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2日星期二

愿望成真了!

愿望成真了!



    去年老二考跆拳道黑带,因为年龄和鲁莽的性格,教练怕他惹事,一直都没有宣布成绩。大家心里有数,能把助教踢得弹开的力道再不过关就说不过去。我不知道那因为拿错板被踢受伤的助教之后要疗伤多久。那是大会请来的工作人员,我也是赛后才知道事情的来由。


    今年开学教练打电话来,偏偏他被流感所侵,没去上课,错过了上台领文凭的机会。他请病假在家还被我唠叨说没打电话问同学有什么功课,一脸委屈地说当天老师要讨论试验,教练要颁文凭,如果不是真的起不了床,他一定去上课。我这妈妈真糟糕,忙得昏天暗地,孩子生病自己去看医生,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为了弥补妈妈的粗心,为了安抚孩子的玻璃心,他从学校课外活动拿文凭回家后我即刻给他拍一套照片。身为妈妈我清楚知道考上黑带是他的目标,他比别人升级得快,因为他不怠惰,跟老幺比起来差远了。老幺先对跆拳道有兴趣,老幺二年级想参加时,拉了四年级的哥哥陪他。外子和我对孩子一向采取开放的态度,只要是正当的我们都首肯。那么多年来不断地考试,老二从红带直接考黑带,没有经过黑红,老幺还停留在蓝带。我为了这讲了他很多次,事情是他带头的,哥哥认真地达到目标,他却想半途而废。我才不在乎带子是什么颜色,在意的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虎头蛇尾,凡事半途而废是我最不想见的。如果还没开始无所谓,自己选的路,再艰难也要走下去。老幺的情况正在胶着,哥哥开始去练习,他完全没有意思继续。他的理由是要补习、打鼓。我说哥哥也一样,可是哥哥可以分配时间。当初是谁来求妈妈让他们参加的,现在哥哥正在筹备五月的全国赛,他依然吊儿郎当。我还是希望老幺能够接下去练习,至少考上黑带一。 孩子大了,妈妈的话不再有威力,除了劝告,我还能做什么?


   老二课外活动一向拿高分,读书虽没有名列前茅但成绩也不差。他的时间不够用,现在开学了,更加忙碌。为了参加全国赛,他一早就预订妈妈的Isotonic drink 说比赛前一天一定要煮给他喝,喝了力大无穷。





家里只有我和老二,晚餐时分俩人想吃火锅,家里没有火锅料,只有虾、豆腐和鱼肉饼及蔬菜。没问题一样可以做火锅,着手煮汤,老二帮忙摆好锅。母子俩下了一大束冬粉后老二还想吃,又多下一束。这一餐吃得健康,多数是蔬菜,最重要的是享受两母子的亲密时光,可以边谈边吃。




1 条评论: