煲改用我最爱的石头锅(原本以为它是铁锅),这锅虽小但很重,一只手提不了多久。这锅是买冷气送的赠品,即使不用油也不粘锅(我不是在打广告)。

              一锅熟石锅饭有鸡肉、冬菇、腊肠、鱿鱼干丝、丹荖鱼、炸猪皮、姜丝。材料各别处理, 米炒过后在石头锅里煮熟再铺上配料焖熟。外子咬到焦饭巴重温童年记忆,家婆是用柴火烧饭的。妈以前也用木材烧饭,我一看到焦饭巴就怕,这一次懂得欣赏了。

              一家三口吃完一锅饭,每一口饭有两种口感,再加上丰富配料,呈现多层次感。饭香、家乡,远方的汎汎可有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