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卤蕨苗 Pucuk Piai, Pucuk Paku

卤蕨苗 Pucuk Piai, Pucuk Paku



我不是 Pucuk Midin

Pucuk Paku





                开斋节刚过,附近的菜市场开始热闹。原想去买水果,不料却给我碰上这个似曾相识的蕨类野菜。孤陋寡闻地误认是Pucuk Midin, 摊主马上更正说是Pucuk Piai 不容易寻获。我问她去那里找,她说了个地名,我也不知在哪里。其他人也围上来教我如何烹煮。很快地一堆Pucuk Piai被人买光了。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人群太多,人家忙做买卖,回家问谷歌。网上资料显示这是一种生长在咸水沼泽地的蕨类植物,Ascrostichum  aurem,卤蕨,Leather Fern 散布在海口、河口附近的沼泽地或小溪旁。其药用价值不外是杀菌、止血,不在话题内。南马最南端的海角就以它为名;Tanjung  Piai。嫩叶烫过后即可食用,也能以Singgang的方式烹煮。



                菜市场里有很多Pucuk paku,忍不住再买三大束。周遭都是一束束绿油油的野菜,没带手机,不然可以拍摄一些比较不常见的野菜。开斋节过后,物价更上一层楼,我熟悉的菜贩却以RM1 卖我六个酸柑。走过常光顾的香蕉片小贩,祝她开斋节快乐;她二话不说拿了一梳香蕉放在袋子送给我。这就是人情味,除了生意,还有情谊。              
 


                拿了卤蕨上车,自认乡下人的另一半也兴奋地喊Pucuk Midin。听了解释还是一厢情愿地说明明是米丁苗,一直到在餐桌上吃了一口才知道有分别。米丁苗的茎较细,口感也不同,这个烫熟后外观没太大改变。三个人吃了四束菜,这就是我们的晚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