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拥有人生自主权,要对生命负责

拥有人生自主权,要对生命负责

21个红鸡蛋是妈妈的21个祝福



            她小时候我曾答应她21岁那年给她办个生日会,请她朋友回来。长大后她变得跟老妈我一样,不爱热闹,抗拒人群。生日前夕跟不同层次的好朋友个别度过,生日当天也只肯跟家人共庆。


            中午去菜市采购,一家人聚餐,随便炒米粉、炸鸡、煮一锅红豆汤,再蒸两笼的虾米咸糕。女儿的朋友用一个晚上做个巧克力蛋糕,老二也亲自做焦糖布丁,怕食物不够的我还特地做了饼干布丁。


            当年我21 岁,妈妈送我白金碎钻的锁匙吊坠,如今女儿已达自主年龄,收藏多年的锁匙该传给她。她的生日,妈妈只送一句话:此后拥有人生自主权,要对生命负责。 这个女儿无需我操心,贴心且识大体。 家务做得井井有条,课业也是下苦功拼。 她有时会忿忿不平地说为什么团队的功课有些人根本不必投入也取得同等的分数? 我一笑置之。这类人在现今社会泛滥,很多成果都是抄来的。即使顺利毕业也未必能融入社会,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会失业。成绩顶呱呱并不代表你是人中龙凤,现实里有太多大学没教、讲师不说的,那就是人际关系和工作能力。现在吃亏是为将来多存一份实力,不愿付出的永远比人家少学。多出一分力就当交学费多学习,让自己拥有各项技能。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除了工作能力不足,最大原因还是态度,一直以为自己怀才不遇却不肯进修为自己增值。

         女儿放假回来并没有在家翘脚享受, 附近的幼儿园在她假期前已经说服她去做短期工, 她之前曾在那里上班。喜欢小孩的她根本是个大小孩,每天放工回来说那里的小孩有多可爱,连哭都让人心疼。小孩会从家里拿巧克力偷偷塞给她,围绕着她听故事。她用部分薪水买了一些小礼物,最后一天上班送给那些对她友善的人,连清洗的印尼女工也有份。她是幸运之神眷顾的女孩,这一生有数不清的‘碰巧’、‘刚好’、‘幸亏’,但愿她永远就这么幸福,找到自己广阔天空,任意飞翔。

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浓郁榴莲乳酪蛋糕

浓郁榴莲乳酪蛋糕




            这是女儿的生日蛋糕,不吃榴莲的她和老幺近来转性,对榴莲相逢恨晚,一家人齐齐吃榴莲。


            她想吃榴莲奶油蛋糕,妈妈我干脆增值,做个下重本的榴莲乳酪蛋糕。蛋糕体是榴莲相思蛋糕, 乳酪里也加了榴莲肉。 三个孩子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蛋糕给扫光,他们在这一方面已经达成共识,无人排斥榴莲。一个月前的杰作,已经失去做记录的动力。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梳打饼吞拿鱼布丁

梳打饼吞拿鱼布丁




            这个简单的布丁是孩子小时候我常拿来喂饱他们的小食。老幺在桌子上看到就跟兄姐说那是他们小时候妈妈常做的食物,两兄弟大口大口地吃,像要吃个够本。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Kuih Talam

Kuih Talam



            我很喜欢吃Kuih Talam 喜欢到见一次买一次。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看到这个非吃不可。怀上老大的时候,很想吃这个又买不到,三姐姐亲手做一盘送过来。那时很奇怪,平时不想吃的东西都突然想吃,搞到外子要去跟人家讨黄姜饭来为我解馋。我们这里的人只要听到孕妇想吃的东西,都会尽量满足她,大肚大过天。


        之后我有做过一两次,但还是从外面买得多。这一次用了阿嫲手做小食的食谱,味道好,切得工整,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收藏的食谱。切好后赶上班,天色昏暗,只有两张照片做记录。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Bo Lan 阿姨的咖椰

Bo Lan 阿姨的咖椰






            这是用家里浓缩香兰汁做成的咖椰。老二说了很多次怀念妈妈的咖椰,再不做就有点内疚。


            看了无数个食谱和照片,最后还是翻开大伯母海南老朋友Bo Lan 阿姨的镇店食谱。她开咖啡店的,去世后由女儿接手咖啡店生意。我曾经在她女儿店里看到一小罐的咖椰并不便宜,当然我也没告诉她那咖椰的秘诀已经由伯母传给我和三姐姐。我没有三姐姐的细心和认真,三姐姐是真的连一克也会纪录得详细的人,她把步骤写得有条不紊,每个重点都加以注明,她手上那本纪录本可是好东西。我有时犯糊涂病,搞不清状况还得询问她。



            做好的咖椰送过去给妈妈一些,妈妈一吃就说是大伯母的手法;香浓的蛋香和椰香,妈说这是最好吃的咖椰。可是对我来说还有一些不对劲,什么地方不对劲就得向我那个一丝不苟的三姐姐找答案。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碱水糕

碱水糕





            我们家吃碱水糕通常配封肉,那是福建人的传统吃法。在槟城碱水糕是沾椰糖浆一起吃。外子每次去都会买一两盒吃,喜爱的程度超乎我意料。同事曾经用12 小时蒸碱水糕,那是传统做法,我缺少那份耐性。



            这一次给大家准备一盘辣酱淋在碱水糕上,主要的材料是葱酥和辣椒油,咸咸辣辣的很开胃。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虾米咸糕

虾米咸糕





            孩子一直向朋友吹擂妈妈做的虾米咸糕好吃,讲了几次,再不做就有点说不过去。随便蒸一笼虾米咸糕,反正大家都喜欢吃。这类食品的比率已经在我脑海,不必跟食谱。


            孩子看到咸糕的感觉就像遇到久违的老朋友那么兴奋,这是姐弟们共同的童年食物。有一种力量能把孩子拉回家,那叫妈妈味。


    喜欢看他们在厨房里争吃一碗糕、一块饼,自然流露的打打妈妈紧系着姐弟们的感情。有时捧一盘锅贴上桌,大家埋头吃,话也不多说,只专心地享受;蒸一盘糕,大家屏气不断往嘴里塞,妈妈的幸福感原自这里。个个长得牛高马大,却像小老鼠般喜欢从锅里直接取了为熟的食物往嘴里送。在妈妈的厨房里,孩子永远有特权偷吃,谁需要一大堆规矩和准则来限制这种融洽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