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寻榴莲芳踪

寻榴莲芳踪
 懒得驾车的话就搭这种巴士去游槟岛






                我喜欢去万吉宁山的早市,哪里常常让我有回家的感觉。随便哪一个人都会用福建话跟你交谈,让我倍感亲切。我们先到汕头街,看那两档卖炒粿角和曼煎糕的档口,是用柴火和火炭烧的。火候十足的炒粿角用一根根木材烧热镬,铁镬不断发出嗤嗤声,让我想起妈妈以往劈材煮饭的岁月。在新月宫吃云吞面,折腾了一夜,肚子饿了,今天泡咖啡的头手请假,咖啡大失水准。


新月宫的云吞面


                老实说我没有感觉到人潮,那六千个中国完美游客还没杀到,我在热浪岛碰到的中国游客更多。只看到三三两两的中国游客,你可以很轻易的认出他们。 本地人上菜市场多数穿拖鞋,不想让地上堆积的水溅到鞋子,尤其是下雨天。中国游客穿鞋子,不讲福建话,讲华语。天下着毛毛雨,置身在菜市场里听着旁人说话,感觉这里才是我家乡。下雨天,榴莲大减价,一公斤红虾才卖RM10 昨天的还吃不完,昨晚受的榴莲之苦也抛之脑后,忍不住再买。红虾是槟城出名的榴莲,我活到这把年纪才有机会品尝。


                到处走走逛逛,逛到出名的薄饼皮,只能看不能买。逛到女儿有兴趣入住的旅舍,像火车床位那么大小,空调就在小空间里。一个人住还好,若两个人同行干脆租一间有空间的旅店, 那小床位价钱可不便宜。走到伍记饼家,进去买些饼。还是喜欢老板娘的招待,她们可以仔细地介绍产品,和你聊天,不像印尼工人,硬邦邦地问你要什么,脸孔连一丁点笑容也没有。



                才一年没来,旧日的建筑物已经有不少被翻新,越看越有味道。喜欢那家理发店改成的咖啡厅,保留旧日的老字号却转换成一家糅合古老与现代的咖啡座。


                槟城的司机耐性越来越不好,太多游客涌入影响他们的生活。有人大按车笛,有人破口骂三字经,骂到有个女司机吓呆了,停着不动,虽然被骂的不是她。每一次过马路都是险象丛生, 来往的车辆不会放慢速度,反而会冲刺。 这里有很多单行的老婆婆,她们提着从菜市场里买的材料越马路,每一次都那么茫然。刚开始发现有个老婆婆一直跟着我,我走得快,感觉她追不上, 到了前面要过马路时转身看她那佝偻单薄的身子,于心不忍,转回头夹着她过马路。看来她们已经习惯有人带他们过马路,一点也不抗拒。这种情形发生了几次, 所以每一次要越过马路一定先看看有没老婆婆跟着我。以前妈妈上菜市场时,常常有好心的马来姑娘牵她过马路,她每一次回来讲我都很感激,可是我不知道她们是谁。


                我们准备去浮罗山背转一圈,从酒店的冰箱取出被我包了好几层报纸和胶袋的榴莲,空气中依然遗留淡淡的榴莲香(臭?)。把新买的榴莲再重复包裹冷藏,我还是喜欢吃冰冷的榴莲。一上车,即刻打开榴莲,大快朵颐,忘了昨晚的痛苦。 这一次我带上一双筷子,用筷子吃榴莲,干净利落,手指也不会被沾上榴莲味。才下肚不久,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来袭,热气上升,很不舒服。古曰:鸟为食亡,我为榴莲死。

           一路上都有榴莲摊,一天以内恶补了榴莲的知识,学习几个基本的名称。在家乡我只吃夫家种的名种榴莲,其他的靠边站。我看榴莲就像看车的款式,榴莲都是带刺的,汽车都有四个轮。就连我爱吃的榴莲品种也分不清有何不同,除非剖开来看。身体迅速产生变化,热气正在侵蚀每条血管,感觉到血液在沸腾,就连看到榴莲摊也没有之前的雀跃。外子问了我好多次要不要停下来买,我都一味摇头。再不自制,今晚的节目泡汤了。

