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28日星期日

登山看日出

 登山看日出

              我六岁的时候经过这座山,长辈告知半山有个洞穴,洞里有碗碟,有人供奉神明。从那时候开始每一次经过此山我都会遥望山峰,想象洞里的情景。长大后州内的山爬了几座却没机会上去一探究竟,之后它成了我上班必经之路,每天上下班都对它存着无限幻想。

              近年州政府开始注重旅游业,开辟道路,车子可以驶入,这里变成登山客喜欢到访的地方。同事家在山脚下,她好几次邀我爬山。2018大病一场后,我连站都站不稳,时常晕眩,这几年都在小心调养。今年初我开始爬楼梯,经过两个星期的锻炼,气不喘,心跳也很快恢复正常。从那时候开始决定记录每日行走的步数,自律地让自己动起来。我不想虚弱地老去,还有很多心愿未了。

金黄色的日光照耀在他们身上

在山上等日出的一行人正在欢呼。

太阳公公,我爱你!
那爱心比给谁看?

像不像一幅画?

              上个星期爬上洞穴,气不喘,心跳也没加速,我开始打起这座山的主意。常登山的同事说华人通常很早抵达山顶,她们上山时华裔登山者已下山。这座山不难爬却很陡,年轻力壮者没有问题,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可是一大挑战。同事说她可能和女儿一起登山,与我同行,我心里有数她一定睡不醒。

我的小儿子,如今已不小。

              邀老幺陪我们上山,这家伙对玩就像他老妈那么认真。凌晨五点半打电话给我,十分钟后我们就出发。马路一片寂静,人们还在睡梦中。老幺特意驾得很慢,他说天那么黑,谁敢上山?摸黑找到山脚,又被他一轮轰炸,再三劝说天亮再上。我坚持摸黑上山,虽然伸手不见五指,我要看日出。登山路口黑暗中有人从祈祷室出来,问清上山路线和情形;他说刚刚有一个女人带着一群小孩上山去,这么黑真让人担心!我一听胆子更大,山上都有人了,还怕什么?  外子指着天空说有星星,证明天气晴朗。上山之前合掌拜拜,祈求平安无事,最重要看到日出(早知道我说最重要看到日出和云海)。

              这座山陡峭,气不够的人会爬得很幸苦。抵达山顶时离日出还有十分钟,我们兴奋地等着。山上果然有一群孩子和一个年轻妈妈,兴高采烈在拍照。他们就像清晨叽叽喳喳的鸟儿唤醒沉睡的山河,虽在荒山野岭却不感觉冷寂,人多好壮胆。等日出的还有两个单独的华裔登山客,一转眼就不见踪影,应该是常客。

              天空渐渐变亮,大家屏气在等日出;太阳公公不负众望,上岗了!金黄色的光照耀在我们身上,好美啊!望着远方的山峦和云彩就像一副淡淡的中国水彩画。我很久没看过这画面,很久没摸黑上山等日出,眼眶湿润,心里充满感恩之情。谢谢上天让我有足够的体力和精神再登一次山,一度以为已失去它们!

外子在拳打脚踢,我的护花使者。

              山上的光线越来越强,我们竟然可以看到五十多公里以外的高耸建筑物。外子开始辨认几个附近的乡村,而我只认得出附近的学校和油站,很小,就像火柴盒那么大。越来越多噪音,登山客逐渐到来。虽然我想看云海,可遇不可求,今天应该是看不到了。

              从旁边一条小径悄悄下山,竟然有人扛着食物上山卖。老幺说可怜他们那么幸苦,买了两块炸物,价钱比平地还便宜。对用劳力换取生活的人,我们得给予尊重,他们比伸手要钱的人强得多。一路上与刚登山的人碰面,不少人惊讶我们那么早就下山。难怪同事说华裔都是摸黑上山,天亮下山,这样才看到好风景。看到体力不支的人那狼狈相,我一路给他们打气,告诉他们就快到了,加油!爬山最开心的事就是所有登山者都是你的朋友,大家互相鼓励、支援。仿佛回到年轻时代,只是现在我主动些,对谁都可以哈拉哈拉一番。外子说以我的速度和年龄竟然胜过年轻小伙子,真棒!我照单全收,的确感觉很棒,下山一点都不喘,上山的气息也很快平稳。这是今天收到最好的礼物,体力与健康!

这只是冰山一角,另一个停车场挤得满满的。

              老幺肚子饿,我们吃了一顿简单的面食,再往另一个地方驶去。

2022年8月27日星期六

重温未婚前的疯狂(三)

 重温未婚前的疯狂(三)

              天色不早,在车里用过带来的糕点后因为贪玩都没时间找吃。这一回轮到他嚷饿,还一直奇怪为什么我不饿。应该是冰淇淋的功劳,浓浓的咖啡牛奶被巧克力包裹,耐饱。郊外要找吃不一定就有得吃,我们还在寻找一个刚被发掘的瀑布。为了看风景,先忍住。

              找到瀑布入口,看路面情况应该是刚下了一场雨。抵达时没有游客,只有三个在垂钓的青年,雨把游客都赶走替我们清场。看到这瀑布有点泄气,毫无美感,旁边水力发电厂更是破大煞风景。绕到另一个方向时,被眼前转身一变的景色给震撼,美极了! 这种景色通常只在深山里才看得到。跳上岩石坐在中间欣赏美景,聆听瀑布流过的声音,把所有的烦恼一并冲走。如果你不曾坐在岩石间听流水声,你无法体会那是一种怎样的疗愈法。

              我和外子沿着小河走到岩石上观赏不同角度的景色,坐在岩石间不想离去。天色已暗,安全为上。碰上个马来青年,他说第一次到访只为了听瀑布的声音,吾道不孤。这里虽然偏僻但感觉安全,我们欲离去时有辆车抵达,看着那个水力发电厂,来客一脸不屑。我指着另一个方向,举起大拇指。我们交换了附近瀑布的资讯,进入瀑布的路面状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瀑布开始冒出头,登上必游之榜。自从鼠尿病在社区传开来,外子不允许我去瀑布。生病期间医生也不断追问有没去瀑布游玩?这让我们更谨慎。这一次说好不戏水只看风景,入院的阴影还笼罩着我俩。打算找一天去附近所有的瀑布游玩,看哪一个风景最美。

咸鱼炒饭、芒果沙律、泰式海鲜拼盘、炸虾

              路过我想尝试的泰式餐馆,望着对街的商店难得没排长龙,赶紧下车。外子一吃就爱上了,而我终于吃到那一大盆的泰式海鲜拼盘。可惜这里是内陆地区,离海很远,海产不新鲜。吃得最多的是外子,还兴致勃勃地说我们找一天再回来。那么远?那辣度没达到我的标准,难怪他吃得那么开心。味道不错,错在吃惯海鲜的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口感。

              玩够吃饱,天色昏暗。刚下过一场雨,远处的山峦被云围绕着就像黑白画。很快就入夜,家还在百多公里外,回家了!

              仿佛回到年轻时,这样玩弥补多年来我怀念的生活。循着曾经走过的足迹,唤起沉睡的记忆,心也变得温柔,重新恋爱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