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

Tasik Timah Tasoh

Tasik Timah Tasoh











                原本想去看Chuping的蔗园,途经Tasik Timah Tasoh 湖畔的咖啡厅开店经营,就驶入。有一阵子这地方荒废了,我和外子还叹息这么美的景色竟然无法维持。打开车门就被眼前的山河吸引,美化工作已开始,至少不再杂草丛生。


                咖啡厅刚开业,顾客不多,环境优美。坐下来对着美景喝杯咖啡是此行的意外收获,多了一个喝咖啡的好去处。就这么悠闲地慢慢啜, 什么也不做。我没有诗人的情怀,也没有画家的天分;无法把感觉写成诗、凝聚成画, 只能 用相机捕捉那一幕,让宁静的画面与美好的感觉共存。望着遥远的另一端,遥不可及,喜欢这种画面,让思绪去得很远。


                就因为悠哉地喝咖啡,忘了时间流逝,离开咖啡厅已近黄昏。无法前去看蔗园,只能一路看风景,反正两旁的景色都看不腻。回到旅店天色已暗,舍晚餐不吃,把在加央买的烧包和面包拿来充饥, 冷却后的面包不如刚出炉般好吃。



                好不容易挨到近午夜,三人换衣出门,寻找传说中的午夜咖喱面。档口坐满人,幸亏还有张空桌。排队挑配料,坐下来好好看四方。一条寂静的小路,桌椅全摆在店前走廊、露天旷地。 午夜才开档的面档只卖卤面和咖喱面,配料玲珑满目。这天是工作天,配料只摆满那两桌,若是周末,选择更多,摆放配料的桌子加多一张,不缺昂贵配料。


           选了配料,档主问我要不要猪血,我点头。外子和女儿他不问,结果面捧来只有我有猪血。女儿说他看人,他看女儿那年龄肯定不会吃,至于外子一脸正经也不吃这类东西,就只有我那一张脸摆明贪吃,什么都吃!加辣还加油条,这一餐吃下去怎么睡觉?这个档口开通宵,越迟越多人,午夜时分高富帅驾名车到来。 我好奇他们什么时候睡觉?天亮收档后要去菜市场采购,回家要切、要煮汤, 准备功夫不少,到了夜晚又要开档。

                离去时其他小巷一片寂静,只有这档异数,在寒冷的夜晚为大众提供热腾腾的汤面,暖和食客的胃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