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5月2日星期一

生活记录本

生活记录本


                下班后和外子去吃饼筒里的披萨,喜欢小麦粉浓浓的味道。老夫老妻在孩子成长后多出独处的时间,他们不必我们接送,乐得清闲。吃了披萨后外子还兴致勃勃想去喝咖啡,我说留待下一次。走出广场,看到建筑物外美丽的自然现象,那一抹紫美得让人心动。


                最好吃的酸柑汁蒸鱿鱼就在这一家。虽是周末,孩子各有节目,我和外子享受二人世界去。外子同学妹妹开的店,虽开在郊外,很多识途老马还是有本事摸上门。没有偷工减料,下足酸柑蒜头, 新鲜的鱿鱼是坐镇的招牌菜。

                自从外婆去世后,我们少了一个聚会地点。外婆给小姨留下一片地,小姨在土地上建了一间屋子。姨丈退休后,两夫妇回归田园,过着半隐士的生活。他们入新屋子多年,我去年才第一次去探访。小姨家建在曾外公婆的乡村,小时候只有新年或喜庆宴才会踏足这里。这一次载上三姨和妈,联络上表妹,她欣然答应赴约。不想让阿姨费神准备食物,所以事先只通知她只有我们三人。我买了两大袋食物,原本错愕的小姨还会不过神,却也开心地接待一大群不速之客。


                两个表妹携儿带女,场面顿时变得热烘烘。我对小姨种植的植物最有兴趣,招待一群人吃饱后,自然地往后院走。小姨跟着来,替我挖掘黄姜。三姨也闻声而来,连表妹也加入行列,聚会变成在院子里挖掘好几公斤的黄姜,每掘到一大块都开心地欢呼。姨丈探头看我们在院子里边聊天边挖宝。表妹兴致很高,举起手机到处拍,远在他方的女儿还打电话来问妈妈在姨婆的院子做什么,为什么每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快乐?拥有共同回忆的我们不断在回忆外婆家的后院,那可是我们童年的游乐场。表妹突然提起柚子树,常年供应我们柚子的树,原来都留在每个人的记忆里。


                小姨家很舒服,四周被树木围绕,虽是旱天却不躁热。姨丈有一双巧手,家里的家具大多数是他一手钉出来的,巩固又耐用。他在树下放了两张长木椅,大家都喜欢坐在那里聊天,眼帘所见都是绿油油的树木。我们很羡慕小姨,若有这么一片土地, 一定种很多植物。我哈哈大笑说这遗传来自外婆,就因为看惯外婆 家什么都有,自然地想要把可以入馔的植物都种在自家院子里。

                离开阿姨家, 整个车厢装得满满的。一盆茂盛的辣柳叶、 一大袋的番薯叶、两大梳香蕉、两公斤的黄姜、 植物的种子,还有老妈喜欢的食物。连带三姨带回家的东西,真的是满载而归。



                沙爹是马来西亚三大民族都爱的食物。 沙爹档不少,但要找到对自己胃口的还真不容易。这一档的特色是沙爹汁任添,自助式的,冷热开水自取不收钱。我和外子每隔一段日子一定会上门光顾。跟一般沙爹店有别,沙爹烧烤的地方离开用餐的地方有一段距离,浓烟不会飘进来,吃完后不会被熏得一身烟味。

2 条评论:

  1. 这样的乐趣会回荡很久呢,连我都感受到了。
    姐姐回来了,真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也喜欢,但久久一次就好,周末要休息的,出门一天,家务搞不掂。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