                上山的路狭窄,到处都是爱吃榴莲的游客,有些还包巴士吃榴莲。我在几个摊子停下来观察,这些老饕都是预订榴莲后再带三朋好友上山吃。榴莲价格有别,有人强调老树,有人强调正宗。我这门外汉,只知道吃,是不是名种无所谓,正不正宗也不重要,重要是合我口味,吃了口袋不会扁。今年的榴莲冠军是黑刺,打倒了猫山王。我连猫山王也没尝过,莫说黑刺。据朋友说福隆岗山脚下的猫山王最好吃, 找一天去品尝。这些贵榴莲轮不到我去凑热闹,问了几家都没有货,全被买光了。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什,看着满山挂满榴莲的榴莲树已没有兴奋感。很多游客不断地拍摄榴莲树上累累的果实,我对外子说回他老家拍就好。



                山上有个果园,我们决定进去参观。这里有整排开放式的饮冰室,你可以点果汁、水果或Rojak。虽然空调是天然风,价钱可不是菜市场的一般价格哦。在这里买一公斤山竹,在家乡可以买3-4 公斤。外国游客的钱好赚,本地游客可不舍得买,我不和他们一起去赶集。点了杨桃汁,外子点番石榴汁,现榨的。脑袋里只想着杨桃性寒,可以降低我体内的热火。厕所倒是别有洞天,真的开一个大洞,勾起我以前爬山的回忆。这样的厕所还真有意思,怂恿外子务必要去参观一下。一杯杨桃下肚后,我又开始生龙活虎了。


                一路上都有吃榴莲的档口,跟一个卖榴莲的婆婆聊开,她说要吃猫山王去劳勿吃,槟城的猫山王很贵。问起她黑刺的口感,她不置可否。那不是今年的冠军吗?她说了一些我不方便写出来却认为极之可能的理由。在山脚下的榴莲档买了青皮榴莲和D11 每个人喜欢的品种都不同,老伯伯倒是很有耐性地为我解说一番。他说他有糖尿病高血压还天天吃榴莲都没事,我说我顶不住了却贪吃。

                转入Air Itam 要去找那档无名的福建面,转了几圈都找不到。问一个槟城人,他也不知道,还说他们都不吃这些, 最后只好做罢。Jenny 这个地方在哪里?是Jln Air ItamJln Kg Melayu的交接处还是极乐寺山脚下?我又吃不到了。转去Siam Road吃火炭炒粿条,老天,那么热的天气竟然有一条长长的人龙在排队,有些还站在路边吃,真是奇景。我没力排队,再排下去,来槟城最重要的节目也要泡汤了。像我这样没耐性的人什么时候才吃得到?Jenny 下一次打包了寄给我哦!

           回到旅店,还是去三条路吃方便些。昨天的蚝煎好吃,再点一碟。叫了一碟炒粿条,缺少火候,味道平淡。 外子叫了炒冬粉,比我的炒粿条味道好些。好吃的档口有他一定得食客,有时候虽然要排队也排得有价值。



                天开始下毛毛雨,今晚最重要的露天节目报销了。一想到要被淋成落汤鸡,倒不如回旅店休息更好。

7 条评论:

  1. 以前没有爱榴莲,有就吃。
    去年花了两百块钱买了四颗非常好吃的榴莲后,开始会想念榴莲了。
    那四颗可是非常值得,除了很香浓美味,还可以冰起来慢慢吃,超值的。
    今年这一季,只吃了老板朋友从柔佛带上了的榴莲,也感觉满足了。
    槟城的食物,近期上去都无法吃到很棒的,主要就是老人家无法奔波,而我们懒惰。
    所以,看照片也好的。

    以后应该要安排自己去慢慢走,慢慢吃。

    回复删除
    回复
    1. 每一次都来去匆匆,公干在身时又不能自由活动。期待下一次被派到这里住上几个月,那我可以吃到饱。

      删除
  2. 回复
    1. 我到今天还没复原,榴莲的燥热的确厉害。

      删除
    2. 呵呵 我这季节吃了几次
      还想再吃

      删除
  3. 是啦,就是發財福建面。
    市區往極樂寺方向,過了鐘靈中學,紅綠燈前面,福建面在你左手。大馬彩店前面,不難找。只是停車位難找。

    回复删除
    回复
    1. 去年也找不到,今年找两次也没有,下次再去。还有Jln Dato Keramat的阿龙炒粿条是不是搬到对面的另一家咖啡店?我那天有看到大大的招牌,跟网上的资料有出入。
      麻烦你了,地头蛇。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